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互联网

过年了,我理解了什么是“老板给员工打工”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原创

统筹 / 薛星星 记者 / 张姝欣 黎明 唐亚华 闫丽娇 编辑 / 魏佳

春节是阖家团聚的日子,但对于正在经历着“资本寒冬”的创业者来说,这个年关也像是一场考验。

在春节来临之际,有的公司选择优化团队,让表现不佳的员工离开,把省下来的人力成本奖励给优秀的员工;有的公司做出暖心之举,给员工报销往返机票、车票、油费,让大家开开心心回家;还有的公司选择在春节前后休整、调节、总结,等待着新一年的开始。

当然了,值守在公司不能回家吃年夜饭、大年三十在办公室睡沙发、后备箱里始终放着行李箱准备随时出差,仍然是很多创业者的常态,不会因为春节的到来而改变。

在回到家之前,他们先得做好公司这个大家庭的家长,春节马上到了,在这里我们也祝各位辛勤坚守、责任重大的创始人们新春快乐,过个好年!

清锋时代创始人兼CEO姚志锋:

我理解了什么是“老板给员工打工”

我们公司是去年成立的,去年过年大家还挺开心的,因为公司刚成立没多久,人也不多,公司没太大压力。今年最明显的感觉是,人变多了。像我们这种创业公司,过年比较惨的一点是,在公司还没有盈利的情况下,员工会要各种各样的奖金和福利。

公司还处在发展阶段,人员成本还是挺高的,我们自己都没有员工待遇好。去年因为公司成立时间不长,大家简单发个红包就可以了,但今年发红包就行不通了。

创业公司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对于我们而言,团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公司今年让5名不太符合岗位要求的员工离开了,借这个机会,我们的团队结构得到了优化。

我觉得有句话很贴切:老板给员工打工。员工自己不会知道公司的真实情况,所以也很少会去考虑公司的难处。但作为公司创始人和CEO,需要对员工有个态度。(记者 黎明)

网悦信息创始人周天员:

春节对创业者是一种考验

我从2012年就开始创业了,之前做的是传统行业。我们公司在深圳,所在的工业园放假比较早,我们也会早放假。但是有一些客户放假比较晚,有需求的时候我们也要赶着完成。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公司已经放假了,客户临时要更改一个文件,我开车几十公里到办公室,打开同事的电脑把文件做好发给客户。事后我还在想,还好我在本市,否则这个大客户的需求就满足不了。

我自己其实并不期待春节放假。一方面假期会打乱我的生活节奏,平时我会更注意在工作、学习和休息上做一个均衡,一旦放假,节奏就都被打乱了。

更重要的是,春节对创业者有时候是一种考验,因为放假之后会更焦虑。一到年底,公司人员的稳定度、管理问题等都会集中爆发出来,这时候会检验一年来对团队做的工作是不是有效,所以我到年底会有点慌。

我通常会想办法组织集体学习,让大家心理成熟度更高一点,然后和每位同事做深入对话,听听他们的意见,把问题解决掉。如果问题集中在某一个时间段爆发,会很难应付。(记者 唐亚华)

生日管家联合创始人刘杏坛:

记得创业第一个春节,独自守在公司维护系统

创业第一年,我一个人留在公司加班。因为当时做的系统不够稳定,如果假期出现问题需要调试硬件,为了节省成本也没有使用托管机房。另外两个合伙人刚好都是那一年结婚,春节要回家办酒席,所以我一个人留下维护。

人生的不同阶段,对春节的认识也会发生很多变化。小时候喜欢过年,喜欢热闹,家长也不会约束,可以自由玩耍。离家读书之后逐渐感觉仪式感很重,每年都是差不多过年才能回家,但因为抢票、赶路,每年也有不少麻烦。现在自己定居北京,都是在北京过年,相对感觉年味淡了。

创业之后,每年过年都变得更忙碌。我们做生日管家,帮助用户维系情感,每年春节期间都是一个高峰。我们的贺卡、红包、短信业务都要承受压力,需要专门跟进,避免出现问题。公司的产品属性决定了我们会相对更忙。(记者 闫丽娇)

某科技创业公司CEO:

回家不是诱惑,是焦虑

大环境不好,这大家心里都有数,创业者怕资金断了发不出钱,普通员工怕被开,我跟一些创业或者在创业公司工作的朋友开玩笑称为“回家不是诱惑,是焦虑”。

今年我们公司做的B端生意受到大环境的冲击不大,但是跟我们做生意的大公司资金也紧张,所以我们公司今年的业绩不如预期那么好。但是,我认为不发年终奖就是让员工回家没法面对七大姑八大姨,打员工的脸是会军心涣散的,所以年终奖一定要发。

我换了一种思路,让几个不努力工作的员工离开,把他们省下来的工资和年终奖给到好用的员工。作为管理人员,我要考虑的是公司和主要员工的利益。

说良心话,高管或者老板,相对于普通员工来说抵抗风险的能力还是更强一些。比如说我虽然会有一些业务和资金上的压力,但是毕竟储备的资金更多一些。我的一些朋友因为今年没有拿到年终奖放弃全家出国度假的时候,我还是能跟家人去趟塞班岛散散心。(记者 张姝欣)

我爱轮胎网创始人兼CEO吉陆:

报销员工往返路费

大家开心回家让我有成就感

我今年倒没有太大的压力,可能唯一操心的事情就是年会在哪里开、给大家发什么奖品。虽然去年整体的大环境不好,但对我们的影响其实并不是那么大,实际上我们2018年的整体业绩与去年相比还有所增长,今年已经是盈利的状态了。

每年过年我们公司都会负责报销员工回家往返的路费,我们公司外地的员工比较多,春节大家抢票也比较困难,或者为了省点钱要坐普快。我也是从底层一路打拼上来的,所以很能理解员工们的感受,支持大家坐飞机回家,包括高铁一二等座,开车回家的油费,都可以报销。

公司还活着,还能继续发展,过年前把大家都安排妥当,开开心心地回家,对我来说其实是一种成就感。(记者 薛星星)

松鼠AI智适应联合创始人周伟:

年夜饭没法在家吃

每个创业者的家庭都值得感激

我们公司主要从事人工智能互联网的教育学习系统的开发,节假日正好是学生利用假期高频使用我们系统的时候,普通员工一般轮着休息,我们创始团队就全年无休了。

前几年的春节我和创始人轮流值班,大年三十也要盯着系统,担心有人使用时出什么问题。春节期间,我们还要拜访客户、开研讨会等。最忙的一次春节,我三十下午离开,从初二开始就连续加班。

对我们来说高强度的加班很正常,办公室我都睡过无数次了。去年我过生日在郑州出差,忙到凌晨一点多,团队的小伙伴拉着我出去吃饭,只找到了一家沙县小吃,点了店里剩下的所有鸡腿。

今年也很忙,我现在还在北京出差,参与一档节目录制,到大年初一早上我才能回家,连年夜饭都没法在家吃了。

其实这就是创业者的生活状态,有得就有失,要对公司员工负责,对客户负责,时间就这么多,可能就没有办法顾及到家庭,每个创业者的家庭都值得尊重和感激。(记者 唐亚华)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