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高管出走、扩张失速 OYO中国生死局

时代周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高管出走、扩张失速 OYO中国生死局

时代周报记者 张梦琳 发自广州

高管相继出走,OYO中国再陷迷途。

7月7日,有消息传出,OYO中国区首席财务官(CFO)李维离职。

“我们确认CFO李维先生决定离开OYO中国,李维先生期待OYO以外的职业发展机会并接受更新的挑战。”7月9日,OYO中国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至此,创业初期成立的八人“明星高管团队”已支离破碎,如今只剩下首席收益官(CRO)朱磊和首席技术官(CTO)邹嘉。

与高管动荡同步进行的还有OYO中国的裁员计划。“去年11月、12月开始裁员,人数占总员工的一半以上。”7月9日,OYO中国在职员工张浩(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李欣婉(化名)在今年第一季度被裁,此前她在OYO中国职能部门工作。“OYO中国已经是半死不活的状态了。”7月11日,她毫不客气地评价道。

不仅高管出走、员工“吐槽”,公开报道显示,今年以来,OYO中国的加盟商也在持续联合投诉。

这家印度明星公司,如何在中国绊住了脚?

高管难握实权

在遣散大量员工和高管后,OYO中国收缩了公司部门架构。

“高管和员工走了之后,有的部门自动解散,有的部门留了下来。”李欣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想留下来的核心人物还在,比如王平和朱磊。

据了解,王平为供给增长部门高级副总裁,负责酒店加盟、委托管理、租赁形式、资产收购、市场开拓和合作伙伴关系维护等业务;朱磊则是首席收益官,主要负责OYO酒店的运营优化、营收增长等相关业务。

“王平和朱磊所负责的项目都是和酒店收益直接挂钩,而其它从核心业务衍生出来的业务部门统统都裁掉了,比如酒店附加的创新型项目咖啡。”李欣婉介绍。

李欣婉坦言,酒店主业都做不好,其他业务连发展的机会都没有,裁了反而能节省运营成本。

事实上,进入中国三年,OYO中国一直在寻找合适的业务模式。

从早期OYO中国以零加盟费、轻改装、仅收佣金的1.0模式,到承诺给酒店每月保底收入,对超出保底金额的收益再进行分成的2.0模式,再到重新取消保底收入机制,沿用抽佣的模式,每周结算的3.0模式。OYO中国从未停止探索脚步。

但加盟商对于频繁迭代的模式并不满意。

徐嘉(化名)的酒店是在2018年年底加入OYO中国的。“OYO就是个骗子,把我们骗进来之后,承诺的酒店装修、卫浴产品赠送、增长线上客流量都没有。”7月9日,徐嘉向时代周报记者愤慨道。

“我们店里的客流量都是线下的老顾客,跟OYO一点关系也没有,但OYO还要收取一定的佣金。”徐嘉表示,自己在几个月前就和OYO结束合作,否则还要继续“倒贴”。

在李欣婉看来,加盟商的投诉不无道理。“这几年公司模式不断迭代,但这些模式都很难完全匹配加盟酒店的需求,效果并不理想。”

这或许与OYO中国顶层管理团队有关。

李欣婉坦言,公司挖了一大帮牛人,但劲儿却都没拧到一块,都是负责各自的事情,缺少核心领导人物,反而增加了管理成本。

在2018年7月―2019年7月的一年时间里,OYO中国招聘到了八位“明星高管”。而在这八位职场老炮空降后,OYO中国并没有设立CEO统一管理,而是任由各个部门高管自由发挥。

2019年9月,OYO创始人李泰熙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他将OYO建设成了一个类似美国联邦制的分权组织,每个CXO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领地,在其内有极大的自主权。

虽然给了高管足够的自主权,但重大决策仍由OYO印度创始人作出。

“无论哪个核心战略决策都不是中国高管来做,而是由印度创始人来决定,中国高管团队担任的角色更多是执行者。”李欣婉透露,甚至每个部门都会对接一个印度人,类似于起到监督的作用,中国高管很难手握实权。

资本出逃

OYO中国曾有过高光时刻。

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2012年―2019年8月,OYO中国的母公司OYO共计获得10轮融资,累计约16.5亿美元。投资方中不乏有软银、红杉等明星资本,以及Airbnb、滴滴、Grab等头部企业。

其中,OYO中国是其重点投资对象。2018年9月,软银领投的共计10亿美元投资,其中6亿美元用于投入中国市场,创下了中国酒店业史上单次融资规模最大的私募融资纪录。

“起初资方是看好OYO中国的发展和运作,希望公司先跑出规模再考虑盈利,这也是公司一直以来的定位方向。”李欣婉表示。

OYO中国也的确疯狂扩张过,并曾达到“338+城市,开设19000+门店,共计78万+客房”的成绩。

但不考虑成本和亏损的过度扩张,正在反噬OYO中国。

据公开数据统计,在过去的一年,OYO在2019年营收亏损由2018年的5200万美元扩大为3.35亿美元,亏损占营收的比例从25%增长至35%。

其中,OYO中国市场的亏损达1.97亿美元,占比64%。

同时,其市场规模也正缩水。

7月9日,时代周报记者走访了广州市区内五家挂牌OYO的酒店,其中四家酒店已经和OYO中国终止合作,只有挂在门店的OYO招牌,剩余一家则正计划取消合作。

不仅市场份额萎缩,资本也正在撤场。公开资料显示,红杉资本、光速资本等中国投资方此前已经基本退出OYO,这家公司的命运只掌握在李泰熙和软银创始人孙正义这两位主要股东手中。

2020年3月,OYO确认完成F轮融资8.07亿美元,其中3亿美元来自OYO创始人李泰熙,另外5.07亿美元来自软银。在业内看来,此举颇有“救命”之意。

但软银是否会继续投资仍是个未知数。李欣婉个人判断道,疫情之后,酒店业逐渐恢复正常,如果OYO中国能表现出盈利趋势,软银可能会继续投资,如果没有也就基本放弃。

在可能引爆自身暗雷的同时,OYO中国还左右着单体酒店赛道投资风向。

“OYO中国作为行业头部企业,盈利受损的话,资本必然会在多方面考量下收缩对该行业的投资,最直接的连锁反应就是会引起资本波动。”7月12日,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只有在OYO中国盈利模式趋稳之后,资本才会重新考量跟进该行业。”宋丁表示。

但OYO中国能盈利吗?

李欣婉认为机会并不大。“业内已经加盟的、甚至没有加盟的酒店,都知道这个公司存在问题,OYO中国把品牌、口碑都做砸了。”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