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亚马逊高管解读财报:预计Q3营收870亿-930亿美元 同比增长24%-33%

新浪科技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相关新闻:亚马逊第二季度营收889亿美元:净利润同比增100%

北京时间7月31日下午消息,亚马逊今天发布了2020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报告显示,亚马逊第二季度净利润为52.43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26.25亿美元增长100%;净销售额为889.12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634.04亿美元增长40%,不计入汇率变动的影响为同比增长41%。亚马逊第二季度净销售额和每股收益均超出华尔街分析师此前预期,且第三季度营收展望也超出预期,从而推动其盘后股价大幅上涨近5%。

财报发布后,亚马逊CFO布莱恩·奥萨维斯基(Brian Olsavsky)投资者关系主管戴夫·菲尔德斯(Dave Fildes)回答了投资者提问。

以下是电话会议实录:

瑞银分析师Eric Sheridan:可否请公司介绍一下6月底到7月份这段时间的业务表现?如我们在上次财报会上所谈的,公司加强了生活必需品业务,减少非必需品的销售。目前这两部分产品销售组合的比例是什么样的?公司何时可以恢复正常的次日达和两日达送货服务,以驱动Prime会员业务的增长?以上所提到的这些业务在不同地区的表现是怎样的?

布莱恩·奥萨维斯基:关于趋势,我记得在四月末的时候提到过说,公司在三月和四月份采取了一些措施,减少仓库非必需品的库存,然后在四月中旬的时候,取消了这些措施。从那时候起,公司的渠道组合开始恢复正常化。尤其是到了四月末五月初,我们当时预计,因为很多买家可以在自发货和仓储物流两个选项上自由选择,所以会有自发货订单数量下降,而仓储物流订单数量增加。

不过很大程度上来看,虽然仓储物流订单数量增加了,自发货订单数量依然很大,可以说经历了三月份的情况,我们的物流渠道组合变得越来越理想,到二季度末离正常水平又近了一步。产品方面,三月和四月初的销售以消费品,食品杂货和防护用品为主,我之前也说过,由于疫情增加的销售成本,令我们的利润接近为零。之后我们的成本结构不断改善,从五月初开始逐步恢复了正常情况。市场需求依然很大,主要受Prime会员相关的销售额驱动,Prime会员的购买更加频繁,他们的客单价也更大。食品杂货仍占很大比例,随着我们加大了供应量,二季度的在线食品杂货销售额同比增长200%,当然,不同品类的商品销售增长有所差异,目前情况有所恢复正常,但是销售量依然在高位徘徊。我们认为首先要保证员工的安全,其次才是提高送货能力。关系理清之后,通过努力,我们保证了更快的发货,二季度的次日达和两日达送货服务也开始逐步恢复,当然还比不上疫情前的情况,我们还将继续努力。需要再次强调的是,员工的安全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提高送货能力。

戴夫·菲尔德斯:从不同地区来看,根据布莱恩开场白中所言,北美和国际订单量都出现了增长,很多增长源于不同品类商品销售的增长,自营和第三方销售的增长,无论是自发货或者是亚马逊提供的仓储物流,都有增长,这些情况都适用于我们的北美和国际业务,尤其是公司业务已经比较完善的地区。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分析师Mark Mahaney:跟进一下Eric的问题,布莱恩,公司(递送服务)何时能恢复正常?公司的利润水平目前是超级高的,如果除去疫情影响所产生的成本,公司的利润真的是非常好,杰夫(亚马逊CEO)对于公司盈利能力如此之强有了解吗?他对此满意吗?这个问题可能听起来有点儿戏谑的意思。公司在考虑新投资领域的时候,比如最靠前的,可能是一些国际项目的发布对当地业务的发展非常有好处,比如阅读,巴西和墨西哥,或者公对公业务的运营,新领域多到不胜枚举。过去和现在一样,亚马逊会将收入积极地投资到这些新领域里面,可否谈谈这些方面的情况。我知道公司在疫情方面的支出也不少,但是把眼光放到未来三到五年,公司的利润增速非常大,该如何进行相应的投资?

