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逛了一天的孔夫子旧书网,我搞懂了什么叫知识回收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作者:猪九诫

出品:IT爆料汇

最近几年,知识经济迅速崛起,知识付费成为一大风口。

提到知识付费,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得到APP、知乎live、喜马拉雅等产品,然而在某个被大众遗忘的互联网角落,知识付费却正在以另一幅姿态迅猛发展。

这个角落,就是孔夫子旧书网。

大部分人对于孔夫子旧书网的了解,恐怕还仅限于二手书交易,殊不知如今这里早已经成为了一个另类的知识付费孵化池。

如今在孔夫子旧书网,能卖出个好价钱的不仅仅只是那些珍藏古籍、绝版神书,同时还有三十年前张三家的账本,五十年前李四家的相册、民国时期大学生写的作文、知名教授垃圾桶里的草稿纸……

01 潘家园四点半的鬼市

凌晨四点半的北京潘家园鬼市,是北京附加值最高的垃圾回收市场,从废品站和垃圾堆里挑出来的东西,转手就能在这里卖出好几倍的价钱。

2016年初,正是在潘家园的鬼市上,赵明淘到了十八封著名漫画家丁聪写给妻子的书信,在孔夫子旧书网陆陆续续出手之后,卖了超过两万八千块钱,其中最贵的一封卖了五千多。

其实在孔夫子旧书网的名人书信里面,这样的价格还算是比较便宜的,如果书信的主人再有名一点,例如巴金当年的手稿,一份就能卖两万三,堪称一字千金。

当然,在潘家园搞垃圾回收,大部分时候只能看运气,运气好的时候,你可能买到丁聪、买到沈从文、买到章太炎,运气不好的时候你也许就只能买到大学生的毕业论文了。

不过大学生的论文未必就没有价值,赌对了同样可以一夜暴富。就像当年的项飙,一篇毕业论文,活生生被他写成了中国社会学的必读经典,豆瓣评分高达9.3分。

正因为未来不可预测,学术民工前途不可限量,所以不少孔网老炮儿都把回收手写毕业论文当做买彩票,赌中一个知名教授就能狠赚一笔,要是再走运一点撞上某个未来的诺贝尔奖得主,下半辈子就能衣食无忧了。

总体来说,孔夫子旧书网的书信买卖,看似是废品回收,其实是知识付费,正因为其中利润惊人,所以总有人乐此不疲,“干成一票,够活两年”。

当然,孔夫子旧书网最魔幻的地方在于,绝对不只是将目光聚焦在名人身上,而是从个体上升到时代,去洞察大历史中的小人物,以及背后的赚钱机会。

即使没有名人光环,一份五六十年前的高中老师教学手稿,同样能够卖出1600元的高价。

一张民国时期普通大学生的作文手稿,因为岁月的流逝,价格攀升至888元。

就连一本三十年前无名氏的收支日记,经过了岁月的洗礼,也能卖200块钱。

有人表示,点开孔夫子旧书网才发现,当年自己在废品回收站按斤买来的《万首唐人绝句校注集评》,居然已经炒到了3000块以上。

不得不说,单从从废品回收的角度来看,没有哪个废品站的附加值能够超越孔夫子旧书网,也没有哪个知识付费网站的付费形式来得如此简单直接。

02 废品站里的财富

潘家园的鬼市,是从哪里淘来的这些“知识”?毫无疑问,最佳答案就是废品回收站。

如今这个年代,废品回收也需要一双发现知识的眼睛,如果能精准识别出有价值的废纸,就能在孔夫子旧书网实现翻倍的知识变现。

例如,有不少大学门口的回收站老板,每天都会把手底下“知识成色”不错的信件手稿,以几十块钱的价格挂在孔夫子旧书网上,如果有人来买,那就是意外之财,即使没人买也不怕砸在手里,毕竟废纸回收本身就是个赚钱的买卖。

在一些大学的资料室,老教授退休以后,留下不少手稿资料,被没经验的年轻老师全当废纸卖了。而慧眼如炬的孔网老炮儿,则按斤买来,从中浪里淘金,再以百倍价格挂上孔网,如果不小心在手稿中发现哪个知名教授的名字,价格还能再高一倍。

除了大学资料室,住有名人的小区也是巨大的宝藏,业内的孔网老炮儿表示,只要和小区保洁搞好关系,不管家里扔出来什么东西全都攒着,最后按斤回收:“看到谁死了以后就盯着他们家,要盯住一笔以后可能就赚20万。”

当然有人会问,真的有人会买这些无用的废纸吗?答案是,绝对有,而且不在少数。

如今世道浮华,但仍有不少人喜欢追溯过往、记录时代,尤其是孔夫子旧书网的目标用户——知识分子。一句话总结:需求造就市场,而市场造就财富。

这些形形色色的“知识”,从北京的各大高校的教师宿舍区、社科院的家属楼、中科院的垃圾桶出发,首先被送进了各大废品回收站和潘家园凌晨的鬼市,然后又被挂上了孔夫子旧书网,最终大部分又被大学老师买走,一来一回,形成了完美的学术闭环。

