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无处不在的“扫码红包”,究竟是谁的“照妖镜”

@锌刻度记者 Clyde

导读:在一年年全民花样“薅羊毛”的过程中,传统观念中“红包”的意味也在逐渐被人们淡忘。这种变化,也可以理解为“恭喜发财,红包拿来”和“红包拿来,我要发财”之间的因果转换。

1/ “送菜”三小时赚五千

“手机扫描红包码,把红包钱转给我,免费领白菜!”

月初,北京某小区门外来了一位有些特殊的商家,他裹着一身绿色军大衣,戴着黑框眼镜,一边高喊“白菜不要钱”,一边井然有序地指挥着围观人群“扫码领白菜”。

这位摊主背后的卡车上,一侧贴着红包二维码和收款二维码的瓦楞纸板,另一侧则是满满一车堆得高人一头的白菜。卡车背后,一条红底白字写着“不要钱白菜”五个大字的横幅格外抢眼。

摊主正在清理白菜摊,近两吨白菜,“送”完只用了三小时不到

走近一看,贴有二维码的瓦楞纸板下方原来还有一份“红包兑白菜”价目表,顾客扫码扫出4.99元以下红包可领一棵,扫出5元到9.99元可领两棵……如果扫出40元以上红包,则能从摊主这里领到10棵白菜。

“真的假的?这是真的吗?”虽然40元能够买到不只10棵白菜(以12月10日前后北京市市区内0.7元/公斤的均价和一棵大白菜2公斤的价格来计算),但摊主“不要钱”“送白菜”的连声叫卖,还是引来不少人在菜摊前驻足询问。

气温已是零下的北京还是没能消解路人“免费领白菜”的热情。在摊主的帮助下,不少人拿出手机扫码领红包、扫来的红包转给摊主,随后便能根据红包的金额大小领走数量不等的白菜。而当一名路过的中年男子扫出68元的红包时,周围更是炸开了锅。

价目表上没有这么高金额的红包——但摊主丝毫不慌,惊叹之余,让这名男子用一个大黑塑料口袋领走了15棵白菜,看上去颇为“大方”。

围观人群“领白菜”的热情更加高涨,甚至有人充当起了“秩序员”,自发指挥起了排队和扫码,现场排起来的长队也一度让一旁来往的车辆出现拥堵。

这些排队领白菜的人当中以中老年人居多,会扫码的不时有人抱着白菜欢天喜地地离开,不会扫码的人想领白菜,摊主则打趣说:“老头手机不能扫别着急,回家找儿子。”另外一位参与了“扫码领白菜”的年轻人则有些尴尬:“别人一扫都是几十元,我只扫到几分钱,领到了一棵白菜。”

2/ “薅”出来的乱象

“为什么做不要钱的白菜摊?”

两吨的白菜,不到三小时便被领光。被问及做“免费白菜摊”的缘由,这位摊主笑着说了一句“商业机密”。

但从微博网友“1818黄金眼”现场发回的视频来看,这场看似慈善的“免费发白菜”活动显然不是什么“机密”——12月,支付宝官方发起了“支付宝发红包,你赚赏金”活动,在支付宝客户端中搜索“赚钱红包”或点击惠支付栏目“赚钱红包升级”卡片即可参与。换句话说,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这个活动生成一个红包二维码,其他人通过扫描这个二维码领取支付宝红包后,如果下次消费时使用了这个红包,二维码的所有人就能领取到与红包金额等额的现金奖励。

锌刻度记者(微信号:beefix)经过一段时间的使用和对部分用户的采访后发现,那些没有用过或很少使用支付宝花呗服务的人往往会在扫码后得到一个金额还算可观的“花呗红包”,余额宝同理。

显然,在这个过程中,二维码的所有人可以在没有任何成本的情况下赚取“红包赏金”,而这在过去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掀起了一阵全民“薅羊毛”的热潮,这片热潮当中,乱象丛生。

