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互联网

疫情下的美国快递小哥:没有保险,没有防护用具

新浪科技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3月26日早间消息,据路透社,就在上周的某一天,约瑟夫·阿尔瓦拉多(Joseph Alvarado)在加州奥兰治县(Orange County)为亚马逊公司送货,他在途中共计停靠了153站,触摸了自己面包车的里里外外、投递了超过225个包裹,还敲开了数十名顾客的家门。

全球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已造成约42万人感染,近1.9万人死亡。像阿尔瓦拉多这样的送货司机已成为与急救人员一样不可或缺的角色,他们为数百万受政府居家隔离指令的人们提供食物和其他基本生活用品。但与传统的急救人员不同,送货司机通常很少或甚至没有医疗保险、病假工资或工作保障。许多人表示,他们甚至连工作安全所需的基本知识都知之甚少。

阿尔瓦拉多说,他驾驶的货车在他10个小时的轮班前后都没有被清洗过,经由仓库工人和送货司机触碰的包裹箱子也没有被清洗过。但是,他所供职的公司并没有提供手套或口罩,只是偶尔发一点洗手液。阿尔瓦拉多和其他司机表示,迫于交货速度和运量目标的压力,他们几乎没有时间停车洗手。

38岁的阿尔瓦拉多说:“我不得不暴露在病毒面前。”他已经配送了三年的亚马逊包裹,“我认为像亚马逊这样的大公司,应该努力去照顾好自己的员工。”

但事实上,阿尔瓦拉多并不为亚马逊工作。他所在的公司是太平洋钥匙物流有限责任公司(Pacific Keys Logistics LLC),后者是全球数百家与亚马逊签订送货合同的公司之一。记者未能联系到这家物流公司就此事置评。

为了保住工作,这些承包商必须满足亚马逊严格的绩效标准,且根据薪酬方案,他们必须严格控制成本。通常,交付亚马逊包裹是他们所拥有的全部业务。

这种雇佣安排使得亚马逊和其他公司免于承担对员工的责任、医疗保险费用和其他福利。这种商业模式也被Instacart、Shipt Inc和Postmates等基于应用程序的新兴快递公司普遍采用。事实证明,这种模式很受投资者欢迎,因为它让这些公司避免了汽车维修和撞车赔偿等各种琐碎的成本。

布兰代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社会政策与管理学院院长、奥巴马政府前劳工部高级官员戴维·威尔(David Weil)说,新型冠状病毒的流行暴露了这些工人每天都要面临的危险环境,在交付生活必需品方面他们承担着更大的风险。

他说:“我们看到有数百万的工人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他们现在站在运送食品和包裹的第一线,疫情暴露了他们的脆弱。”

亚马逊公司称,在美国为其送货的合同司机每小时的起薪为15美元。亚马逊在书面回复路透社记者的问题时表示,它要求其快递承包商提供医疗保险,但没有具体说明这些公司承担了多少费用(如果他们真的承担了的话)。

一些司机说,他们选择不参加医疗保险,是因为他们负担不起高额的自付费用。亚马逊说,它要求承包商为司机提供一定数量的带薪休假,但没有说是否保证他们的病假也可以带薪。该公司还有一个名为Amazon Flex的项目,在这个项目中,独立承包商会拥有一个时间段,用自己的车把杂货或包裹送到顾客家门口。

亚马逊表示,它正在采取“极端措施”保护所有员工,包括合同工。这些努力包括“加大清洁力度,采购安全用品,改变配送流程以确保送货人员与顾客间保持安全距离”。

此外,亚马逊还将为其签约的快递公司提供洗手液和湿巾,让司机清洁车辆。当被问及司机是否已经拥有有此类物资时,该公司表示,一些送货地点“可能偶尔会出现暂时的物资短缺”。

基于应用程序的配送公司们已经与沃尔玛、Kroger Co和Target等大型零售商建立了合作关系。Instacart和Shipt并不向司机提供病假工资,但它们都表示,将为那些在COVID-19检测中呈阳性或因此被卫生部门隔离的司机提供两周的经济援助。

路透社采访了亚马逊、Instacart、Postmates、Uber Eats等公司的十多名送货司机,其中许多人认为这些公司没有为他们提供适当的保护或支持。

伯明翰公共卫生学院阿拉巴马大学(University of Alabama)流行病学家苏珊·朱德(Suzanne Judd)说,病假工资和消毒用品的缺乏也会给消费者带来风险,特别是在司机带病上班或者不能经常洗手的情况下。

