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谁在为特斯拉“封神”?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五十六号

来源:BusinessCars(ID:BusinessCar01)

在特斯拉国产的道路上和国内优质供应商的合作必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内。

行业新闻从不空穴来风,被“传闻”了近一年的“特斯拉牵手宁德时代达成合作意向”的消息在2020年2月3日终被确认。

2月3日,宁德时代公告称,公司拟与Tesla, Inc.以及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签订《Production Pricing Agreement (China)》。协议中约定,宁德时代将向特斯拉供应锂离子动力电池产品,特斯拉将根据后续具体订单提出采购需求。目前,宁德时代、Tesla, Inc.已签署该协议,尚需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签署;供货期限被确认为两年:2020年7月1日——2022年6月30日。

显然,这是特斯拉Model 3在国产道路上和国内优质供应商合作实现下降成本的关键一步。而作为目前国内的电池商巨头——宁德时代,牵手特斯拉也将让其“拿下全球”。

入乡随俗

美国东部时间2月3日,特斯拉股价以780美元收盘,爆涨19.89%。创2013年5月以来最大单日涨幅,其股价也同时刷新了收盘纪录高位至786.14美元。按周一收盘价计算,特斯拉市值达1406亿美元。

如今特斯拉市值已超过德国大众,在全球汽车制造商中排名第二,仅次于日本丰田(丰田汽车当前的市值约为2270亿美元)。

国外一家专注于投资创新公司(Ark investment)发布最新信息,他们估算特斯拉估值模型更新后,目前预计该公司股票到2024年将价值7000美元;在未来五年中,Ark investment预计电动汽车的销量将占全部汽车销量的三分之一,特斯拉的份额将达到18%。

特斯拉与宁德时代的合作,无疑也成为了推动此次特斯拉股票爆涨的原因之一。

对于中国新能源市场而言,特斯拉俨然是一匹狼,搅开了国内自主品牌市场有些“温水煮青蛙”的市局。

就在2019年,特斯拉还将近5年全球新能源车销量冠军比亚迪挤下神坛,比亚迪以22.95万辆的败于售出36.75万辆的特斯拉,这是比亚迪首次低于特斯拉,不少网友表示,“国产特斯拉的到来,估计比亚迪再无回巅峰之日了。”

如同”坐上火箭“一般的特斯拉,终于在2019末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1月末,特斯拉公布其2019年第四季度总营收,共计73.84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72.26亿美元相比增长2%;其净利润为1.32亿美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2.10亿美元。

行业分析师指出,“目前的特斯拉属持续上升阶段,第四季度的业绩基本靠Model 3车型支撑,2019年四季度在Model 3全球交付共9.3万辆,同比增 46.6%;随着特斯拉Model 3上海工厂超前完工以及Model Y项目的提前启动,叠加国产Model3价格下探至30万以内,目前在国内新能源市场同级别车型中没有匹敌竞品, 国产Model 3的销量定会有望进一步攀升。”

早前一直被戏称为“狼来了”的故事,而今真实应验。不过自太平洋彼岸的这匹狼,已经学会了“入乡随俗”的道理,国产Model 3的降价再一次说明特斯拉想要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新能源市场发出“嚎叫”。

所以找到一批优质的国内供应商,将其减少制造成本,才能让特斯拉或者是Model 3的“高端大众化”路线走得更远。在这条路上,除了早前就和特斯拉有过深度合作的长盈精密、旭升股份、文灿股份外,如今在盟友的名单上,又写上了宁德时代、世运电路、均胜电子等国内供应商的名字。

都不愿在一棵树上吊死

尽管中国汽车行业持续两年成下降趋势,2019年新能源汽车产销同比下降2.3%和4.0%,但这艘巨轮已平稳驶出港湾,狂风暴雨都终将成为历练。中国仍然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新能源市场,占据了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约55%,这为特斯拉国产之路铺开了一条康庄大道。

马斯克这位来自大洋彼岸出色的领导者明白,真正意义上要实现全面国产化100%成本控制,这条路并非一蹴而就。

第一款国产车型Model 3已有30%零部件国产化,预计2020年7月车身零部件国产化率达到80%,年底达到100%。产能迅速爬坡的特斯拉对于国内上游零部件供应商而言,是一次再好不过的机会了。

但作为依靠动力电池的特斯拉来说,中国市场最不能错过的就应该是宁德时代。

成立于2011年的宁德时代,于2018年超越松下成为目前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供应商,在国内几乎80%的新能源车企都和宁德时代合作,还包括德国奔驰、奥迪、宝马、日本丰田这些国外品牌也在宁德时代的订单名列。国内外的新能源纯电汽车市场,给予了宁德时代快速成长的养分。

