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互联网

Facebook高管解读财报:监管形势将继续严峻

新浪科技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31日午间消息,Facebook今天发布了截至9月30日的2019财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财报。报告显示,Facebook第三季度营收为176.52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37.27亿美元相比增长29%;净利润为60.91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51.37亿美元相比增长19%。Facebook第三季度营收略低于华尔街分析师此前预期,但每股收益则远超预期,推动其股价在纳斯达克盘后交易中上涨逾1%。

财报发布后,Facebook管理层出席电话会议,并回答了分析师的提问。

以下为分析师问答环节:

摩根大通分析师道格·安姆斯(Douglas Anmuth): 我的第一个问题,请问魏纳,您能够解释一下第四季度的收入下滑?第二个问题,第三季度的广告业务数据并不理想,能否说说您对广告投放不利因素的看法?还有一个问题请问扎克伯格,能否就Instagram Shopping多谈几句?

魏纳:对于第四季度的展望,我们有一些不同产品的优化。这些优化可以增加IG流和故事中的广告输入。以及,我之前也提到,这些因素很大程度上与第四季度相关。鉴于此,我们预期2020年的收入减速幅度将缓解。

此外,在第四季度,以及从长远来看,我们仍旧预期将面临广告投放相关的不利因素和不确定性。有三个因素,我之前提到过,这里再提一下。首先是监管形势将继续严峻;其次移动平台侧的提议更改将更加侧重隐私保护,这同时会使得广告投放和评估变得更加困难;最后,我们也将发布自己的产品调整,比如最近的OSA,即用户可以选择存储将哪些数据存储在Facebook上。这三个因素的影响将持续。另外,未来也有其他潜在的损失信号。所以,我相信,这些不利因素仍然存在,并影响我们对未来的预期。

桑德伯格:我来回答Instagram Shopping的问题。我们相信,从长远来看,这是一个很大的机会,因为90%——超过90%的Instagram用户都在关注这个功能。但是就购物产品本身而言,它仍处于起步阶段,我们正在努力改善产品,产品的规模也比较小。我们在第三季度开始测试购物广告,用户可以点击广告,然后查看产品描述页面,接着从公司的移动网站上购买产品。

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有趣的产品,但仍处于起步阶段。我们整体的商业活动不仅涉及Instagram,也涉及Facebook和其他所有资产。我们的目标是让人们和企业可以更便捷容易地浏览、发现、购买和出售商品。我相信我们会继续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这将持续推动我们大部分业务的发展。我们相信,这对用户、对我们公司,都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美国银行美林证券贾斯汀·珀斯特(Justin Post):我有两个问题,一个请问魏纳,一个请问扎克伯格。首先是关于Watch在看)的。您能谈一下您如何使用这个在看标签?您的总体专业内容战略是什么?未来能够促进收入增长?然后请问魏纳,您提到员工人数增长在加速。那么,明年有新进员工的会是在哪些领域?

扎克伯格:对于“在看”,我觉得没有新的消息可以多说。但是,今年是我们推出该标签的第一年,我们仍在做调整和优化,确保它着实有用,能够为人们带来价值。所以,总体上,我们的看法是,我们希望不要把太多的内容塞给用户,除非我们有信心,他们会觉得那些东西是有用的,也愿意继续回来反复使用。我们也不会没有尝试就塞给用户很多东西,我们希望在新的功能或产品经测试有效和有价值之后再提供给用户。按这个思路,我们推出的“在看”,实际效果也很好,所以我们会继续关注这个功能,不断改善。

至于内容,我觉得它像是一种营销,帮助人们尝试这个新功能。有些内容人们非常感兴趣,他们会来尝试,来体验,然后留下来发掘其他更有价值的内容,可能讨论的程度不如新闻推送功能,但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魏纳:说到2020年的支出展望,其中包括员工人数增长,也包括其他支出的增长,比如基础设施就是其中的一大部分。我们看到,在过去几年中,资本支出会随着折旧和收入成本的增长而变化,当然这也是增长的动力。我们预期会在2020年加快招聘步伐,主要集中在公司的重点项目上,比如隐私和安全等投资。我们在隐私上的投资很大,比如开发产品和遵守FTC和解协议等。

