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亚马逊文化有毒,Uber、Lyft遭起诉,疫情放大失职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纳税人付出了代价,养肥了收入百万的公司高管。

文/艾利逊逊   责编/梓 

来源:硅兔赛跑(ID:sv_race)

“开除‘吹哨人’不是宏观经济环境的副产品,也不是自由市场的产物。这只证明了公司(亚马逊)的文化血管里流淌着毒药。”

5月1日,亚马逊云计算事业部副总裁和资深工程师Tim Bray愤而辞职,放弃超过百万美金的薪水和未行权的亚马逊股票,以此抗议亚马逊开除参加罢工抗议的仓库工人(‘吹哨人’)。

他揭露“亚马逊公司文化有毒”的博客立即传遍全网。

继Tim Bray离职后,今天亚马逊位于纽约Steten Island的JFK8仓库,一名感染新冠肺炎的仓库工人确诊死亡,这是第三起死亡事件。

1

亚马逊企业文化有毒?

Tim Bray在离职当日发表了一篇名为《再见了,亚马逊》的博客长文,表达了他对亚马逊企业文化的强烈不满。

亚马逊在疫情中对待参与罢工抗疫活动的员工的态度,将他们视为“可替代的分拣包装工人”,几次开除抗议员工的事件,反映了“当前这家公司的企业文化有毒”。

在Tim Bray看来,亚马逊不大方激励员工,作为一个资本主义体系的成功,是造成它错误对待仓库员工的根源。

而他不愿意助纣为虐、为虎作伥。

“我既无法继续(为这样的公司)服务,也无法将‘毒药’一饮而尽。”

今年3月,亚马逊在纽约Staten Island的仓库(JFK8)工人们进行了一次罢工抗议活动,他们呼吁亚马逊应该为仓库工人提供更多的保护措施。

Terrell Worm,是JFK8仓库上千名工人中的一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道:

每天在仓库里工作时我会至少会接触2000多种不同的物品,我需要从货架上拿起产品再把他们放到其他地方去,但公司并没有给我提供任何保护措施。亚马逊总说‘我们是一家人’,如果公司真的把我们看作是一家人,他们应该保护我们的安全让我们留在家里。”

亚马逊Staten Island仓库罢工事件媒体曝光后,亚马逊承诺会改善工人工作环境,为员工提供更好的保护措施,但随后活动的组织者之一,仓库工人Christian Smalls被亚马逊以“违反公司隔离规定”为由开除了。

亚马逊称Christian Smalls之前与一名新冠确诊员工有过接触,但没有遵守公司隔离规定参与了抗议活动。

之后为了帮助仓库工人争取到病假、病假工资及育儿服务等这些员工福利,4月亚马逊内部员工组织AECJ (Amazon Employees for Climate Justice)组织了一场请愿活动,并与亚马逊全球各地的仓库工人举行了视频会议,

4月10日,AECJ在亚马逊内部员工邮件系统里发布了这些倡议和活动,该组织的两位领导人 ,从事UI /UX设计的Emily Cunningham和Maren Costa当天就遭解雇。

亚马逊给出的官方理由为他们二位“违反了员工禁止要求其他同事捐款、签署请愿书的公司规定”。

除此之外,亚马逊还解雇了在明尼苏达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发起抗议的员工,以及JFK8的另一名员工。

这几位被解雇的员工都有一个共性,他们先后发起并组织了员工请愿、抗议活动,这些活动的目的包括呼吁亚马逊为仓库工人提供更多保护措施、以及增加针对底层工人的福利待遇等。

最后这几位员工都因公开和公司“对着干”,被亚马逊一一开除了。

虽然亚马逊开除这三个人好像都有“正当理由”,但在绝大多数人看来,这就是亚马逊在整肃公司纪律,“杀鸡儆猴”的意味也很明显,给那些挑战公司权威、对公司政策持异见的员工们提个醒,如果你们再折腾,你们的下场就和这几位一样。

纽约总检查官办公室认为,亚马逊仓库采取的防护措施不够,并有理有相信其违反了纽约州的“吹哨人”保护法案。

而这并非亚马逊第一次对“挑事儿”的员工露出凶相。

去年亚马逊员工成立了AECJ,该组织是希望亚马逊可以在当前全球气候越来越危及之时可以担当更多责任、发挥超级企业的领导作用。

当时AECJ给亚马逊的股东们写了一封公开信,呼吁股东们行动起来,当时这份公开信获得了8,702名亚马逊员工的签名支持。最终这份决议虽然获得了多数票但却未被通过。

四个月后,又有三千名亚马逊员工参与了全球气候罢工活动,在罢工前一天亚马逊终于宣布了一项大规模的气候危机解决方案。

但亚马逊的这个决定并非是被这些提倡改革的积极分子员工所感化,相反活动的领导人们先后遭到了解雇威胁。

面对公司里不同的声音,管理层本来可以采取一些更积极的应对措施解决问题,但偏偏亚马逊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各种以“违反公司相关政策”为由威胁或解雇维权员工。

2

科技公司与零工之间矛盾激化

除了亚马逊之外,生鲜快递公司Instacart也遭遇了类似的罢工事件。

参与罢工的员工并非是员工福利保障健全、在疫情中可以远程办公的普通上班族,他们是拿最低时薪、或靠计件领钱的零工经济打工者。

在对外宣传上,这些公司把在仓库负责打包、在超市负责采购、运送货物的一线工人们称为“英雄”,可他们却质问自己的雇主:

为什么公司不采取足够的保护措施来保障疫情中“英雄们”的身体健康?

