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与三大唱片公司交叉持股 腾讯音乐版权争夺白热化

中国经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与三大唱片公司交叉持股 腾讯音乐版权争夺白热化

本报记者/李昆昆/李正豪/北京报道

6月12日,周杰伦新歌《Mojito》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腾讯音乐”,NYSE:TME)自家音乐流媒体播放平台——QQ音乐上首发上线。发布之前,已经有超过300万人在QQ音乐上预约这首新歌。不过,亦有很多人因为购买版权问题,放弃在QQ音乐上尝鲜这首新歌,而是用视频平台播放MV,并在朋友圈刷屏。

拿下周杰伦新歌的版权,只是腾讯音乐在扩大音乐版权之路上的一小步。但这样的小步,腾讯音乐已经走得太多了。比如,彭博社近日披露,腾讯音乐购买了华纳音乐800万股A类普通股,占华纳音乐A类普通股的10.4%,占华纳音乐总股本的1.6%,投资价值大约为2亿美元。

此前,腾讯音乐与世界三大唱片公司——索尼音乐、环球音乐、华纳音乐在股权投资、版权等方面的合作早已盘根错节,此次不过是进一步加深捆绑而已。尽管如此,《中国经营报》记者针对此次股权合作向腾讯音乐和华纳音乐求证时,双方也未给出实质性的答复。

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腾讯音乐“在想方设法占有和拉拢老牌的音乐资源”。摩根大通投资银行部副总经理赵栋则表示,腾讯音乐的做法“就是尽量在这个(音乐版权)市场和战争中占主导地位”。但业界担心,腾讯音乐会不会像去年那样再次遭遇“反垄断调查”。

入股意在版权

“QQ音乐上有好多歌手的首发歌,要充值成为会员才能听,但感觉没有网易云音乐那么多样性。”一位用户王森(化名)告诉记者,相比QQ音乐,网易云音乐有些歌要充值成为会员,但大部分不需要。

不只是周杰伦,实际上很多明星如蔡徐坤、张艺兴、李宇春、R1SE等人都在QQ音乐发行数字专辑,而且成绩斐然。

至于近期腾讯音乐被曝入股华纳音乐一事,在摩根大通投资银行部副总经理赵栋看来,腾讯音乐意在扩大音乐版权优势。

赵栋告诉记者,“想在新文创领域立足,版权是基础,但版权费用高昂,让许多音乐平台望而却步,然而腾讯音乐舍得花钱,这样做的意义就是要尽量在这个市场和战争中占主导地位。”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去年腾讯音乐曾经因为独家版权问题被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开展过大约8个月的“反垄断调查”。调查内容包括对环球音乐集团、索尼音乐娱乐和华纳音乐集团等全球最大唱片公司进行问询,了解是否和腾讯音乐签署了涉嫌排除、限制竞争的独家授权协议。

当时,也就是在去年6月之前,S.H.E的歌曲仅仅在网易云音乐独家播放,不过这些歌曲的版权在6月之后又回到腾讯音乐手中。类似这样的事情,引发了市场质疑和“反垄断调查”。

数据显示,2019年腾讯音乐在内容成本上的支出超过480亿元,这些资金中的绝大多数都被用于版权采购。

艾媒咨询CEO张毅告诉记者,入股华纳可以从专业度和音乐版权布局方面考虑,“坦率地讲,华纳在这方面的布局沉淀非常深,过去很多年里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版权资源、产业链资源,对腾讯音乐来说这些都是非常关键的环节。其实全世界包括中国的在线音乐企业,都在想方设法占有和拉拢老牌的音乐资源。”

赵栋说,华纳音乐集团旗下拥有大部分受到年轻人追捧的欧美歌手资源,例如Ed Sheeran、Cardi B等顶级歌星,哪家音乐公司拥有这些歌星最多的版权,就会赢得大部分年轻用户的市场机遇。

不过,在版权合作上,腾讯音乐只是华纳音乐的合作伙伴之一。今年5月12日,网易云音乐已宣布与华纳版权达成了战略合作。

版权争夺战

记者了解到,网易云音乐与华纳音乐的版权合作,涉及在曲库内容、在线K歌、音乐IP开发等音乐产业上下游领域的合作。

其中,网易云音乐将获得华纳130万首音乐词曲版权,覆盖李宗盛、蔡健雅、罗大佑等众多华语歌手及Katy Perry等国外音乐人的词曲版权。

王森向记者谈起使用网易云音乐的体验时称,“喜欢网易云音乐是因为好多歌单很不错,而且下面评论也很好,经常有很多走心的文字,还有很多小众的音乐。”

根据相关报告,网易云音乐在2019年底已经有超过8亿用户,2018年成功收到投资12亿元。而2019年最后三个月的统计数据显示,QQ音乐每年用户增长率在47.8%,用户达到三千多万,将近四千万。

