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我在一个换装游戏里,见识到了未成年人的小社会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空白缠绕

来源:游戏研究社(ID:yysaag)

每个人都在履行自以为正确的准则。

《萌遇》是一款在座的大部分人估计都提不起兴趣的手游,主题是换装。以整体氛围来讲,是一款大多数玩家都是未成年人的游戏。和同类型游戏相比,它有个特殊的设定:玩家可以自制服装,并自定价格,在游戏里卖给其他玩家。一切故事也因它而起。

围绕着这些出自玩家之手的漂亮衣服,玩家们分出了几个群体:会制造漂亮衣服的“小画师”群体已经跳出游戏,赚起人民币了;制衣水平一般的,则可以在游戏里混得风生水起;不会做衣服,但是勤于社交的玩家同样能玩的开心;上述均不符合的人,在静默无声间存在。

如果说这是一所服饰庄园——将这款游戏的社交圈称为“小社会”还为时过早,那么我恐怕是这个群体里的最底层:我不会做衣服,更和小朋友们融不到一起。所以我只能在这里记录下,这些玩家们各自面对着的,小小的烦恼。

1

在《萌遇》里自己做衣服极其容易:官方提供模板,玩家根据模板画衣服,简单审核后即可上架贩卖。没有规则,没有标准,画得极好的和画的极差的将同时出现在商店里,任玩家自行选择购买。

这是个销量与质量齐平的世界,由画师主宰,在有的衣服一件也没有卖出去的情况下,质量高的已经开始在被画师私下用人民币贩卖了。而这些用人民币标价的虚拟衣服,也在逐渐成为市场的主流。

当我找到葵葵时,她正在论坛里吐槽一位经常卖人民币衣服的“画师大大”。这位画师很有名,但风评不好,定价也很高,让葵葵有点讨厌。

葵葵玩这个游戏两个多月了,是一名普通玩家,无论是游戏里还是和我聊天时,她都显得热情又大方,同时她也在游戏里混得不错,“就是稍微有一点让别人眼熟”。

爱交朋友的葵葵在游戏里玩的很开心,偶然还是会有些不满。有一回,她看到一位画师称只爱用游戏里的钱买衣服,而不愿用人民币买的玩家为“白嫖”。具体说出这句话的人已经找不到了,但这句话仍然还飘散在《萌遇》里,似乎无时无刻在提醒着人们画师在游戏里与众不同的地位。

在这个重社交的社区内,画师地位和普通玩家不同这个事实是昭然若揭的——毕竟这些各具风格的小裙子,都是出自画师们的笔下。有的时候,当玩家买到画师的衣服后,会在动态里热情的@出画师的ID,有些会有回应,有些没有;有的画师会在简介里注明“好友列表快满了”,所以只加“大大”,还有“眼熟的人”——这个词多数时间在指给“大大”捧场数量多的玩家;而画师在游戏里的发的动态,往往会得到最热情的回应。

这些之外的细节还有很多,比如大部分普通玩家都会尝试去认识画师,但几率并不高。葵葵则认为,画师地位过高倒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她觉得人与人本身就是平等的,有的人很可能因为自己在眼里地位变得很高从而看不起别人。“这对交友环境不好”,葵葵说。

另一个让葵葵不满的问题,就是游戏里抢不到“限量”的衣服。

限量是官方推出没多久的设定。卖家可以限时或限量发售自己的衣服,时间或销售量一到,衣服就会自动下架,无法再次购买。玩家们可以再请求画师再次上架,但一切也要看画师的决定。限量并不好抢,葵葵好几次没抢到,差点退了游。

对很多普通玩家而言,限定的确是个削减游戏体验的功能——哪怕你再喜欢这些小衣服,也有可能抢不到,抢不到了,就只能看别人穿在身上。

但对有着很多好朋友的葵葵来说,这些其实也都是一些小小的烦恼,程度或许更接近于疑惑:为什么要开那么高的价格呀?为什么要限定呀?为什么要说“白嫖呀”?这些问题,将仍是葵葵心头难解的谜题。