在和特斯拉正式合作前,宁德时代发布了2019年年度业绩预告,公司2019年实现净利润40.64亿元~49.11亿元,同比增长20%~45%。宁德时代表示,“2019年业绩与上年同期相比上升和新能源汽车行业快速发展分不开,动力电池市场需求较去年同期相比有所增长。”

两个在新能源行业如同“网红”般存在的企业,终于成为同盟军。合作协议签署之后,宁德时代正式成为特斯拉产品链上游供货商,特斯拉也将成为宁德时代产品链的下游买家。

不过宁德时代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与市场上大部分新能源车企均采用方型电池不同,特斯拉当下全系车型均采用圆柱型电池,而宁德时代主打的CTP电池包(Cell to Pack,无模组动力电池包)采用三元正极材料、方形电池。

中信建投研究报告曾表示,圆柱型电池包一定程度上成为特斯拉产品的短板。特斯拉的电池搭载6000~7000余节由日本松下提供的圆柱形18650型钴酸锂电芯构成的一体式动力电池总成。

特斯拉S适配的动力电池为18650型NCA(镍钴铝)电芯构成的一体式动力电池总成。而恰好又是搭载18650型电芯特斯拉S电动汽车,在全球范围发生了50余起在停驶、行驶、充电和碰撞工况引发的自燃、燃烧、二次燃烧和爆炸事故。

特斯拉所特有的圆柱型电池包属于偏弱的体积能量密度,但这种电池并非新能源市场主流,所以与宁德时代合作,特斯拉能否为适应中国化而切换电池技术路线,如果切换技术路线,那将要求在整车结构上作出相应调整,此项工程也是巨大,从这一点来看还是可以期待的。

正当大家觉得特斯拉和宁德时代的携手或将书写新篇章时,聪明的特斯拉怎会在一棵树上吊死?

于是特斯拉又拉上了LG化学。

有消息称,特斯拉已与LG化学达成一致,LG化学南京新港的第一工厂将量产Model 3车型所需的21700圆柱型锂离子动力电池。其实早在2019年8月,就有报道称特斯拉已和LG化学达成合作,将采购电池用于在中国投产的电动汽车。在2019年12月公布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中,国产Model 3也同时将松下和LG化学纳入电池项目。

了解特斯拉的朋友都知道,在和宁德时代、LG化学结盟之前,特斯拉的电池供应商一直只有松下,这样的合作关系持续了近十年,不得不承认松下和特斯拉也互相成就了彼此,终于迎来了彼此的光耀时刻。

2020年2月4日,松下与特斯拉的电池合资企业首次勉强实现季度利润,这个利润让前后在特斯拉身上押下16亿美元赌注的这家日本公司松了一口气。松下首席财务官梅田博和表示,该公司与特斯拉在内华达州运营的电池厂的亏损目前已得到弥补,因为产量上升降低了原材料成本。

“到明年,我们希望利润将企稳,”梅田博和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该公司业务状况的改善与特斯拉发布的强劲业绩形成呼应,“随着特斯拉迅速扩大生产,我们正在迎头赶上(指电池生产),”他表示,“更高的生产量有助于降低材料成本和消除损失。”

如今特斯拉全球上涨的销量无疑给松下吃了一颗短暂的定心丸,毕竟在过去几年里,松下并没有令其省心。

有坊间传闻说,松下电池的产能一直没能跟上特斯拉车型产能,间接拖累了特斯拉生产,马斯克曾公开表示,“因为松下产能原因,导致Model 3车型生产受到影响。”而松下电器CEO津贺一宏则称,没有计划在中国为特斯拉建造新电池工厂,公司低估了与特斯拉的合作风险,目前难以从现有电池业务中赚取利润。

事实也如此,松下目前在中国有三座电池厂,其中位于大连的工厂专门为电动汽车生产电池。但了解到该工厂主要面向北美和中国市场,主要生产方型硬壳电池,而特斯拉使用的是圆柱型电池。

而在特斯拉频频发生车型自燃起火事件后,特斯拉也将起火的主要原因归责为松下电池问题,一来二去间,这两个好朋友也出现了间隙。所以特斯拉需要在中国市场找寻更有利的合作联盟这也是情理之中。

当然不止特斯拉在另结新欢。

2019年1月,松下与丰田汽车签署合约,双方计划在2020年前成立一家电池制造合资企业;4月松下又停止了扩张Gigafactory1电池工厂计划,也暂停对特斯拉上海工厂对投资。

马斯克需要在彻底和松下说再见之前拉拢更好的同盟。

随着特斯拉上海工厂二期Model Y国产项目的启动,宁德时代和LG化学电池供应商的地位显得及其重要,特斯拉需要一批稳定且优质的供应商,以宁德时代为首的采购链端也需要像特斯拉这样充满欲望的客户,这些从不矛盾,只会越发精彩。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