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电竞解说:“我们是生存在电竞圈底层的搬砖人”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电竞解说不仅是一份赚钱的工作,更像是一条寻找自身价值的必由之路。

文/陈彬   编辑/石灿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电竞解说越来越火了。

11月20日12时,《英雄联盟》LPL全明星投票结束。这一庆典活动中,人们可以给自己喜欢的职业选手及解说/主持人投票。新锐解说王多多人气反超了“霸榜”多年的资深解说米勒,一跃登顶,激起了网友的大讨论。

王多多的解说之路始于2017年,因使用和改编古诗词来解说电竞比赛,吸引了众多粉丝,被冠名“电竞诗人”。不到三年,单是微博粉丝数就从零基础涨到了84万。

人们羡慕电竞解说拥有一份光鲜亮丽的工作,也羡慕他们能在万众瞩目下滔滔不绝。近年来,连职业选手都坐上了电竞解说的位置。但王多多却告诉刺猬公社,自己在电竞圈中永远是陪衬,职业选手才应该是核心。

一位来自《王者荣耀》KRKPL(韩国职业联赛)的解说小鹿,用略带调侃的语气形容这份职业,“我们是生活在电竞圈底层的搬砖人。

电竞解说的生活是怎么样的?这背后需要付出什么样的努力?刺猬公社带着这些疑问,找到了三位电竞解说。他们分处不同的电竞项目与职业发展路径,却有着相似的境遇。

实际解说远不是那么回事儿

“正式入行前,我觉得团战简直是噩梦。”王多多说。

团战是《英雄联盟》比赛对抗最激烈的片段,也是信息浓度最高的时刻。团战时间往往不会超过15秒,却至少有4~5位参与者,一眨眼就会有选手阵亡。电竞解说需要捕捉到全部选手在这一刻的精彩操作,并在下一个精彩操作爆发前,用极快地语速将信息精确地传递出来,不能用粗略一句“这波团牛B”带过。

一场精彩的团战,配上一次精彩的解说,将成为一段被传颂的佳话。反过来说,团战解说难度极大,不是所有人都应付得来。

不巧的是,王多多当年应聘解说工作时,第三轮面试的考题就是解说团战。

2017年元旦前夕,上海腾讯大厦的一间会议室中,王多多在面试席位上惴惴不安。此时,会议室投影仪上的画面,正定格在团战最激烈的时刻。

他需要在准备时间内,迅速掌握英雄信息、队伍阵容以及局势走向。主考官李淳只给了王多多30秒准备时间。时间一到,画面立刻开始流动,解说词得跟上。

李淳2018年加入了趣加体育,并担任CEO及FPX战队负责人的职务。FPX战队夺得S9全球总决赛冠军时,他当年面试过的年轻人王多多,恰好坐在评论席上。

幸好王多多早有准备。“我是典型的准备型选手。”他告诉刺猬公社,自己私下里针对团战做过特训。

“首先放视频,尝试跟着说一段,把比较好的点记下来。如果说得不好,我就会直接把视频回放再回放,然后用笔或者记事本,把所有要说的话写下来,再配合视频读一遍。”王多多说,“如果节奏不好,会反复修改文字,直到我能够流畅地配合视频说出来。”

王多多按照这个节奏一口气练了十场左右的团战,最终得以通过面试。可实际上场之后,他才发现实际解说远不是那么回事儿。

2017年1月18日,王多多终于有机会站到了解说席上。

这是一场LSPL(《英雄联盟》甲级职业联赛)比赛,对战双方分别是NON和LD两支二线战队。作为解说,王多多需要考虑更多的维度,“情绪渲染,冷静分析,以及解说的节奏等等。”

解说电竞比赛时,他们不仅需要让大脑时刻保持超高速运转,更需要充沛的体力。

小鹿第一次登台,是作为《王者荣耀》韩国职业联赛春季赛的二路解说。直播一场比赛时,除了会有官方解说外,还会有一些分支频道:与主直播间画面相同,但换了一个解说团队,他们就是“二路解说”。

这一场春季赛几乎没有出现零封的情况,而是把对局都打满了,出乎意料地比了6~7个小时。连续不停地讲了5个小时之后,小鹿开始有些体力不支。

“脑子有点发懵了,出于节目效果,两个解说搭档疯狂给我下套,不管说什么我都说对,结果是一些牛头不对马嘴的事情。 ”小鹿说。

“永远都可以比前一秒准备更多东西”

