新浪科技 电信

三星血战印度 遇到在中国没想过的坑

来源: 志象网

为推动手机零部件的印度制造,印度政府最近决定把要求手机厂商在本地生产显示屏、触控模块的时间由2020年提前到2019年2月。一旦生效,进口这些零组件将被课以10%的关税,加上附加税费的话将达到11%。

期限的突然提前,使得三星公司向印度总理办公室及相关部会致函表达不满。三星电子表示,如果印度政府坚持这样做,该公司将不得不减少印度的本土手机制造,停止旗舰机型Galaxy S9和Note 9的本地生产,此外,还将缩减从印度出口智能手机。有媒体报道称,三星原来计划在2019年将出口比例由15%提升至40%。

去年7月,三星投资491.5亿卢比(约7亿美元)在德里近郊的诺伊达成立了全球最大的手机制造厂,计划到2020年将手机产量从目前的6800万台提高到1.2亿台。三星在信中表示,到2022年,该工厂的潜在收益将达到100亿美元。

与此同时,中国的竞争者也不会给三星喘息之机。根据Counterpoint Research公布的最新数据,以小米为首的中国手机制造商,如今已在印度拿下58%的市场份额。而根据IDC的数据,在2018年第三季度,小米的出货量为1170万台,并以27.3%的份额力压三星,高居榜首。

而根据印度媒体报道,大多数中国厂商如今都在本地制造和采购零部件,因此他们不会受到政策变化的影响。

就在本月,为了与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一决雌雄,从小米手中夺回失去的王座,三星还宣布在2019年推出Galaxy M新产品线,带来一系列低价入门机型。这些手机将在印度首发,通过线上渠道发售,价格为10000至20000印度卢比(约951-1902元人民币)。

成本为王,“印度制造”不敌越南

2018年,当智能手机在全球许多地区的出货量放缓的同时,印度手机市场却保持了持续增长的势头。Counterpoint的研究数据显示,印度智能手机用户数量已超过4亿,一举超越美国,成为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市场。目前已经成为中国大陆、台湾和韩国手机制造商的主要战场。

但中国制造商的进口商品控制印度市场后,印度政府推出了分阶段制造计划(Phased Manufacturing Programme,PMP),希望提高关税迫使手机、手机零组件和相关制造都能在印度本地生产。

此前,印度政府已对手机的充电器、电池、耳机、麦克风、接收器、USB线等零组件征收关税。2017年12月,印度宣布将手机关税从10%提高至15%。仅仅4个月后,印度再次将进口手机的关税从15%提高至20%。在2018财年,印度政府又推动了手机印刷电路板、相机模块和连接器等零部件的“印度制造”,并征收关税。

连续抬升电子消费品关税,促使终端厂与上游产业链接连掀起赴印热潮。三星等厂商也开始在印度生产更多的产品。但“分阶段制造计划”时间表的提前,却引起了这些厂商的反感。

根据印度政府规定,三星电子等手机制造商原本只要在2020年3月31日前在印度制造手机触控显示面板零组件,就不会面临高关税。但为了推动手机零部件的本土制造,本月印度政府推出了PMP的时间表新命令,要求所有制造商在2019年2月开始在印度制造手机触控显示面板零组件,否则进口这些零组件将被课以10%的关税,包含附加税将达到11%。

本月14日,三星公司向印度总理办公室及相关部会致函表达不满,称已经根据此前的PMP时间表在对印度进行投资,在2020年3月31日前在印度生产相关零部件。时间表的突然提前,意味着三星仍然需要进口零部件,并被征收进口关税。

三星在信函中表示,显示面板是手机的核心配件,占到手机生产成本的25%-30%。如果对显示面板征收关税,会造成手机生产成本上涨,将面临相当大的价格提升压力。看过这封信、要求匿名的三星高管表示,如果印度政府要对触控显示面板课征关税,使制造成本上升,“我们将不得不停止在印度生产旗舰手机机型(Note9和S9)”。

在上个季度,三星停止了印度的电视生产,因为印度政府对LED面板征收5%的关税,而LED面板是占据电视机65-70%生产成本的关键部件。如今三星从越南进口成品电视机。有传言称印度政府正在考虑取消这项关税,因为它损害了“印度制造”计划。

在信中,三星还表示,将不得不重新考虑从印度出口更多手机的计划,因为成本使这一计划不具有可行性。有媒体报道称,三星原计划在2019年将印度的出口比例由15%提升至40%。三星在信中写道,“印度制造的手机,在成本上将无法与越南等低成本制造业经济体竞争。”

