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互联网

过高估值的“WeWork们”,独角兽烧钱时代面临终结

猎云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编译:小猪配齐

成为独角兽并不意味你成功。

WeWork在过去几周经历了一次戏剧性的坠落。就在两个月前,这家办公室租赁初创公司还计划向公众发行股票,总估值为470亿美元。这一数字很快减半,随后投资者迅速撤回了对超过120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IPO)的支持。首次公开募股被撤回,给公司及其魅力非凡的创始人亚当·诺伊曼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

科技IPO市场和对初创企业的投资也可能受到严重影响。在WeWork之前,许多所谓的“独角兽”公司的估值都超过了10亿美元。该公司不确定的未来反映了投资者对硅谷初创公司的炒作了如指掌。

当然,WeWork有一些公司特有的问题。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对于投资人来说就是个“问题”,他随即被免职,保留其非执行董事长职位。他的20名高管支持者和家人正跟随他离开。几乎所有未来的发展都受到了限制,一万五千名员工中至少有三分之一可能会失去工作,而且最近的一些收购也在被廉价出售。

WeWork的财务状况也令投资者担忧。它的债务被银行归类为不良债务,而房东们对它的生存能力也越来越担心。该公司未来对房东的债务总额为470亿美元。甚至有人担心,需求减少会导致房地产衰退。

WeWork剩下的现金不足一年,如果没有IPO,将很难筹集到新资金。它每年损失近20亿美元,现在需要停止这种损失。一些报道甚至暗示,如果没有及时的救助计划,WeWork可能无法在11月之后继续生存。投资银行家们正拼命工作,试图从这场灾难中拯救些什么。

过高估值

在WeWork的IPO传奇之前,打车应用Uber和Lyft在2019年早些时候也进行了IPO,还有通信应用Slack和“健身界苹果”Peloton。目前所有这些股票的交易价格都远低于发行价。

过去几年,创始人、早期投资者和投资银行对一些IPO定价过高,这意味着新投资者无法从中获利。因此,市场对科技公司IPO的兴趣正在迅速减弱。一个直接的后果是,一些计划中的IPO被取消,AirBnb等其它公司的IPO也被推迟。

越来越明显的是,投资银行不能在IPO时对亏损的科技初创企业估值。Uber最初的估值为1200亿美元,IPO估值为830亿美元,目前的估值约为550亿美元。许多人认为,这估值跌的也太过分了。类似地,WeWork最初声称估值700亿美元,然后是470亿美元,但在撤回IPO前估值却甚至没有达到150亿美元。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其他首次公开募股中,这破坏了投资银行对处于早期阶段的亏损公司估值的可信度。

可能是贪婪推动了这些估值,但结果是关闭了IPO市场,因此早期投资者无法通过退出来获利。

这不就得不偿失?

软银的硬着陆

最后,如软银等的风险投资企业必须要为鼓吹IPO市场而负责。软银是WeWork最大支持者,投资额高达104亿美元,同样他也是Uber和Slack的大股东。这些公司的共同点就是:高增长率,但盈利前路漫漫、甚是堪忧。

只考虑增长而不顾长远收益俨然成为科技创企投资近期激增的一大特色。所有人都希望能够在早期投到下一个亚马逊Facebook。但是,鉴于大量注入初创公司的风险资本由于监管不力而被创始人浪费或抽走,投资者必须更加警惕自己是在与谁打交道。如果很难找到买家,或者估值大幅下降,投资人就必须改变投资业务的战略,以更快地产生利润,这反过来又会降低增长率。

风险资本投资者只能怪自己,因为过高的估值严重阻碍了他们自己的商业模式。随着科技初创企业的炒作开始降温,投资人的选择受到了限制。要么进一步投资于前景有限的企业,要么任由其倒闭。这可能会让人想起互联网时代,那些大量倒闭的初创公司。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