布莱恩·奥萨维斯基:第一,你提到的恢复正常,我们没有答案,公司的服务恢复地很快,但是我们也要在三季度和四季度平衡需求和服务能力。如果回头看历史销售数据,你可以看出来公司二季度的销售额是多么的高,今年二季度的销售额甚至超过了去年四季度,真是闻所未闻,而且我们也做出了预测,认为今年三季度的销售额也将超过去年四季度。可以这么说,我们把销售高峰季提前了,原因也很多。让我之前所言,目前的工作要务,第一是保障员工的安全,继续保持社交距离,保证大家的安全和健康,第二是恢复服务能力,其实,我们二季度的营收还可以更高。我们设法将一些过剩的服务能力用在了满足增长的需求上。随着我们进入第三季,需要为四季度蓄积库存,我们的仓储空间已经用光了,我们需要应对的挑战非常多,幸好有一只过硬的团队从二月底就开始一直在攻坚克难。谈到盈利能力,短期内出现了几个方面的支出下降,比如二季度营销费用砍掉了大约三分之一,因为我们需要更多经费满足消费需求。二季度末情况逐步恢复正常,预计三季度的需求会更高,当然,营销成本会继续降低。这种情况也是很多公司都存在的情况。差旅费用基本没有,会议支出,甚至某些情况下的医疗支出都延后了,因为大家都不去看医生了,或者不需要那么急着去看医生了。当然我们认为这些情况过些日子都会恢复正常。关于投资,一些投资的项目以及在运作,所以不存在投资加速的问题,我们一直在寻找适合投资的新项目。鉴于目前的情况,我们已经加快了运营投资,目前公司的服务能力已经达到了之前为2021年规划的水平,甚至更为超前。食品杂货方面,我们大大拓展了递送能力,也是超前的。

戴夫·菲尔德斯:Prime会员是我们关注的一大重点,布莱恩在开场白中也介绍了很多这方面的增长数字,不管是Prime会员服务方面的优势,还是美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加速增长,还是使用方面的数据,包括食品杂货销售的增长势头,视频观看时间翻倍,这些都是非常令人鼓舞的信号,未来我们还会为Prime会员提供更多的服务。我们的服务覆盖美国本土和世界其他地区,我们已经把拓展至澳大利亚,中东,我们此前也多次提到了印度,很多地区工作的重点都是把业务做大,在印度,包括其他地方,我们专注于完成商家的数字转型,帮助当地的小微和中型企业,提供新功能。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Brian Nowak:布莱恩,回到投资的问题,公司通常会提前为未来多年制定消费服务的投资计划,你是掌控这些计划的人。我想知道,因为今年的居家隔离政策和相较以往更高的消费需求,公司突然增加的投资计划有哪些?哪些领域的投资是比年初预计的要多的?第二个问题,关于公司国际业务的优势,我欣赏你给予欧洲和日本业务的介绍,非常不错的盈利能力,可否介绍一下公司核心国际市场中的得失,比如欧洲和日本?长期来看这些市场的利润率能否达到美国市场的水平?

布莱恩·奥萨维斯基: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二季度公司国际业务是盈利,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信号,我们看到的主要驱动因素就是需求的增长,这个我也多次提到过。公司国际业务中有几个地区通过多年的运营,目前已经非常不错了,我们也已经在当地增加了更多的Prime会员福利,有些视频,设备,音乐和其他业务,在这些地区推出的甚至比在美国推出的时间还早一些。所以说,在提高这些地方的Prime会员福利方面,公司的投资似乎更超前。另外我们的投资也用于拓展新市场,包括印度,是我们最大的市场,规模稍微小一点的包括中东,巴西,土耳其和澳大利亚是最新进入的市场,公司的国际业务一直在拓展。广告业务一直在增长,为提高盈利能力提供不错的助力。如果仅仅看二季度的情况,主要还是超预期的订单量和销售额大增。

我们的固定成本得到充分的利用,我们还会加大服务能力,运输能力和增加营运中心的数量,但是基本上所有的其他固定成本都用在了满足增长的需求方面了。英国的运营表现非常强劲,可能因为当地的居家隔离令更多,跟英国的经济发展模式也有关系,二季度表现非常不错。国际业务中的需求暴增也有助于提高盈利能力,不过比此前预测还要早。对于未来几个季度的情况,我还不是很确定,但是我们需求增长驱动了盈利情况的改善这一点还是非常不错的迹象。另外,几个在美国比较明显的趋势,在国际业务中表现也非常明显,比如Prime会员的购买频率更高,订单金额更高,都是不错的信号,也可以帮助我们预测未来的需求曲线有所帮助。

