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互联网

周杰伦上新网络崩溃 平台赚了吆喝难赚钱

第一财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在全世界范围内,除了腾讯音乐外,没有一个主流音乐流媒体平台实现盈利。何况,“不是谁都是周杰伦”

何天骄

时隔1年又4个月,歌坛“小天王”周杰伦再次推出了新歌《说好不哭》,刷屏大量网友朋友圈的同时,一场无硝烟的商业暗战也已经打响。

9月16日23点,周杰伦新歌发布,无论从销量、影响力等多个角度来看,都显示了这位红了近20年的歌手仍可呼风唤雨,也凸显了头部艺人对在线娱乐内容平台的重要性。

16日美股开盘,中概股普遍表现低迷。腾讯音乐(TME.NYSE)盘初一度跳水1.5%,新歌发布后股价逆市收盘,从下跌1.5%到上涨1.24%,周董的这首新歌为腾讯音乐带来了6亿美元的市值。

很显然,周杰伦新歌刷屏背后,在业内外看来,代理该音乐发行的平台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下称“腾讯音乐”)似乎成了最大赢家,而去年失去周杰伦音乐版权的另一大在线音乐平台网易云音乐恐怕已经“哭晕”。

“因为周杰伦发新专辑,所有音乐App都崩了,QQ音乐、咪咕音乐、酷狗音乐……唯有网易云音乐没有周杰伦版权,逃过此劫。”有网友如此评论。

“对周杰伦个人而言,只是再次证明了影响力。而对腾讯音乐而言,还处在赚了人气难赚钱阶段;而且这些流量就让QQ音乐的搜索功能几乎瘫痪,平台后台技术有待完善。”一位资深音乐人向第一财经表示。

“至于网易云音乐,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内容不断细分化、个性化的趋势下,周杰伦这种能够一网打尽多个年龄层大批量粉丝的歌手已经很难再打造,网易云音乐通过加码细分领域、在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下功夫,依旧有翻盘机会。”上述音乐人认为。

跨界天王:新歌刷屏,多元变现尚在路上

周杰伦新歌虽然是16日深夜才发布,但在此前的预售就已显示出火爆迹象。据悉,新歌《说好不哭》上线之前在全网预售的销量就已突破100万张;上线后7分钟,该歌数字专辑销售额就已突破500万元。据腾讯音乐提供的数据,《说好不哭》在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正售开启100分钟销售额冲破1000万元。而截至发稿前,这一数字已再攀新高,刷新至2000万元,评论数逾27万,登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三平台2019年数字单曲冠军。17日凌晨,微博排名前五热搜中,有三个与周杰伦新歌有关,截至17日下午一点半,“周杰伦新歌说好不哭”仍排在热搜榜第一。

久不出音乐专辑和影视作品的周杰伦,很多人似乎忽视了他的影响力。以至于酿出今年8月份当红流量小生蔡徐坤与“过气天王”周杰伦的微博超话排行榜之战。

“前一阵与蔡徐坤打榜,提升了关注度,而且在周杰伦的歌迷看来,支持下也不算啥,但目前看数字单曲销量也不是特别高,在数字专辑销售如此便利的时代,这个数字跟之前的实体专辑销量相比还有一定差距,可见影响力略有下滑。”前述资深音乐人表示。

第一财经记者在QQ音乐平台上发现,截至17日下午一点,《说好不哭》销量约560万张,尚未超过周杰伦鼎盛时期之作,如2002年发售的实体专辑《八度空间》(590万)、2003年的《叶惠美》(820万)、2004年的《七里香》(600万)。但这并不影响周杰伦这些年加速个人IP变现,但目前看,比较成功的还是歌星传统的变现渠道:广告代言和巡回演唱会等;其他变现渠道尚在探索路上。

周杰伦除了在音乐领域拥有巨大号召力,他也早早筹划了自己的商业版图。很早之前,“周董”已涉足了线下商业业态。2011年,他曾投资DejaVu音乐魔术餐厅,之后甚至还开过KTV。启信宝显示,周杰伦名下有一家名为“西安真爱范特西餐饮娱乐有限公司”的公司,成立于2012年1月9日,注册资本达5000万元,其经营范围包括“餐饮服务;食品销售;KTV、酒吧”。周杰伦为股东之一,出资750万元,持股15%。

