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创事记

有图无图
隐形成本超出想象 滴滴怎么亏掉109亿的?
QQ博弈黑客20年
谷歌、英特尔的聪明人是怎样用“OKR法”实现目标的?
任正非最关心的,除了华为之外就是它了
一起诉就退押金,亲历途歌消费者押金案开庭
成龙“传奇”背后的百亿游戏秘密
《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计算机图像界的女神
史上最强AI被喷,马斯克躺枪发推:我早看不惯OpenAI
抖音广告泛滥:正盗版游戏扎堆套现,抗癌药成神助攻
穷得滴滴作响
全球权威通信组织警告欧洲各国 华为5G或迎来重大转机
每当这些游戏发售,各国旅游部门就笑得合不拢嘴了
为什么传统企业转型互联网,没戏!
听声识曲App卖了4亿美元 Shazam为何得到苹果的青睐?
东北到底有没有互联网?
《流浪地球》背后,多少科技公司正在死去?
我在非洲做自媒体,有人专程来拜师
索尼CEO与任正非会谈纪要,吉田15问,任正非如何答?
美国的“五环外”,是否也会诞生一个“拼多多”?
天才程序员“保罗哥”的黑帮大佬人生
上市梦、创业梦、大厂梦:互联网三次梦碎下的劳动者
沙和尚到底是不是天庭高管?
狂悖汪滔的四道选择题
互联网公司口中的架构优化、战略调整?其实是裁员不同姿势
同时抱上腾讯、阿里 B站或成最大赢家?
2019第一戏精:年薪百万期权千万的
今日头条里,全是翟天临,而我,堪比秋菊
锤子“不举”,老罗难为
逆天AI编故事以假乱真,问答翻译写摘要都行
滴滴不慌:烧钱一时爽,挣钱火葬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