关于投资减缓的问题,其实没什么可以减缓的领域,即使有减缓的也大多是处于人员原因,而非成本原因,我想特别指出的是制作公司,因为疫情,我们不得不推迟内容制作,我想大多数制作公司也面临同样的情况,当然还有一些新情况,比如播放首轮上映电影的亚马逊影院(无影可映)。这一次的情况是,电影观众想看却没有电影公司能制作,这当然是个挑战,但这不是我们故意为之,我们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保护演员和剧组,而且我们认为这是正确的决定。如我所言,很多投资都提前了,尤其是为了满足食品杂货的递送和同店自提。二季度,网上预定并可以在全食超市提货的订单量为此前的三倍。所以减缓投资的领域真的不多,我们只是需要不断适应新的环境,为新环境提供新的服务,尤其是在娱乐领域。

摩根大通分析师Doug Anmuth:请问布莱恩如何看待电子商务使用率的曲线未来几年的变化?公司新用户和老用户的消费行为分别有什么特点?关于公司云业务,二季度430亿美元的销售额似乎有些放缓,可否谈谈目前情况下的IT决策情况?那些受疫情影响比较大的行业对于公司的影响是否依然存在?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云业务未来能否出现加速的制作?

布莱恩·奥萨维斯基: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关于云业务营收,我们看到很多公司都在大力减少开支,尤其是像酒店业,旅游业这些受疫情影响最大的领域。我们向他们提供了帮助,亚马逊的销售团队积极地为他们出谋划策,节省开支,包括在合理的前提下,减少云空间的使用,利用我们在架构方面的经验来合理安排他们的工作量。这些工作在短期内不会增加亚马逊云的使用量,但可以帮助客户节省开支,这是正确的决定,不光是为了客户能够渡过难关,取得成功,也是为了维持我们与客户之间的长期健康关系。也有很多公司希望他们能在使用云技术方面取得进步,因为他们看到那些使用云的公司可以将其转换为变动成本,根据实际情况调低或者调高。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基础设施无法灵活地调低或者调高成本,尤其是在需求降低的情况下,这些硬件对于他们而言就是巨大的固定成本。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到上云计划的加速,当然这不可能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个趋势,而且我们预计这个趋势是长期的。当然也有从目前情况获益的行业,比如视频会议,游戏,远程学习和娱乐,这些行业都出现了云使用量增加的情况。现在的世界就是有这样的天差地别。

关于电子商务使用率的问题,还很难说。我们很高兴看到食品杂货递送量的增加,而且增速还超过我们的预期。能够满足Prime用户更高频和更大量的购买,我们当然非常高兴,我们也知道这是有原因的,购买零售商品的渠道很多,但是因为现在很少人愿意去逛商店,所以我们可能会看到使用率的曲线会因此上扬,以更快速度到达某一个点,最终有一天大家都把最需要的东西,比如口罩,手套和洗涤用品,都一次性买完。我们还要继续观察。

关于你提到的新老用户问题,我们看到的趋势类似。新用户的购物频率和客单价也都有提高,当然不像那些已经是Prime会员好多年的用户一样提高那么多,但是这个趋势本身是令人鼓舞的。另外,Prime会员的留存率出现了提高,Prime会员的增长出现了加速,美国本土和国际市场都是一样,希望这些情况是有长期意义的。

巴克莱分析师Ross Sandler:Prime会员在公司开展国际业务的16,7个国家中,服务水平稍有落后,可供选择的产品和服务也略少,过去几个月的疫情封闭时期,有没有缩小这些国家业务与美国本土,在平均每名Prime会员用户贡献销售额方面的差别?另外,关于三季度的展望,公司将Prime会员日活动推迟至四季度举行,是否导致了三季度预测营收的增速减缓?目前的销售情况如何?

