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互联网

拍照打卡、走马观花:网红书店能否拯救“不看书”

中国企业家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杨倩编辑|石姿摄影|史小兵 杨倩

“你有多久没读书了?有多久没买书了?有多久没逛过书店了?” 面对灵魂三连暴击,别担心,网红书店一直在尝试解救你,同时也在不断自救。 随着传统出版业的衰落,实体书店运营举步维艰,书店已经开始纷纷转型,演变为生活方式综合体,想方设法吸引大众的目光和脚步。虽然很多书店再次人流如织,但尴尬的现实是,它们更多是变成拍照打卡、走马观花的背景墙。 今天,中企姐和您一起走近一些知名网红书店,看看它们到底为什么红,以及经营状况究竟如何。 

文化地标&打卡圣地

PageOne北京坊店——一眼看到紫禁城

2017年11月,前门的PageOne北京坊店开业。二层落地大窗正对着正阳门南面,一眼能够看到紫禁城的书店,皇城根脚下只此一家,想不红都难。 这家店共有三层楼,总面积2500平方米,主打艺术设计类及英文原版书籍,贯穿三层的书墙令人神往。一楼24小时不打烊,三楼设有咖啡馆,还有黑胶唱片售卖。书籍、咖啡、音乐、建筑相交融,这里更像是一个艺术空间。

虽然每日客流过万,但PageOne北京坊店以游客为主,与艺术书籍受众重合度并不高。除了书籍定价较高,文创区超出普通大众消费能力的产品也令人望而却步。一个PU制旅行袋价格上千元,一张卡片大小的创意纸工艺品定价超过100元。

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8月,PageOne书店被新经典全资收购。然而,不到两年,也就是今年上半年,新经典表示“实体书店业务前期投入大、运营成本高、资金回收期长”,并剥离了PageOne 85%的股权。 据新经典披露,PageOne的2018年度营业收入287.7万元,净利润84.72万元;2019年一季度营业收入50.91万元,净利润-46.70万元。可见PageOne的重资产经营模式仍然不断接受着现实的考验。

三联韬奋书店——24小时不打烊

三联韬奋书店去年4月在三里屯开张了不打烊书店,成为北京夜不眠的精神地标。 这家书店内部设有咖啡馆、环形走廊和书墙,同样营造了丰富的空间体验。书店的设计风格灵感源自北宋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将阅读体验喻为书山行旅。这里成为了书虫的天堂,旋梯一侧坐满了读者。咖啡馆人满为患。许多书籍甚至被翻到页边发黑、破损的程度。 

中企姐目测,在三里屯巨大人流的虹吸效应下,书籍和咖啡售卖状况比同类书店更显“殷实”。据界面报道,三联书店三里屯店的进账流水大概是工作日2万元,节假日5万元,日均3万元。 而它的孪生兄弟——上海三联书店朝阳大悦城店,虽然装潢大气,空间巨大,却因为高居9层,需要搭乘电梯才能到达,相对冷清。对书店来说,选址的确是一门学问。

模范书局·诗空间——教堂里的咖啡馆

今年4月23日,“模范书局·诗空间”正式运营。这座由教堂改造而来的书店,在北京乃至全国都是独一无二的。 其原址为中华圣公会教堂,拥有112年历史,中西合璧令人称奇:既有十字形空间、哥特花窗,也有八角凉亭式天窗和钟楼。一进入室内,游客就会被高耸的穹顶和硕大的欧式吊灯震撼。 

凭借独特建筑风格,这家书店很快蹿红,慕名前来打卡的游客很多,也带动了咖啡及文创消费。不过,这家书店为了配合教堂的挑高和采光,书架布置在两侧,藏书量并不算多,仅供站着阅读。如果想要舒适地阅读,还是要进入咖啡区消费,手冲咖啡40多元一杯,一壶茶100元左右。如此一来,倒不如说这家店更像是一个拥有巨量藏书空间的咖啡馆。 

这个“咖啡馆”的吧台区一次最多接待8人,有限的翻台率,能否支撑高昂的成本和运营呢?

言又几书店——湖光山色好读书

言几又诞生六年来,在资本的助推下,扩张速度有目共睹,已在北京、上海、杭州、成都等地开拓了40多家门店。今年底将布局70+家门店,成为中国书店业的黑马。 2018年8月3日,言几又·昆明公园1903概念店开门迎客,总建筑面积达2500余平米,馆藏书籍达4万5千册,可以说是言几又家族中最大气的一家门店。集创意书店、咖啡、文创产品、主题餐厅、艺术画廊、创意孵化等于一体。 设计师青山周平以巨幅玻璃框架勾勒出了绝美的“云湖书室”,正符合言几又品牌创始人但捷的理念:“书店不仅仅是卖书的场所,更是生活方式。” 

经营模式上,言几又在线上线下融合上下了一番功夫。今年4月,言几又联手知乎共同推出“言盐会员体系”,推出言盐问答空间、言盐课堂、言选会员。通过问答空间的沉浸式互动,给读者进行个性化书籍推荐,成为一个阅读新物种。

