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互联网

美媒深批Facebook:邪教式的文化 员工假装很快乐

新浪科技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月9日下午消息,近日美国财经媒体CNBC撰文报道了Facebook内部近乎邪教一般的工作环境,不同意见受到压制,员工为了晋升必须跟同事打好关系,时刻假装快乐。

以下为CNBC全文:

在10月初的一次公司全员大会上,无数Facebook的员工终于有机会说出他们遭遇的性骚扰经历。

Facebook的政策主管乔尔·卡普兰因出席了大法官卡瓦纳福的国会听证会,在公司内部掀起巨浪。Facebook为此召开了一次特殊的全员大会。大会上发言的一名年轻女性员工直接向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说道:

“雪莉,之前我一直保持沉默,因为这里的气氛让我们不得不假装一切都相安无事,假装我们非常热爱这儿的工作,但是这样的压力实在太大,我们逐渐承受不起,”当时同在现场的多名前Facebook员工见证了她的这番发言,她继续说道,“这种压力本不应存在,当我感到不高兴的时候,我本没必要假装我仍然很享受、很快乐。”

这一事件暴露了Facebook公司内部的工作氛围:员工承受巨大压力,不得不将公司置于他们的个人生活之上,服从他们上司的命令,必须与同事保持友好,只有这样他们才有机会获得晋升。数名前员工将这种文化比作“邪教”。

根据在这段时间工作于Facebook的许多人士的说法,正是这样的文化,促成了公司在过去两年中的各种丑闻,比如政府散布虚假信息试图干扰大选以及滥用用户私人数据等等。他们表示,如果公司鼓励员工说出真实的反馈,Facebook本可以较早地发现这些问题。由于丑闻的缘故,Facebook的股价在2018年暴跌30%。并且,自7月份的最高位以来,股价跌幅甚至高达40%。公司市值至少蒸发2520亿美元。

与此同时,Facebook作为硅谷拥有最佳工作环境企业之一的声誉也出现了裂痕。根据允许员工匿名评价公司工作环境的网站Glassdoor的数据显示,去年,Facebook从全美最理想工作场所的第一位跌至第七位。

但是员工从不在工作场所有任何抱怨。

“这里的真实文化是,‘哪怕你感觉糟透了,你还是得假装自己十分喜欢在这工作’,”十月份离职的一名前员工说道。

以上叙述均基于CNBC记者与十多名Facebook前员工的对话,他们于2016年末到2018年底之间离职。这些人在谈到Facebook的企业文化时,比如名为“分级评鉴制度(Stack Ranking)”的员工绩效评估系统以及他们对此系统的感受等,均要求匿名,因为Facebook不允许他们讨论自己在公司的就职经历。这个所谓的“分级评鉴制度”与微软之前使用过的备受诟病的系统相类似,但微软在2013年之后已然放弃了该评估系统。

针对前员工的“类似邪教般”的工作环境描述,Facebook拒绝发表评论。

泡影之内

前员工描述了一个自上而下的方式,即由公司领导层做出重大决策,员工不可提出异议——与桑德伯格的名言“真实的自我”南辕北辙。

比如,在2017年初的全员大会上,一名员工向公司副总裁大卫·费舍尔(David Fischer)提出一个关于公司项目的棘手问题。大会上,费舍尔接受并回答了这个问题。但在接下来几小时内,这名提问员工和他的主管随即接到项目管理团队打来的苛责电话。

“我从不觉得这个工作环境真正鼓励‘真实自我’、鼓励不同意见,因为每当我这么做的时候,别人总会在电话中指责我,”这位前Facebook经理说道,他在2018年初从公司辞职。

另一名在2017年辞职的员工也表达了类似的感触。

“当涉及大规模运营时,你不能提出过多的个人意见,”他说,“如果你有一支军队,那么军队越是庞大,声音越是一致。他们必须服从领导者。”

这名2017年离职的员工在Facebook工作了两年。在这段时间里,他的团队从几个人发展到50多人。他说,他和他的同事都心知肚明,他们得相信自己的领导,服从命令,并且避免任何不和谐的对话。