为什么不提高“英雄们”的福利待遇?

“英雄们”徒有虚名有什么意思?

疫情中还得冒着暴露在病毒中的危险继续工作的零工从业者们,希望能得到更多的带薪病假,但亚马逊的带薪病假只适用于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的、或被强制自我隔离的员工;

亚马逊的仓库工人希望公司可以在有员工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后暂时关闭仓库,进行彻底清洁;

Instacart的送货员们希望得到消毒纸巾和免洗洗手液这样的基本防护物品,他们希望Instacart可以支付每单$5的危险津贴,提高小费标准;

无独有偶,今天加州政府正式起诉UberLyft,称他们违反了加州劳动法案A.B.5.,将司机错误划归为零工,没有给予员工应有的医疗保险等福利待遇。

零工经济开创了一种全新的雇佣关系,由各种应用程序组成的平台替代了传统的企业雇主,这些平台成为消费者和从业者之间的连接体。

作为零工经济行业最知名的企业,Uber和Lyft向来坚称使用其平台接活的司机们是独立承包商,而不是按照法律规定的传统意义上应该享受各种福利保障的雇员。

这种方式为大量雇佣零工的科技企业节省了大量的工资开支,也被视为支撑其快速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

但疫情的爆发,格外突显了零工群体的脆弱。

家住旧金山的Lyft司机Jaime Maldonado介绍说,疫情爆发前他每周的载客量在100次左右,到3月中旬时这个数字已经下降到50,相应地他的收入也减少了一半,一周大概只能拿到$600左右。

而在俄亥俄州的Uber司机Richwine则说,他现在的收入为0。

全职依靠Uber、Lyft养家糊口的共享司机们收入严重缩水,普遍比疫情前加少了至少五成+。

Instacart大量的订单依靠于遍布在全美各地的送货员来完成,但Instacart并没有把送货员当做是传统意义上的雇员,而是将每个人视为“独立承包人”。

他们不仅没有带薪病假,在员工闹罢工之前Instacart连消毒湿巾、免洗式洗手液这样的基础保障物品也不会配备。

在新冠疫情中,如果司机在接送客人、送货员在快递外卖食品时不幸感染病毒,应该由谁来承担医疗保险呢?

但当疫情到来之后,零工经济一直存在的问题也被放大化了,“谁来对零工经济从业者负责”成为了最凸显的矛盾之一。

在疫情中生意更红火的公司并没有比收入减少的零工公司为可能感染病毒危险系数很高的一线工人提供更多保护。

在经典管理学中,“重视员工利益、以人才为本”是优秀企业奉行的金科玉律,但在零工经济中却并不完全适用。

加州劳工联盟财务长Art Pulaski说“当巨型公司,如Uber和Lyft拒绝遵守法律时,我们都要付出代价。当Uber和Lyft没有为失业的司机支付‘救命’的失业保险、提供其他福利时,纳税人付出了代价,养肥了收入百万的公司高管。”

3

改变迫在眉睫

最低工资保障、带薪病假和医疗保险,这些在疫情危机中至关重要的福利措施,绝大多数零工从业者都没有可以享用的保证。

当美国出台各种政策解决经济低迷、失业严重问题时,因为零工经济从业者雇佣关系的特殊性,他们的福利保障、是否能够使用这些政策都不得不拎出来单独讨论。

加州州长今日发话:“必须按法律行事。”

可以预见,Uber和Lyft,必有一场硬仗要打,而结局,或许也已注定,牺牲零工利益获取快速发展的模式就要行不通了。

从亚马逊,到Uber和Lyft,一场疫情,将科技公司与零工的矛盾暴露的一览无余。

从道义上讲,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保证了我们的基础需求可以满足。从法律上讲,加州将坚决执行A.B.5法案,不再容许Uber、Lyft将司机做为零工对待。

突然到来的新冠危机不仅考验着各家的商业模式,也对他们的日常运营、雇佣关系施加了极大压力。

这次疫情对于正在经受考验的科技公司来说,成功树立企业社会责任感形象和挺过危机屹立不倒一样重要。

参考资料:

https://www.tbray.org/ongoing/When/202x/2020/04/29/Leaving-Amazon#p-3

https://www.nytimes.com/2020/05/04/business/amazon-tim-bray-resigns.html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5-04/senior-amazon-engineer-quits-to-protest-whistleblower-firings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5-05/uber-lyft-sued-by-california-officials-over-driver-benefits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