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互联网

年纪大了,火气小了,周鸿祎变了

中国企业家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周鸿祎变了吗?公司内部,周鸿祎对于工作方面的要求虽然一贯严格,但和大家沟通时不再拍桌子,瞪眼睛;对外,他坦言自己要重新思考做企业的九个字——“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他甚至开玩笑说道:“年纪大了,火气小了。”

记者 刘哲铭

站在台上,周鸿祎忽然停住了演讲,甩了甩发麻的手臂。

这一刻,台下的媒体都投去好奇的目光,因为周鸿祎平时演讲语速和思路很快,很少出现“卡壳”的情况。这场关于360政企安全新战略的发布会,他举着话筒在台上已经讲了一个多小时。

最近一段时间,外界对周鸿祎和360做政企安全业务的议论实在是太多,从齐向东和周鸿祎分道扬镳分拆奇安信,到360只能做to C业务的“基因论”,再到前不久两场几乎同时间举办的安全大会(分别由360与奇安信举办),同行在关注,合作伙伴在关注,政企安全市场的客户们也在关注。

周鸿祎演讲意外的暂停时,台下的媒体也开始交流:“周鸿祎和齐向东还挺有意思,360的安全大会请了一帮国外的安全专家,紧接着的奇安信安全大会,呼呼啦啦请了十个院士,打擂台的味道很明显啊。”

一位参与了两场网络安全会议的媒体人用“你追我赶”来形容这两家公司之间的“火药味”。今年4月,360发布公告称,将清仓所持有的北京奇安信科技全部股权,收回予其的360品牌授权,并宣布未来重点进入政企安全领域。

兄弟阋墙、权力斗争向来是旁观者最喜欢的情节,一时间,360两位创始人“分家”的说法吸引众多关注。

对于行业内和市场上的一些传闻,周鸿祎选择了“正面刚”。

周鸿祎明确否认了“分家”:“从一开始,360就是投资和扶持老齐(齐向东)的公司,现在他们有上市的计划,如果继续用360品牌不符合上市要求,那我们尊重老齐的想法,所以把股份转让出去,业务也拆分出去,一切都是按照契约来的,360也不是我和老齐的,哪来的分家呢?”

拆分奇安信之后,360宣布进军政企安全市场,是不是意味着昔日的兄弟成为对手?对此,周鸿祎表示,360做政企安全业务,只聚焦于一件事——做网络安全大脑,也就是网络空间的“雷达”和“预警机”,这是其他安全公司做不了的事情,这样360不会和安全行业的同行直接竞争,反而会有更多的合作空间。这样的发展路径,与360当年用免费安全颠覆行业的做法完全是两条路。

在8月底举行的第七届互联网安全大会上,周鸿祎并没有火力全开,按照他的想法,互联网安全大会是属于行业的会议,过多的说360自家事并不合适,因此他决定在大会结束不久,再专门召开一场媒体沟通会,一方面是回应之前的各种传闻和质疑,更重要的是告诉外界,360打算如何做政企安全业务。

2019年,近些年很少发声的“红衣大炮“重新变得活跃,这一次他同样高调,却变得耐心、谦虚。

周鸿祎变了吗?

公司内部,360的员工也明显感受到了周鸿祎的变化,他对于工作方面的要求虽然一贯严格,但和大家沟通时不再拍桌子,瞪眼睛,脾气似乎小了很多;对外,周鸿祎坦言自己要重新思考做企业的九个字——“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

周鸿祎开玩笑说道:“年纪大了,火气小了。”是啊,出生于1970年的周鸿祎,就快50岁了,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不过,他有了新的目标和战场——政企安全,对此周鸿祎倍感兴奋。

无论如何,这一年于周鸿祎而言,生动而不平常。

每天都很困难,每天又不困难

与前几年相比,周鸿祎的工作节奏似乎更快了。前一天,他还在天津签署网信产业项目协议,第二天或许就到了重庆,途中还会抽空踏入北京办公室里挤出时间听听360的“白帽子”军团们又挖出了什么新漏洞,顺便布置新工作。

