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陈一舟:上市就要一鼓作气 我现在更喜欢稳健赚钱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雷建平

来源: 雷帝触网(ID:touchweb)

尽管资本市场面临震荡,开心汽车还是在5月13日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成为中国二手车经销商集团赴美上市第一股,也是国内第二家成功登陆纳斯达克的二手车企业。

开心汽车的上市,是继人人公司上市后,人人公司CEO陈一舟在美股的第二家上市公司,不过,相比8年前头顶中国Facebook光环的人人公司上市,开心汽车的上市要低调很多。

开心汽车上市的时间点也不好,正好遇到中国在美股开市前对美国商品加税,美股遭遇少有的暴跌,开心汽车也跌破了发行价。但相比人人公司上市时,陈一舟的心态已经平静了很多。

陈一舟接受雷帝网专访时说,人人网2011年5月上市时也是遭遇股价狂跌,开心汽车上市也是美国股市跌得最惨的时间。“我说我们也会找时间,每次都是狂跌的时候。”

不过,陈一舟认为,上市就应该一鼓作气。

不要把太多时间花在IPO上

2018年下半年开始,国际经济形势异常复杂,中国经济也面临结构调整,各种融资渠道关闭,企业上市之路变得异常艰难。中国一大批企业开始抢占时间窗口,“流血”上市。

开心汽车的上市之路也不顺利,磕磕绊绊,经历无数希望与失望。但经过团队不懈努力,2018年年底,开心汽车的上市之路豁然开朗。

截止到上市,经过了6个月紧张的筹备,这中间包括还遇到了美国政府停摆,美国证监会停工等等不可预知的问题。陈一舟说,今天开心汽车终于正式上市了。一路走来,非常不容易。

为何一路磕磕绊绊,开心汽车还坚持上市?

陈一舟说,遭遇波折是正常的,对于企业来说,应该是能上市就上市,既然启动,完事了就到下个阶段了。“我们也不是互联网烧钱的企业,我们是做生意的企业,越透明可能公司越强。”

在陈一舟看来,企业应该用更多精力做企业经营,而不要把时间太多花在IPO上,因为股市里好的企业会走出去。上市仅是下一段征程的开始。

IPO后,陈一舟领着车商去阿甘饭店吃饭,想有阿甘精神

谈及未来发展时,陈一舟说,开心汽车要在继续夯实自营业务的同时,将启动平台经销商网络,将经销商网络作为未来战略发展的重要驱动力;

同时,全面启动消费者融资和汽车服务业务,利用现有的自营和平台网络,拓展金融、维修保养业务,为消费者提供全方位服务。

今天的人人公司与8年前完全不同

开心汽车上市和传统模式不一样,是选择SPAC(Special PurposeAcquisition Corporation)方式上市,汉堡王就曾通过这种方式回归资本市场。

开心汽车与原来的人人网业务也有很大不同,人人网是针对消费者的,曾经影响力很大,与腾讯对抗了很多年,也亏损很多年,最终,陈一舟选择了出售。

开心汽车是人人公司培育出来的业务,早期主要是to B服务,服务线下车商,后期逐步介入到C端的二手车零售业务。

陈一舟说,以前做了太多亏钱的互联网业务,现在更喜欢稳健赚钱。

当然,开心汽车这个模式早期在很多投资人看来也不够性感,认为很传统,就是把一些最优质的车商联合在一起,人人公司提供资金支持、品牌支持、管理支持、给开发SaaS系统,增加企业效率。

中国的风险投资者对开心汽车不感兴趣,人人公司的做法是自己玩,陈一舟说,开心汽车现在不是特别关注短期的别人看法。

现在反而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对这种线上线下相结合,不烧钱,又能稳健盈利的模式感兴趣。

“为什么从某种程度上我把人人网卖掉,对我来说心里上是一种暗示,我所有的东西都卖掉,所有干的事都是新的。”

