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互联网

互联网人寒冬求职记:11个月后 他终于找到了工作

作者:宋笛 陈慧

寒冬正隆,陈东踏上了求职之路。

从2018年12月初筹划离职以来,陈东已经在猎头的推荐下面试了6次,获得了两个公司的offer,“还是再看看吧,我觉得还不是很满意,这两个公司太小了,没准哪天就没了”,陈东抱怨道。

陈东是北京一名互联网公司产品经理,偏向互联网金融领域,翻开他的简历,能看到数家耳熟能详的企业,京东、乐视等等,在经历了数次跳槽后,他想重新回到大公司里,在目前的形势下,陈东认为大公司能够带给他安全感。

当然,这可能并不容易。在面试过程中陈东已经感觉到了来自用人单位的谨慎,已经不会有用人单位会像此前那样面试后立刻就能拍板,而是会一面再面,迟迟不给回复;他甚至怀疑有的公司并不是在诚心招聘,只是借机获取一些其他公司的信息,一些面试人会问出非常细致的问题,涉及他在其他公司参与项目的详细数据。

目前陈东已经回到了妻子的老家河北,在2018年他刚刚当上父亲,对于目前的形势,他还未感到灰心,尽管各类“寒冬”之说不断袭来,但面试这一多月,总还是能找到工作。“行业总是有高有低的,现在的情况只能以不变应万变,沉下心给自己找一个更合适的机会”,陈东说道。

笑容逐渐消失

1月9日,中午一点半,在中关村一家大型购物中心的咖啡厅大厅内,一桌四人正在商谈2019年一个总额达两千万计划项目。这一行人中有一位为一家视频行业巨头提供服务,他被问到这家公司最近怎么样。

“一年比一年难,蛋糕就这么大,是2个人吃还是几十个人吃?那个3D项目一直在亏”,被问的人回答道

在这桌人的一旁,2名人大附中的学生正在靠窗的区域写着作业,时而小声讨论,中间区域的两排高脚凳间隔坐了几位顾客,各自沉默,盯着电脑,专心敲打字符。

如今,在这个中国互联网、科技人才最为集中的区域,几乎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温度的变化;但是,在一年之前,当文涛草率的因为“远”拒绝京东的offer,他对于外面正在悄然发生的温度变化还尚无知觉。

文涛之前在一家传统企业新成立的电商科技部门做产品经理,在2017年底的时候文涛获知自己所在的部门在2018年年中会被撤并,原因在于电商业务已经稳定,只需要少量技术人员维护即可。

自此,文涛踏上了长达近一年的求职之路。

在最初的半年时间中,文涛不紧不慢的进行着面试,也获得过包括京东在内几家巨头的offer,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文涛最终没有选择这些公司。

2018年6月的撤并如期而至,在获得一笔“遣散费”后,文涛带了家人出去游玩了十天,然后回到北京开始进入“全职求职”的状态。

然后,在这段时间,他渐渐发现工作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好找了,一些大公司2018年招聘人数在减少且主要集中在中高层次的人才;此外很多面试的公司面试周期都在变长,一次面试的时间也在变长:以往都是大致问一问,但是现在问的问题越来越多,面试时间越来越长,最长的一次甚至聊了两个半小时。

“聊这么长时间我觉得应该没问题了吧,结果最后也没有下落了”文涛说道。

在两个月过后,坐吃山空的文涛开始有点急了。

一通电话坐起来

2018年9月底的一天,文涛的手机突然响了。

躺在床上的文涛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号码,电话来自北京,文涛以为是外卖,接起来后才知道是一家头部汽车论坛打来的招聘电话,他一个激灵坐了起来——这是最近半个月以来他接到的第一个招聘电话。

在回答完对方一系列的问题后,双方约定国庆后去面试,挂完电话,文涛看了一眼手机,通话时长17分28秒。

2018年9月,文涛曾经短暂的在望京的一家企业入职,为此还专门搬家到望京附近,房租涨了一倍,但是这段不太愉快的就业18天后就结束了,文涛再次踏上求职之路。

离职后文涛接连投了不少简历,但是在接下来的两周时间中,他一个电话都没有接到,这让他都要怀疑网站上那些大量的招聘信息是不是只是个摆设——在很长的时间中,他的焦虑感因为这些大量的招聘信息而得到缓解,毕竟还有那么多需求。

文涛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一家头部企业的HR揭示了其中的秘密:即使没有真实的招聘需求,公司也不会把招聘信息在网上撤下来,这也是一种变相的宣传。

在那两周时间中,文涛几乎过着一样的生活,每天睡到10点半醒来,然后出去跑步,能跑多远是多远,然后回去洗澡再睡一觉,下午就开始翻找各种简历,3点后开始投递。文涛已经积累出经验,上午人力一般会处理杂务,下午才会开始筛选简历。

在这个过程中,文涛逐步降低自己的预期,并开始放宽自己投递简历的公司类型。

任清在2018年见到了不少类似文涛这样的情况。任清是一名从业已经7年的猎头,主要从事的领域即互联网和游戏行业。

在任清看来,在大环境突然改变的情况下,认清自己的定位需要一个过程,这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短时间内做到的。