这位前员工还补充说,公司不鼓励异见的文化,阻碍了员工反馈News Feed对2016年总统大选的影响。

2016年8月份,部分热门新闻团队的员工向媒体透露,他们正在压制保守派新闻。此事发生后不久,公司开除了数名该团队的编辑人员。当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公开抨击“Facebook或可影响大选”的指控,并称其为“臆想”时,公司员工提出异见的积极性进一步受挫。

前员工表示,公司内部存在一种“泡影”,一种不鼓励员工向主管们提出重要反馈或质疑决策的氛围。

“我对此十分失望,因为我十分敬重雪莉,而且她也鼓励大家提出不同的反馈意见,”一名员工说道,“但是我们宣传有余,实践不足。我们很少有争辩型的对话。他们得认识到这一点。他们需要反思并扪心自问,他们是否有不同意见的谈话,还是说这些对话仅仅是对他们自己意见的空洞重复。”

不能有任何弱点

许多前员工将邪教般的工作氛围部分归咎于Facebook的绩效评估系统。根据这个系统,每年两次,员工将受到大约五名同事的评价。这一同事评价体系迫使员工不得不借助每个可能的机会与周围同事建立友好关系。

“有点类似于人气竞赛,”2017年离职的一名经理说道,“你可以挑选那些喜欢你的人。”

员工可以直接向同事提供反馈,或者向他们的经理发送评价。这些反馈通常是匿名且无法更改的。

“你永远不知道别人指控了你什么,而这些数据对你的绩效评估却又至关重要,”一名在10月份离职的员工说道,“你获得的负面反馈或许会影响到你在Facebook的未来。”

一些Facebook前员工表示,同事和主管们会因为他们由于个人原因或事情没有参加工作之余的活动,而孤立他们。

比如,最近几周离职的一名员工表示,有一位主管在公开的团队会议上对他十分苛刻,仅因为他没有参加工作之余的团队建设活动。而在那时候,这名员工正在经历离婚的苦恼。

“她显然因为我没有参加那些团队建设活动,而给了我不好的反馈评价。但是我没有参加那些活动,是因为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我需要平衡生活与工作之间的关系,”这名员工说道。

根据Facebook女发言人的说法,员工不必参加工作之余的活动。她还强调,公司十分重视合作。

另一名同样在最近几周离职的经理也表示,因为生病,她曾经请了好几周的假,但却没有请病假。她说,她之所以这么做,是听从了自己主管的建议。

“我担心如果太多人知道这件事,或者请假时间太长的话,人们会觉得我不适合当前的工作,”这名前经理说道,“我真的很担心,如果我表现出任何弱点,他们会撇下我。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观察员工是如何不遗余力地讨人欢心的最佳方式之一就是在Facebook上关注Facebook的员工。

员工会在Facebook上炫耀公司的项目,发布各种在Facebook工作的好处或者歌颂Facebook对世界产生的积极影响。公司前员工表示,这不过是在同事和经理面前做做样子而已。

“人们很重视他们在Facebook上的好友关系,好友的同事都有谁,以及他们在网站上发布的内容将如何取悦于他们的上司等等,”2016年离职的一名员工说道。

和许多社交媒体用户一样,在线内容并不总能反映他们的真实情感。

“有太多在真实生活中过得很不愉快的人,但是光看他们的Facebook帖子你根本想象不出,关起门来,他们痛哭流涕的悲伤模样,”她说。

员工的评级方式

每年两次,公司将召开所谓的“校准会议”,进行同事间的评价。评价等级共七种,员工将获得其中之一。

经理们与他们的同事共同商议,对所有下属进行评级。随着评级流程在数周之内逐渐推进,下级管理人员渐渐离开会议室,直至公司副总裁们完成最终的校准。这时候,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签字确认,他们的副总裁已经完成尽职调查,并确定每一个员工在过去六个月里的绩效评级。

但是,公司对每个等级的员工比例有一定的限制。因此,在评级过程中,经理们需要与他们的同级同事互相竞争,为自己的下属争取有利的评级。经理们会为他们喜欢的下属员工竭力争取,但对他们不喜欢的员工、或者之前获得较差评级的员工,则不闻不问。