2

限定会带来更多乐趣吧,画师黎黎说。

自这个功能推出之后,限定之潮在画师群体内部此消彼长,甚至可以说,很难看到优秀画师推出不限定的衣服了。而在大多数情况下,限定程度与衣服质量成正比,越好看的限时越短,极好看的甚至要限制数量。黎黎的大部分衣服都是限定款,她算是游戏里一个挺受欢迎的画师。

“嘛,玩游戏开心就好,抢不到也只能自我安慰了”,黎黎自己偶尔也会抢不到想要的限定款,但看得很开。

黎黎的很多朋友都是厉害的画师。在游戏里,画师更喜欢和画师玩是众所周知的。因为好友间可以赠送衣服这一设定,大部分画师都会在画成一套衣服之后,首先送给自己的好友列表一人一套。而大家都想礼物有来有往,这不难理解。黎黎也通过送裙子,来和这些朋友们混熟。而这些衣服,普通玩家只能看在眼里。

这种情况被一些看不顺眼的普通玩家凝聚成了四个字:画师抱团。

另一位画师,鲨鲨不喜欢画师抱团这个词,也否认这个现象。鲨鲨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社交圈,后来者难融入是自然的。

鲨鲨经常被玩家约稿。在游戏里,画风好,招人喜爱的画师会有玩家愿意用人民币约稿,让画师给自己画一套衣服。黎黎通过约稿的这些钱,基本上在现实里衣食无忧了。而鲨鲨也因为画的好,约稿无数。

关于“限定”这个问题,鲨鲨则坦言是为了刺激消费。她觉得这是个很有必要的功能,因为抢到了心里有种爽感,和普通买衣服不一样。

鲨鲨也不喜欢“白嫖”这个词。

与画师谴责“白嫖”相对的,是玩家谴责画师“赚钱”——一些普通玩家认为,画师卖人民币衣服已经破坏了游戏规则。鲨鲨觉得,画师不会指责不花钱的玩家,玩家也应当尊重卖人民币衣服的画师的选择。况且对画师而言,“如果只有付出没有回报,很容易让人失去乐趣。”

事实上,无论是画师黎黎还是鲨鲨,她们都有意在萌遇里压下自己的约稿价格,因为他们知道玩这个游戏的都是小孩,所以价钱往往控制在了100元人民币左右 ,如果在另外的约稿平台上,以他们的水平是应当能挣到更多的。

在游戏里左右逢源的黎黎最近有一点小小的烦恼:前两天,她不慎把自己的衣服原图发给了别人,对方竟然马上当作是自己做的衣服上架了,好在亲朋好友马上一拥而上,最终平了事端。这样的事,之前还发生过一次。而对鲨鲨而言,在这个游戏里有的,也只是些不成问题的问题。

3

晓莫在游戏里的烦恼太多了,以至于她在前段时间愤而退游。最终导火索是她和一位十分知名的画师起了争执——晓莫不小心买到了一套这位画师只会送好友列表的衣服,这是个意外,晓莫想积极解决,但对方并不领情。

“我不把太太当天皇老子供着……都是人,没什么特别的”,晓莫在争吵中说出这句话,对方则回答,自己画的东西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晓莫在这个游戏里是特殊的。她既不画衣服,也不想社交,玩了很久的游戏后也并没认识到什么朋友,但她也没觉得不开心。因为玩这个游戏对她而言,只有换装一个目的。

从出了限定功能开始,晓莫就打心底里感觉膈应。画师抱团这一现象之前只是细微的碎片,如今在限定大潮里有了实体。画师之间互换的套装越来越多,限定也随时都有可能上架,但晓莫还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做,“我每天上课哪有什么时间蹲点我怕是疯了”。