更牛逼的是,这一整个流转过程还能开增值税发票,不仅增长了GDP,甚至还贡献了税收。眼见于此,我的内心已经没有梦想,只希望将高中作文的手稿好好保存,传给我的子子孙孙,争取未来卖个好价钱,不求暴富,只求为后代温饱尽一点绵薄之力。

03 贩卖知识的蓝海商机

金钱有价,知识无价,这绝对不是一句客套话。作为一个靠二手书发家致富的网站,孔夫子旧书网让知识有了实打实的价码,谁再说读书无用,孔网老炮儿第一个反对。

当然,要说到孔夫子旧书网最赚钱的业务,那肯定不是搞名人书信和废品回收,古旧书买卖才是真正的香饽饽。

例如,一小本不起眼的民国经籍,起码能卖个几百块甚至上千块,成为了许多考据癖的心头爱。

当然,如果再带上几个著名民国大师的名字,那就更具有收藏价值了,价格也跟着水涨船高,几千块是必须的。

当然,作为一个具有五千年文化传统的国家,大部头的史籍资料也必不可少。国内的不少史学爱好者,往往会被大部头史书动辄数千甚至上万的价格所劝退,这时候孔夫子旧书网就成了淘书圣地。

当然,要是看着看着史书上了瘾,非要搞一本古籍珍本来收藏一下,那价格可就破了天了,大部头的古籍珍本,动不动就得好几万。

21世纪是属于财富的世纪,人人都在寻找商机,追寻暴富的机会,殊不知被我们扔掉的二手书里居然有几个亿的商机。

中国的二手书市场究竟有多大,没有人知道,但是孔夫子旧书网去年靠卖古旧书和二手书,就卖出了8个亿的交易额,并且去年年底的交易额居然还在以同比40%的速度增长。

对于大型互联网企业来说,这个数字有些不值一提,但是对于一个在居民楼里办公的小团队来说,只是4%的交易抽成就已经非常可观,更别说今年孔网还又涨了1%的抽成比例。

中国拥有十三亿人,假如有百分之一的人对古旧书感兴趣并且愿意为其付费,那就是一个千万用户的市场,如果人均付费水平达到一百元,市场规模就有十个亿。

觉得一百块太多?巧了,在古旧书爱好者中,一百块只能当硬币使,有虔诚的考据癖爱好者表示,自己每年在孔夫子旧书网买旧书起码要花费五位数。

金钱有价,知识无价,这绝不是一句假话。

04 废品回收有风险,知识变现需谨慎

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风口,都不是那么好抓住的,胡乱追风,一不小心很可能就从风口上掉下来摔死。就如同当年被追捧的炒股、炒币、炒鞋一样,二手书买卖也不是个没有风险的行业,孔网老炮儿赵明对此一定深有体会。

2016年,赵明把自己回收的18封丁聪家信拍卖以后,一不小心就被丁聪的独生子丁纬以隐私侵犯的名义告上了法庭,要求他赔偿并归还信件,作为平台的孔夫子旧书网也成为被告方。

当发现自己被告的那一刻,赵明很委屈,自己花了真金白银买来的东西,怎么样侵犯了别人隐私权呢?合着现在垃圾回收买卖这么难做?

孔夫子旧书网就更委屈了,按照原告要求,以后网站出现“丁聪”两个字就得给屏蔽,要是每个名人都来整这么一出,自己网站到底还开不开了?

当然,侵犯隐私这事儿也是实打实的,人家的家信,内容都是你侬我侬的,处处是家庭隐私,又没啥学术研究价值,凭什么被你们公开拍卖?

赵明与丁纬,到底谁对谁错,答案并不那么确定:如果没有赵明这样的孔网老炮儿,或许这些信件早就变成了废纸厂的纸浆;但是作为名人的丁聪一家,却也没有理由被剥夺隐私权。

不过两年之后,北京互联网法院总算给了我们一个比较中肯的答案:

赵明赔偿丁聪家属精神损失及合理开支3万元,但没有剥夺他继续当孔网老炮儿的权利;孔夫子旧书网对赔偿款承担连带责任,并在网站连续15日刊登致歉声明,但网站不用因此屏蔽名人信息。

这起案件,替丁聪家族讨回了公道,给孔夫子旧书网敲响了警钟,让赵明买回了教训,同时也提醒了喜欢空手套白狼的朋友:废品回收有风险,知识变现需谨慎,天底下从来没有白吃的午餐。

参考文献:牛头耿《孔夫子旧书网才是中文互联网最赚钱的垃圾回收APP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