看起来,重返政企安全市场的360顺风顺水,一切都在周鸿祎的预设轨道里前行。和大多遇到挑战的互联网老炮不同,周鸿祎似乎也没有经过所谓的“调整期”。十多年前,金山软件在香港IPO后,周鸿祎的老乡雷军做得最多的事就是每天背包去徒步。雷军坦言,那段时间他迷失了,每天早上起床不知道要干吗。

“我是一个很感性的人,大家都觉得我很强势。但其实我会遇到很多困难时刻,我都觉得很难过。”强势、好斗,长期以来贴在周鸿祎身上的标签让外界不相信他会“铁汉柔情”。心烦意乱时,周鸿祎喜欢摆弄他的音响,坐在沙发听音乐,他最喜欢交响乐,最喜欢的音乐家是马友友,与他硬汉形象反差不小。

今年,让周鸿祎烦心的事并不少。

周鸿祎公布360将重返政企安全市场时,外界提出了一系列质疑:360原来没有说做to B,为什么现在要做to B呢?to B和to C能一样吗?to C做得再好,能做to B吗?不足一月,4月26日,公司董事及副总经理石晓虹一纸书面辞职报告,又让人产生了好奇心:为何周鸿祎身边的高管悉数离开?提出大安全战略后,关于360政企安全业务的讨论又日益增多。

对于高管的更替,周鸿祎的看法甚至有些“佛系”:老一批的360高管因为年龄、家庭、身体的问题,很多人确实干不动了,他们为360做了很大贡献,360也给了他们很大的回报,他们既然想退休,为什么要把人强留下呢?

对于多年的创业伙伴齐向东,周鸿祎坦言,两人仍然会“经常交流”,“怎么在一些人眼里,我俩就翻脸成仇了呢?”业务上,虽然有“非我莫属、舍我其谁”的决心,周鸿祎也会受到些许影响:“碰上外界质疑的声音,你也会去想他们的质疑有道理吗?”

让周鸿祎真正犯难的是,如何找到属于360的战略和战术。

“有不少公司都做了很多年的安全产品,产品线也很全,和其他安全公司一比较,360凭什么保证,同样的产品就一定做得比其他人更好呢?”周鸿祎经常陷入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从产品来看,绿盟有漏扫、IPS/IDS、防火墙、WAF等知名硬件盒子产品,启明星辰有SOC、安全审计、配置核查等软件产品。

“所谓战略,就是做什么不做什么。”周鸿祎对《中国企业家》说这话时轻描淡写,仿佛一切问题的解决都是水到渠成,“那360要做政企安全,就只做自己擅长的事情,做别人做不了的事情。找到方法之后回头再一看又会觉得没那么难。”

在外人看来,360最终定下的战略有些过于简单,像极了一拍脑门写下的方向:360不是一家卖货的公司,而是一家给党政军企提供高端网络安全服务的公司。但在周鸿祎位于360大厦15层的办公室里,每天半夜十二点准时响起的音乐声,或许窥见过不为人知、五味杂陈的怀疑、否定和求索。

从C到B的产品经理

骨子里,周鸿祎喜欢做产品,中国互联网圈提到周鸿祎,最为人所知的标签之一就是“中国最好的产品经理之一”。和周鸿祎一起工作过的360产品经理也会说,周鸿祎先是个产品经理,然后才是个企业家。

或许是对产品敏锐的嗅觉,周鸿祎对于B端也有些出人意料的见解:“特别是对政企用户来说,如何把你的技术能力变成一种产品,去满足客户的需求很重要。to B产品的规划也很重要,一个好的产品白皮书和一个差的产品白皮书,可能前者能拿到上亿的单子,后者拿不下来单子。”

除此以外,周鸿祎发现以往360投资的安全公司在政企市场挣到了钱,但陷入了极为同质化的竞争。有人评价说,现在安全厂商最擅长的无非两项:市场销售和功能抄袭。中国计算机协会计算机安全专业委员会主任严明也表示:“在政企应用当中,重应用、轻安全,重硬件、轻软件,重建设、轻运维,重合规、轻保障等问题仍然在纠正之中。”

