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互联网

阿里高管解读财报:自营业务收入占比会不断上升

新浪科技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美股100分时图

美股100分时图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5月15日晚间消息,阿里巴巴(NYSE:BABA)今日发布了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2019财年第四财季及全年财报(注:阿里巴巴财年与自然年不同步,从每年的4月1日开始,至第二年的3月31日结束)。财报显示,阿里巴巴第四财季营收为人民币934.98亿元(约合139.32亿美元),同比增长51%。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计算,第四财季净利润为人民币200.56亿元(约合29.8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2%。

阿里巴巴2019财年营收为人民币3768.44亿元(约合561.52亿美元),同比增长51%。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计算,2019财年净利润为人民币934.07亿元(约合139.1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2%。

财报发布后,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董事长蔡崇信、CEO张勇及CFO武卫出席了随后召开的电话会议,对财报进行了解读,并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以下即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摩根大通分析师亚历克斯·姚(Alex Yao):我的问题关于阿里巴巴在低线城市的投资策略。公司一直在开展类似项目,考虑到当前运营环境的变化,比如说竞争格局、在不同城市的渗透率以及不同地区的可支配收入,阿里巴巴如何才能在2020财年在低线城市变得具有竞争力?阿里巴巴愿意在这些城市和消费群体中投入哪种财务资源?

张勇:2019财年,阿里巴巴核心电子市场的新用户数量增加了1亿多,其中77%来自于低线城市。正如我们在陈述环节中所说,阿里巴巴会继续投资低线城市和农村地区,以获取新用户。我们坚信,当这些新用户融入我们的市场,当他们改变自己生活方式的时候,我们会向他们提供广泛的商品选择,帮助我们扩大目标市场。

正因为如此,阿里巴巴会继续在营销支出方面进行投资,在营销解决方案上做出更好的规划。另外,我们在陈述环节中也提到了,我们不仅希望获取这些低线城市用户,还希望给予最好的体验,向他们呈现各种内生的搜索结果和推荐,为他们的网上购物提供广泛的商品和服务选择。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格雷丝·陈(Grace Chen):我的问题关于2020财年业绩预期。管理层可否详细介绍一下销售预期,比如核心业务及其他业务的营收预期?公司是基于哪种宏观经济条件做出2020财年销售预期的?武总刚才提到,阿里巴巴在2020财年并不打算对信息流进行商业化,这是否预示着,如果经营环境和市场条件允许阿里巴巴在2020财年从推荐信息流中创收,那这一计划是否仍然存在变动的可能?

武卫:我们预计2020财年营收将达到人民币5000亿元,同比增长33%左右。根据前几年的状况,绝大部分营收都来自于中国零售业务,2020财年同样是这种情况。我想要强调的一点是,我们预计随着我们进一步执行新零售战略,自营业务收入在阿里巴巴总营收中的占比会继续上升。

至于2020财年营收预期中的宏观经济因素,实际上中美相关的业务占阿里巴巴总营收的比例目前相对较小,这也就是我们所谓的跨境业务,所以不会给我们带来太大的影响。在5000亿元人民币的2020财年营收预期中,我认为冲击相对很小,并不太大。

蔡崇信:我来补充一点。我们所关注的宏观经济条件是长期趋势,这些都是推动阿里巴巴业务发展的趋势,但不是那种给环比业绩带来影响的东西,比如说GDP增长、工业生产或是其他因素。实际上,中国宏观经济以前过于重视制造业,但中国经济正在向服务导向型经济转型,在过去五年内,制造业失去了大量工作岗位,但同时也增加了许多服务岗位。就业岗位的持续增长推动了人们可支配收入的提高,并且推动了持续消费增长,这是一个巨大的宏观经济趋势。

另一方面,中国还在向国内消费驱动型经济转型,这是一个非常显著的趋势,会持续很多年。将来,中国会扩大进口,这些都是对阿里巴巴业务带来影响的宏观经济因素。阿里巴巴就好像是在河里游泳,目前是顺流而不是逆流,因为所有这些长期的宏观趋势因素都是带来顺风,是推动阿里巴巴业务不断发展的力量。(凡萧)

高盛投资分析师Piyush Mubayi:去年一年阿里巴巴GMV增长了9000亿元人民币,这其中有多少是由阿里平台上新增的1亿活跃用户贡献的?目前的用户群将会出现怎样的变化趋势?武总曾在阿里投资日上分享过这一数据,我只是又扩大了问题的范围。武总表示阿里巴巴会继续在本地服务、数字媒体、物流和云服务等领域进行投资,这种投资会给2020财年损益表带来哪些变化?2019财年的投资力度最终会给阿里巴巴带来利润的改善吗?