“在Facebook内部有一种说法,一旦你有一个糟糕的开始,那么在剩余的时间里你注定完蛋。这种耻辱会一直跟随着你,”9月份离职的一名经理说道。

根据两名前高管的说法,评级细分大致如下:

·“重新定义”:最高评级,仅不到5%的员工有机会获得

·“大大超出预期”:10%

·“超出预期”:35%

·“整体符合预期”:35%到40%

·“大体符合预期”:较低评级,未来职业生涯或将受影响;剩下的10%到15%的多数员工会获得此评价

·“较符合预期”:极少见的评级,根据多数员工说法,得到这个评级说明你离被开除不远了

·“不及格”:非常罕见,很多员工在获得这一评级之前已然被开除

根据Facebook女发言人的说法,这些评级分布并非硬性限制,仅仅是给管理人员的一个指导建议。

Facebook并非唯一一家采用这种绩效评估系统的科技公司,即为每一个评级分配一定比例的员工。这样的系统意味着,总有一小撮员工面临被炒鱿鱼的风险。这一绩效评估系统有时亦被称为“分级评鉴制度”,由通用电气的杰克·韦尔奇在1990年代开创,在硅谷十分普遍。微软曾经亦采取这一饱受诟病的绩效评估方式;受到员工普遍投诉后,公司最终于2013年中止了该方式。

宾夕法尼亚大学专门研究工作文化的亚力山德拉·米歇尔教授(Alexandra Michel)表示,分级评鉴制度在竞争激烈的企业内部确实有效,这些企业通常会制定客观可衡量的绩效对员工进行评比。然而,这个制度往往会破坏员工关系,并导致员工之间缺乏信任。并且,在主观衡量绩效的公司、或要求员工忠诚以换取利益或职业晋升的公司内部,这一制度甚至会带来政治竞争氛围,米歇尔说道。

“如果你的工作环境竞争激烈程度堪比华尔街,那么这个系统运作起来没有问题,”米歇尔说,“但假如你的员工来到这里,希望得到照顾、希望学习、希望成为温馨团体的一员,那么这个系统就显得尤其格格不入。”

自2017年初以来,根据多名前员工反映,Facebook在按照特定百分比评级这件事上越来越严格。

“我的上司曾明确跟我说,你给的‘整体符合预期’、‘大体符合预期’以及‘较符合预期’这些评级的人数不够,”一名在2018年初离职的前主管说道,“我发现自己正在做一些对员工十分苛刻的事情,给予他们低于他们本应该获得的评级。”

这个一年两次的评估让员工在每年的6月份和12月份期间工作尤其高效。为了在评级之前给上级留下好印象,他们往往选择在晚上和周末疯狂加班。而评级一般在8月份和次年2月份结束。特别是12月份,更加重要。根据Facebook的惯例,12月份前的那6个月的绩效表现决定了员工来年是否能够获得晋升。

多名前员工表示,这种竞争导致员工仅着眼于短期目标,侧重那些可以促进用户参与和改进他们自己指标的功能,而不会充分考虑对用户体验与隐私的长期潜在负面影响。

“如果你想要获得晋升,并且这取决于你的产品是否上线,那么你肯定会选择尽力让产品上线,”一位前工程师说道,“否则的话,你就还得再等一年,才有机会获得晋升。”

根据最近离职的员工们透露,在员工们又开始收集同事们的评价,并为2月份的新一轮校准做准备之际,该评估流程将在经历了困难重重的2018年之后,揭露员工对公司的看法。

一名员工说,今年人们对这一评估流程尤其感到焦灼。长期有离职的计划的人,会想要获得一个较高的评级,从而在离职的时候可以拿到可观的离职薪酬组合。其他有意留在公司的人,则将在大胆说出他们的顾虑、和为了职业发展考虑而继续保持沉默之间,犹豫不决。在这一评级过程中间,Facebook做出的任何调整,都将表明要么Facebook正采取特殊举措以来留住有价值的员工,要么公司仍旧我行我素。

“这一轮的评估,于公司和员工而言,将尤其跌宕起伏,”最近离职的一位主管评论道。(小白)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