除了体力问题之外,游戏知识不足更令小鹿头疼。

小鹿成为KPL赛事解说之前,是一名《英雄联盟》电竞粉丝,对《王者荣耀》没有很深的理解。“我连英雄头像都认不全,只能靠死办法,把头像下面的英雄名全部盖住,像上学时候一样死记硬背。”

《王者荣耀》不少英雄技能机制较为复杂。诸如英雄“铠”,他的一技能同时拥有减速、回血、加移速、加攻速和减冷却的效果。即便是玩过几十把铠的玩家,都不一定能记全这些效果。

“我会开匹配,有时比较忙,嫌一局游戏速度太慢,就一遍一遍去玩自定义和训练营,来了解英雄技能和属性。”小鹿说。

其次是战术知识的补足。

由于职业选手能打出远超普通玩家的团队配合和执行力,导致电竞比赛和路人局完全是两个概念,战术和英雄选择完全不同。诸如“盘古”这样路人局比较少见的战术性英雄,在《王者荣耀》比赛时常常是争夺的焦点。刚入行时,小鹿只能反复看以前的比赛,来学习资深解说的战术分析。

“到现在这个阶段,自己阅读比赛能力也提升了,和这些队伍私底也会有联系,可能会找他们探讨一下。”小鹿说。

这些还只是基本功。

电竞比赛进行时,常常会有2-3位解说,且各有分工,几乎没有“独角戏”。多人合作解说时,一般会有以下三种角色:控场解说负责带动整场比赛的节奏,专业解说负责提供数据和分析,嘉宾解说负责提供一些有趣味独到的内容。

每场比赛开始前,小鹿会根据所处位置的不同,准备赛前看点、选手个人故事、队伍数据分析等内容。

这其中,小鹿最常做的是控场解说。

“单口相声”永远是最简单的,人多反倒困难,控场解说需要来协调这一关系。也正是如此,小鹿还得对自己的搭档做足功课。

“需要有感知搭档的能力,像是个温度计。”小鹿形容说。

一场《王者荣耀》韩国职业联赛比赛中,赛事方请到了一位非常知名的《王者荣耀》主播作为嘉宾解说。这位主播平时直播时非常有趣,骚话不断,可坐上解说席后,却紧张得说不出几句话,导致第一遍彩排效果极差。

小鹿回忆说,自己在第一遍彩排时,会特意去留心这位主播讲了些什么,对什么比较敏感,“然后告诉他,把自己代入成选手,你会选什么英雄?怎么出装?什么时间点会和水友互动?第二遍彩排他突然就状态不一样了。”等到实际比赛时,这位主播发挥出了超常的解说表现。

“之前跟别的同事也聊过,如果真想把一场比赛说好,准备多少个小时都不为过,因为永远都可以比前一秒准备更多的东西。王多多也向刺猬公社强调了前期准备的重要性。

王多多的解说能力日益提升,但他需要准备的内容反而会更多。刚入行时,无论是战术还是选手信息,只能依靠网络资料;如今,在不断与俱乐部打交道后,也能收获大量信息,准备资料的渠道也日益丰富。

解说有门槛吗?

如果腾讯当年没有多开一个解说面试分会场,如今的王多多可能是一名游戏策划。

2014年9月6日,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内灯光闪耀,《英雄联盟》三周年庆典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此时,包括皇族战队在内的5支战队将在此决一死战,争夺参加S4全球总决赛的名额。底下的观众席中,工作两年的平安银行员工王多多深受感动,励志要进入游戏或电竞行业。

直到2016年9月,王多多才彻底下定决心要转行。几个月时间内,他先后投递了《英雄联盟》电竞解说、游戏策划等工作。

三个月后,王多多突然收到一条短信,询问是否想去面试《英雄联盟》电竞解说。

“一开始还以为是诈骗短信。”他回忆说,当时腾讯已经面试了20多个人,可能是觉得人不够,所以增设了深圳分会场。

获知这一消息时,王多多已经面试了几份游戏策划的工作,正在等待新一轮面试的到来。这条突如其来的短信,让他决定推掉其他所有面试。

此前招募的解说员,都先解说了高校联赛等规模更小的比赛,再一步步往上走。但王多多是被额外招进来的,因此没了历练的机会,一上来就得解说当时《英雄联盟》第二大规模的LSPL联赛。

