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互联网老同志“体面退出”史

互联网老同志“体面退出”史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周天 王复叶

百度总裁张亚勤退休了。

这家搜索巨头的人事地震长期占据着科技媒体的头版头条,不止有陆奇和李明远的出局,还有更多坊间猜测,这家搜索巨头的走向一时间众说纷纭。

如今,高管退出的名单里又多了一位张亚勤,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口径是:“退休”,和宫斗相比,变得更为平和。

今天的中国互联网巨头大多起于世纪之交,有着20年左右历史的BAT,已经属于活化石级别,创业二十载,即便创始团队人员都达到了50岁左右年龄段,但再往下的高管和业务骨干,大多以30-40岁的少壮派为主。“退休”,是一个颇为罕见的叫法。

3月15日,百度官方宣布集团总裁张亚勤将在十月退休,李彦宏在全员邮件里发布了这一消息。

张亚勤是百度今年第一位申请加入退休计划的高管,自2014年9月加入百度以来,他相继推动了百度智能云以及AI to B业务的整合与发展,并在前沿芯片及量子计算领域有所布局。

也就是说,和主业不同,张亚勤负责的领域,是百度对外宣称的未来,也是向华尔街讲故事、做市值维护的核心版块。

当天下午,周天财经目睹了张亚勤发布朋友圈证实,其六个月之后将从百度正式退休,“这是一个无比艰难的决定,但人生总有取舍。”张亚勤称,他将在6个月后开启Life3.0,把更多精力投入教学、科研、中美澳学术交流,联合国慈善等项目,同时将生活重心转移到家庭上来。

在百度智能化转型的关键阶段退休,张亚勤的突然离开多少有些令人意外。更何况,张亚勤此时也不过53岁的年龄。就算放在国企,应该也称得上是提前退休了。君不见,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在年满63岁的法定退休年龄后,仍被上峰要求留任,更别提前央行行长周小川“超期服役”到七旬。

而就在去年12月百度最新组织架构调整中,张亚勤直接管理的智能云事业部(ACU)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ACG),去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他也曾代表百度上台领奖。

云,在当前经济形势下,是一个在腾讯和阿里都颇受重视的业务群组。此番变动,也许事出有因。

01

在张亚勤之前,陆奇2018年的一次别离也是“个人与家庭原因”,尽管并非“退休”,但谁都知道,背后的故事并不简单。

在2017年4月进行了“全面诊断百度护城河”这一确定“施政大纲”的演讲后,刚正不阿的陆奇划定了主航道和护城河,随后开始大刀阔斧地削减无关业务,这一年,大批高管相继离职,局面有些失控。

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一股力量在集结。很快,到了这一年下半年,陆奇发现自己在逐渐被边缘化,一度向陆奇汇报的业务,开始陆续分流到其他副总裁手里。直至在2018年1月的一次公开活动中,李彦宏对外公开宣称,自己从来没有说过“All in AI”。

但普通员工对陆奇表现出强烈的不舍之情,据媒体报道,员工纷纷在内网谈论他为解决百度沉疴做过的努力,比如打破底层意见上达的梗塞……励精图治的陆奇凭借其人格魅力和管理能力,在百度内外神化,这样的情形在百度历史上颇为罕见。

有分析人士认为,召唤陆奇加入,源于李彦宏家族扭转百度形象的内在诉求,而非伤筋动骨地重塑百度,毕竟,财权和人事权陆奇都不掌握,最核心的搜索业务也从未真正交到他手里。但没想到陆奇到任后动真格,天真的陆奇犯了一个错误:“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审时度势的人都知道,度过危机后的百度,陆奇的使用价值正在逐步降低,那么,无需等逐客令就知趣退出,是陆奇为自己赢得的体面。

巧合的是,在张亚勤宣布退休的同一天,京东首席技术官张晨也由于“家庭原因”宣告卸任。张晨2015年4月加入京东,此前供职雅虎十八年,一直“服役”到雅虎北京研发中心解散才离开。

性侵事件后,京东承压。春节刚过,刘强东旧用了不少猛药——末尾淘汰10%高管、995工作制、组织架构也将在今年全面调整。在这种背景下,张晨的离开不免耐人寻味,在京东官方声明中,口径是中规中矩的“卸任”,但也许,更猛烈的人事调整将要到来。

02

体面离开的还有陆兆禧,在互联网行业,以“退休”的说法体面让出舞台的第一任,应该是这位阿里巴巴前任CEO。2013年,马云将集团CEO一职托付给他,但仅仅接班两年,陆就将帅印递给“逍遥子”张勇,自己转到幕后。随后只过一年,陆兆禧正式荣休。

