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ofo舆论热潮大刷屏,但有价值的评论真没几条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石灿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真是到了在发个朋友圈也能挣钱的日子,惹不起惹不起。

12月5日晚间,一则叫《ofo剧中人:我不愿谢幕》的报道刷爆了刺猬君的朋友圈。它出自《财经》杂志,作者是张珺,编辑是宋玮,业界素有“宋玮出品,必属精品”之说。这两位作者的影响力在业界,要比ofo的口碑好很多。

《ofo剧中人:我不愿谢幕》揭开了很多不为人所知的内幕,比如一位接近ofo创始人戴威的人称,戴威曾私下表达过,“等你成为创始人,坐到我的位置上,你会做同样的决定——把不适合的人裁掉”。这也对应了近期ofo的裁员行为。

该报道还把人们的视角引到了ofo人的奋斗上,对涉及押金的关键问题鲜有提及。关于这篇报道,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喜欢者认为作者写出了这批人的青春热血,不喜欢者认为作者“墙倒众人推”、“骨子里就是‘成败论英雄’五个字”。

这个操作有点骚

这篇报道在朋友圈刷屏后,刺猬君翻阅朋友圈时,注意力不断被重复信息干扰,获取信息的密度及效率明显降低,言论繁杂且良莠不齐。点开微信“看一看”,全部都是好友阅读过的相关文章,看不到业界大咖的独家个性言论。

很多大V并不喜欢在微博上发言,如果去微博,自己的言论声量会变小,传播目标人群不确定,而朋友圈基本上都是熟人,言论反馈具有针对性,也很聚焦。

刺猬君把困惑告诉了同事思聪,思聪丢过来一个叫“刷屏热门”的小程序,点进去一看,“ofo剧中人:我不愿谢幕”高挂在主页上方,“羽泉成员因吸毒被抓”也在被讨论的栏目里,“2019废青拯救指南”“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在这个社区里的热度还挺高。

“ofo剧中人:我不愿谢幕”独立成一个内容版块,那里集纳了官方新闻、自媒体分析、业界知名人士朋友圈解读等内容。从UI界面上看,市面上所有的App都教育用户竖着刷新闻,而“刷屏”加入了一个更有趣的小功能,点击进某条新闻之后,横着刷,出现卡片式的相关内容,横向拓展大屏新内容,纵向延伸更多消息。

刺猬君心里想:小程序还能做成新闻App又不是新闻App的样子?这个操作有点骚。

刺猬君几经辗转联系到“刷屏热门”小程序市场负责人赵水晶,对她做了一个简单的访谈,她介绍说,现在有徐小平、脱不花、吴声、吴晓波、keso等600多位达人入驻刷屏热门小程序。据刺猬君观察,入驻“刷屏”的达人们,大多身处科技互联网领域,属于潮水前沿人群。

另据她介绍,其实刷屏不只有小程序版本,还有App版本。从刺猬君的角度来看,刷屏App目前更像是一个内容集合器,但赵水晶对此不置可否,她说,“我们也会做算法,希望能弥补纯机器分发信息的缺陷,帮助用户从更多不同维度里解读兴趣内容,从而帮助用户节省时间、丰富认知。”

“刷屏”算是赶上了一个好时光,它不用花很多时间去教育用户怎么使用小程序,比它早出生的直播答题、小游戏等小程序早已经告诉用户小程序是什么,该怎么使用了。2017年12月末发布的小游戏彻底引爆了小程序用户增长,疯狂的社交传播使得小程序活跃用户规模在2018年一季度突破4亿,也让开发者对于小程序的传播能力有了直接体验。

作为微信公众平台的组成部分,小程序是服务号、订阅号的功能延伸。围绕微信的社交关系链,三者将微信上的“人—人”关系,拓展为“人—资讯”、“人—服务”、“人—场景”,共同打造“信息传播—服务触达—场景链接”这一微信公众平台生态。

共享朋友圈动态

“刷屏热门”小程序的出生,像是一种灵性的互联网社区内容暗示,它只负责集纳更多好玩儿的、有趣的、深度的、独家的花样出来给用户消遣就够了,包括用户积累、流量分发等事情,微信生态已经做好基础工作了。

在微信生态里,“刷屏热门”小程序更像是一个微信版微博,在界面展现形式上,与微博相似;内容运营上,也参考了微博的“话题”和“热门”索引。有人说,“刷屏热门”与微信里的“看一看”其实没有什么不同。严格意义上来说,还真有所不同。

