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任正非谈5G技术许可候选公司:要有技术积累 充分竞争

观察者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华为心声论坛10月10日发布了9月19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接受美国《财富》杂志采访纪要。其中任正非回应了华为愿毫无保留地把5G全套技术许可给美国公司的决定,任正非表示,这件事情对华为是有利的。“一方面缓和了国际关系,另一方面增加了竞争对手。竞争对手如果不强,华为公司也会衰落。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持有完全开放的态度。”

1、《财富》杂志CEO Alan Murray:非常感谢您今天花时间跟我们交流。我的主要问题和您这张烂飞机的图相关。请问这张图究竟是体现了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的一种短期波折,还是说我们正在朝某种形式的脱钩发展,而这种脱钩将对全球经济技术的运作方式造成重大影响?

任正非:拿这张照片比喻其实并没有那么多深刻含义,只是觉得在遇上美国实体清单禁令过程中,我们很多地方受了伤。如果不把这些“洞”补好,也可能“飞机”就无法安全着陆。但是我们始终坚决支持全球化,决不会只顾着埋头补“飞机”,就忘了还要在全球化道路继续前进。我们还是在等待美国商务部批准后,美国厂家向我们恢复供应。

但是这个时间拖得越长,对美国越不利。因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科技的国家,美国科技公司需要全球市场,如果美国与世界之间出现科技脱钩,人为切出一条数字鸿沟,对美国的先进公司是一个打击。比如微软这样的先进公司,它的Windows和Office实际是在全球市场居于垄断地位,如果美国政府不允许某些市场使用微软产品,这些市场就会有新的替代产品出现。当出现替代产品,就显著削弱了先进公司的市场占有;当它从这个市场退出时,就把市场空白区域让给了新兴成长的公司。当没有石头压住小草的时候,小草成长得更快乐了。所以,应该是落后国家想退出全球化;一个发达国家退出全球化,抛弃一部分市场,这不是聪明的做法。所以,我坚定不移支持全球化。当美国政府改变不正确的观点后,我们“补飞机”的速度会减慢或者补好了不飞,以维护美国合作伙伴的利益。

2、Alan Murray:那另一种情况呢?如果华为仍然留在“实体清单”上,那么美国公司就不能向华为销售。从短期来看,这显然会对华为造成损失。如果从长期来看,比如说五年、十年之后,会给华为带来哪些影响?

任正非:短期来看也不会有太大影响。美国最担心的从5G到核心网产业,我们已经完全不需要美国零部件了。唯有终端产品的生态系统还会有影响,但是我们认为,两、三年左右这个影响就会完全消除。

Alan Murray:通过构建华为自己的生态系统来消除影响?

任正非:对。

Alan Murray:有没有可能从长期来看,建立自己的生态系统对华为来说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任正非:从公司长期发展来看,也许是好事。但是华为规模发展越来越大,命运越来越不能掌握在自己手里,心里会忐忑不安。我们坚定不移地拥护全球化,但,我们怎么能生存下来呢?所以最好是我们能够自己建立生态生存,同时并不排斥使用别人的生态、支持别人的生态。我们和有关公司有协议的,我们还是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要坚守。

全球化是美国提出的,但是美国在破坏全球化规则。我一直是亲美的,一直打击我们公司内部的情绪冲动,最近还再次发文,支持内部服务的流程IT部门用“美国砖”、“欧洲砖”、“日本砖”修一个“万里长城”,千方百计地防止内部员工冲动在IT服务上要自主创新,去创造一个自己的内部管理IT平台。这样不仅成本高,而且拖累大。

3、Alan Murray:前两天您做出了一个非常不同寻常的建议,说是华为愿意把自己的技术许可给美国公司。据我理解,华为历史上没有这么做过。华为此举是想缓解安全担忧。您的橄榄枝抛出去之后,有没有美国公司联系您?您认为,未来会不会有美国公司联系您呢?

任正非:首先讲讲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认为,世界由美国、欧洲、中日韩建立起一个平衡的技术生态系统。当然,这里是指技术性的生态系统,与谷歌的生态系统不同。因为人工智能时代很快就要来临,美国的光纤到户建设是滞后的,如果5G网络也滞后,美国的人工智能有可能会失去领先的优势。

第一,我们愿意遵循国际惯例FRAND原则,把5G专利以公平、无歧视的方式许可给美国公司;

第二,5G专有技术,包括完整的5G全套网络技术(软件源代码、硬件设计、生产制造技术、网规网优、测试等整体解决方案),完全无保留地独家许可美国公司,这样美国、欧洲、中国公司同时起步,在新技术上继续竞争;