外界猜测,陆兆禧隐退主要是由于花很大力气推广的“来往”,没能肩负起抗衡微信的使命,反而支付宝被微信红包“偷袭珍珠港”。阿里移动端战略未达预期,马云对陆的工作很不满意。

不满归不满,加入阿里17年,陆兆禧的退出更加体面,原因相比陆奇也更加简单——随着阿里进入精细化管理时代,起于草莽时代的功勋老臣,特别是出身于酒店大堂、拔擢于销售条线的陆兆禧,管理能力已经跟不上一家全球化企业的发展形势,适时退出恐怕也是皆大欢喜的一件事。

伴君已如伴虎,接创始人的班,更是难上加难。

在陆兆禧之前,还发生过马云“挥泪斩卫哲”的故事,但马云的人才梯队,还是在这样跌跌撞撞的过程中,搭建了起来。

把视角切换到腾讯,当年并肩作战的腾讯五虎中,已有三人相继离开,仍然留在公司的许晨晔也远离核心决策层。组织新陈代谢再正常不过,分手不伤和气,离开公司也能发挥余热。腾讯在处理老同志离开的问题上,也体现了注重“用户体验”的特点。

曾李青最早离职搞起投资,新公司名为“德迅”,对腾讯老员工的创业项目格外关照,用他的话说:“当年这些人帮助老板创业,现在我也要帮助他们创业。”

陈一丹选择投身教育公益事业,办学校、设立“一丹奖”、被称作“互联网公益教父”,慈善做得好,腾讯也跟着沾光。去年在央视《开讲啦》栏目,他还透露了一个关于腾讯标志的小故事:企鹅戴的围脖原来是公仔生产商自作主张添上的。

而最后一位离开的老同志张志东,也一直关心腾讯发展。2016年他被张小龙请去给微信事业群做分享,张志东直言不讳,批评微信团队“自我感觉过于良好”,消息导入导出功能还不如张小龙20年前做的Foxmail。

03

有体面的退出,自然也有不体面的退出。

去年12月因经济问题被举报的阿里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可能算是不体面退出的集大成者,这种退出方式有更通俗的说法:“落马”。

实际上,因腐败问题身陷囹圄,在互联网圈越发常见。阿里七年“下课”六位高管,最早“进去”的原聚划算总经理阎利珉现在已经出狱再创业。BAT、京东、美团都在近年大谈反腐。

权力滋生腐败,创造一大批“阳光富豪”的互联网公司也无法例外。

但也有一位身为公司创始人的过气大佬,被公司官方微博点名“打脸”、划清界限,随后黯然退出,不体面程度相比“落马”过犹不及。他就是当当创始人李国庆。

2019年2月20日,李国庆以公开信方式宣布“愉快出走”,退出当当管理层。

李国庆原本可以体面退休,早在2018年初就已交出实权,但由于太喜欢“高谈阔论”、对热点公共话题发表意见,给公司形象惹了不少麻烦,最终俞渝忍无可忍。夫妻家事闹得满城风雨,算是罕事一件。

当年和雷军一起聚众喝小米粥的八位联合创始人之一的周光平博士,他的退出虽没有一地鸡毛,但也有些狼狈。

2016年,小米智能手机全年出货量同比下跌达36%,市场份额从2015年的15.1%下跌到8.9%,主管研发和供应链的周光平被视为罪魁祸首:由于他管理不当,小米5迟迟不能发布,最终拖到2016年2月,小米坐失市场,在2015年没有完成8000万的既定手机销量目标,据腾讯科技描述,雷军对此表示angry。

在2016年1月小米年会现场的VIP室,根据王潘《小米重生故事》一文的描述,当着众多小米高管的面,身穿红色文化衫的雷军很不客气地对周光平说,“2016年的旗舰机你再弄不好,我就弄你去闭关了。”这一幕被知名数码博主摩卡RQ辗转得知。

最让雷军忍无可忍的,是小米供应链团队得罪了三星半导体这样的强势供应链爸爸。

据深网,在小米5发布前,三星半导体中国区一位高层与小米供应链团队见面,在现场PPT演说过程中,由于小米态度很差,三星也很强势,双方发生了激烈争执,拍起了桌子,这位三星高层起身就走。接下来的剧情是:三星AMOLED频幕那段时间出货量很大,但不给小米供货。