随后,游戏直播、电竞战队,周杰伦几乎把自己喜欢的副业投资了一遍。

音乐财经分析师董露茜向记者表示:“作为一代人的青春回忆,大家喜欢周杰伦主要是其音乐以及一种情怀,如果周杰伦换一个产品卖,粉丝可能就不会买单,我觉得粉丝对周杰伦的音乐还是有期待的,卖别的产品不见得有这么大反响。”

  腾讯音乐:赚了吆喝赚钱难

手握周杰伦这样的顶级流量IP,腾讯音乐这次赚足了眼球,但要靠这块赚钱,恐怕依旧是一个大难题。

“这说明腾讯音乐当初砸重金拿下周杰伦的版权,是超值的。”音乐先声创始人范志辉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但靠数字专辑赚钱,还不到时候。目前至少起步期吧,没有规模化,而且不是谁都是周杰伦。”

即便是周杰伦,按照目前新歌的销量560万张、每张3元来算,腾讯音乐斩获的收入也就1700万元左右,相比巨额的平台运营成本以及版权费,对其在线音乐服务业务的盈利推动也是有限。

目前在全世界范围内,除了腾讯音乐,没有一个主流音乐流媒体平台实现盈利,而腾讯音乐的盈利也主要是靠社交娱乐服务(在线K歌、音乐直播)。就在上月,全球音乐流媒体巨头Spotify(声田)公布季报,二季度净亏损7600万欧元(约合5.94亿元人民币)。腾讯音乐财报也显示,虽然腾讯音乐在线音乐付费人数大增,但与社交服务业务的差距还在持续扩大——在线音乐服务与社交娱乐服务营收占比分别为26.44%与73.56%。

当然,为了提高在线音乐服务营收占比,腾讯音乐试图通过联合各方资源深度打通文娱产业的价值链条。根据腾讯音乐最新发布的“内容、技术、服务”战略计划,腾讯音乐首席执行官(CEO)彭迦信表示将以内容、技术和服务三大核心要素推动腾讯音乐业务增长,同时驱动整个音乐生态平台持续发展,并将继续实现内容的多元化,并通过“内容共创”和“内容增值”策略,进一步拓展更开放的音乐生态价值。

  网易云音乐: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在很多人看来,这次事件之中,最悲伤的莫过于腾讯音乐的“劲敌”网易云音乐了。

去年4月,腾讯音乐发表声明,声称网易云音乐在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曾多次侵权,特别是与腾讯音乐就杰威尔(周杰伦于2007年创立的个人娱乐有限公司)音乐版权转授权合作期间,屡次发生侵权及超出授权范围使用行为。2018年3月31日网易云版权转授权到期后,网易云音乐失去了周杰伦所有音乐版权。

尽管在国家版权局的协调下,去年2月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就网络音乐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双方将相互授权占各自独家数量99%以上的音乐作品,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的长期合作,积极向其他网络音乐平台开放音乐作品授权。然而商战风云变幻,1%的音乐版权足以让各家拼抢得“头破血流”,这也是娱乐内容“二八法则”下的必然结果。

虽然音乐唱片产业发展已有多年,但真正吸引流量引发变现的还是头部内容,尤其是最新的头部内容。根据第三方机构估算,周杰伦的歌曲能为平台带来15%以上的DAU(日活跃用户数量),失去周杰伦版权对网易云音乐而言是一大损失。

当然,投资者们也不必因为少了周杰伦的音乐版权而对网易云音乐过于悲观。

网易云音乐的确不是用户数最多的在线音乐平台,并且失去了“周杰伦”,不过凭借其在音乐社交方面的“长袖善舞”以及在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方面下足功夫,网易云音乐依旧成为目前用户黏性最高的在线音乐平台之一,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的《2019年1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在移动音乐市场中,网易云音乐的用户黏性为33.5%,位居行业第一。

就在本月初,网易云音乐刚获得了阿里巴巴领投的新一轮7亿美元(约合49.7亿元人民币)融资,而阿里旗下有虾米音乐以及大量音乐版权代理权,国内在线音乐平台双寡头竞争格局正式形成,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