布莱恩·奥萨维斯基:我们在二季度的业绩逐步增长,实现了不计入汇率变动影响之后,41%的同比增长,很多二季度的增长趋势在三季度依然在延续。我们在二季度已经取得890亿美元营收之后,预计三季度的营收在870亿到930亿美元之间,同比增长在24%到33%之间。我不知道Prime业务在其中的具体影响,但可以说的是,Prime业务对于公司实现二季度41%和三季度24%到33%的增长有巨大的推动力。

关于Prime用户行为,我没有太多细节可以介绍给你,因为这都是本地员工的经营范围,对于国际业务的一概而论也是意义不大的。疫情对于购买行为的影响,在亚马逊运营的其他地区是类似的,说不上缩小差距,(美国和其他市场)两个都在提高,未来是什么情况还要继续观察。当然,在商品购买类型和递送服务方面肯定是有差别的。用户选择成为Prime会员有很多原因,购买各类商品的原因也是多种多样,所以我不想在这方面有什么概括性的评论。

杰弗瑞分析师Brent Thill:是否可以详细介绍一下亚马逊云业务的情况。我看到很多子业务的增速和相关数据都有所减缓,云业务目前发展的总趋势是什么? 此外,公司说云业务未完成订单数量出现了增长,可否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布莱恩·奥萨维斯基:未完成订单数量同比增长65%,环比增长21%,非常健康的增长。亚马逊云服务的平均合同期限在三年以上,合同数量和洽谈数量也都很不错,而且这段时间也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势头,不错的迹象。能够取得这样的表现,对我们许多客户而言,可以归结为短期激励与长期激励的效果。如果你所在的行业受新冠疫情影响巨大,急需找到省钱的办法,而我们恰恰能够在这方面提供帮助。实现长期费用节约的最佳方法之一就是使用云服务,不仅将其转为可变成本,当然也可以作为固定成本,而且还能享受到亚马逊的合作伙伴网络、安全性以及不断发展的产品和服务。

Raymond James分析师Aaron Kessler:第一个问题,公司的一个竞争对手说,一些在疫情之后重启的市场中,增长正在放缓,我想可能指的是欧洲。只是猜想而已。公司是否也看到了类似的变化?另外,公司关于Zoox收购作何评论?长期来看,如何利用该公司的技术?

布莱恩·奥萨维斯基:我想你指的是个人用户业务。我们看到需求仍然旺盛。我没有各国的具体数据。二季度,英国的增长十分强劲。我相信,尽管目前其增速已趋于平稳,但仍高于常规水平。我不想介绍每个国家的情况,但我认为趋势正在变得明朗。据我们观察,Prime会员的订单继续保持着更高的频率以及更大的采购量。

戴夫·菲尔德斯:关于Zoox,我目前没有太多要说的,现在还为时过早。不言而喻,这是一个富有远见的团队,我们产生了共鸣。 他们确实是该领域(自动驾驶)的先锋。他们在做很多炫酷的工作,比如设计自动驾驶汽车,并将关注点放在乘客身上。就像我们的创新组件以及我们致力于为客户解决各种问题和挑战,我们非常高兴能够与他们合作并在未来几年将愿景转化为成果。

美银美林分析师Justin Post:请问管理层公司电商业务的毛利率变化方面有哪些值得注意?是规模扩大促进了毛利率的提高,还是其他因素?另外,公司去年常提到的“一日达”服务方面的投入。显然,配送时间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影响,现在是否已经恢复正常水平?“一日达”服务进展如何?

布莱恩·奥萨维斯基:当然。关于“一日达”,我们视为首位的是员工的安全。我们为此做了很多努力,比如调整了150多个工作流程,在仓储团队和物流团队都建立了社交隔离、清洁和体温监测制度。这对我们来说是最最重要的。其次是服务能力的扩张,尤其是当我们进入下半年。即使在上半年,总体来看,销量也在增加。 因此,我们正在提升“一日达”比例。目前尚未恢复到新冠疫情之前的水平。我们认为短期内都无法恢复,但会持续改善,但愿这不会给用户体验带来明显的影响。关于毛利率,目前情况不一。 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由于配送成本效率的提升,物流业务的成本对公司的利润率有积极影响;广告和云服务都为毛利率增长做出了重要贡献;产品业务的影响在不同国家和地区不一样。新冠疫情爆发之后,利润率较低的消费品和食品杂货业务开始对毛利率产生负面影响,但目前的情况还算令人满意。二季度(电商业务)的毛利率为40.8%,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00个基点,可能与“一日达”服务的增加有关。尽管在疫情爆发后,“一日达”服务数量低于正常水平,但是这部分的费用已经纳入了我们的财务结构,通过调整网络建立了足够的配送能力,问题只是从出库到送达是否能在一日内完成。(天恒)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