武卫:在新增1亿用户中,绝大多数都来自于低线城市,他们的消费水平低于前几年的一线城市用户,这大概就是欠发达地区用户的消费水平。至于利润率,你可能对我们在那些仍处于亏损状态的业务项目上的投入更感兴趣,数字媒体和本地服务的亏损最为严重,我们会继续在投入方面严格要求自己,但同时,我们也会努力参与市场竞争,扩大市场份额。我认为阿里巴巴的商业规模相当平衡,能以有效支出来取得这些商业目标。

美银美林分析师梁伟亮(Eddie Leung):我们看到,淘宝和天猫的总裁是同一个人,那请问在淘宝和天猫的未来定位上,阿里巴巴是不是有了什么新想法或新策略呢?这两部分业务又有哪些不同?以前的策略与现在有何不同?

张勇:最近阿里巴巴让淘宝总裁蒋凡兼任天猫总裁,我们之所以作出这样的调整,主要是因为淘宝和天猫是两个高度整合的市场,而手机淘宝对用户来说又是一个重要入口,可以同时探索淘宝和天猫的产品,所以,我们需要一个高度整合的产品结构,以满足不同的用户需求。作为淘宝和天猫的新负责人,蒋凡拥有非常强大的产品界面背景。我认为,他将会是这两个高度整合市场的总产品设计师。

至于淘宝和天猫不同定位的问题,淘宝依旧是一个消费者社区,它的价值主张是探索和发现产品的乐趣以及深入的体验。天猫则是为人们提供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具有高度确定性。对于淘宝来说,天猫的产品供给对于丰富淘宝产品选择至关重要。我认为,此次公司组织结构的调整,将能够进一步强化天猫和淘宝的定位。

巴克莱银行分析师格雷戈里·赵(Gregory Zhao):我的问题关于阿里巴巴在九个电商业务板块的投资计划,比如外卖、数字媒体、物流等,这些投资会对下一财年的利润造成怎样的影响?阿里巴巴旗下有子公司和投资公司,比如蚂蚁金服等,这些业务在低线城市有着强大的影响力,请问阿里巴巴会怎样利用这些资源来实现在低线城市的用户增长?

武卫:在投资方面,我们的确很在意投入产出比。阿里巴巴要确保支出会更高效、更有效,我们致力于在那些新的业务以及本地服务和数字媒体等领域不断扩大市场份额以及领先地位。

张勇:我来回答第二个问题,我们正与业务伙伴展开密切合作,包括媒体合作伙伴,比如“趣头条”及其他机构,进一步向低线城市的用户渗透。新的互联网用户一开始会使用社交网络,慢慢去消费最基本的互联网内容。将来,他们第一次尝试购物,真正开始为互联网内容付费。所以,我们会与媒体合作伙伴展开紧密合作,特别是在低线城市拥有大量用户的合作伙伴,帮助我们在这一领域实现用户增长。

武卫:在支出效率方面,我可以给大家举个例子,进一步做出解释。首先,在本地服务方面,来自低线城市的订单只占阿里巴巴总订单数的20%,这意味着我们在低线城市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我们在一线城市的投资效率和同行们是差不多的,但我们还没有真正进入低线城市,当我们进入这些市场的时候,我们就有机会去提高投资效率。

我想说的另一件事是,利用集团旗下各公司的协同效应,比如用户或流量获取努力,就能够促进投资效率。比如,用户通过支付宝上的饿了么订餐,其订单量占到饿了么总订单量的30%。这恰恰是我们这项业务相比其他同行所具有的优势和独特之处,也就是能够利用其他优质企业进行交叉销售。

花旗银行分析师艾丽西亚·雅普(Alicia Yap):武总,我刚才听您说,在本季度阿里巴巴分配了更多的流量用于测试推荐信息流的商业化,使得本季度CMR(客户管理收入)逐步升高,我没有听错吧?此外,您还提到2020财年不打算对推荐信息流进行商业化,这是否意味着未来几个季度增速可能会放缓,还是说这取决于你们是否在未来几个季度测试推荐信息流商业化?此举有可能造成2020财年CMR收入增长出现波动。