我们也会继续大力投资创新,包括围绕Facebook和Instagram构建的产品,也包括AR/VR等新的领域内的产品开发。这些都会促进支出的增值。我们也计划增加与员工人数无关的支出,比如营销等,具体将取决于该部分投资回报率的表现。

UBS分析师埃里克·谢里丹(Eric Sheridan):我大概有两个问题。首先,为什么亚洲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增长加速了?是不是美国和欧洲或者第三季度发生的哪些事情,影响了这些地区的增长率?再说第四季度的指导预期,不同地区会有怎样的不同表现?以便我们了解公司在全球范围会遇到哪些激烈竞争或产品优化效果。

魏纳:我们不打算细说具体地区的影响,但我可以透露一些世界其他地区和亚太地区的额增长。我们在本季度做的一些产品优化确实促进了亚太地区的增长。还有就是,我们管理广告输入和平衡内部推广部门,并将其用作内部支出以及其他改变对某些低每用户平均收入(ARPU)的国家确实产生了明显的影响,释放出更多曝光率增长。这是因素之一。

至于第四季度的指导预期,我没有其他具体事项可以透露。在美国,我们将迎来比往年稍短的购物季,具体影响还很难说。但我相信,整体而言,我们在第四季度做出的产品优化是面向全球的。所以也不存在地区差异。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布莱恩·诺瓦克(Brian Nowak):我有两个问题。首先请问扎克伯格,您提到Facebook应用在美国和加拿大本季度表现尤其强劲。所以,是哪些具体的产品或改变或行为类型推动了这样的显著增长?第二个问题,您提到了商业和IGTVStoriesDiscover。那么,这些产品中,哪些会成为推动2020年业务增长的主力?

扎克伯格:我来回答第一个Facebook应用的问题。我们在很多方面做了改善。在美国以外的全球范围内,我们看到了良好的改善——视频互动方面。在美国,我认为视频少一点,新闻推送互动更核心。所以,不同因素共同促进了良好的互动。但话说回来,我们在美国和加拿大的渗透率确实非常高,所以我们预期回升空间也更明显,因而增长幅度也在本季度较为突出。

再说盈利机会。其他人会补充。但是,Stories是我们的一个强劲增长点,未来也将继续成为增长推动因素。2020年,我们预期Instagram Explore也可以带来更多机会。这款产品目前已经开始盈利,越来越多广告主也在上面购买广告。雪莉会继续补充。

桑德伯格:就我们的核心广告产品和增长而言,值得记住的是Facebook与Instagram的核心推送产品的增长非常良好。我们也看到增长的机会有很多。毫无疑问,Stories对我们的成功功不可没。成功进一步让广告主选择用户所在的地方。这就是移动广告的情况。我们在帮助广告主转移到正确的平台这方面,是有经验的,我们也有能力在新的模式如Stories上,快速前进。

我们现在有700多万广告主,我们在Facebook、Instagram和Messenger Stories上有300多万广告。我想,这是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必须努力帮助他们前进。比如,广告主可以立即在Facebook、Instagram和Messenger上购买Stories。我们有自动化默认模板,可以把广告主的广告转变为垂直Stories模板。本季度,我们刚刚推出自定义模板,可以帮助用户节省时间和资源。所以,在我们帮助广告主前进的同时,我们也学会了如何投资开发这些真正带来便捷的模式。

目前,与Stories的结合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机会。Stories仍在以News Feed相同的速度获利。我们也在密切关注这方面。但长期的增长空间也十分令人兴奋。我们也相信,我们有能力帮助人们适应新产品。

加拿大皇家银行分析师马克·马哈尼(Mark Mahaney):请问扎克伯格,您会把谁纳入到董事会,就是您觉得现阶段谁加入董事会将会对公司特别有帮助?还有一个问题,请问魏纳,您能谈谈Stories的盈利差距吗?