“看一看”依靠个人微信朋友圈社交关系链展示相关性内容,也就是说,你的朋友喜欢看什么内容,你就会看到什么内容,不论内容的质量高低;在“看一看”里,没有社区功能,只满足内容消费这一层需求,如果非得说更有价值的东西,那就是微信为了提高你和陌生朋友之间的认知重合度,专门开辟了一个熟人社交阅读窗口。

刺猬君在聊天框向上一拉,就可以进到小程序入口。在“刷屏热门”小程序里,除了内容以外,还可以针对不同的人的言论进行转发、分享、评论和点赞,如果你喜欢某一个TMT领域大V,还可以订阅他的个人朋友圈,只要他更新朋友圈,你就能在里面刷到他的个人动态。这个想想还是有点刺激的,“刷屏热门”相当于是把600多个达人的朋友圈都共享了。

这600人也不是每天都更新朋友圈,这就道出了“刷屏”的一个潜在风险:如果达人不想发朋友圈了怎么办?因为达人不发朋友圈,用户就消费不到订阅达人的内容了,再说了,达人与“刷屏”也没有签署什么硬性协议,你每个月必须得发多少朋友圈。达人可不好管。

从微信角度来说,这件事对微信大有裨益,至少在给用户提供新的内容消费体验上,是有促进促进作用的。近两年来,微信公众号趋于饱和,打开率不断下降,怎样提高用户粘性成为了所有内容创业者共同面对的问题。

小程序开放平台轻芒CEO王俊煜曾接受刺猬君的访谈时认为,小程序和微信公众号的关系本质上是一种补充,甚至可以说是微信系统内的一种内容呈现形态。

“刷屏热门”小程序也是一种补充,把我们可能并不在意的朋友圈信息进行了优化升级,促成了微信内容生态领域的一种边际价值回收。但并不是说人们要了解时事热点、八卦话题必须到这里来看,而是说,它给人们提供了一个了解和观察世界的新窗口。

发个朋友圈也能挣钱

其实,“刷屏热门”和刷屏App是相通的。当微信上线小程序后,越来越多的独立App开发了自己的小程序,比如知乎、微博、今日头条等等。

昨天,还有一条消息在社交媒体爆炸,物理学家张首晟被曝在斯坦福大学自杀,张首晟是2013年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他是杨振宁的弟子,杨振宁说他获诺奖是时间问题。根据张首晟家人和物理系的电子邮件通信得知,他此前一直在和抑郁症作做斗争。

不少人在“刷屏”社区发动态称,“你逗我吧?”“别开玩笑了。”

真格基金创始人、新东方联合创始人徐小平沉痛悼念张首晟教授。“他是我所见过人类里面最完美的人之一。此刻的我,为如此完美之人以如此方式如此骤然离世而难受得几乎想哭。张首晟教授千古。”

在“刷屏热门”小程序和刷屏App里,知名达人和普通用户相互对这件事表态,很难想象,一个诞生在微信生态里的舆论场开始现出雏形:新闻事件发生——新闻媒体发表文章——达人发表朋友圈——刷屏团队将内容进行集约化处理——用户消费产生互动。

这也意味着,以后可以直接在“刷屏”里看大佬的朋友圈了。但从整体上来看,吃瓜大赛还要刷微博、农村媒体看微头条、青年兴趣去即刻,对科技互联网话题感兴趣才“刷屏”。现阶段,“刷屏”还是要依赖微信这个生态。

就当刺猬君本以为研究到这里就能把“刷屏”搞清楚时,发现它还有一个“朋友圈”功能,在这里,你可以关注很多知名达人,比如互联网圈红人魏武挥、馒头大师。

他们有很多人都是免费订阅,不过,有些人的朋友圈是需要付钱才能订阅的,比如,如果你想看新世相创始人张伟的朋友圈,要每个月向“刷屏”支付36元中间费;想订阅“脱口秀艺人”三表的朋友圈,得月付38元中间费。

并非所有人的价格都是这个价位,也有一个月1块钱订阅朋友圈项目。

大佬就是不一样啊,信息产生价值,价值就是金钱,真是到了在发个朋友圈也能挣钱的日子,惹不起惹不起。

(石 灿 关注资讯社交平台、泛媒体领域  微信号:S1468002343 添加时烦请注明姓名、机构、职务)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纸媒和数字出版、互联网资讯和社交平台、视频音频平台、影视文娱、内容创业和自媒体、二次元,以及VR/AR和人工智能等未来内容发展方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