晓莫不喜欢限定这个功能,但从未找过画师抱怨,不过还是难以掩盖心中的不满。她是舍得在游戏里花钱的玩家,支出很可能高于玩游戏的大部分人,但对限定还是没了辙。另一位玩家在晓莫表达不满限定的评论下表示赞同,并获得了9个赞:“这种东西真的只是在内部消化,然后一堆大佬在炫耀,官方出这个功能,完全只是为了那群会画画的大佬吧”。

在限定这个功能刚上线那会儿,游戏曾遭遇铺天盖地的谴责,很多人觉得影响了自己的游戏体验。再其次被吐槽的,就是“画师抱团”的现象,让人觉得“游戏难以融入”。

哎呀,玩什么萌遇嘛,一天烦恼多。晓莫最终不再玩游戏了,在论坛里留下这句话。

4

像这款游戏里的大部分人一样,我是一名小透明玩家,并不打算在这个游戏里长久以往的玩下去,但还是不知不觉的在试图迎合玩家群体的氛围。让我气馁的是,我仍然在游戏里混得差极了——但对一个和大部分社区用户的共同语言都不重合,并无法产生价值的人来说,这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了。

我仅有过一次美丽的邂逅。那时我刚玩游戏不久,在QQ群里,一位叫多多的画师在群里发了一套她自己画的衣服,并不华丽,但很用心,也称得上好看。

这是多多笔下的第一套衣服。作为一个玩这款游戏有一段时间的人,我可以做出推断:多多有很大可能之后也成为“画师大大”中的一位,遭人敬仰。事实上,刚玩了没多久的多多就已经在游戏里有了很多朋友,许多是找上门来的,而多多也会主动“勾搭玩家”,对象大部分是“感觉很厉害那种”,有一部分能成功。

享受送小裙子给别人,以后不会出限量,也不会用人民币卖衣服——这是玩这个游戏两周的多多,目前的想法。

5

游戏里的社区氛围大部分时间都轻松愉快,和我有过短暂交流的每个人都是友善的,但在游戏的评价页面又是另一个光景——很多玩家习惯在“退游”前在评价页面上抱怨一番。在这个界面里,玩家右上角显示的“游戏时间”和留下的恶评相映成趣,上百个小时体验过程浓缩出来的评价不过一二句“限量难抢”“排挤新人”。

这些愤而退游的玩家在现实中可能是更厉害,更有价值的人——他们也许能歌善舞,也许善于创作,也许是其他圈的“大大”。但在这里,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这是个以绘画及社交能力为横纵坐标的二维世界,所有人都进入卡通形象,披上不同的装扮,在围绕着衣服的体系下被打乱重组,再次成为了不同阶层的人。

这些之外故事仍有很多。比如游戏里还存在着一个名为“小警察”的群体。简单来说,就是一个鉴定抄袭的无意识群体:他们闻风而动,根据自我判断把疑似抄袭的人“挂”出来——而这样的人,被冠以“小警察”之名——贬义词。

因为很多时候,有些“小警察”会出现十分离谱的抄袭判定——比如两个人画风很相近,就会被定性为“画风抄袭”。这样偶尔出现的情况,把大家都搞的人心惶惶,唯恐遭在自己头上。

但无论是“小警察”,画师,事实上,他们每个人都在履行自以为正确的准则,也没有哪个出发点是真正有错的——“抄袭是错误的应当有人制止”“限定影响了游戏体验”“画师撑起了这个游戏”……每个理念都矗立在各个群体的中心,相互无法交融,直到它们随着时间的膨胀越过边界,有了难以避免的相互摩擦与碰撞。

在越界理念的相互挤压过程中,人们观点的改变是一定会存在的——或许能变得相互理解,或许会变得分歧加剧,谁也说不好——对于他们而言,一切仍在无限可能中生长。唯一不会变的,只有衣服,漂亮的小衣服,将是这里永恒的价值。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