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2019,有一种爆雷叫教育贷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危机往往因为教育机构跑路而爆发,但在背后放贷的金融机构也不是完全无辜。

文/唐亚华   编辑/魏佳

来源:燃财经(ID:rancaijing)

教育机构跑路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在线英语学习平台“朗播网”陷入欠薪风波;真人在线钢琴陪练机构于斯钢琴疑似跑路;在线辅导平台学霸一对一和理优一对一相继爆雷停止运营,至今还有未处理的教师工资和学员学费;今年10月,老牌英语机构“韦博英语”疑似跑路,涉及近万名学员、超亿元金额的消息更是将这一行业问题推上舆论高点。

这些机构跑路的根本原因都是资金链断裂,教育贷则加重了这一风险。在用户报课时,销售人员往往会以分期付款为诱饵进行劝说,一旦签订合同,学员需要每月按时还款给金融机构,而金融机构会将贷款一次性打给教育机构。

这本来是降低用户决策门槛,提高教育机构销售转化率的利器,但不少培训机构难挡巨额预付费带来的现金流诱惑,将其挪作他用,例如扩张新门店或尝试新业务,一旦受挫就会资金链断裂跑路,学员上课无望还得按期还款。

教育机构爆雷后,其背后放贷的金融机构也浮出水面,例如韦博英语就涉及到京东白条和百度有钱花。有学员质疑,自己是在不知情时开通了教育贷,金融机构并未尽到审核义务,且金融机构和教育机构之间存在利益勾结,教育机构会返点给金融机构。

业内人士表示,在教育贷中,金融机构除了能拿到分期的本息之外还有一个隐含条件,有的金融机构会跟教育机构去谈一个类似于金融服务费的费用。这在业内比较常见,因为金融机构提供分期贷款,是相当于帮助教育机构提高转化率,这中间的订单是否有分成取决于金融机构跟教育机构的协议。

事实上,国务院办公厅此前出台《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这一规定并不约束金融机构,而教育机构可以通过借贷预付方式打擦边球。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教育贷还将存在。

01

直到出事才知道自己贷了款

2019年10月以来,20年老牌教育机构韦博英语突然大量关店,学员不能上课,学费退不回,但背负教育贷的学员仍需还款。韦博英语资金链断裂、跑路的传言甚嚣尘上。

韦博英语创立于1998年,总部位于上海,以成人英语课程为主,在线下英语培训机构中占有一席之地。据官网信息,韦博英语已经覆盖全国62个城市154家线下门店。

10月12日,韦博英语创始人高卫宇发文称,公司由于经营失败导致资金链断裂,原本既定的融资计划不断被推迟。

而有报道指出,9月份韦博英语仍在大规模招生,不少学员交完学费还未上过课。韦博英语上海涉退金额在3500万元以上,成都在2000万元以上,全国各地校区涉及金额已过亿元。

来自上海的学员付鞠告诉燃财经,她在2019年3月购买了韦博英语的课程,她原计划报一年的课程,但报名时销售人员表示只有报2年及以上的课时才可以月付学费,否则需要一次性付清。

为了减轻资金压力,她报了标价39800元两年的成人英语课程,每个月付款约1600多元。“直到正式签合同,韦博英语的人都没有说过我办的是分期支付的贷款。我都不清楚是什么,他们就让我扫码、点确定、绑定银行卡,之后钱就自动从银行卡扣除了。”付鞠说。

6月,她又给女儿报了24980元的青少年课程,同样是两年期的月付,给女儿报课时,她才知道自己当时是办理了京东白条的贷款,因为平台限制,韦博英语把第二个课程的贷款提供方换成了百度有钱花。

付鞠回忆,4月到6月还能正常上课,到了七八月基本就约不到课了。“对方说是学员多,但后来听说从7月起很多老师就不上课了。女儿只上了几次课,国庆节就放假,对方说是调课,结果国庆后就收到了倒闭的通知。”

不能上课,但贷款还要按月还。气愤的付鞠联系了京东和百度客服,对方表示合同继续生效,必须要还款。她提议先冻结账户,对方不同意。

“课程不能上,我是不会每个月再丢钱进去的,10月的账单我没还,现在显示已经逾期了。京东白条的逾期利率是0.9%/天,有钱花是0.05%/天。”付鞠表示。

另一名学员张白是在2018年5月报名的韦博英语课程,总价23900元,分期两年。

“我那时候还是在校大学生,没办理过分期,课程顾问直接拿着我的手机、身份证操作的,全程不到5分钟。他还让我绑定了一张银行卡,每个月打钱到卡里,说是分期学费给韦博账户,我看到每个月还款界面有韦博线上字样,也没想太多,出了事之后我才知道这是所谓的贷款。”张白表示。