任清曾经在2015年为一位技术核心人员找到了新的工作,一家创业公司,公司给这位人员开出了100万元的年薪;在2018年,这位技术人员又准备跳槽,他乐观的估计在三年后,自己应该可以拿到200万元的年薪,并且可以获得一个CTO的职位。

“这样的人我就没法给他找工作,他还活在过去”,任清说道。

“风口”跳跃者

直到将自己的就业履历一一讲出之时,谭勇才意识到自己原来一直在风口上跳跃。

32岁的谭勇在2018年10月离职,他刚刚离职的公司是一家区块链公司。2018年区块链不折不扣是一个“风口”,公司刚成立之时还是为一家巨头服务,在2018年年初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逐渐升温之时,这个公司一个猛子扎入了区块链的怀抱。

随着监管政策趋严和市场环境的改变,这家公司决定从北京迁往福州,谭勇并不打算跟着一起去,不得以在冬季将至之时踏上了求职之路。

谭勇已经工作10年时间,就职履历非常丰富。2008年毕业后,谭勇就和合伙人开始创业,其项目时3C电子产品的测评网站,其创立的公司维持了5年的时间,用谭勇的话说是“活得下去,但也就是如此”,此后,谭勇又陆续进入智能硬件、环保和区块链行业。

无一例外的,这些领域几乎都是当时的风口行业,从互联网公司崛起以来,在大量资本涌入的背景下,各类创业的风口一个接一个的涌起,每一次的涌起都在释放大量的就业机会,依概率而言,无论是刻意或者无意,在北京的互联网、科技领域从业人员中,谭勇的就业经历并不鲜见。

这些风口曾经为中国特别是北京的互联网科技从业人员划出了一条明确的就职轨迹:在大平台镀金,有一定工作经历后再进入风口的创业公司带团队晋升管理层,最终出来创业,踏上人生巅峰,几乎每一次跳槽都有30%左右的涨薪预期,然而,在2018年这样的路径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了。

一方面是头部企业的金子招牌没有那么好用了。“前几年的时候,只要是头部企业出来的,创业公司都很愿意买单,但是现在公司都很谨慎,不会只因为求职者之前在哪工作过就决定用人,还是要看你之前的工作领域切合度,具体干的怎么样;而且还会看重一些软性的能力,比如团队合作能力,是否灵性,愿不愿意拥抱变化”,任清表示。

另一方面,创业公司对于求职者的吸引力也在降低,眼下,一些求职者开始格外希望回归到大公司内,寻求稳定。谭勇在最近的求职过程中,基本只看已经比较稳定,已经完成融资的公司,而在此前找工作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考量因素,“以前还是很喜欢那种和公司一起成长的感觉,有拼劲;但现在可能是因为有家庭了吧,就觉得稳定也挺好的”,谭勇说道。

等春来

在2018年下半年,文涛开始发现自己以前的同事也有一些陆陆续续离职的。

他们找公司的经历也并不顺利,大家开始互相询问是否有内推的机会,这种形式被认为比直接投简历要稳妥一些。两个月后,文涛开始发现又一些找工作的前同事已经回到了老家就业。

文涛还是幸运的。在最焦虑的时刻,他开始听从家人的建议,阅读一些新兴行业的书籍,比如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物联网方面的入门书籍。这些阅读在接下来的面试中发挥了作用,在经过近11个月的求职之路后,文涛在2018年11月下旬入职了一家汽车互联网平台,薪资和职位都还有所提升。

在从望京搬离的时候,他发现在年中还紧俏的出租房源突然多出近100个,中介告诉他是由于一些望京的公司搬走了,离职了一批人。

谭东还在不紧不慢的找着工作,尽管这两个多月找工作的过程并不顺利,所幸谭东没有房租和房贷的压力,因此他还尚未进入十分焦虑的状态,他利用这段时间开始重新阅读一些相关领域的书籍,并在线上报了几个课程作为充电。

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哪怕是已经在求职路上走了近一年的文涛也觉得不至于到“寒冬”的境地。对于这一点,任清也表示了认同,尽管用人单位的要求在提高,一些公司还将试用期从3个月延长到了6个月,但是总体而言,对用人依然还有需求。在任清7年的猎头从业经验中,今年的业绩也不算最糟。“毕竟环境有环境的周期,个人有个人的周期”,任清说道。

任清所服务的一些求职者在调低了自己需求后,也陆陆续续进入了新的岗位,其中一位“90后”在短暂的适应期过后表示自己在新的工作干得很开心。“之前互联网行业不管是招聘方还是求职方,都太着急了,冷静一下也挺好的”,任清说道。

陈东正在河北提前享受自己的春节,他对自己的求职经历还不是很担心,毕竟其从事的互联网消费金融领域还算是目前行业中的小热点,滴滴、今日头条等公司都陆续开展了相关业务,在过去数年的时间中,金融板块始终是互联网的热点。“人哪能一直在风口上啊,能吃到一段时间的红利已经不错了,这点我认识还是清楚的,不可能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陈东说道。陈东决定利用这段时间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职业规划,再像以往那样跳来跳去看起来并不是件好事情。

陈东打算等到春节过后,再开始迈入新的求职之途。

(应采访者要求,陈东、任清、文涛、谭勇均为化名)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