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河南女孩露露给我上了一堂七万的课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三表

来源:三表龙门阵(ID:sanbiao1984)

露露是谁?

露露,来自河南省唐河县,1988年生人。如果“企鹅号”上的头像是她本人的话,倒也是个温婉可人的女子。

露露,是一个勤奋的写作者,对娱乐八卦有着类似鹈鹕对鱼儿、娜可露露对王者峡谷大龙般的敏感。

她一天更新五篇文章,从杨幂的脚写到赵丽颖的脸,虽皆是寥寥四五百字,但考虑到基于一张明星街拍,就能有如此发挥,想象力、看图说话的能力定是卓尔不凡的。

可露露是个江洋大盗。

准确的说,她盗了我的企鹅号。

我的企鹅号

我大概是2014年受邀开通了“企鹅号”。我从来也没有把它当成是写作的主阵地,每次微信公众号更新完,内容就能自动同步过来,所以并不算荒废。

也就是说,我的文章可以通过“企鹅号”出现在天天快报、QQ看点等所谓的八大平台。

这两年,我倒是偶尔主动登录过“企鹅号”后台,因为腾讯的“政策调整”,视频只有在那上传,才能获得高清的展现形式。

但众所周知,视频我也更新的少了,所以最近一次登录“企鹅号”后台是今年的2月28日(只是上去上传了视频,其他后台信息没有看),而前一次则要追溯到2018年5月份。

露露鸠占鹊巢

昨天,我应广告主要求,登录“企鹅号”推送一篇文章,结果常用的邮箱登录方式失败了,尝试找回密码,却被平台告知:账号不存在。

于是,我改用QQ方式登录,成功了。就像阿波罗登上月球的那一刻,他一定为眼前的风貌感到震惊。

俺也是。

我看到的后台是这样的:

企鹅号的名称已从“三表龙门阵”变为“娱乐与露露”,阿表帅气的东北炮子头像也被换成了低眉顺眼的绿茶女孩。其他的所有主体信息也都被更换了。

再看内容发布:

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某新闻APP的娱乐频道,而阿表以前写的科技、人文、正三观的文章悉数遭到删除。

看看时间,从1月12日开始,露露已经在我的“别墅”里住了近两个月了。

可怕的是,我竟浑然不知。

换句话说,我房子被过户了,房地产交易中心没有通知我。

换句话说,好好的一个“三表龙门阵”变成“娱乐与露露”,创作领域的变换堪称比变性还要剧烈,没有相关频道的编辑询问我,也没有粉丝来告知我。(这也说明了,企鹅号上有粉丝是伪概念,如果公众号有这么大变动,读者早就炸毛了。)

腾讯的七人小组

像我们这种 KOL ,受不得半点委屈。有委屈了,就得在朋友圈撒泼打滚。

我就这么做了。同时也联系了腾讯的朋友。

很快,我被拉进了一个七人讨论小组。

这就很腾讯,他们处理问题就是这么快,起码对我们 KOL 是这样的。

六名来自腾讯的“大夫”对我展开了联合“远程问诊”。

一番望闻问切之后,他们确定,可能是去年某大型网站被“拖库”,我的邮箱号账户信息被窃取了。

我2月28日的那次登录引起了露露的警觉,她马上把“邮箱登录”的方式给注销了。

露露只是露露吗?

假如我们认定露露就是一个来自河南唐河县的31岁女子,她断断不会和“黑产”联系在一起,毫不女权的说一句,她没有窃取我们邮箱账户的能力。

大抵是一个“做号集团”购买了大量被泄露的公民信息,然后撞库,发现这个叫三表的人,居然有一个年头不少、等级颇高的“企鹅号”,简直是意外收获。

于是,一个叫“露露”的小编接管了我的号,开始她八卦娱乐风云的写作生涯,成为“做号集团”流水线的一个操作工。

露露的五杀

露露的写作生涯几乎在盗号成功的那一刻就开始了。

2019年1月13日,露露在企鹅号“三表龙门阵”上初试啼声,推送了处女作:《她被称为最丑星女郎,黑历史不堪入目,如今被星爷宠成女儿!》。

此后,她以每天五篇的速度一直更新到昨日(2019年3月11日)。

三天后(2019年1月16日),她收到了一则通知:“恭喜您,您修改的企鹅号名称已经通过审核,从现在起,您的新企鹅号名称“娱乐与露露” 将正式生效,祝您创作愉快。”

“企鹅号”的祝福并没有落空,露露的创作确实愉快。

几乎在她创作的第二天,她便有了收益。截止被我发现,六十天里,露露的收益是75196.37元。

对于头部自媒体来说,这点收益不算什么,但对于正在看文章的列位来说,还是挺羡慕的吧?