魏纳:我先回答Stories的盈利差距问题。我认为,Stories的变现能力的话,Stories这个产品的显示增长显著。每当我们的产品具有较高的曝光率增长时,价格压力也会随之出现。我们在News Feed侧也看到不错的曝光率增长。所以,你会注意到,我刚在提到曝光率增长动力时,News Feed是放在第一位的。

所以总的来说,我认为Stories的曝光率增长是不错的,未来也会继续保持。所以,总的来说,它不是价格驱动的收入增长,而是曝光率增长、收入增长。

扎克伯格:我们的董事会有很多非常棒的领导者,对公司贡献良多。我们也面临着一系列的问题,从实实在在的技术难题到大公司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当然现在还有很多重大的监管和社会问题,拥有不同的人员或不同的视角,可以帮助我们解决问题,并提供建议和监督,确保我们的工作顺利,这都是非常重要的。

我还想再强调以便,Sue在我们的董事会工作出色,对她的离开我感到很伤心,她给了我们非常多的帮助,我也十分感谢她。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劳埃德·沃姆斯利(Lloyd Walmsley):我有两个问题。首先,您本季度在数个市场上推出了OFA功能。所以,早期用户反响如何?第二个问题,您偶尔披露每天的搜索查询量,您现在也把广告资源更多地扩展到搜索中。所以,最新的查询量是什么情况?以及,搜索内的广告覆盖随着时间会如何发展?

魏纳:就OFA而言,我们最初是在8月份推出该新功能,之后稳步地在全球范围内扩张,一直到今年年底。用户对该功能的接受程度比较积极。不过,现在讨论接纳率还为时过早。

第二个搜索的问题,我们目前在Facebook的搜索结果和Marketplace中展示广告。但实际上,Facebook上的绝大多数搜索是针对人的,而不是零售、电商相关的话题。所以,我们在这方面仍处于早期阶段。收入于现阶段而言,不是重点。

太阳信托银行分析师约瑟夫·司古奥里(Youssef Squali):两个问题。第一,请问扎克伯格GDPR已经出台一年多了,它对公司有哪些影响,对2020年拟出台的CCPA可能带来的影响有什么借鉴帮助?第二个问题,在VR方面,您的愿景的实现似乎比预期的要长。您能谈谈个中因素吗?鉴于现在VR内容越来越多,您会加快VR的发展吗?

魏纳:关于GDPR,有用户选择不让我们使用应用中的内容。对此,我想说,完全在我们的预期范围内。我们预期到这个结果,对我们也有影响,人们选择退出的,也确实看到的广告相关性在降低。显然,它对我们、对用户都有影响——广告侧的体验质量,我们的变现能力等。但,这也在我们的预期中。

CCPA,我认为仍在进行中。我们也在密切关注它的发展。全称叫《加利福尼亚州消费者隐私法案》,里边的很多条款与GDPR的相似,但又有不同。我们会关注CCPA的进展。

扎克伯格:我先补充一点隐私方面的。联邦隐私立法很重要。GDPR包含了很多重要规定,为了让企业能够经营下去,特别是开并保持市场竞争力,你肯定不希望有50个不同的监管体系需要一个个去了解,去遵守。当然,如果迫不得已,我们也有能力去应对,但如果我们有一个统一的联邦层面的隐私法,一切就会容易很多。所以我们将继续与相关人员合作,协助他们的工作。

再来谈谈AR和VR。确实,花费的时间比我们想象的要久。但我仍然很乐观。长期的愿景是,我们会是重要的参与者,人们会使用这些产品,爱上这些产品,因为我们能够实现这些目标。显然,时间上是比我们预期的久一点。但这是双向的。一方面,这确实意味着未来比较遥远,开发的成本也更高,因为我们需要投资的时间也会拉长。

但另一方面,从我们的角度而言,我们不是一家传统意义上的硬件公司或开发操作系统或类似产品的公司。所以,我们也是在逐年摸索,改善并塑造我们的Oculus品牌,只为开发出领域内的最好产品。我希望,当AR/VR真正成为主流的时候,我们能变得更好,有更多用户愿意使用我们的产品。

巴克莱银行分析师罗斯·桑德勒(Ross Sandler):请问魏纳,您认为2020年有哪些不利因素会导致2020年的收入预期放缓?还有一个问题,第四季度的中高个位数下降,是基于恒定外汇汇率还是已经考虑了美元增长率?