一方面,每年都会借此机会趁机牟利的“薅羊毛”灰色产业链再度活跃起来。就在12月活动开启不久,便有利用伪基站群发红包短信的事件爆出,而据网友粗略测算,群发一万条红包短信的成本约500元,这些红包短信即便只有一半点击率、每个红包开出1毛钱就能回本,多于一毛便能实现盈利。

这样的红包码随处可见

针对红包短信群发骚扰,支付宝官方虽然在活动规则和后续回应中都做了明确限制并在红包的二维码页面提供了“举报骚扰”选项,但这个选项效力有限,对那些利用伪基站进行短信群发的不法分子收效甚微,用户也不堪其扰。

另一方面,虽然很多人对“羊毛”并不感冒,但当所有人都在想方设法让他们掏出手机“扫码领红包”时,这盘“羊毛”二话不说扣向了他们的鼻孔,也让人颇为恼火。

“半个月不到,花呗竟然用了快两百块。”一位过去曾有意戒除网贷、树立健康消费习惯的朋友告诉记者,花呗里多出来的两百块还款金额让有“强迫症”的他感到难受,“亲朋好友软磨硬泡给你一个红包,还非要让你当场用,付款的时候才发现这红包原来是‘花呗红包’。”

这位朋友还向记者感叹,一年又一年全民花样“薅羊毛”下来,“红包”在他眼中的味道其实已经变了:“以前大家逢年过节‘恭喜发财,红包拿来’,现在上出租车司机一脸贪婪地看着你,眼里写着‘红包拿来,我要发财’。”

3/ 红包打开,谁在焦虑?

“支付宝扫码领个红包,用红包付钱还能帮你省点钱。”

邀人扫码虽然的确能在某些时候帮对方省钱,但大家心里也越来越清楚,背后驱动这个行为的终极力量,还是对方用掉那个红包之后为自己换回的那点收益。整个流程往好了说是我们在为已被移动支付主宰的生活增添一点情趣和互动,往坏了说,则是一部分人爱小便宜、希望能“薅羊毛”心理的一面照妖镜。

因而对这场一年一次的“红包雨”,人们的态度也有些复杂。

“小半年没联系的朋友突然发微信让你扫码领红包,这样的‘便宜’你都不捡,你说你是太有钱了‘膨胀了’还是没有人情味变无趣了?”重庆上班族小何向记者吐槽,即便工作很忙,他平日与家里长辈也还算亲密,而自12月这场“红包雨”倾盆而下,让一切都变了味道:“每天都在群里发二维码,群里发完还要私聊发。现在出门用进行手机付款,我都只能使用微信支付来进行抗议了。”

而在文首提到的“扫码送白菜”现场,一位领了白菜的小伙子却评价说:“老头、老太太通过这些活动也学会了支付宝,以后消费观念也提高了,支付宝永远不亏。”

显然,“红包雨”带来的这场“薅羊毛”的浪潮,想推动的还是支付宝自家花呗、余额宝等等服务,用“发钱”的方式赚一波用户数量。二维码红包活动之外,支付宝本月还推出了“到店支付15天瓜分15亿”的活动,这个活动的推广挂在支付宝客户端首页,看上去相当诱人。

支付宝在焦虑吗?

这一系列活动的收益数据公布前,我们不得而知。但从益普索发布的《2018第三季度第三方移动支付用户研究报告》中锌刻度记者(微信号:beefix)发现,今年第三季度第三方移动支付在手机网民中的渗透率相较往年基本没有变化,但在支付宝曾一家独大的移动支付市场,腾讯已经赶上甚至有超越之势。

两大移动支付用户渗透对比,图:益普索

公开数据显示,微信今年3月的月活用户已超10亿,而微信用户几乎都在使用微信支付;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9月初则提到,支付宝目前在国内的活跃用户超过7亿,根据本次调查中双方84.3%和63.6%的渗透率来推算,双方移动支付的用户规模约为8.6亿和6.6亿。

移动支付“双寡头”格局已然形成,未来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竞争还会更加激烈,而前者有微信、QQ等平台社交关系链作为支撑,在社交领域屡战屡败的支付宝,也许还会降下更多这样的“红包雨”。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