陈一舟对雷帝网说,今天的人人公司已经和8年前完全不同了,原有的业务都卖掉了,现在是新的业务,行业也不同,完全是不同的知识。

“我们换得太狠了,这样很辛苦,当然,我们也是做了长期抗战的准备。”

与腾讯当年的竞争类似“被关进监狱”

曾经,人人网风光一时,这给陈一舟带来极大关注度,也让陈一舟带来了很多骂声。

陈一舟对雷帝网说,如果评价是错的就不要往心里去,也要意识到,作为公司,公众有权利对上市公司CEO进行评价,评价的好是对企业的帮助。企业承担了风光也得承担挨骂。

当然,人人公司最大挑战是遇到腾讯这样一个强大对手,类似美国的Snap遇到Facebook一样,Facebook的用户比Snap大很多,推出了一款类似Snap的产品,也弄得Snap很难受。

陈一舟说,当时人人公司觉得靠自身努力依然有机会,但在网络效应如此强的行业,这不符合物理学规律。如果早想清楚了,很早就缴枪不干了,让有本事的公司干了。“你觉得处在同样的位置,会想的比我更清楚吗,很难。”

人人公司与腾讯的竞争被陈一舟形容为是“被关进监狱”,因为竞争的时候没有看到希望。

当雷帝网说外界认为陈一舟做投资比做产品更擅长时,陈一舟说,“过多的评论家甚至是不懂,如果雷军没有小米成功,很多人会骂死他,你只能成功。”

如今,陈一舟心态好了很多,称现在上市公司很多业务在孵化,能差到哪里去。五个项目,国外四个项目,国内一个项目,(开心汽车)上市了,国外再做一做,没准又出现一个大业务,也可能过段时间又买一个。

“我觉得我60岁之前身体保持的话,干公司是可以干的,60岁以后干不好我就干投资,投资也很有意思。”当然,陈一舟说,现在的重点还是先抓好自己的这几块业务。

以下是专访人人公司CEO陈一舟实录:

雷建平:开心汽车日前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后,您为何急匆匆就回来了?

陈一舟:因为我一年才回中国一两次,本来应该提前,4月份就回来了,年终回来了一次,我只呆10天就走了。

我正好从纽约飞过来,就更节省时间。我是早上4点钟(注:纽约时间)的飞机,到北京是早上6点(注:北京时间),就直接上班,没有浪费任何时间。

要不然我飞凤凰城呆几天,周末过来也可以,但我飞凤凰城呆几天,还要飞到旧金山,再飞中国,从纽约飞北京就少飞两趟飞机,要节约时间。

上市要一鼓作气

雷建平:开心汽车这次上市和其他公司上市不一样,选择SPAC(Special PurposeAcquisition Corporation)的方式是更节约时间?

陈一舟:其实按照正常渠道上市也差不多,2018年开心汽车就想提交上市计划,后来美国股市下去了,投行让我们再等等,正好有一家SPAC找我们,马上上吧,结果碰到美国政府停摆,所以没有办法,后来还延期了,延期了四个月,最后才上市。