魏纳:我们给出的数据当然是基于美元增长率。我不认为,这两者之间会有较大的差异,但我们确实是基于美元增长率公布预期的。所以说到减速,我们仍旧预期还趋势持续到2020年,但我们相信,减速会缓和。我们确实认为,广告投放侧的不利因素,仍在影响我们。我也一再提到三个因素,比如监管格局,潜在的平台变化和我们产品的变化等等。

所有这些因素都会影响到2020年收入增长的潜在放缓。显然,我们对2019年的良好表现感到满意,我们在产品方面做了很多改进,也有庞大的基数。对于第四季度,我们也有具体的优化。

高盛分析师海瑟·贝利尼(Heather Bellini):您提到,公司正在提高安全,支出也在增加。您在这方面的预算比2012年上市时的预算还要多。大概有50亿。那么,您的开销具体是什么情况?您说,人工智能在这里发挥了作用。那么,这方面人力集中的局面还会持续多久?或者说,人工智能真正发挥作用要到什么时候?

扎克伯格:总的来说,我们要做的是,使用计算机和人工智能来执行它们擅长的任务,比如快速查看大量的内容,快速做出判断等等。我们也有团队在执行人类所擅长的任务,做出细微差别的判断。因此,我们开发这个计算机系统,让它们来标记并过滤掉一些糟糕的内容,然后剩下的交给人类审查员处理。因为系统里的内容实在太多,我们也确实需要较多的人员来执行任务。这样的局面,近期应该不会改变。

魏纳:我来补充一点。当你使用系统查看内容的时候,使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系统的时候,再有人类来检查和标记内容,并归类内容的话,其实是有非常大的好处的,因为他们可以帮助机器学习算法了解它们在查看的东西。所以我们确实需要加大支出在人力方面,让更多人来查看标记和分类内容。诚如马克所言,随着时间的流逝,支出可能会放缓,但短期内不会有太大变化。

贝尔德公司分析师科林·塞巴斯蒂安(Colin Sebastian):我有一个事关全局的问题。监管审查的增加会如何影响您或公司探索新服务、新市场以及保持竞争力的能力?还是说,目前而言,这还不算是一个大问题?另一个问题,有关WhatsApp测试相关的支付问题。我们距离,Facebook旗下应用之间共享支付生态系统的未来,还有多久?Libra的难产对这个时间线会有影响吗?

扎克伯格:我想你要问的是反垄断问题,也是监管机构正在调查的一个问题。我可以就此解释一下,或许会有帮助。有关反垄断的问题有很多,跟我们收购Instagram有关,以及这笔收购如何影响我们今天的业务。所以,对该笔收购有很多调查。但我想谈谈我们收购那会的情况。

当时,某种程度上,我们是认为Instagram是一个竞争对手,但我们也一直相信,与其视其为竞争对手,不如说它是对Facebook的一个补充。2012年,人们并不认为Instagram对我们的核心服务构成竞争威胁。在新的移动摄像领域,我们认为Instagram可以互补我们的已有业务。如果你还记得,当时我们已经在开发Facebook摄像应用。那会也有很多不同的服务。

我们认为,移动照片会变得更重要,所以我们推出Facebook摄像在该领域展开竞争,但我们最终还是认为,如果有Instagram的帮助的话,我们可以做的更好。但若你还记得,Instagram当时的重点是帮助人们拍照,使用各种创意滤镜,然后在不同的社交网络上分享,包括Facebook。其本身并不具备完整的社交网络特点。当时Instagram上的用户也只有3000万。

我还记得,我当时和凯文设定的目标是,有朝一日Instagram可以突破1亿用户。从今天的成就来看,这个目标看似奇怪。但那时候有很多Instagram的同类应用,它们也发展迅速,包括拥有强大团队的创业公司等,但这些今日都已不在。

最终,是FTC对我们可以做的事情做出判断。2012年,他们批准收购的时候,也完全了解这些背景情况。而如今,Instagram远比我们想象地更有价值。当然,开发这样的服务并不容易。没有凯文和麦克等出色的产品领导者的话,Instagram不会有今天的成就。但Instagram成就,也离不开Facebook的投入。