进入LSPL联赛后,剩下的就全凭个人造化了。“至少我了解是没有什么培训。除非说新人有一天突然上到更高级别的联赛,那才会搭档一位老解说,以免他出岔子。 ”

如今,无论是《英雄联盟》,还是《王者荣耀》的赛事,招募解说时越来越强调科班出身和学历。

王多多毕业中国人民大学德语系,学历虽高,却算不上科班出身。他告诉刺猬公社,腾讯在进行简历筛选时,往往会更看重播音主持专业。一些地方的招聘会场,甚至就直接安排在播音主持相关的大学里。

小鹿也深有同感。

2017年夏天,小鹿参加了《王者荣耀》KPL官方青训营,身边同学也多来自重点院校。“他们不是中国传媒大学的,就是上海戏剧学院的,还有浙江传媒学院的。”

不过,小鹿认为“科班出身”有时也并非是个优势。毕业播音主持专业的人在解说时,难免会带有一些播音腔,反倒会让观众产生一些距离感。

其他规模稍微小一点的赛事,例如《剑网三》竞技大师赛,在招募解说时的逻辑不太一样。

《剑网三》竞技大师赛解说雨豪告诉刺猬公社,西山居在招募选拔时会同时看重人气和专业判定。“我们会上传一段解说的录屏,官方会放出来让观众来投票,然后观众投票占一定比例,官方打分占一定比例。”

西山居不是那么看重出身,但对专业水平的要求同样很高。

雨豪是一位典型的东北汉子,普通话不是很标准,讲话带着浓浓的东北腔调。虽极具个人特色,可在他加入《剑网三》解说团的第一天,西山居相关负责人仍要求他去学习普通话和解说相关技能。

电竞行业方兴未艾之际,解说人才青黄不接。你似乎只要擅长“侃大山”,或者长相甜美,都有机会在解说席唠上几句。如今伴随着大量资本的入局,以及行业日益规范化,电竞解说行业的门槛,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拔高。

瓶颈

做电竞解说,陷入瓶颈似乎是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解说。”小鹿坦言,自己什么位置的解说都能做,能控场能分析,可除此之外,好像找不到别的长处,也找不到自己的特色。

似乎谁来讲都差不多?

观众在欣赏电竞比赛时,全程几乎看不到任何关于解说的画面,只有声音。谁又会在乎哪句话是谁讲的呢?如今的电竞解说如此之多,有突出风格的人屈指可数。

解说的风格一旦形成,就会产生很强的辨识度。有些观众会因为解说独特的风格,喜欢上一场比赛。激昂亢奋、现场作诗、分析数据、讲述历史……都能成为一种风格。

“我觉得有时候没有风格,不是件好事,但也是件好事。”小鹿解释说,如果电竞解说风格异常突出,会分流掉观众的注意力,反倒喧宾夺主了。解说不是脱口秀,需要处处替赛事服务。

“有风格”与“没风格”,两者就像是一个难以平衡的天秤。但也意味着,更多非头部解说,也更难形成独特的个人竞争力。

小鹿一直不甘于做一名二路解说。2017年的夏天,她参加了《王者荣耀》KPL官方青训营,希望有机会加入KPL官方解说团队。青训营结束,小鹿拿到了“优秀毕业生”,却依旧没能等来那个机会。

“我还是不够优秀。”小鹿说。

截自微博“解说小鹿”

王多多也有类似的看法。他一直是足球赛事的观众,深受传统体育解说的影响。

他用足球解说詹俊曾说过的一句话举例,“一个解说员的最高境界,就是让观众忘了这场比赛有解说员。

“这句话不能说百分百对,有时候比赛需要解说去渲染和传递。这句话其实是站在很高的高度讲的,你解说的节奏感、韵律感什么的,目的是让观众舒服,跟比赛真正融为一体。”王多多说。

话虽如此,王多多也同样陷入了相当长的一个瓶颈期。

在他看来,似乎每场解说表现都差不多,也没有更多的人喜欢上自己。但更糟糕的是,王多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知道走出瓶颈的方法是什么。

“但我觉得最终还是走出来了,”王多多说,“每一场比赛都多准备一点,总会产生质变的。比如说有一个玩家叫‘你的骑士’,他只玩阿木木,已经玩了5万多场了,是迄今为止最多的,我就把这个真实的故事记下来了。等哪一天,阿木木这个特别冷门的英雄上场了,就可以说这个故事:阿木木终于上场了,‘你的骑士’,你看到了吗?”

