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49岁左晖,身家一夜大涨760亿

作者 | 谢文倩

报道 | 投资界PEdaily

创业18年,左晖带着贝壳登上了IPO敲钟舞台。

投资界消息,昨日晚间,贝壳找房成功在纽交所上市,成为中国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每股发行价为20美元,开盘价35美元,高开75%,首日收盘股价报37.44美元,涨幅87%,市值422亿美元(2930亿人民币)。

“产业互联网做深了本身就很难,我们能力也有限,所以花了18年才上市。”贝壳找房创始人兼董事长左晖在上市敲钟仪式感慨。就交易额和交易量来看,贝壳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居住服务平台,同时也是规模仅次于阿里巴巴的第二大商业平台。

一路走来,链家以及贝壳找房总融资额超过370亿人民币,背后投资方堪称史上最豪华阵容之一。

左晖创业18年

首日开盘大涨,市值达到2900亿元

从链家到贝壳找房,背后都离不开一个名字——左晖。

1992年,21岁的陕西人左晖从北京化工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开始了最初的北漂生活。刚毕业的左晖先后经历电话客服和市场销售两份职业,尽管兢兢业业地干满了三年,但仍旧没有任何起色。

这使他意识到一个问题,“一个人在自己并不擅长的专业里做事情,他永远不可能激发出最大的潜质。面对众多职业选择,弄清楚自己不适合做什么后就不要继续浪费时间。”

于是,左晖决定创业,与两个大学同学一拍即合,每人拿出5万块钱做起了财产保险代理的生意,并且迅速成功赚到了第一桶金。到2000年前后,随着国家取消福利分房实行市场化,市场对于房产交易信息的需求逐渐加大,左晖隐隐感觉到,做购房服务平台或许是个好机会。

说干就干。在2001年11月的某一天,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在甜水园开出了第一家店。3年之后,北漂了12年的左晖终于买下了自己在北京的第一套房子,而此时,链家的店面也发展到了30家。

2018年,链家升级为贝壳找房,主要业务为客户提供新房和二手房交易、房屋租赁、房屋装修、房产金融解决方案及其他服务。2019年,贝壳共完成超过220万单交易,总计产生人民币21280亿元的交易总额(GTV),成为中国最大的房地产交易和服务平台。

在左晖看来,贝壳找房是一个破局者。但在其他同行眼中,贝壳却是实打实的搅局者。2018年6月,贝壳找房刚刚成立两个月,58集团就曾发起真房源誓约大会,联合我爱我家、中原地产、21世纪不动产等,成立了著名的“反贝壳联盟”,而这次抗议的焦点就在于贝壳“又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行为。

但贝壳依然快速跑马圈地。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贝壳GTV(交易金额)为2128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84.5%。截至2020年6月30日,贝壳集团在中国103个经济活跃的城市拥有260多个房地产经纪品牌,4.2万多家以社区为中心的门店,以及45.6万个代理商。

随之而来的是年营收突发猛进。招股书显示,贝壳找房2018年、2019年、2020年一季度营收分别为286.46亿元、460亿元、71.2亿元。收入主要来自住房交易和服务的佣金,其中2019年二手房交易和新房交易收入分别为246亿元人民币和202亿元人民币。不过,贝壳尚未盈利,同期净亏损分别为4.27亿元、21.8亿元和12.31亿元。

创业20年,左晖终于敲响贝壳的上市钟声。昨晚,贝壳找房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中国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首日开盘,贝壳暴涨75.8%,截至收盘大涨87.2%,市值达到42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930亿。

这是自2018年3月爱奇艺IPO以来中国公司在美国最大规模的IPO。纽交所大中华区首席代表杨旭表示:“中国新经济IPO在美上市表现仍然非常强劲,尤其是在投资者基数与流动性方面都可圈可点。我们欢迎更多高质量、高增长和极具活力的中国公司来到纽交所上市”。

总融资额超370亿

集结中国顶级VC/PE,阵容豪华

一路走来,贝壳找房背后的融资历程十分精彩。

从链家到贝壳找房,总融资额已经超过370亿人民币。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链家启动A轮融资,获得鼎晖投资、复星锐正数亿元融资。2016年4月,链家宣布获得B轮融资,由华兴新经济基金领投,腾讯、百度、经纬中国等跟投,同年8月完成B+轮融资。

这个过程中,还曾出现过一堆投资方挤不进去的情况。2017年1月,孙宏斌曾无奈地表示,在投链家这件事情上谈了一年,“因为链家不是想投就投,是投不进去。”火热程度可见一斑。

