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互联网

美图困兽之斗之:市值蒸发八百亿 深陷亏损黑洞

来源:烽巢网-科技PRO

不知不觉美图已经10岁,这位几乎伴随着人们审美变迁的美颜软件巨头,在发展速度越来越快的互联网时代,却忽然面临八百亿市值被蒸发的巨大困境。

恍惚本已步履蹒跚的身躯,在困境面前越发显得无力。重投互联网怀抱,转战轻资产战略,脱手手机业务给小米,电商业务转交寺库“TryTry”运营。美图的两次断腕能否破局吗?在觊觎者不断和新事物层出不穷的互联网行业,反应笨拙的美图能否重拾往日的辉煌?

蒸发的八百亿,深陷亏损黑洞的美图

俗话说“年关难过”是有一定道理的,对美图来说,2018年年末一定是公司煎熬的时刻。2018年9月27日,美图公司的股价突然下跌于6.24港元,在这个价位上稍作停顿后,股价又开始呈现直线式下跌。10月和11月都是下跌的高峰期,而令美图感到惶恐的,是11月29日那一天,股价以悬崖瀑布般的速度暴跌了15.88%,创出20个月以来最大的单日跌幅。

截至30日,美图股价仍持续一泻千里,跌幅一度接近13%,直至收盘时间,美图股价总市值仅剩135.76亿港元。与巅峰时期接近1000亿相比较,美图的市值蒸发了近835亿。

有业内人士表示,美图消失的八百亿与11月28日中国消费者协会曝光的事件相关。消息称,美图旗下的APP美图秀秀涉及收集用户信息和隐私,然后贩卖给第三方。在人人对信息泄露都谈之色变的时代,此次曝光事件的发生无疑是将美图置于枪口之上。

毫无疑问,负面消息的出现大多都会导致公司股价下跌,美图也是如此。但令人惊恐的是,美图股价下跌的速度和幅度。尽管八百亿市值的蒸发和负面消息脱不了关系,但最终导致美图股价一跌不可收拾的,归根结底恐怕还是要回归资本市场本质。

股市是一个具体化的资本市场,里面大大小小的股民都是资本家。资本逐利而奔,因而资本市场都是以利为导向。当一家公司能实现的利润越大,资本市场会更加青睐该公司,而当一家公司迟迟难以盈利时(2.37, 0.00, 0.00%),市场也会对其逐渐失去耐心。所以,美图这次八百亿市值蒸发的背后,除了负面消息的出现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公司一直以来存在的难以进行流量变现,实现盈利这一大问题。

2013年至2015年,美图的营收在逐年递增的同时,亏损额也在逐步扩大,亏损金额分别为2581万元、17.72亿元、22.18亿元。到了2016年,美图赴港上市后,营收实现了进一步增长,但亏损却达到62.61亿元。2017年有所好转,亏损金额收窄至1.97亿元。

而迄今为止,美图的营收仍处于亏损状态。根据美图公司2018年8月份公布的上半年业绩报道来看,今年前两个季度营收总额为20.52亿元,同比下滑5.9%,净亏损为1.27亿元,而经调整后的净亏损有所增加,亏损金额达到1.99亿元。

亏损或许是大多数公司都会面临的问题,尤其是对互联网公司来说,大部分的公司在创立初期,都曾经经历过资金不足、亏损等问题。例如淘宝、京东、腾讯这一系列的互联网大佬,尤其是京东,也是经过长时间的亏损后,直到近两年才开始实现营收平衡,而亏损最狠的时候还曾经被马化腾拿下了15%的股份,但这似乎并不会让资本市场对其失去信心。

同样是长时间的亏损,美图和京东的差距到底在哪?为什么资本市场会对美图的现状和未来充满质疑?

难解的流量变现,超越者和被超越者

导致资本市场产生两种截然不同态度的原因,就在于两家公司商业模式和流量变现能力的差异化。不可否认,两家公司都是巨大的流量入口。然而问题在于,我们可以清晰知道京东的商业模式和流量变现能力,却说不清美图这家公司主要的商业模式和流量变现能力。

2008年吴欣鸿创立了美图公司,“傻白甜”系统化的操作使得美图在爱美的市场中一夜爆红,简单便捷的一键美颜P图技术满足了大部分人的需求,当时能与美图获取的流量数额相媲美的公司屈指可数。与所有互联网公司一样,美图拥有巨大流量后,便开始琢磨如何将流量进行最大程度化的变现,于是,美拍、美妆、美商、美图手机等一系列与“美”相关的产品开始接连出现。

讽刺的是,美图的不断探索并没有使口袋里的流量转化为金钱。相反,随着探索边界的不断扩大,美图的发展之路越走越偏,在大众眼中的定位也更加模糊。以美图旗下的短视频美拍APP为例,一开始美拍给自己的定位是“女生最爱的短视频潮流社区”,6个月后又变成了“年轻人的兴趣社区”,结果没过3个月,美拍的定位又变成了“泛知识短视频社区”。一年的时间里,一个软件的定位实现了快速三连跳,频繁更换定位的结果就是逐渐流失用户量,直至掉队。

