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探索

从合作到反目 华大基因“举报门”背后纠葛

经济观察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张晓晖

32岁的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南京昌健誉嘉”)总经理王德明,6月14日在网络上发出了对深圳华大基因股份有限公司(300676.SZ,下称“华大基因”)的实名举报信——《举报华大基因伪高科技忽悠欺诈涉嫌贿赂官员,大规模套骗国有财产》。

2018年6月27日,华大基因发出澄清公告:南京昌健誉嘉曾与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下称“华大生命研究院”)有技术服务合作关系,但并不存在名称的授权使用或实体的授权运营关系,且合作期间由于其存在违约事项,华大研究院已与其解除全部合作关系,南京昌健誉嘉及员工王德明的所有行为,均不代表华大控股及华大研究院的立场、观点。

华大基因还表示,举报信对公司名誉造成恶劣影响,华大基因的控股股东深圳华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大科技”)和华大生命研究院已经采取法律手段进行维权。

曾经携手合作,如今反目交恶,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反目

目前这个混乱的局面,需要追溯到2018年5月18日。当日,华大基因在其官方网站(www.genomics.cn)以华大生命研究院(国家基因库)的名义,发出了一则关于南京昌健誉嘉违法冒充“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声明。

在5月18日的这则声明中,华大生命研究院表示:

1、我院从未以任何形式授权南京昌健誉嘉以“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名义开展市场活动、发表相关言论,亦从未以任何形式授予该公司员工王德明“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主任”之身份,南京昌健誉嘉及王德明的所有行为、言论均不代表国家基因库的立场、观点。

2、南京昌健誉嘉与我院曾为技术服务合作关系,而并不存在名称的授权使用或实体的授权运营关系。鉴于合作期间该公司根本违约,我院已解除与其全部合作关系。

3、国家基因库是服务于国家战略的国家级公益性创新科研及产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是支撑中国生命科学与生命经济发展的资源与基础能力平台。南京昌健誉嘉及王德明的行为、言论已严重损害了国家基因库的声誉,扰乱了国家基因库的运营秩序,并对公众造成误导,我院对此表达严厉谴责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这则声明一出来,我们就懵了。5月20日我找到汪建(华大基因董事长),尝试跟他沟通这件事,汪建称他不太了解这件事情,了解完后再给予答复。”王德明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

王德明称,自己是南京昌健誉嘉的实际控制人(南京昌健誉嘉70%的股权由其妻子周佳持有),华大基因的上述声明对公司和自己造成沉重的打击。

王德明向经济观察报出示了一份显示为南京昌健嘉誉和华大生命研究院所签订的《国家基因库技术服务合同》的资料,上面标注的合同编号为:CNGBHX2016032901,落款日期是2016年6月7日,显示有双方盖章签字。

“华大生命研究院托管的国家基因库开展细胞保存和细胞应用项目,他们称呼我们为代理商,其实我们想做更多的业务。”王德明称,南京昌健誉嘉负责为该项目提供细胞源,通俗意义表述就是:提供脐带血干细胞采集存储、免疫细胞采集存储业务。

随后,王德明和南京昌健誉嘉以“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名义开展商业活动,后来这一名义被华大基因、华大生命研究院和国家基因库否认。

王德明提供的一张显示为国家基因库官网的一则消息截图,落款日期为2016年4月17日,标题是“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成立,4月起接受样本”。

但是,记者在相关官网上没有找到这一网页。

此时,华大基因尚未登陆A股,处于IPO的关键期。

经济观察报记者在江苏省人民政府网站上发现,该网站引用新华日报的一则消息《江苏37家医院获国家基因库质量认证》,文中提及:“记者近日从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获悉……”

6月27日,华大科技和华大生命研究院于华大基因官网联合发布《严正声明》,继续否认“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这样的组织,并表示反对一切盗用“国家基因库”名义的行为。“合同没有约定违约责任以及违约金的赔偿,华大基因认为我们签订的合同地域范围过大(整个华东),因此决意收回合同。”王德明表示,这个事情成为南京昌健誉嘉的梦魇。

与此同时,王德明也在网络上公开表达观点:“脐带血保存没有效果,至今未见有白血病患者使用脐带血干细胞自救成功案例”。这个观点迅速在媒体和网络上蔓延。华大生命研究院和国家基因库注意到这个报道,双方迅速陷入交恶状态。

起诉和举报

王德明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5月29日,华大基因通过在《江苏金融时报》上刊登声明的方式,澄清跟南京昌建誉嘉的关系,王的客户纷纷离去,南京昌健誉嘉陷入瘫痪状态。

5月30日,南京昌健誉嘉作为原告,向南京建邺区人民法院提交了起诉状,把华大科技、华大生命研究院列为被告,法院准予立案。

南京昌健誉嘉在起诉书中称:“2016年4月,原告与被告共建成立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因‘国家基因库’只是一个有关部委批准使用的称号并无独立法人主体,其在深圳依托被告法人主体运营,在北京依托合作方北京誉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主体运营,同样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一直依托原告南京昌健誉嘉的法人主体运营。根据双方共同规划,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定位承接国家基因库华东地区的样本采集、科研及部分存储业务,同时将开展基于基因技术组技术的干细胞科研项目。”