上市这个事情就是一鼓作气,既然启动,完事了就到下个阶段了。像我们这种企业,我们不是互联网烧钱的企业,我们是做生意的企业,越透明可能公司越强。

雷建平:您说开心汽车不是烧钱的企业,但开心汽车涉及的是二手车行业,瓜子和优信都烧钱。

陈一舟:瓜子和优信是线上的二手车生意,我们偏重线下,几乎不烧什么钱。其实车商本来是赚钱。我们之前是做车商贷款,我们找了一批最好最优秀的,然后收购了。

雷建平:2018年11月,中民七星收购100%开心汽车已发行流通股份,估值约为4.54亿美元,为何上市时市值是1.7亿美元。

陈一舟:对,中民七星给你估值,它的壳还有一笔钱,跟你兑换的时候有一部分钱,你跟它合并的时候,要说服投资人留下来。

但我们发现SPAC的投资人多半不会留下来,他们是职业投资人,8%对他们就够了。他们把钱拿出来投下一个,再赚8%,当成固定回报率。

你们研究一下我们上交的信息,都是公开的信息,主要的原因是跟SPAC有关系,SPAC看你结构怎么设计。

对遭遇股市大跌不敏感

雷建平:开心汽车上市的时间点看起来不好,遇到对美国商品加税,导致美国资本市场大跌。

陈一舟:那天股市狂跌,那天是美国股市跌得最惨的时间,我说我们也会找时间,每次都是狂跌的时候,人人网上市也是股市狂跌,人人网是2011年5月份上市。

后来有一个说法,美国基金经理5月会清仓,要卖股票,据说历史上美国5月份股市都会下降。

雷建平:开心汽车这天上市的时候,您觉得运气很差吗,心情怎么样?

陈一舟:没什么心情,因为已经是第二次上市了,不是很敏感了。

雷建平:上一次人人公司上市时,很多人说人人网是中国的Facebook,人人网市值很高,关注度也很高,这次行业注意的还是比较少。

陈一舟:因为我们现在非常清楚一个企业的估值,从长期来说,那天纳斯达克准备的环节还挺好的,因为我们搞得好。我觉得像我们这样一个公司,我们是没有VC投资的,全是我们自己投钱做的。

以前我记得James(注:人人公司COO刘健)也找过一些VC,大家不感兴趣,认为开心汽车不是互联网企业,不是互联网网上的模式,模式很传统,就是把一些最优质的车商联合在一起,用互联网手段,我们的saas系统,管理体系,增加企业的效率。

至少中国的风险投资者对开心汽车不感兴趣,我们就自己玩,所以我们现在不是特别关注短期的别人的看法。

不要把时间花在IPO上

雷建平:开心汽车上市之路不是很顺利,遭遇了美国政府停摆,磕磕绊绊。为何还坚持上市?

陈一舟:很正常,还有一些公司可以上,或上市估值低一点没有上,我听说有不少公司是这样的。

我觉得差不多就行了,能上就上,你去干更重要的事,要去经营企业,不要把时间花在IPO上。股市里好的企业还是会走出去的。

雷建平:您说上市仅仅是下个阶段的开始,您觉得上市对开心汽车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陈一舟:我们企业是资金密集型的,因为我有库存。我一台车周转大概是不到两个月,业务涨上来必须需要钱,所以上市以后就透明了,不管银行还是投资人看得很清楚,融资的渠道更开阔。

现在喜欢稳健赚钱

雷建平:您当初投资了车易拍,后来车易拍和大搜车合并,怎么想着自己做到二手车行业?

陈一舟:这也是有很多曲折,我们最开始做消费者信贷的业务,做了一年不到,竞争太激烈了,大家的搞法太生猛,我们搞不了,觉得迟早会出事就出来了。

当时我们在美国投了家汽车交易的网络公司,叫backlotcar,也是B2B,现在做的非常好,我们是天使轮投的。我觉得车这个行业好像还行,做了两年以后发现我们扶持了一千多家车商。

我们发现优质的车商赚钱比我们多,虽然是我们提供的资金,为什么他们赚钱比我们还多,至少在那个时候发现提供贷款人比优质车商的多,优质车商就那么几家。

我们还发现车商里卖高端车的车商更加赚钱,比卖一般的车赚钱,所以我们干脆把这些车商整在一起。

我们发现他们经营没有技术含量,我们可以做更多的技术,先做消费金融,再做2B2金融,然后把行业摸熟了。

雷建平:软银是人人的大股东,现在投了瓜子二手车,您要和原来的股东展开较量,您怎么看?

陈一舟:我们现在喜欢稳健赚钱的。

雷建平:为什么会有这种思想的改变?

陈一舟:亏钱的业务做得太多了。现在整个企业的文化,包括我个人喜欢B2B的感觉,我们开心汽车也有这种感觉,因为你要做软件,是服务车商的,还进行风控,有很多东西是跟B2B很像。

人人之前B2C的业务不做了,糯米卖了,人人网也卖了,现在业务是三四年前做的,而且是B2B,原来是B2C,以前是中国,现在是全球的。

雷建平:您现在做的业务和当初做人人网的区别在哪里?