现如今,美拍的月活用户数量为1693万,与第一阶梯的抖音、快手等短视频相比,用户数量不及人家的十分之一,即使是第二阶梯的秒拍、波波视频等,用户量也远大于美拍。更让美拍萎靡不振的是,因为屡打擦边球,自身要面对相关部门的约谈。停更频道、下架产品等事件还在不断发生中。

事实上,美拍就像美图发展道路上的一个缩影。众所周知,美图以美图秀秀起家,后续又接连推出美颜相机、天天P图等互联网产品,凭借着一系列的APP获取了巨大的流量,可以说,无论是市场还是美图自身,公司一开始的定位都是互联网企业。

然而,美颜类软件的变现并非易事,于是焦急的美图按捺不住跑去发展硬件,推出了美颜手机、美颜周边、手机周边等硬件产品。相较于软件来说,美图手机等硬件产品变现能力显然更强,短短的一两年时间里,美图手机带来的营收就已经扛起了公司总营收的大旗。而尝到甜头的美图发展重心也逐渐朝硬件上进行转移。数据显示,2017年美图手机的收入就已经占据了公司总收入的95.15%。

可这并没有结束。今年6月底,美图手机的销量从去年同期的84.7万台下降到53.3万台。尽管创始人吴欣鸿将销量下滑的原因推给外界,但这仍旧无法解决美图手机市场规模日益缩减的现象。毕竟与华为、oppo等手机厂商相比,美图手机的优势似乎并不突出。要知道,真正能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产品,离不开高品质、高性价比,而这两点特质美图手机都没有具备。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硬件曾经成为美图公司营收总占比的大部分,但贡献了绝大部分营收的手机业务并没有给美图带来真正的盈利。

发展软件行不通,硬件也无法帮助公司实现盈利,美图的处境堪忧。而面对前有八百亿市值消失,后有难以实现盈利的现状,美图选择剥离硬件和电商两大业务。将手机业务甩给小米,电商业务转交寺库“TryTry”,自己再次轻身上阵,重新回归互联网本质。不得不说,美图真是一个慢性子的公司。花了10年的时间来寻找如何将流量进行变现,最终却又打算走回老路。那么,壮士断腕后的美图是否真的能够借力挣脱现有牢笼,实现新的发展?

断臂的囚徒,前路漫漫无尽期

结果很难说。先来看美图与小米,双方此次的联姻似乎并不被市场看好。一方面,在大多数人眼中,以美颜为卖点的美图手机相当于女神级别,而把高性价比当卖点的小米相当于直男,两者的受众群体具有一定的相斥力。美图的高溢价来源于用户定位、设计以及联名等因素,如果将高性价比的小米背书于美图手机,很有可能会引起定位群体不满,从而流失原有或潜在用户,这对于原本就被市场逐渐抛弃的美图手机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的事情。

另一方面,合作主导权的丢失加大了美图的潜在危机系数。双方合作协议显示,从合作手机上市起的5年内,美图能够获取每台合作手机销售毛利润的10%,直到累计分成金额到达约定金额。而5年之后,是否继续合作的主导权掌握在小米手上,如果小米愿意续约,则第二次合作的时间可持续30年,在这30年中,美图将继续获得手机销售的分成,并享有每年1000万美元的保底分成收入。

这意味着,此次合作美图将提供出自己的优势技术,比如美颜算法等。而小米不需要支付给美图一笔高额的收购费用,且合作的主导权掌握在小米手中,美图将要承担随时可能被小米“悔婚”、得不到任何收益、丢失硬件市场等一系列风险。

再来看美图与寺库“TryTry”的合作。11月22日,美图将旗下的美图美妆交给寺库集团投资的美妆电商平台“TryTry”运营。美图宣称此次合作是为了将电商业务轻资产化运作,把自身绝大部分的精力投放到“美和社交”。那么,事情真相是否的确如此?

对于美图来说,电商业务是众多业务中的一大累赘。由于起步较晚、没有先发优势,同时缺乏供应链体系和专业团队,再加上美图并没有强大的带货能力,以致于美图美妆带来的营收甚至比不上美拍直播上销售虚拟道具所得。在这种情况下将美妆转交出去是一个较为明智的决定,但问题在于,如果美妆无法给合作方带来足够的利益,下场可想而知,而双方此次的合作是否能实现双赢还有待商榷。

移动互联网是一个非常残酷的战场,尤其是进入了流量红利消失的下半场,如果没有建立非常牢固的核心业务基础,就将触角伸向四面八方,最终只会导致内核破裂。以美图的核心业务来看,美图在美颜领域显然没有绝对领先的技术壁垒,旗下的美颜APP对用户的粘性大多也只停留在3至5分钟,能够进行衍生的空间并不大。

而资本市场的耐心是有一定期限的。如果美图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还不能够实现流量变现,给予市场一个清晰可盈利的商业模式,那八百亿市值被蒸发的事件绝不仅仅只是偶然。在美颜经济市场中,取美图而代之的,或许是激萌,抑或是B612咔叽,也有可能是其他新的应用软件,甚至是抖音这类集美颜与社交于一身的短视频软件。

当美颜已经成为常态,优势逐渐弱化的美图能否在两次断臂后凭借“美和社交”重筑江山,未来还有待验证。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