言几又的会员模式能否跑通?仍然值得拭目以待。 

公益书店

接下来这两家公益性图书馆,远离市井,与自然融合,成为文艺青年心目中的诗和远方所在。 

最孤独的图书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这座图书馆位于河北省秦皇岛北戴河海边。之所以说它孤独,是因为孤零零地矗立在海边。它的真名,是三联书店海边公益图书馆,面积有450平方米,藏书不过万余册。实行预约制,每日限定200人。想要到达,没有车道和捷径,光着脚踏着沙,一步一脚印,走上几百米才能抵达。 📗 篱苑书屋——鸟巢中的行为艺术

篱苑书屋是最早的网红图书馆之一,它建成于2011年,占地170多平米,是怀柔交界河村的公益书屋。钢化玻璃被柴禾秆紧密包裹,犹如一个巨型鸟巢。 也许是没有经营压力的原因,很多公益书店书籍的维护和选品沦为鸡肋。此前,篱苑书屋就爆出盗版书的管理漏洞,甚至被责令停业整改。毕竟,大家来这里多数只是拍照和猎奇,从都市的钢筋水泥中让自己解脱片刻,读书反倒位居其次了。

明星IP下的网红书店

当明星IP与书店结合,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高晓松的晓岛、刘若英老公开的春風習習,成为了吸引读者的线下流量门户。

晓岛——文艺青年根据地

高晓松给文艺青年建了一座“晓岛”,形式到内容都很特别。这家私人图书馆位于朝阳大悦城九层,岛内全都是高晓松私藏的书籍、唱片、电影,慷慨与读者分享。这是继杂书馆和晓书馆之后,高晓松成功运作的又一公益图书馆。 “晓岛”二字由中国台湾著名作家、学者张大春亲笔题写。环形空间通过玻璃廊道分隔为上下两层,350平方米的巨大场域中,摆满了14000多本书籍,囊括历史、艺术、哲学等。价值不菲的故宫《石渠宝笈》画册(仿制品?),竟然一进门就能看到!二层还陈列着100多张经典黑胶唱片,都是高晓松亲自从美国背回来的。 

随意变换形状的卵石沙发,可坐可卧。没有书架的整面墙壁是一片银幕,可用于文艺电影的放映和分享交流活动。 正因为“矮大紧”老师人气之高,这座图书馆需要提前一周预约,每天零点放票,一天只开放给200人。中企姐天天盯着手机,等了半个月才约上。 

晓岛的书籍完全免费开放,由朝阳大悦城与高晓松共建运营。这种免费模式能否持久呢?虽然看似逆流而上,实则对商场引流、品牌宣传、撬动消费有巨大助益。从长远来看,仍有巨大的价值。

春風習習——闹中取静的诗意空间

距离喧嚣的前门商业街不远,隐藏了一家安静的杂志图书馆,名叫“春風習習”,主人是刘若英的富商老公钟小江。“春風習習”开业后,刘若英也曾亲自转发微博打call,吸引了很多年轻人前来此地打卡。 这里地处前门三里河公园,曲径通幽,大隐于市。图书馆由胡同老房改造而来,店面80多平米,保留了原木房顶结构,风格简约。 原木书架上有400多种国内外杂志,内容涵盖时尚、设计、建筑、音乐、摄影等,以英文、日文、法文为主,特别是日文时尚杂志更新很快。许多绝版刊物在此可以找到。 春風習習实行会员制,与常规的“会员卡”用于消费打折不同,它家其实是“入场门票”,会费全年399元,也可购买单日入场体验券。一位从事设计行业的常客表示,这里的杂志很不错,但缺点就是座位仅有20多个,一到周末便爆满。 尚不清楚春風習習是否盈亏平衡,但“小而美”和会员入场制的经营策略的确另辟蹊径。据店员介绍,南锣鼓巷又新开了一家分店,正在装修中。

生活美学空间

茑屋书店——生活提案肇始者

日本茑屋书店2020年即将在杭州天目里开启中国大陆首店,预计将成为新的网红根据地。 茑屋书店诞生于20世纪70年代的日本,如今已成为日本最大的连锁书店。增田宗昭认为,虽然冠名以“书店”,但茑屋书店绝不是书的大卖场,而是以书籍和杂志为入口,进行生活提案的场所,倾力造就一个可以享受“时间”的体验空间。 不难解释茑屋书店为何最终落户杭州,因为天目里项目坐落于杭州市西湖区,紧邻西溪湿地国家公园,人文、自然景观方面都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有趣的是,在经营位于东京代官山的书店时,增田宗昭还买下整栋大楼及周边的两栋大楼,租给商户,打造成一个生活中心。事实上,书店的营业额之外,来自商户的房租才是增田宗昭真正的成功之道。📘 诚品书店——更像一个Shopping mall

诚品书店也深谙“生活提案”这一法则。诚品书店创办30年之久,起初以艺术人文书籍为主,之后转型为综合性书店,涵盖百货零售业、文化艺术、旅馆与不动产经营等,并将logo悄悄从“诚品书店”升级为“诚品生活”。变身后的诚品书店,书店部分营收只占30%,成立15年之后才盈利。 诚品书店现在已经在大陆的苏州、深圳开了两家店。