第三,美国可以选择以美国通用芯片为主体的5G基站,也可以选择“美国通用芯片+华为芯片”的方式,如果需要我们的5G芯片技术,也可以转让许可。

这件事情对华为是有利的。一方面缓和了国际关系,另一方面增加了竞争对手。竞争对手如果不强,华为公司也会衰落。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持有完全开放的态度。我们认为,未来信息社会的市场会非常宽广,还有更大的空间,充分容得下多个大公司、千万个小公司服务、竞争。当我们公司在很多领域上称霸世界的时候,可能离死亡也就不远了。

Alan Murray:“如果在很多领域称霸世界,离死亡就不远了。”您为什么这么说?能展开阐述一下吗?

任正非:历史从来都是这样的,一个王朝往往都是盛极而衰,因为有很多国家都要围攻它。再比如美国的菲利普斯,他连拿了几届世界冠军,后来就拿不到了,因为全世界都瞄准着怎么能战胜他的游泳方式而努力,他怎么维持得下去呢?其实,在特朗普打击我们之前,我们公司已经快到这种状况了。

Alan Murray:所以特朗普是帮了华为一把?

任正非:是的,他是我们改革的倒逼师。一是,因为华为技术先进,合同很容易拿到,前方的国家代表处不需要费太大劲就容易解决问题,拿到合同以后很清闲,可能就会腐败,公司就摇摇欲坠了;二是,我们的机关越来越庞大,办公环境越来越好,敲敲键盘输出几个流程就拿到钱了,谁还会愿意去艰苦地区和国家工作呢?杜塞尔多夫收入没有增加多少,但多了几倍地区部机关的人。在特朗普打击我们的时候,我们真正感觉到了生存的威胁,不努力就要走人,高级干部也是一样,不努力就要撤掉。你看,这一年来我们焕发了青春,人人都非常努力。

4、Alan Murray:回到华为提供技术许可的问题,您有没有跟一些美国公司探讨过此事?

任正非:这么重大问题,不会那么简单就有共识,不会那么匆匆忙忙的。美国有很多社会精英人士在询问这件事情如何操作。

Alan Murray:您在提这个提议时,我估计您脑子里肯定有一家具体的候选公司。会是哪一家公司呢?

任正非:第一,这个公司应该很大,如果买了这个技术的许可以后,不能形成很大的市场空间,对它是不划算的。

第二,我们没有市场划分,它不仅仅是在美国市场销售,除了火星、月亮和太阳外,它可以去任何地方销售,包括中国。我们之间展开充分的竞争。

第三,这个公司要有一些通信技术基础积累,与华为行业比较接近。它可以在我们提供的技术方案基础上修改源程序、源代码,使得它能够完全独立于我们提供的原体系,以后华为也搞不清楚它用的技术,这样就解决了美国国家安全的担心问题。在它没有完成技术修改之前,我们把华为的技术进步透明地告诉它,保证它同步华为的进步。当它对技术进行修改以后,我们已经搞不清楚它用的是什么技术。从那时起我们继续再保持十年,把自己改进的思考单方面告诉它。

我们是真心诚意的想做这个技术许可,我们不会留后手和秘密。我们对被许可方开放透明,不是我们傻,而是以此让华为公司19万员工面对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谁也不敢睡懒觉。

Alan Murray:您的提议前所未有。我从事商业报道有40年了,却从没想过有人能提出这样的想法。有人认为这个想法非常疯狂,所以转过头来置疑您做这个事情的诚意。

任正非:现在,督促华为公司进步的鞭子在我手里;未来,我将把这个鞭子转交给美国公司,美国公司进步成为强大的竞争对手,逼着我们19万人心惊胆战的努力前进。

5、《财富》杂志亚洲执行主编Clay Chandler:刚才问您华为把5G技术许可出去,您脑子里是否有具体公司时,您给了一些条件。有哪些公司可以满足这些条件?能否列举几个公司或人的名字,觉得这些公司配得上做华为的合作伙伴?

任正非:我不能去点名哪些公司,我认为这是一种冒犯。但是我相信,美国一定有这样胸怀大志、想称霸世界的公司。媒体如果有猜测不是我的责任。

Alan Murray:如果有美国公司对这一极为罕见的交易提议有兴趣,他们应该给谁打电话?

任正非:拨打华为任何人的电话都能转到公司最高“司令部”来,联系公共关系部或者我的邮箱都行。

Alan Murray:我们可以把您的邮箱地址放在我们发表的文章中吗?

任正非:没问题。

Alan Murray:好的,那我就放进去,看看会发生什么。

任正非:我支持。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