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互联网

ofo悄悄搬离中关村 目前仅剩200余名员工

36氪

关注
听新闻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ofo求生,试水智能电动车,对标小牛。

文 | Tech星球 常皓靖

小黄车ofo又搬家了。从2014年创立至今,此番已是ofo第五次搬家。这一次,ofo离开了众多互联网企业云集的中关村,甚至连去向都没有对外公开披露。

每次办公场地搬迁,都见证了ofo的沉浮兴衰。此前四次搬家,从北大科技园的小区、酒店式公寓,到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再到互联网金融中心,ofo始终没有搬离创始人戴威母校北大周边5公里范围。

近日,Tech星球实地探访了ofo原来位于中关村的互联网金融中心写字楼的办公室,发现已经人去楼空,ofo已经悄悄搬离了其“发迹之地”中关村。

此外,Tech星球独家获得的消息,ofo现在还有200余名员工,除了原有的业务,还在积极尝试智能电动车等新业务,谋求出路。

搬离中关村

9月17日,Tech星球实地探访位于互联网金融中心,发现大楼的楼层指引上已经没有了ofo公司的名字。

随后,Tech星球来到ofo位于5层的办公室,发现ofo已经搬离这里。“随时随地有车骑”的Slogan仍在,不过,玻璃门上张贴了两张醒目的红纸黑字告示:“小黄车(ofo)已经搬走”。

对此,Tech星球询问了互联网金融中心的招商部人士,对方称“ofo刚交完钥匙,但不清楚他们搬去了哪里。”根据互联网金融中心官网的最新招租数据,房源日租金为14元/平米/天,高于北京其他区域写字楼的水准。戴德梁行2018年12月的数据显示,北京甲级写字楼的平均租金为403元每平方米每月。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Tech星球,ofo于近日搬到了中关村向东5公里左右的牡丹园附近,但具体地点不方便告知,“目前所在地和物业非常紧张,担心大规模人员聚集(讨要押金)。”不过,也有ofo的前员工称,“听说ofo搬到了昌平”。

Tech星球拨打ofo官网上的热线电话求证,但电话无人接听。

可以说,ofo是在中关村“发家”并兴盛起来的。戴威创业从北京大学校园起步,一开始,带着团队在龙湖唐宁ONE小区办公,对面的小楼就是他住了几年的宿舍。2015年的时候,员工增加到十几人,ofo搬到北大附近的双层复式酒店式公寓。

一年后的圣诞节,完成1.3亿美元的C轮融资之后不久,意气风发的ofo将总部搬到了可以俯瞰大半个北大的理想国际大厦,租下10层、11层、15层及20层,用整整4层楼作为办公职场。

据媒体报道,为了网罗最优秀的人才,戴威亲自下令按照Google的标准来设计装修位于20层的食堂。此外,ofo的会议室,以全球的地点命名,除了北京、纽约、圣何塞,还有斯瓦尔巴德、乌斯怀亚——世界最南端的小城。这背后蕴藏着ofo的愿景:“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 戴威带领ofo在理想国际大厦经历了最鼎盛的荣光,经过了扩张期,与摩拜最激烈的竞争时期,还达到过日均3200万单的顶峰。 但之后,ofo的处境急转直下,经历了大股东滴滴推动ofo、摩拜合并未果,新一轮融资迟迟不到位,资金紧缺、多轮裁员等多重困境。
2018年11月,处于风暴中的ofo,将北京总部从理想国际大厦搬到了互联网金融中心。

在互联网金融中心,ofo经历了更大的风暴。2018年12月,寒冬中,数百人来到互联网金融中心讨要租车押金,接踵而来的人,从电梯口到一直排到了大楼外,又七拐八拐排到了马路边。

Tech星球查询发现,截至9月18日,仍有超1500万用户在排队等待退押金。期间,ofo退款速度并不一致,比如,2月16日-18日,退款数量为2.2万人,而在8月19日-21日,退款数量为5600人。

从6000人到200人

2019年1月,ofo的关联企业北京拜克洛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发生股东变动,创始团队成员薛鼎、张巳丁退出,ofo方面表示,此动作系子公司的正常调整。

有知情人士告诉Tech星球,创始团队陈正江等人还在跟随戴威坚守,但张巳丁和薛鼎已离职创业。

据36氪报道,张巳丁的创业项目为新项目名为“BLANK”,主营快消产品,首批产品包括沐浴露等洗化用品。而薛鼎出走后,先做了电子门锁,但因电子门锁已是红海,已经很难再做成,后又转向旅游酒店相关项目。

上述知情人士称,对此,他并不意外,“早在去年年底,一些联合创始人与戴威的沟通已经不是那么密切了。”

该知情人士告诉Tech星球,ofo目前还有200余名员工,包括软件、财务、法务等,且以软件人员居多,“APP是ofo的核心资产,肯定要先把软件维护好。” 据了解,在高峰时期,ofo有6000名员工。仅仅在2017年1月到5月,公司人数从800人涨到了3000人,钉钉群声声作响,每天都有新人加入。 但从2018年开始,ofo经历了多轮裁员,直到近期,还有一些欠薪员工在申请仲裁。 不过,在今年过完年后,ofo还招了一些新员工。一位ofo的离职员工告诉Tech星球,“这是因为,ofo最风光的时候,开出的工资远超行业水平。而新招的人给的都是按照正常水平给的工资,这样新旧替换,可以节省成本。”

寻求出路

尽管日益艰难,但创始人戴威还在坚持,希望为ofo寻求出路。不过,因为拖欠供应商和用户欠款和押金,失信的ofo自救之路并不顺畅。

一位内部人员向Tech星球讲述的一个细节,恰如其分说明了戴威当前的困境。戴威到外地出差,因为子公司东峡大通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法院作出了“限制消费令”,无法乘坐高铁和飞机的戴威,不得已和工作人员坐了10多个小时的普通列车前往当地。

断臂求生并未能改变ofo现状,内部转型的ofo在尝试多种模式,以求翻身。

一是代理模式。比如,ofo可能会退出部分城市,并将该城市的自行车业务代理给其他单车公司。 从2018年末开始,ofo陆续在威海、泰安等城市试运行代理模式,以此来降低共享单车的线下运营成本。目前,ofo正在三四线城市推行这种轻资产模式,也算是ofo精细化运营的一种手段。 二是做传统的自行车。但上述离职员工并不看好这样的模式,“现在已经有做的很好的公司了,以ofo的现况,很难做起来。”

三是智能电动车。据称该智能电动车项目要对标小牛,意图在产品、体验以及智能化程度方面超越小牛智能电动车。内部知情人士认为,“最有可能的做法是,ofo提供平台服务,与硬件供应商进行分成。” 此前,为了退押金、偿还供应商欠款,盘活公司,ofo已经尝试过一系列的举措奋力求生,比如,试水P2P、卖线上线下广告、公众号接广告、涉足电商领域、试水滑板车,以及变卖公司资产等等,“公司鼎盛时期给员工配置的2000块一套的可升降办公桌,后来基本上把能卖的都打折卖了。”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