2015年11月29日,诚品生活在中国大陆首家旗舰店在苏州开业,建筑面积逾13万平方米,是一栋集餐饮、娱乐、文创、休闲、购物、亲子于一体的综合商业体。这里经常举办各种展览、讲座,人气爆棚。在此之前,诚品书店还大手笔投资了金鸡湖畔的住宅“诚品居所”。 2018年12月15日,诚品生活深圳店开幕,共6层楼,庞大得像一艘“文艺航母”,每层楼都有自己的主题,还入驻了轻奢品牌、美食餐饮、家居服饰、展览活动等。📘 方所书店——多元化经营在广州三联、北京光合作用等实体书店的倒闭潮中,方所书店逆流而上,于2011年11月25日开张,选址广州太古汇,在高档商场中开出了一家1800方米的书店。目前,方所已经入驻了广州、成都、重庆、青岛四个城市,都是超大型店面。 方所书店典出南朝梁代文学家萧统“定是常住,便成方所”,也是涵盖书籍、美学生活品、植物、服饰、展览空间、文化讲座与咖啡的生活空间。 方所书店的创始人之一是廖美立和毛继鸿。廖美立曾创办了诚品书店,毛继鸿则是设计师兼服饰品牌“例外”创始人。每个周末,方所会邀请各个领域的KOL来演讲,与读者探讨关于小说、诗歌、戏剧、音乐、设计的种种可能。廖美立希望“能把二三十岁的、喜欢阅读、关注设计创意产业的都市年轻人都吸引来”。

学术style屹立不倒

保持着高品位的民营学术书店,仍然是书店界的一股清流。它们维持着书店纯粹的内核,但在电商冲击、电子化阅读、房租上涨、读者流失的冲击下,生存压力日益加大。 📓 单向街——思想激荡空间

单向街是北京标志性的独立书店之一,以免费而高质量的文化沙龙闻名。 蓝色港湾的单向街,曾经是思想沙龙激荡的空间。莫言、陈丹青、白先勇、严歌苓、贾樟柯……等文化名人都在此留下印记。但2012年7月,因房租太贵,蓝色港湾店不得不关门,书店搬家至朝阳大悦城。此后开设了另外两家分店:花家地店和爱琴海店,开始尝试将更多的商业元素融入经营模式,图书区、文创区、咖啡区并存。

单向空间还获得了挚信资本投资,依托实体书店,开拓了“微在”新媒体、单系列产品(《单读》杂志、单谈、单选、单厨)、Youngthinkers三条文化产品线……不过,一度红火的“微在”项目目前已关闭。

万圣书园——学术书店鼻祖

位于北大、清华之间的万圣书园,由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刘苏里创办,至今已有26年历史。这是一家真正给读书人开的书店,有许多专业学术书籍,而不是迎合大众的畅销书。 早年鼎盛时期,风入松、国林风等一大批民营人文书店兴起,“最起码有五六十家”,但能开到今天的已寥寥无几。在经营压力之下,万圣书园也开了一家咖啡馆,名为“醒客”。据业内人士透露,万圣书园一直凭借醒客咖啡来贴补经营,毕竟人文书店靠卖书都是亏本的。 

豆瓣书店——最原始的学术书店 

北大清华之间的学术书店,除了万圣书园,比较著名的就是斜对面的豆瓣书店了。店如其名,68平方米,几乎被书架占满。两个书架之间,只能容一人经过。在选品上,主打出版社库存书和二手书,有很多别家买不到的书,并且都是六折起。在架图书大概有2万册,每周都会有新书加入。 

没有会员制、咖啡厅、淘宝网店,没有网红书店的一切特质,豆瓣书店老板卿松自嘲,“我们是一家最原始的书店。”而读者不断流失、房租上涨、电商和同行竞争激烈,让豆瓣书店生存益发艰难。 📓 南京先锋书店——大地上的异乡者

先锋书店创办于1996年,已经成为南京的一张文化名片。 南京先锋书店总店为五台山店,特色在于是由防空洞改造而来,空间巨大。墙上挂着的“大地上的异乡者”字幅也成为它的标志之一。室内巨大的十字架充满了宗教情结、人文情怀。除了请作家签名售书,还会举办一些文化讲座、展览,乃至邀请乐队前来表演。不过,许多慕名前来的消费者却发现其服务有待提高,来自大众点评的留言称,书籍分类不够明晰,员工冷漠,咖啡品质一般。 

书香永续

固然,在商业潮流更迭中,许多实体书店的消失令人扼腕,比如三联韬奋书店在北京的美术馆店闭店歇业,重新开业似乎遥遥无期,曾经的文化地标成为了没有灵魂的钢筋水泥混合体。但美好的生活一定是伴随着书香的,城市也会在匆忙中找寻一座诗意、浪潮中的灯塔。

所幸,越来越多的城市意识到了书远并非是一门可有可无的“生意”,而是供养城市生长灵魂的土壤,正在以及将给予更多的支持。

网红书店或许有暂停键,但对知识的渴望会在都市里永存。一定会有源源不断的爱书之人竭尽所能重筑诗意的港湾,让书香永存。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