目前,三星已投资1亿美元在印度设立手机触控面板组装工厂,预计2020年4月1日运转,可生产主动式有机发光二极体(Amoled)面板。

更关键的是,还有制造商表示,并非不愿意在印度采购或生产零部件,而是短期内在印度找不到达标的手机精密零部件供应商,也缺少达到要求的技术工人。

合同制造商Dixon Technologies的董事长Sunil Vachani表示,由于印度手机市场在过去两年处于洗牌期,该公司没有急于投资手机零部件制造业,“因此,所有的生产计划都被推迟了。”

中国手机厂商也面临着同样的难题。他们在印度的现有产能,也几乎已不能满足印度庞大的市场需求。相关资料显示,目前vivo印度工厂的产能为每月200万部,而OPPO印度工厂的产能为每月125万部。2018年12月,OPPO与vivo先后对外宣布了扩建印度工厂的计划。目前,两家厂商均在印度的大诺伊达地区拥有一座手机组装厂,而新扩建的工厂也将围绕旧厂展开。

鉴于印度政府PMP计划提前课征关税可能伤害手机产业,印度消费性电子与制造协会(CEAMA)与印度手机与电子协会(ICEA)正在游说政府,把手机显示面板在印度制造的期限延后到2020年底。

四面楚歌

因为中国经济增长放缓,需求转弱,三星电子的季度营业利润两年来首次出现下降。

财报显示,三星电子在2018年第四季度的销售额为59万亿韩元,同比下降10.6%、环比下降9.9%,营业利润为10.8万亿韩元,同比下降28.7%、环比下降38.5%,此前,韩国十大证券公司对于三星电子第四季度营业利润的平均预估值为13.44万亿韩元,而这也是时隔七个季度,三星电子的季度营业利润首度跌破14万亿韩元。

在印度,尽管2017-18财年三星的总收入增长了10%,从5551.19亿卢比增至6106.56亿卢比,但其净利润却下降10.7%,跌至371.27亿卢比。

与中国竞争对手角力,不得不推出价格更低的产品,被认为是三星印度的净利润下降近11%的主因。

根据Counterpoint Research的最新数据,以小米为首的中国手机制造商,如今已在印度拿下58%的市场份额。有媒体形容,小米为首的中国厂商,在印度手机市场掀起了一场“海啸”,当者披靡。IDC的数据显示,在2018年第三季度,小米的出货量为1170万台,并以27.3%的份额力压三星,高居榜首。

面对巨大的压力,主打线下渠道的三星,甚至放下身段向“小米”们“取经”,在本月初推出了Galaxy M系列机型,以10000至20000印度卢比(约951-1902元人民币)的性价比产品,发力线上。

而在高端市场,来自中国的一加,也异军突起后来居上,连续两个季度力压三星、苹果,领跑30000卢比以上的细分市场,市场份额甚至高出三星10%以上。

2017-18财年,一加在印度的收入和利润增长了三倍多。根据公司注册处(ROC)披露的监管信息,一加在印度的收入从2016-17年的3.79亿卢比增长到2018财年的15亿卢比。其净利润也从2017财年的901万卢比增长为2800万卢比。

事实上印度市场正在起变化。根据91Mobiles平台的消费者习惯研究,中国的小米在品牌搜索中名列前茅,搜索其产品的用户超过25%,而三星只能以17%屈居其后。OPPO占12%,vivo占11%,荣耀、Realme和诺基亚各为8%。

同时,1万-2万卢比已成为最受欢迎的智能手机价格区间,搜索量从第一季度的49%跃升至第四季度的57%。而这正是中国厂商们最为集中的价格区间。

而相比而言,行业的疲软和印度首富的进攻,更是除了政策变化、中国同行以外,三星最为头疼的命门。

Counterpoint最新的数据显示,信实零售JioPhone的销量在覆盖全部手机类型的整个印度市场中占据首位,并使得印度功能手机的出货量增长首次超过智能手机。

JioPhone占据了功能手机市场38%的份额,在印度整体手机市场中则占有21%的份额。印度的功能手机市场在2018年增长了11%,而智能手机市场增长则为10%。Counterpoint的副总监Tarun Pathak表示,这是印度功能手机市场的增长速度首次超过智能手机。印度是全球功能手机销量最大的市场。

“印度和中东正在推动功能手机市场,在2018年占据了全球销量的近3/4。印度是一个快速增长的智能手机市场,但功能手机仍然有重大意义。”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