关于QQ音乐、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等流媒体播放平台各自的优势,摩根大通行研人员许江珊称,“QQ音乐与虾米音乐达成版权转授合作,互相交换了经典与年轻化的音乐。网易云音乐目前最大的困难是拥有较少的音乐版权,购入音乐版权需要花费一大笔资金。腾讯作为世界五百强的企业,子集团腾讯音乐旗下的QQ音乐的背后有着强大的后盾,在购入音乐版权方面压力较小。”

谈及三家平台的特点,上述人士表示,QQ音乐拥有强大版权资源,但搜索结果呈现方面有待优化,很多歌曲音质(320k)要冲绿钻才能享受到。相比之下,网易云音乐的音质高,不断加深用户了解,提供个性化服务,但版权不足。虾米音乐客户端有真正的高品质保证,每首音质都经过软件频谱分析和编辑人工监听审核,但用户基数没有QQ音乐多。

张毅也认为,腾讯音乐和网易音乐相比各有千秋,“腾讯音乐总体来说版权资源比较多,网易云音乐版权相对弱一些,但是网易云音乐在精耕细作用户体验方面做得非常出色。在商业模式和社交收入方面,网易云音乐还没有见顶。所以对于二者而言,竞争是有的,但也是各有特点。”

对腾讯音乐而来,版权合作伙伴不仅仅只有华纳音乐,2014年就已与索尼音乐展开合作,2018年上市之前,腾讯音乐还接受了索尼音乐和华纳音乐现金代价大约2亿美元的入股。今年3月,由腾讯牵头的财团又完成了对环球音乐集团10%股权的收购,目前环球音乐是全球最大的唱片公司,拥有Taylor Swift、Beatles和Lady Gaga等大批歌手的版权。也就是说,全球三大唱片公司与腾讯音乐都已经建立了音乐版权上的合作。

音乐行业从业者王鹤楼(化名)告诉本报记者,各家音乐平台争夺的“独家版权”实际上是搭建平台自己的“护城河”,是一种纯粹的市场行为,也“无可厚非”。但也有一家音乐平台内部人士认为,如果市场格局最终只剩下一家独大,这一家可能会随意定价,扰乱整个市场的秩序。

未来挑战

今年5月,腾讯音乐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在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三个月中,腾讯音乐总营收63.1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57.4亿元增长10.0%,但相比2019年第四季度的营收72.9亿元下降13%,并且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的9.87亿元相比下降了10%。财报公布以后,腾讯音乐的股价曾应声下跌5.26%。

腾讯音乐表示,营收环比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导致毛利润下降。但除了疫情的影响,腾讯音乐传统业务营收增长陷入瓶颈亦是当下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记者梳理发现,腾讯音乐2016~2019年在线音乐服务营业额占比分别是49.2%、28.7%、29.2%、28.1%,呈逐年下降趋势。社会娱乐服务及其他(销售虚拟直播礼物、会员、音乐相关产品,直播服务等)业务占比50.8%、71.3%、70.8%、71.9%,不断上涨,成为腾讯音乐的主要盈利来源。

社交娱乐收入主要来自直播,而腾讯音乐这块的收入主要由酷狗直播和酷我直播贡献。但今年第一季度,其来自于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业务的营收为42.7亿元,与上年同期的41.3亿元相比增长3.3%,增长趋势已放缓。

张毅认为,过去几年腾讯音乐财报数据增长幅度非常快,主要业务是在直播亦即社交服务方面,很容易产生一定的周期性或者波峰波谷,所以会出现一定的下滑。另外,在线直播是游戏娱乐属性,受众用户被短视频平台分流也是一个因素。

资料显示,抖音和B站的直播流量今年第一季度增长迅速,快手的直播流量占比也在50%,这些在客观上都会对在线音乐平台的用户增长空间、特别是直播业务产生挤压。

腾讯音乐想要营收增长,必须要开拓新的业务。腾讯音乐首席财务官胡敏表示,“未来,我们将继续对更广阔的音乐产业的未来感到乐观,并对我们正在构建的整体生态系统和产品线充满信心。我们将继续专注于增强、扩展产品和服务产品,包括长格式音频,同时保持核心内容投资。”

今年3月份,腾讯音乐与阅文集团达成战略合作,以加强有声读物的内容供应。4月底,腾讯音乐宣布正式进军长音频领域,并以酷我音乐旗下“酷我畅听”为先锋者打造长音频新品牌。腾讯音乐CEO彭迦信表示,“长音频将是未来腾讯音乐持续发力的战略领域。”

作为新的发力点,“酷我畅听”如何在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等音频平台中突围,实现盈利的可持续性,则是腾讯音乐面临的下一个挑战。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