陈一舟:我倾向是认为都有机会,B2B和B2C都有,B2B的机会更多一些,B2C更多需要年轻人去抓,他们比我懂,我做B2C没激情。

现在互联网是这样的,最先被接受的应该是消费者,当一个技术,当一种新的产品门类被消费者普遍接受以后,会向企业渗透。

所以我觉得对我们来说做B2B更加合适,比B2C胜率高。

投资SoFi是借助Facebook诞生的机会

雷建平:雷军、周鸿祎都是您的湖北老乡,都夸您很聪明,昆仑万维CEO周亚辉也说您眼光非常好,您当时投了SoFi,是怎么捕捉到这个SoFi?

陈一舟:2011年人人公司刚上市,在美国当时社交网络的崛起,已经有了一家大的公司,我们就考虑什么行业或者类型的公司能够靠着社交网络崛起,答案就是能很好的利用互联网投广告的公司。

没有社交网络之前广告很难投出去,有了以后就很容易投出去。

SoFi第一单是从斯坦福的校园网里找了一部分人,每人投了一点钱给在校的学生,因为Facebook都是按照学校出去的,广告一砸,斯坦福的学生马上就做了,没有Facebook生意没有办法做。

我们投了两个社交网络,都是广告很容易在社交网络上砸,另一家在洛杉矶,它的广告也是非常适合砸。

我们没有投Facebook,什么东西靠它崛起。你说腾讯的微信起来了,什么东西在微信上能涨起来,仔细想想拼多多这个产品天生就是在微信里长起来,就是团购,现在有微信群,微信群没有广告,只有用户。

所以把微信群充分利用起来了,是在微信群上能长大的,还是基于我们对社交网络的理解,对商业模式的理解。

雷建平:美国的科技企业都纷纷上市,为什么SoFi不寻求上市呢,您作为SoFi的大股东有什么看法?

陈一舟:SoFi融资能力太强,不需要上市。这个在华尔街时报上都传出消息了,还在继续融资。

早期未投中国互金企业是在转型

雷建平:周亚辉是您的门徒,以前也在您手下干过,很多思路学习了您。

陈一舟:他对海外市场的关注也是受我的影响,当时在我们这工作第一个海外项目就是交给他负责的。

雷建平:周亚辉是反其道而行之,您在美国投,他在中国投,投了趣店收获很大,您当时为什么没想到在中国投互金企业?

陈一舟:我们投完美国以后就开始转型。我们是2011年以后开始投资,其中可能在2013年、2014年投资到最多的时候,那时候已经逐渐积累知识,都是海外各个行业的知识。三年前开始寻项目,2017年收购了一家海外的企业。

也就是说从四五年前开始,我们已经开始把精力放在做企业上,中间有段时间和腾讯竞争的时候很痛苦,要转移,要开始突围。

投资趟出了一些路,四年前开始走上这个路了,我们现在不像以前那样激进,因为现在已经突围出来了。B2B这个市场非常宽阔,你不需要在每个市场都有。

承担了风光也得承担挨骂

雷建平:人人网当初卖给王乐的时候,网上有很多的声音,包括对您抨击的声音也挺多的,您自己说雷军、马云也做过社交,但挨骂没您多,您觉得外界对您的评价公允吗?

陈一舟:中国特色的Facebook在我们成立之前就已经出来了,每个国家和地区,本地用户做最适合本地的用户。

Facebook如果不买WhatsApp和instagram也够呛,说明这个产品的DNA没那么强。特别是在中国,中国有一款更加适合本地的市场和产品。我觉得SNS这个DNA可能被高估了。

雷建平:您以前在人人网上写贴子,说跟腾讯竞争的时候,自己要戴着帽子,做好挨骂的准备,怎么看待这个过去?