她说:“接触大门、门把手,都会带来潜在的风险,只用洗手液是不够的。”

尽管存在风险,但随着经济的崩溃,每天不断上升的死亡人数、企业大批倒闭和政府的“宅家”政策,许多司机不能放弃自己的工作。随着上周危机的加剧,亚马逊宣布计划招聘10万名新员工,以应对激增的需求。但这些职位很可能被其他受重创行业(如餐饮业)的大量下岗工人填补,因为亚马逊是为数不多的还在招聘新员工的公司。为应对疫情,该公司暂时将仓库工人和合同工的时薪提高了2美元,但加薪措施将在4月底结束。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s Wharton School)专注于零工研究的教授马修·比德威尔(Matthew Bidwell)说:“这非常令人难过,因为三周前,我们处于一个历史上最为紧张的劳动力市场。这是很久以来第一次迫使雇主为工人提供更多的津贴和福利。未来,他们不再会有这样的压力。”

奥兰治县的丹尼·冈萨雷斯(Danny Gonzalez)也在为亚马逊送货,经过长时间的轮班,他的手被污垢弄黑了。

33岁的冈萨雷斯反问道:“当你在车上时,你能去哪里洗手?”

执行亚马逊标准的调度员用GPS技术跟踪他的行踪,有时还会质疑他在车站停留的时间。他说,实际上送货司机们并没有时间洗手,为了完成要求,他甚至会放弃午休。

他说:“你不可能在8小时或9小时内完成亚马逊希望你完成的280包线路,我们只是亚马逊的统计数据而已。”

雇佣他的亚马逊承包商会为员工提供购买健康保险的选项,但冈萨雷斯说,他没有接受,因为这些费用会花掉他将近一半的薪水。冈萨雷斯和阿尔瓦拉多都没有带薪病假。

被像麻风病人一样对待

疫情爆发后,亚马逊宣布将拨出2500万美元用以提供最长两周的带薪假期,如果送货司机被诊断出患有COVID-19或被因此被政府要求隔离,他们就可以申请这笔津贴。Uber、Postmates、Instacart和DoorDash等其他公司也做出了类似的承诺,用以帮助员工。

但司机们表示,复杂的标准让他们很难拿到这笔钱。25岁的乔纳森·佩拉莱斯(Jonathan Perales)是Uber在德克萨斯州的司机,本月早些时候,他在接送一名患病乘客后开始咳嗽和发烧。医院说他有COVID-19的症状,但由于全国缺乏检测包,拒绝对他进行病毒检测。

当他向Uber申请病假工资时,该公司告诉他,他需要一份阳性的新型冠状病毒检测报告,或者由一名医疗专业人士出具的隔离文件。医院和州卫生部没有人愿意代表他向Uber提交这样的文件,甚至当他出现新型冠状病毒症状时,还有一家诊所拒绝对他进行检查。

佩拉莱斯说:“我陷入了一个困境,我试图接受检测,并寻求经济援助。但我被当成麻风病人一样对待。”

尽管生病了,但他仍需要收入来避免被驱逐,所以他继续为Postmates工作了两天。他说,在他报告了这些症状后,Uber关闭了他的账户,导致他无法支付住房账单,只能住在车里。Uber拒绝就佩拉莱斯一案置评,但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司机的安全“始终是我们的首要任务”。Postmates亦拒绝置评。

驱车45公里只为用上洗手液

罗恩·斯皮格尔曼(Ron Spigelman)为Instacart送货。他说,该公司既没有提供培训,也没有提供卫生用品或防护装备。最近,他驱车45英里去俄克拉何马州塔尔萨附近的农村,只是为了在一家一元店里购买洗手液。

他说:“让司机可以洗手,不仅会让我们感到更安全,顾客也会感到更安全。”

Instacart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将为员工分发洗手液,并在一些商店提供清洁用品。该公司计划再增加30万名独立送货员,以应对激增的需求。

随着危机的加剧,一些司机已经停止了送货工作。 现年48岁的劳拉·切尔顿(Laura Chelton)开车前往西雅图地区的Amazon Flex,这是美国首次爆发的地点。上周,她注意到Whole Foods的点餐区域并没有人做台面清洁,她的订单就是在那里接的。当她看到一位老妇人在狭小的空间里整理购物袋时咳嗽了,她觉得根本不值得冒这个险去送杂货。(枫枫)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