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互联网

WeWork估值大幅下跌 小股东对其提起集体诉讼

新浪科技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9日上午消息,WeWork的小股东正在对公司多名高管,包括联合创始人及前CEO亚当·诺依曼(Adam Neumann)提起诉讼,要求赔偿损失。WeWork此前取消了IPO(首次公开招股)的计划,估值大跌超过87%。

在本周提交给旧金山高级法院的集体诉讼中,WeWork前员工娜塔莉·索伊卡(Natalie Sojka)指控公司董事会违反了对她这样小股东的信托义务。她指控董事会允许软银集团来拯救WeWork,以非常低廉的价格向软银出售股份,让软银的持股比例从29%上升到可能的80%,同时还给予诺依曼17亿美元的退出方案。

在11月4日的这起诉讼中,软银及其董事长孙正义也是10名被告之一。这起诉讼还指控这些被告及诺依曼内部交易。

WeWork发言人周五表示:“WeWork相信这起诉讼是没有根据的。”软银及其外部代表,以及索伊卡的律师尚未做出回应。

这起诉讼对WeWork来说设置了新障碍。WeWork的母公司The We Company于9月30日宣布搁置IPO。此前,投资者对该公司的亏损、商业模式和公司治理提出了疑问。诺依曼则于前一周辞职。

基于软银提出的95亿美元救助计划,WeWork的估值已经从8月份的470亿美元降至59亿美元。

本周五,WeWork披露了剥离所有非核心业务并裁员的计划。诺依曼的前助手上周起诉他歧视怀孕女性。

斯坦福大学法学院公司法和公司治理教授迈克尔·克劳斯纳(Michael Klausner)表示,尽管股东诉讼常常瞄准的是上市公司,但WeWork是否上市对案件的是非曲直没有影响。他还表示,对内部交易的指控“是法院将仔细研究的问题,被告可能很难拒绝”。

索伊卡表示,她是WeWork的股东,在该公司工作了1年到1年半时间。她表示,在自愿离职后,她被告知WeWork打算很快上市,而股价将大幅上涨。因此,她将所持的期权行权。然而,被告的做法导致股价大幅下跌,而软银的救助和其他交易给公司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

这起诉讼的目标是阻止WeWork进一步与软银和诺依曼达成交易,并限制向小股东的股票收购,此外还寻求惩罚性赔偿。软银提出的救助计划包括以30亿美元从当前股东手中收购WeWork股份,包括来自诺依曼的最多9.7亿美元股份。(维金)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