到了2016年年中,雷军就真让周光平去闭关了,雷自己不得不亲自接管供应链,并多次到访三星总部,外界解读他是去向三星跪求屏幕供应了。一位熟悉供应链的人士向深网分析,雷军很可能是亲自去三星致歉并希望对方供应屏幕的。“三星半导体在行业里口碑一般,很强势,想治谁就治谁。”实际上,雷军去三星总部不是一次,而是四次,前三次要屏幕都不顺利。

周光平的遭遇和他的个性密切相关,据腾讯深网描述,此人处事不够圆滑,很难在内部和谐相处。一位曾与周光平共事过的人士告诉深网,周光平是一个居功自傲的人,喜欢亮出赌气威胁的态度,有一次,雷军问为什么OPPO和vivo在供应链方面能做好小米就不行,结果周光平很赌气地回了一句,“那你去找OV的人吧”,导致场面十分尴尬。

最终,雷军不得不让周光平离开。

在2017年4月6日,小米成立7周年,小米结合开创人、初级副总裁黎万强发布了小米几位开创人的最新合影。照片中,小米开创人团队由以往的8人变为7人,遍插茱萸少一人,周光平博士已经黯然退出了这个序列。直到2018年的4月27日,雷军发布内部邮件,正式宣布了周光平的离职。

手机行业由于供应链复杂,竞争激烈,致使团队容易产生不信任,这就让手机行业成为“非体面退出”的重灾区。

除了周光平,还有锤子手机的钱晨,巧合的是,钱晨也是一名博士,也和周光平一样有着丰富的外企经历,在锤子,钱晨是那个让罗永浩从不切实际的狂想中恢复清醒的人。

钱晨出身正统,曾在摩托罗拉工作13载,主持手机的硬件研发工作。雷军创办小米的时候也曾邀请过钱晨,“前后谈了3个月,一共谈了十七八次”,只可惜最后关头谈不拢,诚意是有的,但罗永浩比雷军更加执着,他花了六个月邀请钱晨,并最终迎娶成功。

钱晨当然是会悔婚的,假如,我是说假如,当年是他去了小米,小米的联创可能也轮不到周光平,小米的供应链也不至于长期失控,更不至于让自己沦落到锤子这座小庙里闹得鸡犬不宁。

钱晨与罗永浩最为知名的一次分歧发生在2014年8月,罗永浩要和Zealer王自如上优酷辩论前,罗永浩召集公司中高层开会讨论此事。钱晨坚决反对,他认为应该冷处理,因为口头辩论远不如产品本身有说服力。但最终,罗永浩坚持下场和人肉搏。两人在工作中龃龉不断,最终导致交恶。

罗永浩则称,钱晨创业精神不够,他说道,“风格上差异还是比较明显,这不是摩托摩拉的问题,是外企的问题”,罗永浩觉得,大部分外企出来的人战斗力、执行力、拼的精神没有那么凶猛。

钱晨后来否认了退休的说法,他笑称“除了众多周知、被越传越邪乎的原因之外,当时也只有选了‘退休’这么个说法。”同时,这么做也主要是为了避免造成一些个轰动或者震动的现象。

可惜的是,自认为比外企高管凶猛的老罗,也没能让锤子走得更远。

其实钱晨的故事和周光平的故事,有点类似,都是新入行的创始人找了一位资历丰富的外企老兵助阵的故事,罗永浩的急功近利、夸夸其谈和钱晨的温和务实大相径庭,而周光平则反过来,是个人的意气用事不容于雷军的权威。

04

话不投机半句多,更何况是创业伙伴,水火不容的性格和做派,恐怕在最开始,就埋下了惨烈结局的伏笔。这也提醒合伙双方,除了业务素养,气场相投也很重要,像阿里那样让强势的HR在业务面试之后再“闻一闻味道”,掌握招聘生杀大权,恐怕也不无道理。

除去那些退而不休、垂帘听政的大老板,也必须要说一句,想退就能退的人,终究是幸福的。

75岁的任正非还奋战在一线,三天两头签发总裁办文件,不断提醒18万员工注意“冬天”。褚时健老人,更是生死看淡,干到至死方休,一帮不争气的子女还在他生前曝出了争夺褚橙的宫斗剧。

而携程创始人梁建章本想安安静静地当一个功德无量的人口学家,继续推动中国人口政策的松动,也没能如愿以偿,在危机漩涡中,不得不紧急回归,主持大局,如今,不仅每次财报电话会议需要准时出席,去年还回到复旦为携程校招亲自站台。

人聚人散的历史,合在一起,就是整个中国互联网的变迁与兴衰史。叫一声同志是缘分,光荣退休更难能可贵。

有一首歌,还是唱得挺好的: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用说抱歉。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