我知道就目前良好发展来看,回看过去的情形,回想我们当时收购时的境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们当时对未来的展望完全与现在的情况不一样,结果根本无法保证。我想说的是,对于那些对是否有足够竞争的担忧,今天这个领域依旧充满竞争。我们有不同的竞争对手,比如Snapchat。

在手机上,苹果和谷歌都在他们的操作系统里开发了相机和私人照片共享和照片管理。以上希望可以帮助你们了解,我们如何看待未来的监管审查。

接下来再说支付生态系统。我们围绕商业做了很多努力。我们有Facebook Marketplace。Instagram Shopping当然要早很多。但我们对Facebook Marketplace也很有乐观。尽管我们对时间线感到乐观,就目前而言,对下个季度不会有太大贡献。至于支付,我们有很多方式。我们确实在WhatsApp中测试支付功能。我们在印度已经开始进行测试。测试告诉我们,很多人都愿意使用这个产品。我们对未来在印度发布支付功能感到十分乐观。

我们对不同的现有金融基础设施上开发的支付系统也做了细分。不管是WhatsApp支付还是Instagram Shopping,或者是Libra这种的新技术基础设施等等,他们其实是不同的东西。如果Libra成功了,它可以实现某些特定的支付,不管是速度还是费用,都会有很大的改善。

所以,总的来说,我们对在这方面的工作感到乐观。我们也在不同领域开展工作,因为这是一个很大的空间。我们有不同的项目,尝试从不同角度推进。

墨菲特·内森逊公司分析师迈克尔·内森逊(Michael Nathanson):之前几个季度,我们问过您,新闻付费的问题,看上去您四叔已经与某些出版商达成了交易。所以,您现在可以谈谈这背后的原因吗?对新闻来说意味着什么?还有一个问题,请问魏纳。对于Facebook的内容审核工作,您会把它作为公司内部任务还是继续外包给第三方?

魏纳:我们不打算将其作为内部任务。我们有内部人员与第三方就内容审查进行合作。我们也有很多不同的合作伙伴。所以,我们不会改变这个模式。但我们会继续加大投资这方面的工作,与其他合作伙伴进行合作。

扎克伯格:关于新闻,我有两件事要说。首先,为高质量新闻打造专属产品空间;其次,与新闻出版商建立业务合作关系对长期发展有益。我会就这两方面逐一解释,为什么它们比较重要。

从产品开始,Facebook应用多年来一直是News Feed的代名词,很多人使用Facebook应用就是为了News Feed功能。我们的问题是,人们想做的事情很多,但这不代表每个人都是如此,我们也无法确定是否可以在应用内增加第二个有意义的标签,哪怕大多数人都用不着。但我们确实开始开发Marketplace等等,哪怕不是大多数人在用,上面的用户也有上千万,所以非常有价值。接着我们有了“在看”,它的发展趋势也与Marketplace类似。我们也推出了Facebook Dating。

所以未来,我们期待的是人们使用Facebook应用的方式,可以继续使用News Feed,与朋友家人分析,但大多数人可能会有其他一两个应用或次级标签,与Facebook上的更广泛群体进行互动沟通。这些都是因人而异的。而不是每个人都在使用News Feed,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选择。

即便如此,也不是每个人都会打开Facebook应用,因为他们想要高质量的新闻。我相信,大约有10%或20%左右的人,会有这样的需求。因此,我们打算与新闻出版商合作,我对未来也非常乐观。所以这些就是Facebook侧的产品战略。

接下来我们一直面临的挑战是,我们的社区告诉我们,他们想要更多来自朋友家人的内容,少一些其他的内容。少一些公共视频,少一些家人朋友以外的内容等等。所以我们在跟新闻出版商讨论的时候,我们希望有一种方式可以支持新闻内容的发布,当然他们也希望有更多的发布和更好的财务合作关系。过去,内容付费的意义并不大,因为很多用户表示他们并不大需要这类的内容。

但有了专属新闻标签后,我们终于有了一个空间,可以让这个业务模型长期可持续地与新闻出版商合作下去。我们可以付费购买他们的高质量新闻,这些新闻内容会出现在专属新闻标签内,提高产品质量。这会是一个长期的良性循环,可持续的业务模型,同时也可以支持新闻行业的发展。对此,我十分期待。(木尔)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