目前,除了英孚英语、VIPKID等机构接收了部分韦博英语的学员之外,并无更多官方回应。

02

教育机构拒绝不了现金流诱惑

除了韦博英语,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陷入危机的教育机构有20余家。这股风潮从2018年就出现苗头,2018年10月初,位于上海市的学霸一对一停摆,同样在10月,曾获得GGV纪源资本投资的理优一对一停止运营。

教育行业频频出现的爆雷事件,将矛头引向了教育贷。

所谓的教育贷也叫教育分期,是一些有培训资质的学校和机构为学员开展学费分期支付的一种缴费模式,服务提供方可以是学校机构本身,也可以是第三方金融机构。

此次韦博英语事件中,燃财经联系到的几位学员均表示,课程顾问在卖课时存在误导,他们在购买课程之初并不知道教育贷的存在,以为只是分期付款给韦博英语。实际上,学员一旦签订合同,金融机构会将贷款一次性打给教育机构,而学员无论是否上课,在合同期内都需要每月按时还款给金融机构。

其实,教育贷已存在多年,引入第三方金融机构,减轻了学员一次性付款压力,教育机构获得生源,金融机构也得到了利息收益,本是三方利好的事。然而,一旦教育机构资金链断裂,无法提供课程,学员不愿偿还贷款,金融机构将面临大额集中逾期,而学员逾期还款会对个人信用造成较大伤害,教育贷一夜之间就会变成无数人的“噩梦”。

在这个死循环中,教育机构这一环问题频发,主要是因为将预付费款项当成了现金流用于扩张,一旦周转不过来就会爆雷。

长期关注教育的投资人高山告诉燃财经,培训机构的收入确认是以服务交付作为依据的,如果没有交付服务,即使金融机构提前把钱打给了培训机构,本质上来说这个钱也不属于企业。“但是我们观察来看,不动用这笔钱其实不太容易,这毕竟是个很大的诱惑,很多企业都想借现金流去扩张。

他认为,预付费机制是导致爆雷的一个集体性的也是根本的原因,但没有预付费,企业在发展过程中的资本效率就会下降,预付费相当于是有了用户的资金杠杆,所以更多的企业还是希望保留。

在这背后,其实涉及到教育机构商业模式的问题。

The ONE集团联合创始人何雨莎认为,部分企业在单位经济模型没有跑通的情况下就开始了扩张,才是导致爆雷的原因。

“在其他互联网行业,规模效应也许能带来巨大的增速,可能烧钱能烧出一个独角兽,但教育行业不是这样。学员更多,需要的服务也更多,随着规模扩大,亏1块钱可能变成了亏10块钱,核心还是看企业怎么花钱、怎么执行,在公司很小的时候,账就要算清楚。”她说。

俞敏洪也曾提到,教育领域最大的风险在于这是一个预收款行业,机构一收学费就收两三年,企业的问题在前期往往因为资本而被“挡住了一部分”。用资本帮教育公司去扛,没有正常商业模式,预收款中断的时候,资金断流问题就出来了,“一爆雷就是大雷”。

03

教育贷背后的互联网巨头

危机往往因教育机构跑路而爆发,但在背后放贷的金融机构也不是完全无辜。

教育分期属于消费金融的一种,目前提供服务的既有京东白条、百度有钱花、松鼠宝分期、招联金融等教育培训分期平台,也有招商银行、浦发银行、交通银行等提供的信用卡分期。

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持有消费金融牌照的机构有20余家,其中银行股东背景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占大多数。由于消费金融牌照的审批日渐严格,互联网巨头常以入股的方式间接获得牌照,如百度旗下度小满出资4.5亿元入股哈尔滨哈银消费金融,新浪、阿里间接入股包银消费金融,蚂蚁金服和腾讯通过持股邮储银行间接持股中邮消费金融。

同时,能起到替代作用的小额贷款牌照几家巨头公司基本都有,京东的教育分期提供方就是重庆京东同盈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和北京京汇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韦博英语爆雷事件后,有用户称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完成贷款,质疑金融机构并未尽到审核义务,甚至和教育机构之间存在利益勾结。付鞠告诉燃财经,有传言称他们支付的学费中,每10000元里有8500元交给了教育机构,1500元则返给了金融机构。

金融行业从业者张岩表示,消费金融的模式比较轻,基本依赖线上,用户的身份证号、手机号等基本信息填报上交后,金融机构自己有一些数据源和风控模型会去做筛选,大多数金融机构认为教育分期的风险低,所以通过率也较高。