陈一舟:谁让你凑这个热闹,您也沾了好处,人人公司也上市融资了,后悔也不行了。

我现在看得很平常,无所谓,反正骂你的人也不懂,他们不懂就让他们骂,真正懂的人也不会骂。

雷建平:当初真假开心网这个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人人网卖掉的时候,开心网创始人程炳皓还发了文,对您谈不上恨,您怎么看待?

陈一舟:很正常吧,行业里呆了这么长时间,免不了磕磕碰碰,非常正常的事情。只要你跑到创业的热潮里去,各种上下,各种恩怨都会有的,这个是避免不了的,来了就接。

现有业务与原有业务完全不同

雷建平:回过头来看,再回到当初您觉得还有真假开心网之争吗?

陈一舟:有现在这种知识我就干别的了。因为我们第一个创业项目是Chinaren,感觉在社交里有一些积累,正好出现Facebook这样的产品,还成功了,创业都有惯性。

但我们这样确实很辛苦,以前的知识积累都不行,要寻找新的知识。以前我在B2C,现在在美国干B2B,这多大的变化,行业发生变化,完全是不同的知识。

所以我们也是做了长期抗战的准备。按照统计学来说不是这么高,因为换得太狠了。

雷建平:当初您买了域名kaixin.com,为什么开心汽车也用这个域名?

陈一舟:因为发现很多人都会用“人人”这两个字,其实这两个字很常见,包括国内还有人人车,虽然我们自己很喜欢人人,但是你也没有办法,你要上市还是要跟别人做区别,所以就选开心汽车。

我们手上有一些域名和品牌,看哪个更合适,我也不可能找一个新的名,我觉得太麻烦,买域名也买不到,我们原来想麒麟汽车,没有域名,后来就用kaixin.com。

雷建平:您之前说,雷军离开金山出去做小米,这种方法值得学习,您的轨迹是不是觉得可以类比于雷军。

陈一舟:我们有上市公司进行转型是很累的,我之前做的所有东西都扔掉了,我如果重新来的话,我可能不这么干,包袱太重了,又要挨骂,还得去找新的事情还得接受上市公司的监管,非常透明的。

实际上不是很好的转型办法,这个路径是最难的一种路径,雷军那样的办法最好。

为什么从某种程度上我把人人网卖掉,对我来说心里上是一种暗示,我所有的东西都卖掉,所有干的事都是新的。

雷建平:对自己也是极大的转变。

陈一舟:是,我觉得我转变非常大,你说哪个互联网的CEO,所经营的公司业务跟七八年前完全不一样,完全不知道跳到什么方向了,国家也变了,中国变成全球,B2C变成B2B。

与腾讯竞争是没想明白

雷建平:相比您上市的时候,当初人人网上市是最高光的时刻,后续股价一路下跌,包括公司亏损过程中也挨了很多骂,现在重新出发,外界对您有各种评价,从当初到现在您怎么看待这些评价?

陈一舟:首先,最重要的事情,如果这个评价你认为是错的话不要往心里去。第二,还要认识到这些评价是你作为公众公司跑不掉的,公众有权利对你进行评价,评价的好是对你的帮助。

第三点,确实做这种非常时髦的商业模式容易产生非常大的成功率,也容易产生非常大的失败,正好我们在一个网络效应很强的时候,就像Snap是一个聊天产品,Facebook做了一个类似的软件,Facebook的用户多,就弄得Snap很难受。

像人人公司上市的时候,最大的时候都比腾讯小十倍,我不是跟腾讯竞争,是跟腾讯旗下的QZONE竞争,微信就更厉害了,两个一加你就没戏。

这个在当时没有完全想清楚,我们觉得还有戏,我们觉得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打出来,但是不符合物理学规律。

如果当时想清楚的话,会做不同的决定,很早就缴枪不干了,让有本事的公司干了,关键是当时想不清楚。很少有人在同样的位置能想清楚,你觉得处在同样的位置,会想的比我更清楚吗,很难。

