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分水岭时刻:科技四巨头CEO首次国会集体作证 各个击破or抱团取胜

未来几周,当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和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齐聚一堂出席美国国会听证会时,这可能是大型科技公司的分水岭时刻。

据悉, 这四家公司的CEO们将出席一个众议院委员会的听证会,该委员会将调查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Alphabet和Facebook是否不公平地冻结竞争,这将标志着美国国会首次试图联合追究大型科技企业领导人的责任。这些企业所展现出的实力——更不用说2.5万亿美元的财富总和——将不同于议员们以往所面临的任何情况。

首席执行官们本周同意在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前共同作证。这意味着,如果他们单独出庭,他们将避免受到本应受到的质询。议员们没有时间去深入研究这些公司截然不同的市场和商业模式的复杂性。

然而,集体听证会的壮观景象可以通过凸显这四家公司的综合经济实力来弥补这一点。听证会还提供了一个机会,来强调四巨头有共同之处的值得怀疑的商业策略。比如利用它们占主导地位的平台来排挤竞争对手,青睐内部服务,无论是引导搜索查询(谷歌)、推广自家产品(亚马逊),还是将内部服务与自身的硬件更紧密地整合(苹果)。如果大型科技公司的批评者在寻找一个可以让该行业承担责任的具有象征意义的时刻,这可能就是。

不可避免的是,尽管这不会降低人们的预期,此次听证会仍将被当作政治舞台而不予理会。在反垄断领域,表演很重要。调查往往依靠政治势头和公众舆论的力量进行,即便任何制裁最终都必须经受法庭监督的考验。对于那些试图说服人们采取行动的政治家来说,可能没有更好的机会了。

国会听证会要求整个行业的最高领导层承担责任,这是一个光荣的传统。这一点应该让科技界的老板们保持警惕。让一群首席执行官排成一行,让他们一致举起右手宣誓就职,然后让他们肩并肩坐在一张桌子上,这显然具有法庭上的象征意义。重要的不仅仅是形象:这一过程在心理上也很重要,这让一群习惯于在高管团队中感觉无坚不摧的富有企业老板陷入守势。

1994年,当控制大烟草的西装革履的人被安排在国会山时,这成为迫使烟草业付出数十亿美元损失的转折点。2008年,在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美国大型汽车制造商的头头们毕恭毕拜地向国会请求救助(尽管这三家公司高层都坐着自己的公司专机现身,但这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对于立法者来说,对大型科技公司施加类似的打击将更加困难。这场大流行的特殊性很可能会夺走听证会的魔力:首席执行官们不是并排坐着接受议员轮番发难,更可能的是,他们通过变焦屏幕的视频窗口接受质询。但是,如果安排得当,仍然有很多机会发挥影响。

通过组织四位首席执行官的会议,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主席大卫·西西林(David Cicilline) 表现出了对当前权力的敏锐意识。这位来自罗德岛的众议员有条不紊地处理了大型科技公司批评者的详细投诉,并在过去一年的一系列听证会上传唤了科技公司的证人。现在,他有机会指出其中的亮点,并强调其中的利害关系。

这里有明显的陷阱。需要避免的是,在“剑桥分析丑闻”遭到曝光后,扎克伯格分别在国会两个分支机构前出席听证会的场面。政界人士的愤怒显而易见,扎克伯格因在许多重要问题上“避而不答”广受批评。但他还是设法平息了政治攻击,这在很大程度上跟听证会安排的不协调和不集中有关。

此次集体听证会上,设计一种模式,让重要问题能够在足够高的层面上提出,同时留出时间来探究这些占主导地位的科技公司最恶劣的行为,将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如果设计得当,对于一些全球最强大企业的高层来说,这可能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时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