“(市面上)产品越来越像,我就觉得不太对。如果360做政企安全,一定要独特。”最终周鸿祎确定360要做好网络安全大脑,做好APT(高级可持续威胁攻击)发现。这不禁让人想起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眼光独到的周鸿祎。

2012年,手机市场混战初期,360高调宣布做智能手机;2013年,周鸿祎又开始以“儿童手环”涉足智能硬件;2015年,360开始做直播,孵化花椒直播。无论是to B还是to C,周鸿祎总能找到那个“破局点”。不过,这也同样让人担心,360会不会还会遇到做C端产品时的困境: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毕竟,在如今的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的统计表中,早已不见360的踪迹,而2016年9月上线的抖音目前已经收割了大批直播用户。

除了安全,周鸿祎的想法似乎没有一个落地开花。

有媒体这样描绘过周鸿祎:在不认可的人眼里,周鸿祎没有耐心,做事情没有长期目标,很多新业务只给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做出成绩,手机、花椒都是如此。这对职业经理人压力很大,只关注短期业绩,要销量或者要利润。

周鸿祎则不认可这样的说法:“所有的企业家在做事的过程中都在试错,没有谁能看准一件事,一做就必成。如果都成功就不叫创新。创新里面成功是偶然,失败是必然。只是说很多企业家做了很多失败的事情没告诉你。”

“周鸿祎的确喜欢产品。”一位接近周鸿祎的人士向《中国企业家》表示,“他对360有能力对抗国外的攻击也很骄傲。”

周鸿祎曾直言不讳:“过去十年,360独立发现了40个对我们国家进行网络攻击的APT组织,它不是一个创新的想法,而是一条被验证的路,这条路成功的同时一定有很多被验证不成功的路。今天找到了方向,这是很难得的事情,就应该加大投入的力度,更加坚定的走下去。”

每每谈起这些成绩,周鸿祎都显得信心十足,似乎他已经适应了不太一样的市场环境。不过,他偶尔也会在朋友圈吐槽,觉得有时候和人打交道确实太累心太操心太费心。

修正文化干战略

前两年,在思考360未来发展战略的那段时间里,周鸿祎经常思考一个夜不能寐的问题:如果有人来问,周鸿祎你天天吹牛,说360是中国网络安全第一,但你做了些什么?

周鸿祎回答不上来,他只知道“360从一开始有一个使命:要创造安全,这个世界因为安全才能变得更美好”。直至今年,360高调宣布“重回政企安全”才正式向外传达了方向。9月,周鸿祎在台上发布了“战略3.0”,定位、优势等关键因素进一步明确。

随着公司战略升级,周鸿祎也变了:他开始强调“协作”,有意识地修正企业文化。“我原来做产品、做技术出身,原来的文化更多的偏向如何做事,比如说创新、用户至上等等,但是现在公司规模大了之后,我们感觉在文化上要弥补另外的方向,就是协作。”今年9月10日,阿里巴巴在成立20周年之际,正式公布“新六脉神剑”。周鸿祎研究后发现,阿里在协作上强调了许多。

周鸿祎关于企业文化和团队建设的思考,在今年拆分奇安信之后就对外界表露过,“我对二号位的标准比较高,我对自己狠,对二号位的要求也很高,所以一直在寻找,但不容易”。他希望能找到一个多面手帮助他将战略进行分解。

9月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周鸿祎对中意的人才多了一项要求:找到一些能干的人,无论是产品还是销售上能干的人也不难,最难的是当很多人在一起团结协作的时候,大家如何合作。在他眼中,今天政企安全已经不是个人英雄主义,而是进入了“打群架”的阶段。今年下半年,周鸿祎更直言自己要补课,柳传志所说的做企业“定战略、搭班子、带队伍”的九个字更是被他反复斟酌。

可见,360对待政企市场的决心非同一般。而周鸿祎觉得,这件事根本不存在决心大小的问题,因为360已经做了十年,说什么都比不上做十年。多年来,360趟过沼泽、泥潭、陷阱后终于找到了一条希望之路。

为了这条路,50岁的“红衣教主”选择重新披上战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