南京昌健誉嘉在起诉状中要求华大基因一方消除名誉侵权,公开赔礼道歉并在全国范围消除影响。

随后,王德明将起诉至法院的消息,反馈给华大基因。

2018年6月10日,王德明接到南京警方的传唤通知,要求其说明一些情况。6月12日,王德明携律师前往公安局,警方对王德明称接到华大基因方面报案,诉王德明等人“私刻公章”。南京昌健誉嘉和王德明提交了合法审批备案的手续之后,公安局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

6月13日,王德明写出了那封实名举报信,王德明在实名举报信称:“华大基因以高科技企业名义四处圈地,并以高定价的基因检测等产品项目免费提供相关官员构成贿赂。”

对于王德明的实名举报,华大基因在2018年6月27日发出两份声明,一份是上市公司华大基因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的《关于控股股东及关联公司涉及网络传闻的澄清公告》(下称《澄清公告》);另一份是刊登在华大基因官方网站上,以华大科技和华大生命研究院双重落款发出的《关于天涯论坛注册用户“独孤九剑王德明”恶意诋毁华大基因的严正声明》(下称《严正声明》)。

《澄清公告》除了文中开头提及的“已经与南京昌健誉嘉解除合作关系”之外,还对王德明的实名举报信进行了澄清:“华大控股及华大研究院并未在江苏参与任何房地产项目,也未曾获得土地资源;所谓套骗国有资产、以及对过往合作伙伴进行个人打击、报复,文章提及线索不清、质疑无据,已对企业名誉造成恶劣影响。文章所涉事项与上市公司无直接联系,目前华大控股及华大研究院已采取法律手段进行维权。”

《严正声明》比上市公司的《澄清公告》较详细,包括:不存在“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为名的事业单位、民办非企业单位或其他独立的社会组织,反对一切盗用“国家基因库”名义的行为;南京昌健誉嘉因未能履行主要合同义务,已经与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解除全部合作关系;华大基因并未在江苏参与任何房地产项目,也未曾获得土地资源;文中提到的华大基因套骗国有资产、对董事长汪建个人的造谣污蔑以及华大基因对过往的合作伙伴进行个人打击和报复一说纯属无稽之谈、恶意诽谤等内容。

华大基因股价在6月27日和28日两个交易日里,从107元跌至92元,两日内跌去60亿元市值。

细胞业务

实名举报事件和双方的反目,掀开了华大基因在细胞业务的冰山一角。华大基因的细胞业务有个关键词——国家基因库。

在国家基因库的官方网站(www.cngb.org)中,该机构是这样介绍自己的:

2011年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批复,依托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组建深圳国家基因库。同年10月,深圳国家基因库建设方案获得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四部委批复。

深圳国家基因库是服务于国家战略的国家级公益性创新科研及产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是我国唯一一个获批筹建的国家基因库,“十二五”重点基础能力建设项目。

王德明提供的一份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的前身)与北京誉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誉马生物”)签署的《战略合作协议书》(落款时间为2016年3月9日)显示: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与北京誉马生物联合共建“国家基因库京津地区细胞公共样本库”,北京誉马生物负责进行细胞样本收集、市场推广、市场维护、临床合作医院联盟建立、临床医师联盟建立,并保证合作期间不与和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从事相同或相关项目的单位进行合作。双方合作期为十年,落款的印章与南京昌健誉嘉和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的协议相同。

誉马生物的一位员工对记者证实,这份合同遇到了华大基因方面的终止,已经不再生效。王德明表示,华大基因在托管国家基因库的同时,也在开展细胞存储业务。其提供的一份显示为内部群发的邮件,发件人显示为深圳华大基因细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华大科技的全资子公司)的市场总监,于2017年12月1日发给各代理合作伙伴的细胞代理业务考核通知,表示将定于2018年1月上旬对华大细胞储存代理商在2017年度的业务开展及目标完成情况进行评估处理。记者联系华大基因方面求证相关信息,并未获得回复。

早在2016年5月,国家卫计委叫停了细胞免疫临床治疗,而细胞储存的一个重要用途,就是在日后用于患者的细胞免疫治疗。但是据了解,存储细胞应该没有法规禁止。

存储细胞的客户,要缴纳采集费、储存费和使用费,王德明表示,南京昌健誉嘉的商业模式就是跟华大基因共享整个环节中的收入。

经济观察报记者在最近一周的时间里,向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华大基因董秘办公室、华大基因公共关系与政府事务部门,就华大基因在细胞储存业务方面等问题提交了采访申请和相关问题,至本文截稿,仍然没有得到华大基因的答复。

2018年7月10日,华大基因股价收于99.97元,从2017年11月14日最高时的261.99元腰斩过半,从千亿市值到如今,总市值一度跌破400亿元。

点击进入专题:
华大基因被举报套骗国家资产 回应称诽谤
无创基因筛查遭质疑 华大紧急喊冤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