武卫:你说的是对的。我们在本季度的确分配了更多的流量来测试推荐信息流的商业化,我也说过在2020财年不会加强推荐信息流的商业化力度。本季度客户管理收入增长了31%,而前几个季度是26%或27%,部分原因是我们本季度分配更多的流量测试推荐信息流的商业化,我们在2020财年不扩大信息流商业化计划的原因跟我们之前扩大B2C市场份额的原因一样。

所以,我们会告诉人们,如果我们想要实现信息流货币化,我们就可以快速增加CMR收入,但是,我们真正想要的是长期的增长,想要获得更多来自于低线城市的用户,给他们提供最优质的用户体验,并且督促商家提供更丰富的产品来服务于这些用户的需求,这就是我们的计划。

汇丰银行分析师宾妮·王(Binnie Wong):我的问题有关外卖策略。现在距离阿里巴巴宣布收购饿了么已经过去一年了,可否谈一谈市场竞争局势以及市场份额的变化?管理层如何从长远角度看待这项业务?最后,外卖业务对阿里巴巴生态以及物流策略带来了什么样的价值?

张勇:四月份的时候我们庆祝了阿里巴巴收购饿了么的一周年。回顾过去一年经历的事情,我们都认为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首先,饿了么的加入拓宽了我们的业务品类。外卖对于中国消费者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东西。虽然外卖的关键在于订餐频率,但至少你去尝试了,你是不是地需要这种服务。

所以,我认为外卖已经是当今人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要想满足消费者各个方面的需求,这一点至关重要。第二点,饿了么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订餐系统,它不仅服务于阿里巴巴集团的所有公司,而且还用于阿里巴巴旗下的其他业务板块,包括最近我们与星巴克展开的合作。

因此,我认为饿了么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阿里巴巴有两方面的重要作用。第一,它成为了一个新的业务类别;第二,它带来了订餐基础设施。回顾过去一年的工作,我们已经把饿了么的技术平台和阿里巴巴的技术相融合,在下一个财年,我们会继续扩大外卖业务在中国市场的覆盖面。我认为,如今的外卖业务还是集中在大城市,但我们会努力低线城市进军,这些城市的市场需求在不断增加,我们已经准备好了继续前进、赢得外卖市场的胜利。

加拿大皇家银行分析师马克·马哈尼(Mark Mahaney):我有两个问题,首先,下个财年核心电商业务在总营收的占比会有怎样的变化?我知道阿里巴巴在业务经营时并非以利润率为标准,但本季度的毛利润显著下降,这是因为本季度的季节性因素吗?如果是的话,会持续多久?随着阿里巴巴在夺取市场份额方面不断投资,你们如何利用激励措施来吸引用户选择消费者服务或本地消费服务?阿里巴巴目前正向三线及三线以下城市扩张,那么这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情况?

武卫:在陈述环节展示的PPT中,我们具体说明了支出都用在了哪些方面,比如哪些用于核心业务,哪些用于其他业务。这能让你更好地理解我们在哪些方面进行了投资。我们并没有讨论利润,而是谈到过去一年盈利能力增长情况,我们不止对云计算、数字媒体等进行了投资,我们也对核心业务某些领域展开投资,并且产生了良好的结果,这些业务包括本地服务、Lazada、新零售和物流。

我们认为,接下来的三到五年是阿里巴巴的又一个里程碑,而不是看下个季度或下个财年的结果,我们不仅要进行投资,还要提高投资的效率,也就是我们每花1美元,都要看一看ROI(投资回报率)如何,这就是我们决定要在哪些领域上投资的方式。核心电商业务的营收依然是构成整体营收的主要部分,上个财年大概是80%,下一个财年不会有太大的变动。

德意志银行分析师Han Joon Kim:我的问题关于2020财年业绩预期,根据管理层之前的发言,以及四季度的强劲表现,我认为阿里巴巴对本财年的业绩充满信心。去年阿里巴巴营收增长超过50%,而新财年的营收增长预计只有33%,这是不是最低的增长门槛?实际增长可能更高,对吧?

武卫:2019年财年,我们的营收同比增长51%,但是我们有新的业务板块的加入,比如饿了么、菜鸟等,如果不计算这些新业务的贡献,我们的营收同比增长39%,所以这其实只是一个起点。至于2020财年5000亿元人民币的营收预期,这代表同比增长33%,但是即便是这一增长速度,我认为仍然会超过阿里巴巴在全世界的竞争对手。(凡萧)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