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软硬件

空中出租车City-Airbus揭幕 纯电动时速120公里

来源 界面新闻

特约记者 钱伯彦 发自德国

2019年3月11日,德国巴伐利亚州小城因戈施塔特(Ingolstadt)的市政厅广场上水泄不通。

已经初春的德国,因为强风暴艾伯哈德(Eberhard)的来袭再次下起了小雪。凛冽的寒风中,德国交通部长朔伊尔(Andreas Scheuer)却称自己“超级兴奋”,并对着人群大喊道:“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前来,谢谢你们对未来的热枕!”

吸引着人们眼球的,是朔伊尔身后的那架充满科幻气息的飞行器。这是空客集团对于未来出行方式的愿景:City-Airbus的揭幕仪式。

作为欧盟“城市空中交通”(Urban Air Mobility)计划的中流砥柱,这也是空客给出的最新答卷。

这款现代感十足的飞行器仅比普通乘用车略大,最多可以搭载四名乘客,并且能和直升机一样垂直起降。据空客集团德国地区总裁肖德(Wolfgang Schoder)的现场介绍,City-Airbus的标准飞行速度为120公里/小时,其动力由四组同轴反转旋翼(涵道风扇)提供。作为未来城市出行的解决方案,City-Airbus选用了纯电动设计,以满足低噪音、无排放的环保要求,并搭载了四枚140 kWh的动力电池,可确保50公里的最大航程,且具备全自动驾驶功能。

除了主宰欧洲天空的空客之外,德国工业巨头西门子集团也在City-Airbus上投入了大量心血。早在2017年空客宣布抽调30位技术骨干开始研发City-Airbus之前,西门子就和空客签署了为期五年的合作协议,共同研发新型电动飞行器以及电动直升机的动力总成。在City-Airbus的电动旋翼轴壳体上,可以清晰地看到西门子的标志,此外,西门子还负责提供该飞行器的能源(电池)管理系统。不过,对于西门子而言,City-Airbus还仅仅是和空客合作的一小步,西门子的长期目标是在五年内研发出20座的纯电动直升机。

City-Airbus的另一大特色就是浓郁的巴伐利亚味道——涵道内侧的蓝白格子花纹和拜仁慕尼黑的队徽如出一辙。

这也是空客将City-Airbus揭幕式选在小城因戈施塔特的原因。这里距离空客直升机公司总部多瑙沃特(Donauwörth)仅有几十公里,今年年初,空客就在多瑙沃特对City-Airbus进行了多次地面静态测试。而City-Airbus的首次飞行测试也将在几周后于空客曼兴(Manching)工厂进行,此地距离因戈施塔特也仅有二十公里。此外,因戈施塔特也是第一个与空客签署全面合作协议的城市,市政府同意空客在未来数年内在该市进行City-Airbus的城市场景实测。大量的测试数据对于视City-Airbus为飞行出租车的空客来说,是取得欧盟飞行许可、乃至将来制定飞行规则标准主动权的重要一环。

在当天的揭幕式上,憧憬着未来的该市市长吕瑟(Christian Lösel)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对City-Airbus大加赞赏:“一直以来,因戈施塔特都以奥迪总部而闻名,我们一直以提供出行解决方案作为城市的支柱,现在我们的解决方案更加面向未来了。这也是确保城市未来工作机会的重要举措。”

和吕瑟一样看好City-Airbus的还有德国数字化部长贝尔(Dorothee Bär)。体感温度零下三度的广场上,贝尔依然穿着短裙兴奋地讲述着她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见闻:“数周前在德州,我看到了美国初创公司的飞行出租车因为天气原因而无法升空,而空客的City-Airbus在全气候条件下都能运营。”

不过,部长们的乐观也许还为时尚早。因为City-Airbus真正大规模投入使用还需时日,空客估计最早到2025年该飞行器才能在慕尼黑等大城市进行商业运营。另外,相比与老对手波音和初创公司,City-Airbus已经有些许落后了。

早在2018年12月的德国数字峰会上,默克尔就在展厅门口无意中见到了Lilium公司的飞行出租车Lilium Jet。速度300公里/小时、和高铁类似的票价、纯电驱的可折叠旋翼,在设计师韦根(Daniel Wiegand)的介绍下,默克尔饶有兴趣地问及了首飞时间。答案是“已经飞了很久了。”

这家来自慕尼黑的初创公司早于2017年就对该飞行器进行了首飞测试,之后更是拿到了腾讯公司1亿美元的风投,并计划于2025年在慕尼黑开启出租服务。

另一个领先者是同样来自德国布鲁萨尔(Bruchsal)的Volocopter。为该公司提供研发资金的则是巨头戴姆勒和因特尔,此前戴姆勒CEO蔡澈(Dieter Zetsche)就称飞行出租为“出行方式的第三个维度”。该公司的测试机Volocopter 2X也于两年前首飞,近期更是于法兰克福机场集团签署协议,计划于2021年成为法兰克福机场空中短驳服务的供应商。

其他的竞争对手还包括和NASA合作的优步、以及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的Kitty Hawk;老对手波音也于今年1月22日,在美国弗吉尼亚州首飞了公司的“自主载人飞行器”(PAV)。

但是,City-Airbus也不是空客在飞行出租车领域的唯一答卷。2018年1月,空客位于硅谷的子公司A3已经率先首飞了旗下的单座飞行器Vahana,之后一年内又进行了50多次试飞,是目前该领域进展最快的项目。

近两年来,飞行出租车行业迎来了爆炸式的发展。其首要原因在于大城市等人口密集区域的交通问题愈发令人担忧。以City-Airbus揭幕式所在的德国为例,德国全年的拥堵数量和2011年相比已经翻了三倍,柏林居民平均每人每年在高峰时间段有154小时浪费在堵车上。除了效率的损失以及驾车者的愤怒之外,怠速工况下机动车排放的废气更是令许多环保人士坐立不安。然而,传统的公共交通却无法解决方当下的困境:尽管靠火车出行的游客数量近年来不断创下新高,但是晚点次数和火车票价也一样刷新记录;欧洲各大枢纽机场早已繁忙不堪;而城市轨道交通的班次密度也已达极限,新铺设轨道线路所需要的大量前期投入又使得经济增长乏力的欧洲人感到头疼。

相比之下,飞行出租车才是令人澎湃的全新解决方案。

这也得到了政界的大力支持。除了欧盟牵头的“城市空中交通”(Urban Air Mobility)计划之外,德国交通部长朔伊尔更是将飞行出租视为“大公司和初创企业的巨大机遇”,德国政府甚至在翻新慕尼黑中央火车站的竞标要求中加入了飞行出租车停车场的要求。一项德国咨询机构Horvath & Partners的研究预测,2025到2049年,全球将有240个城市大规模应用飞行出租;2035年时,全球飞行出租的数量可能超过23000架。

与之相对的,对飞行出租的未来表示谨慎的声音也不在少数。德国航空航天中心(DLR)的技术董事亨克(Rolf Henke)此前就对《南德意志报》表示道:“任何交通工具都应当根据安全性、全气候条件、环保规定等要求进行研发。当数千架飞行出租车穿梭于大楼之间时,是否需要空中管制?全自动无人驾驶(在这种情况下)并不一定可行。”在亨克看来,飞行器之间的最小间隔距离,强风条件(例如在摩天大楼周围)下泊机位的要求,都需要法律法规的约束,但是目前各国甚至连草案都没有制定。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