露露的内容课

看到露露的收益,我问腾讯的七人小组:在没有被盗号之前,“三表龙门阵”这个“企鹅号”就没有产生任何收益吗?

他们说:“是的。”

服了。露露赢了。露露牛逼(破音)!

在现实的鸿沟面前,我只能努力找原因。露露为什么能成功?

我选择了几个露露分成高的文章的标题,你们看一下:

《吴京一夜之间成为全国被骂得最惨的演员,到底是因为什么?》

这篇分了七千多元。

《热巴在机场摔坏了粉丝手机,脱口而出八个字,网友:活该你那么火》

这篇分了一万二。

《17岁的杨幂和49岁成龙同框照曝光,网友:确定没有整容吗?》

这篇分了六千多。

需要提请读者们知晓的是,露露的很多收益是“睡后收入”

“睡后收入”是一个写作者成功与否的重要指标。

你写一篇广告收一次广告费,那叫一把一利索。你睡觉时,并没有收入。

而露露不一样,露露的文章推出来之后,去睡个美容觉吧,第二天起来打开后台看看收益就好,“长尾效应”导致露露的爆款文章还能持续产生收益。

相对而言,露露挣的多,但投入的智力成本、时间成本却很少。

我用露露的名篇《杨幂恢复单身之后,机场被男生求婚,杨幂5个字暖心回应》来证明一下。

这篇文章,实际上就是一句话的扩写。这句话是:“有个男子在机场高喊杨幂嫁给我,杨幂说等我长大的吧。”

就这不到百字就能说明白的事,露露写了四百字,配了三张图,从“企鹅号”平台获得六七千的收入。

你是不是有种感觉:俺也行!

露露每天五篇文章,我觉得满打满算一个小时就能搞定,而她每天从“企鹅号”平台拿到的补贴收入是这样的:

前文说了,“露露”只是“做号集团”流水线的一个操作工而已,可怜的露露可能只是拿一点微薄的薪水,那七万多都揣进了老板的口袋。

“做号集团”里可能有成百上千个“露露”,他们的月收入百万、千万真的不是夸张的数字。

2017年,腾讯宣称将拿出100亿补贴“企鹅号”上的优秀作者。我想这里很大一部分钱都被精明的“做号集团”拿走了。

这绝不是我在胡乱猜测。我和一个在各大平台(微信公众号除外)属于top流量级别的科技博主聊了聊,他告诉我目前在“企鹅号”上几乎没有收入了。

也就是说“科技与露露”完全不是“娱乐与露露”的对手,“做号集团”对流量的洞察、平台的算法、编辑的喜好了解的比自媒体透彻多了。

也只有“做号集团”才能让每个账号每天都能有精力更新五篇文章(严肃写作者根本做不到),从而让天天快报、看点等等这些内容端有“每次刷新都有新内容”的可能。

所以,“做号集团”与内容平台是一种合谋共生的关系。

另有一位对“做号集团”颇有接触的朋友告诉我,部分平台存在内部工作人员和外部“做号集团”共同“养号”的事存在。

这里头有巨大的利益,就特别容易滋生腐败。仅以“企鹅号”为例,露露那种文章只要打上“腾讯独家”的标签就能获得额外的多倍平台补贴,编辑在信息流里稍加推荐,那获得收益就更是可观了。

当然,我没有证据证明“娱乐与露露”就是内外勾结的产物。露露的套路展现了这样一种脉络:“一个被归为科技领域的号,笔耕数年毫无平台收益,改成娱乐号之后,奇迹发生了,每天都有稳定的收益了,见效快的让人咂舌。”

于是,我转身向大海走去

事情水落石出,七人小组问我,后台信息怎么改?还叫“三表龙门阵”吗?

我说,不了,改叫“XX扒娱乐”吧,露露的头像和简介都不用改。

就像杜兰特在那个夏天的选择一样:打不过他们,就加入他们吧。

我决定按照露露的路子,捡起露露的笔,继续在“企鹅号”上更新娱乐文章,然后第二天起床看收益。

如果,收益不如露露执笔的时候,那可能是我的问题,也可能是……

不说了,这是一个有趣的实验。

现在,我是新露露。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