华兴资本董事长、基金创始合伙人包凡回忆,“左晖和我第一次见面,是在顺义的一家咖啡馆里。左晖话不多,思维极其缜密,对于我抛出的每个问题都解答的特别到位,并且他那时已经把行业的未来想的非常透彻了,结合当时链家所展现出来的庞大实力,我基本确定链家就是我们在寻找的超级平台。”

2017年,贝壳找房完成C轮融资,领投方为高瓴资本,其中还出现了融创、万科、新希望集团等产业巨头的身影。

高瓴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表示:“这些年来,高瓴始终在寻找具有伟大格局观的坚定践行者。我们投资贝壳,正是看到贝壳坚守长期主义,始终在做‘难而正确的事’。我们相信,拥有伟大格局观的企业和企业家,不仅对变化有深刻的洞察,也会以推崇正和游戏,以创造价值为己任,就像贝壳正在实践的一样,通过科技去创新,将数字化能力与产业能力深度融合,以极强的平台进化能力来更好地满足消费者需求。”

紧接着,2018年4月,链家平台化发展的载体贝壳找房横空出世,面向所有行业从业者开放。左晖对此非常重视,不仅将公司股权、房产资源等资源转移给贝壳找房,还将原投资方在链家的股份通过协议平移到贝壳找房。

此后,贝壳找房迅速完成了两轮融资,集结了包括腾讯、红杉中国、软银、高瓴资本、源码资本、华兴资本、碧桂园创投在内的一大批实力强劲的投资方,其中在2019年11月完成D+轮融资,贝壳找房的估值已超过140亿美元。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刘星坦言,“在投资贝壳之前,我们看到链家作为一家行业领先的房产经纪企业大量应用了信息科技和系统来提高其内部运营的效率和效果,对此也非常欣赏。当我们看到贝壳的成立时,认为这是个更加优秀的模式,具有明显的平台特征,是建立在链家十几年厚积薄发的深度积累之上的升级。”

“贝壳的上市非常具有里程碑意义。”刘星说,贝壳是第一家做到了把依赖重度服务的复杂交易数字化重构了的公司,而且更厉害的是还成功实现了平台化。

左晖身家大涨760亿

一场价值观的胜利:做难而正确的事

随着贝壳成功上市,左晖身家水涨船高。从股权架构来看,IPO后,左晖个人持有贝壳找房26.2%的股份,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按照最新市值422亿美元计算,左晖持股对应身家110亿美元,折合约人民币767亿元。

“做难而正确的事”是左晖常说的一句话。房产中介行业历来是鱼龙混杂,因此“正确”就显得愈加“艰难”,但变革的推动也并非一朝一夕能够达成,左晖意识到:“正确”需要长期对行业基础设施进行改造,从而提升效率和消费者体验,再获得商业的长期回报。

上市当晚,贝壳找房CEO彭永东也发布了一封公开信,细数一路走来的变革:从“不吃差价”、到建设“楼盘字典”、到“真房源”、到推行“安心服务承诺”、到招募培训新一代经纪人、到平台化运营、到VR看房、到建立花桥学堂并培养中国第一代职业Broker等等。复盘20年发展历程,链家及贝壳找房展示了不同于其他从业者的一面。

贝壳的成功不仅仅是科技赋能的最佳实践,更是左晖常常说的‘做难而正确的事’的价值观的胜利,这种价值观的践行需要长期主义的信仰、执行的毅力和韧性”。刘星透露,红杉中国看好贝壳的发展前景,在公司上市之际以首次公开募股价格参与认购,追加了投资。

“做难而正确的事”,这一理念同样打动包凡,“重构行业规则非常困难,需要经历一段“无产出期“,甚至还要面对非常多外界的争议和质疑”。

源码资本从链家B轮就开始投资,在C轮、D轮等后续轮次持续加码。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坦言,贝壳的独特性在于,在左总的带领下,整个团队都坚定的选择长期利益,选择做难而正确的事,即使这个“正确”的决定带来的不是收益的增长而是下降。

当然,这种下降是阶段性的。此前,左晖在致股东的一封信中提及:过了这个阶段自然会进入长期增长的通道。

昨晚,贝壳上市仪式的主题是筚路蓝缕。左晖说,“我希望所有的贝壳人永远记住居住服务产业的艰难,永远记住我们是如何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情,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价值才走到今天。也请大家永远相信自己,虽然每个人都很渺小,但只要在一起,就能创造巨大价值,可动山林。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