雷军周鸿祎是高处不胜寒

雷建平:当初和您同一批出来或者更早一批出来的企业家,现在多半快50或过了50,像雷军,周鸿祎,他们现在也面临各自的烦恼,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陈一舟:高处不胜寒,大家肯定都有自己的心态,公司做得越成功,可能担忧更多,因为你可能失去的东西更多。反而像我们这样,光脚不怕穿鞋的(注:采访时陈一舟穿着凉鞋)。

我觉得是这样,你作为公众企业就得承担很多的忧虑,天生就是,你说哪有成功和赚钱,只有好的一面,没有担忧的一面。

上市公司你干不好还挨骂,这都是应该的,世界是公平的,所以我觉得有点担忧没什么不好,就是你份内应该干的事。

我现在这些事想得很清楚,可能我就是因为经过跟腾讯这样一个不可能战胜的敌人正面战场打了一次以后,有过类似于被关进监狱一样。

60岁以后干不好就干投资

雷建平:为什么说像类似“被关进监狱”?

陈一舟:因为你竞争的时候没有看到希望,你还往下搞吗,打了一段时间还没有看到希望,有一个客观物理的事情,过不去的。

原来觉得经过自身的勤奋可以克服,后来一看竞争对手很强大,而且这件事情就是该它做的,所以你自己主动冲到人家的阵地里去了,经过那种经验其他就没什么事更难了。

雷建平:但是外面对您的评价,是说您聪明,而不是勤奋。很多人觉得您做投资比钻研产品更擅长?

陈一舟:因为投资这个事情很容易引起关注,我们在产品方面花的时间不少啊。我觉得任何创业者都是产品要好,产品没有分什么公司。

我觉得还是那句话,过多的评论家甚至是不懂,如果雷军没有小米成功,很多人会骂死他,所以你只能成功。

我不成功无所谓,现在的状态,你看上市公司,很多业务在孵化,多有比较好的地方,比较强的地方,有分拆的基金,大企业在里面,这能差到哪。

五个项目,国外四个项目,国内一个项目,(开心汽车)上市了,国外我搞一搞,这四个里说不定出一个大的,可能过段时间又买一个。

就像上帝做试验,地球上生物出来以前也是一锅粥煮,出什么东西也不知道,我觉得我60岁之前身体保持的话,干公司是可以干的,60岁以后干不好我就干投资,投资也很有意思。

说廉颇老矣善能吃饭是心态变化

雷建平:美团点评CEO王兴当初将校内网(注:人人网前身)卖给了您,现在美团点评也上市了,您说过一个观点,老兵要和牛逼的新兵混,廉颇老矣善能吃饭,您觉得您是廉颇吗?

陈一舟:这其实是开的一个玩笑,反应的是一个心态,很多创业成功的人拉不下身段和年轻的人学习,我就是跟他们在一起混,我们有共同的学习小组,天天去讨论,我觉得这个心态很好,我对自己的心态很满意。

你只有不断的学习你才有可能性,你要把这些可能性最大化。当然,我们的经验可能多一些,有些东西也是他们可以学习的,但是他们身上值得我们学习的更多。

雷建平:您很多时间在美国生活,还经常打猎,为什么会喜欢这种游戏?

陈一舟:在美国生活,干美国人干的事,美国人喜欢打猎,喜欢钓鱼,滑雪,这都是我们喜欢干的事。

我觉得应该这么说,过去二十年我事业上小成吧,还是运气比较好,我斯坦福商学院毕业的时候,我在班上排不上号,除非就是回国了。过去二十年沾到了中国崛起的潮流,还有互联网的潮流。

未来两个事情,一个全球化,第二个互联网,中国互联网机会越来越少,但如果把事业放在AI上,我们做B2B业务都有AI的场景,做一件事都会想十年以后这个行业被AI改变,你的商业模式要能接上去。

我们可能不一定直接做机器人,但可能我们会成为机器人一个非常重要的使用者。

雷建平:您现在主要关注的是什么?

陈一舟:还是我们自己的业务,我这一个(开心汽车)刚上市,国外还有四个,国外是我自己亲自管的。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