空少送来充电宝

“把电竞圈收入排成四个等级的话,主播排第一,第二是选手,第三是主持,第四才是解说。”小鹿说,她解说一个赛季(三个月)赚到的钱,做直播一个月就能赚到。

电竞解说并没有底薪,工资完全是按照场次来计算。一周能解说几场比赛,解说本人也没有任何话语权,完全由赛事方安排。一旦进入休赛期,解说工作将没有任何收入。

小鹿透露,解说一场比赛的收入有高有低,浮动较大。“刚做解说第一年,有一次比赛,前公司报价是5000元,实际到个人手差不多有三分之一。”这是一个相对可供参考的的数字。在赛事期,她基本上每周能排到至少两场比赛。

如果是商演性质的解说工作,何时能拿到钱,还得看甲方何时付款。

对比其他行业,解说算得上高薪,且工作安排也没有那么满。但在电竞圈,名气相同的情况下,解说收入明显比不上其他职位。

由于一直没能进入KPL官方解说团,解说收入又只有直播收入的三分之一,公司希望小鹿能更专注在直播上,“我当时其实就比较困惑,觉得哪件事情都做不好。 ”思忖良久,小鹿还是决定先做好一件事情,告别了解说席。

她连续直播了四五个月,却发现自己愈发迷茫了,“总觉得没有发挥自己的价值。”

这期间,一位直播间观众曾在短短一个月内给小鹿刷了一笔不小的金额,反倒激起了她的恐慌。

“我好像也没产出什么有价值的内容,每天也就唠唠嗑、唱歌、玩玩游戏、吃东西,你为什么给我刷这么多钱?我就觉得很不心安理得。如果做解说,我觉得今天干了一场的活,拿着一场的钱,就觉得特别的硬气。”小鹿认为自己应该是个“直女”。

因此,小鹿在去年12月重新回到了解说席上。对她来说,电竞解说不仅是一份赚钱的工作,更像是一条寻找自身价值的必由之路。

对《剑网三》竞技大师赛解说雨豪来说,电竞解说这份工作又有着另一重意义。

转型做解说之前,雨豪曾是一位《剑网三》职业选手,拿过第二届竞技大师赛的冠军,同时也做直播。在他看来,职业选手总有退役的一天。相比之下,自己在解说上更能实现价值,也能给自己的直播间增加更多曝光。“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就算西山居不给我发工资,我也会去解说。”雨豪说。

解说这份工作,更像是对雨豪主播生涯的一个补充。

西山居对旗下解说也有加大力度的扶持。

电竞解说更像是介于台前幕后之间的角色,不会受到太多关注。《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赛事解说如此受欢迎,也是借了其赛事本身巨大流量的便利。西山居却希望解说能走到台前。

每届《剑网三》竞技大师赛结束后,官方都会留给每一位解说登台亮相的机会。2018年第三届竞技大师赛的现场,雨豪仍清楚地记得那些欢呼,“我喜欢雨豪”“雨豪解说得真好”。

赛事结束后,官方也会为职业选手和解说安排签售会。等待雨豪的粉丝,排成一条长龙,长到雨豪都记不清签了多少次,只记得至少有半小时。每个人签售有时间限制,轮到换人了,雨豪才有机会停下来。

“我在《剑网三》中认识了现在的老婆,组建了一个家庭。我的生活收入,也主要来自游戏直播。我还是一位解说,可以有机会让更多人认可我。”雨豪告诉刺猬公社。

几乎很少有人会只做电竞解说这一份工作。可这份工作,也帮助他们在实现自我价值的同时,收获到不少意料外的惊喜。

前段时间刚刚结束的S9全球总决赛中,王多多结束了在马德里的工作,飞回北京。刚下飞机,他突然意识到忘了拿充电宝,又折返了回去。此时,一位空少将充电宝递给了他,并说了一句“充电宝,多多老师。”

王多多愣了一下。整个飞行过程中,他从未和空少有过任何交谈。

“做这个行业也会有开心的事情。人家认识你,尊敬你,真的挺开心。”王多多说。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