当然也不排除一些销售人员的引导。付鞠就是先用京东白条购买了成人英语课程,到第二次给女儿报课时,销售提醒她需要换成百度有钱花,以此躲避审核。

至于“利益勾结”的问题,张岩表示,“这里面的盈利模式很简单,金融机构首先能拿到分期的本息,另外还有一个隐含条件,有的金融机构跟教育机构会去谈一个类似于金融服务费的费用。”

他介绍,教育机构获客里有几种计费的模式,常见的是CPA和CPM,CPA是指按销售线索每个多少钱直接付费,每个线索通常几十元到一百多元,CPM是根据销售线索带来的成交额按照一定的比例结算。金融机构提供分期贷款,相当于也是帮助教育机构提高转化率,这中间的订单是否有分成取决于金融机构跟教育机构的协议。

在他看来,这不是违规的事情,而是一个商业息行为,因为本身教育机构获客或提升转化率就需要付出成本,行业越是盈利性差,越容易出现这种情况。

教育机构一旦爆雷,必然影响到借款人的还款意愿,明知放出去的贷款有收不回来的风险,金融机构为何对教育贷如此热衷?

张岩解释,教育行业普遍获客难,催生了一些帮教育行业导流的生意,很多学员上完试听课到引导付费的时候,往往因为课程贵而放弃,从销售线索转化成真正的订单的转化率并不高,于是催生了教育分期的场景。对金融机构来说,这是一个场景非常清晰的模式,比现金贷好很多,钱直接给了教育机构,资金流向可控,所以行业普遍认定教育贷是一个优质资产。

即便有爆雷的风险,多名业内人士仍表示,金融行业用途不明的现金贷会受到管制,但教育贷未来依然是有场景高潜力的金融产品。

燃财经联系到此次韦博英语涉及到的京东数字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对方表示,已第一时间与韦博英语协调沟通,积极督促对其相关学员进行妥善处理,已成立专项团队积极关注韦博英语后续解决方案,全力协助用户关注事态进展并督促有关机构做好善后处理。但对于与教育机构怎样合作、是否做好风控等问题,并无更多回应。

04

谁该背锅?

爆雷事件发生后,消费者首当其冲成为受害者。在这类型事件中,谁该担责?

北京至普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圣表示,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出发点是规避培训机构一次性收取高额学费后跑路的风险,韦博英语的学费分期贷款产品设计规则并未按此履行,就这一点来说,不排除提供贷款的金融机构也存在责任。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主任尹振涛认为,目前的规定是针对培训机构,并不约束金融机构,而且即使是针对金融机构,机构也可以等三个月到期延长贷款,也可以以消费贷的形式提供。但是借款人如果不知道贷款的具体情况,金融机构和教育机构则存在一定的违规。

他表示,目前的核心的问题是这类合同没有标准,合同中应该约定如果中途退课或教育机构中止服务该怎么处理。从理论上说,用户获得不了服务时就没有义务再去交钱,培训机构应该还款给金融机构。

他提醒广大用户,教育分期不同于消费分期中实物型的手机或电脑,产品可以直接到手,教育服务在预付费之后质量和服务完成度都没有保障,所以在协议上一定要做一些约束。

张岩也表示,办理教育贷有告知用户的义务,此次事件中有可能是用户的一面之词,也有可能是教育机构前端的销售人员为了冲业绩存在一定的欺瞒行为,说明教育机构去真正落地教育分期场景的时候,对前端销售人员的管理有问题。

最后,回归教育贷本身,如果能用好,其实可以对教育行业起到很大助推作用。

我们观察到,采用了分期付款的教育机构,销售的转化率会有非常明显的提升。因为教育的决策很重,金额巨大,几千元到几万元都很普遍。如果没有分期产品,决策相对比较慎重,用户会货比三家,尽量多的去试听,整个行业产品销售周期和转化率都偏低,而分期产品降低了决策的门槛。”高山分析。

高山站在投资人的角度分析,本质上来说,绝大多数家庭在教育支出上是没有根本性的支付困难的,消费结构再调整,用户再追求性价比,也不会在教育上让步,最多就是短期现金流的问题。这也是无数创业者入局和投资机构重仓教育的原因。

在他看来,预付机制本身有风险,教育贷的介入没改变其本质,只是低决策门槛让部分消费者不再理性,投入越多,后期坑越大,加剧了这种现象。

爆雷的教育机构中,韦博英语不会是最后一个,而教育贷,短期内也会继续存在。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付鞠、张白、高山、张岩均为化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