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互联网

共享经济下卖艺 大咖说给“大咖”明码标价

新浪科技 李根

有“老郝人”之称的郝志中不愿透露年龄,但查一下资料就知道,这位“大咖说”的创始人之前已经在互联网闯荡了20年之久。

在这20年里,郝志中先后以员工的身份服务过搜狐、百度,其后又成为酷6网联合创始人,并在2014年加盟迅雷看看出任CEO。

回忆起这些经历和头衔,郝志中在三里屯SOHO的一家咖啡馆里告诉新浪科技:“最终的成果化为一个’老郝人’的外号,为什么呢?折腾时间长,经历不少,别人一邀请就爱分享。”

不过“老郝人”也并非没有“幸福的烦恼”,分享多了,圈里也就真的把郝志中当做老好人了,不管到哪里,总希望他分享点什么,他觉得分享经验没什么,但就是心疼时间——或许是别人潜意识里认为他已经过了争分夺秒干事业那个阶段了。但郝志中心里门清:自己就是不懂拒绝,对于“老郝人”来说,说“不”多难呀?而且有什么理由说“不”呢?你不就是江湖传说里的“老郝人”吗?

老郝人创业大咖说

郝志中原以为只有自己有这样的烦恼,不料去年跟相识多年的好友们一交流——发现大家都有这样的苦恼。郝志中总结说:“他们这群人普遍过了积累学习的那个阶段,岁数至少35,身份差不多都是企业高管,工作之余最多的任务就是被人请去分享经验,或者依靠熟人攒饭局给别人建议。”

时值共享经济火热,没有一张床的Airbnb给全世界提供住宿,没有一辆车的Uber让全世界闲置车辆为其所用,那为什么对于这些互联网江湖里的“老炮”们,却没有一个合适的地方让他们卖个艺呢?

闯荡互联网20年后,郝志中觉得利用互联网可以解决自己和朋友们的痛点。“说白了,一方面是让我们这帮人更主动一些,至少时间上可控,我有个平台’卖’资历和经验,约我可以通过这个平台,相当于有了经纪人,不再担心不好意思拒绝别人的问题了。”郝志中觉得这个方案一举两得,“另一方面是让那些请教和咨询的朋友心里踏实,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将心比心想一下,你找别人帮忙了,人情债不好还呐。”

这个想法就是“大咖说”,一个知识共享平台,一个互联网“大咖”们的经纪人平台,一个颠覆传统咨询公司和咨询方式的平台。郝志中觉得点子很不错,跟好朋友李善友、张荣耀和胡泽民等人一说,几个好友当即要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参与。2015年9月,1000万元天使投资,郝志中带着“大咖说”正式出发。

大趋势来了:C2C太多,大咖说C2B

在互联网江湖浸淫多年,郝志中知道如何去判断某个创意的可行性。

“首先看供需,你想要做的是不是真需求,你提供的解决方案能不能得到验证并快速标准化、可复制?”郝志中如此问新浪科技。

当然,对于大咖说来讲,这个问题郝志中自己已经琢磨了太长时间,他笃定自己找到了市场的痛点,并握有解决的钥匙,最重要的是,他觉得这件事情不是谁都能做的,唯有像他和朋友这群随着中国互联网起来的人,才能在前期刷脸请人“出山”。

郝志中这样解释这种资源的必要性:“原百度副总裁张东晨,中欧创业营发起人、混沌大学创办人李善友,e袋洗董事长张荣耀,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等这些人,如果你是一个初创企业,又没有什么特殊的资源,想让他们花1、2个小时针对性分析下你的困惑和企业问题,可能吗?”

不过这个问题郝志中能解决,因为这些人都是好朋友,他有足够的理由说服他们,于公于私能刷这个脸。“创业不都讲壁垒吗?大咖说的第一道壁垒在这儿。”郝志中说。

实际上,大咖说一样的知识分享平台,果壳在2015年3月就孵化推出了主打一对一付费经验分享的“在行”,而且在果壳社区的传播下,声势不小。

但郝志中认为和在行不存在竞争和冲突。“用句话总结就是:在行向左,大咖说向右。因为在行主打的是C2C经验分享,大咖说则是针对B端的,别看最后接受大咖们分享的都是具体的人,但他们基本都是企业的高管、或者是初创企业的一把手,代表企业。”除了用户差异,郝志中认为价格上也有不同,“在行的客单价差不多200吧?再高了个人就承受不了了。然而大咖说上的大咖们客单价是2000元/时。”

2000元/时的客单价,放在任何一个行业都不低,那这是一个可持续的事情吗?

在被问到这个问题时,郝志中认为恰好可以回答互联网创业的第二个方面:趋势。

从门户时代的搜狐,到搜索为王的百度,再到视频大热的酷六、迅雷看看,郝志中说互联网创业得讲究“生逢其时”,有太多的创意和创业没有找到正确的时间、争取的地点,生太早——等不到风来,起太晚——再难挤入市场。

对于知识经验共享,郝志中从纵横两方面判断其是否符合趋势且到了风口:“横向来说,解决了物理空间共享,进一步解决服务共享,进而解决知识共享,现在第二阶段为代表的O2O基本格局已定,第三阶段只是时间问题了。”

“纵向来说,从线性时间和需求上来看,在解决了学知识和学好的知识之后,学自己需要的知识也处在需求爆发口。”郝志中还用“消费升级”来论证这个逻辑,他觉得无论是从过去历史经验里,还是现在正在发生的变革中,大咖说所归属的知识经验共享都到了趋势风口。

用事实说话

当然,论证得再好的判断,终归要用事实数据来验证。

2015年9月开始,郝志中迅速组建了十多人的团队,开始开发产品。11月底,第一版产品正式上线运营。

4个月后,大咖说交出的数据是:200多大咖入驻,平均客单价2000元/时,最高者服务费破万,需求最多的是创业项目负责人寻求咨询,可以作为典型的是一位被某初创公司签为公司咨询顾问的大咖,签约6个月,随时提供咨询,签约费12万。同时,在未做任何推广的前提下,大咖说在后台收集到了近2000家公司的转型需求。

“以前这帮老哥们儿的闲余时间一下子调动起来了,而且20多年里的经验和资历都有了发挥。”郝志中解释说。

“但撮合型平台最怕的不就是撮合以后私下交易么?12万被签了那位,再不回你平台了,你10%的佣金怎么赚?”新浪科技问郝志中。

郝志中觉得这个问题正中下怀:“那他就又回去了,又回到不能拒绝的时候了。说白了,大咖说就是他的经纪人平台,别人想约你,通过经纪人不仅可以说不,还可以拒绝。但没了经纪人,你就等着刷脸刷人情吧。”

郝志中还表示,大咖说现在要做的就是控制好每一个大咖的质量,以及被服务用户的反馈,把数据沉淀好方便打磨将平台流程打磨得更好,所以还处于邀约入驻阶段,可能会在不久更加可控时才尝试开放入驻,“其实开放过一次,就一小时,涌进来50多人,大都是产品和技术方面的大咖们。”郝志中说。

在他看来,大咖说目前处于第一阶段——发现需求、推出产品、验证商业模式,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不会开放注册。“我相信知识共享是未来的大方向,到今年年底,入驻大咖将达到2000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