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白宫正与科技巨头合谋掠夺TikTok

中国青年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白宫正与科技巨头合谋掠夺TikTok

白宫正与科技巨头合谋掠夺TikTok

陈小茹

一年前,中国短视频应用抖音国际版TikTok创造了年下载量7亿次的纪录,德国《法兰克福汇报》惊叹“中国企业从未在西方文化中如此成功”。一年后的今天,在美国政府的无理打压下,TikTok正在成为白宫、华尔街、硅谷合谋掠夺的目标。

8月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赤裸裸地威胁说,TikTok必须在9月15日之前卖给美国公司,否则必须关门,而且相当一部分钱要交给美国财政部。“美国公司、封禁、抽成”是特朗普强加给TikTok的“出路”。曾目睹美国“肢解”法国“工业明珠”阿尔斯通公司的法国媒体直言,“这是美国对华发起经济战的新标志”。

“封禁”还是“出售”,白宫内部吵翻了天

“特朗普在TikTok问题上态度变化,为微软竞购打开大门。”美国《纽约时报》8月3日以此为标题报道称,这是特朗普威胁“封禁TikTok”之后首次就微软收购TikTok表态。TikTok将迎来怎样的命运,是“封禁”还是“出售”,白宫内部吵翻了天。

当地时间7月31日,特朗普透露,除了封禁TikTok,也可能采取其他办法解决问题。美国媒体据此猜测,白宫可能要让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出售在美业务。但仅仅几小时后,特朗普便在其专机“空军一号”上对媒体改口称,他将动用紧急经济权力或行政命令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最早在8月1日采取行动,并暗示不会支持美国公司收购TikTok。美国国务卿蓬佩奥8月2日在福克斯新闻台一档节目中“确认”了特朗普的这一立场,称特朗普已经表示“不再容忍,将解决这个问题”,并透露几天内将采取行动。同一天,美国财长姆努钦透露,审查外国商业交易对国家安全影响的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正在研究此事。8月3日,特朗普再次发声,又将“出售”选项推到台前。特朗普称,他不介意微软收购TikTok的美国业务,但任何美国公司的收购都必须在9月15日的最后期限前完成,否则将禁用TikTok,同时美国财政部要从TikTok交易中获得大量资金,“因为是我们让这个交易能够进行”。

除一通表态之外,特朗普并未详细说明具体安排。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4日被问及此事时也表示:“并不存在具体行动方案。”白宫女发言人麦肯尼也只是一再重申,美国计划在未来几天对包括TikTok在内的中国应用采取一些行动,但她也没有给出细节。

“上述混乱信号反映了白宫内部就如何应对TikTok存在分歧。”外媒报道称,在白宫内部,以国务卿蓬佩奥、财长姆努钦、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波廷格为代表的“收购派”,正在游说特朗普支持美国公司将TikTok截留在美国;以白宫里最狂热的“冷战分子”、白宫国家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纳瓦罗为代表的“封禁派”,则建议特朗普采取更强硬措施“一禁了之”。虽然这两派都打着“国家安全疑虑”的大旗,《华盛顿邮报》2日评论却道出了他们背后真正的诉求:此次炒作TikTok事件,正值特朗普处理公共卫生危机能力饱受质疑、连任前景不被看好之际,用意不言而喻。

TikTok事件引发三大疑问

尽管白宫仍未就TikTok事件释放统一立场,但自特朗普政府无理打压TikTok之日起,该事件已至少引发三大疑问。

首先,如果特朗普政府最终决定“封禁”TikTok,他具体会怎么做?

虽然特朗普及其政府要员多次提到要出禁令,但他并没有清楚地说明他会怎样禁止TikTok,以及所谓“禁令”的真正含义,仅透露他“可以通过行政命令做到这一点”。行政命令是美国总统为了行使行政权而颁布联邦命令的一种方式,是总统管理和运作联邦政府的方式。行政命令虽不是联邦立法,但一旦经过总统签署,并经《联邦公报》刊载,就具有约束力,其效力与国会立法相仿。理论上,美国国会可以通过立法直接推翻行政命令,但总统又可以行使否决权推翻国会的立法。因而,对于特朗普来说,通过签署行政命令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是有可能的。

另据《纽约时报》3日报道,特朗普还可能动用《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来阻止TikTok进入美国的应用商店,或把TikTok的所有者列入一份禁止美国公司未经许可向其出售商品的名单,以限制TikTok的影响力。2019年5月15日,特朗普曾援引《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签署了13873号行政命令,即“确保信息和通信技术及服务供应链安全”,宣布美国进入所谓的“国家紧急状态”,授权美国政府禁止任何由“外国敌手”拥有或掌控的“可能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技术和服务。随后,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及其附属公司列入可能对美国家安全造成威胁、或者对美国外交政策利益带来风险的“实体名单”。

如果特朗普最终动用《国际紧急状态经济权力法》来限制TikTok,那将是该法案自1988年国会授权干预以来,美国总统第七次阻止交易或下令抛售企业。

TikTok事件引发的第二个疑问是,如果特朗普支持收购方案,那么他会支持合营方案还是美国公司整体收购?

目前种种迹象显示,白宫正与美国科技巨头合谋,打算“吞下”TikTok,而不是接受TikTok母公司与美企共同运营TikTok在美业务的选项。特朗普3日明确表示,如果微软整体购买TikTok,而不是30%,可能会更容易通过。他说:“我不在乎是微软买或是谁买,只要是一家大公司、一家安全的公司、一家非常美国的公司买下来就行,而且买整件东西比只买其中的30%要容易。”微软公司也证实正在洽谈收购TikTok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服务,希望以TikTok挑战Facebook脸书),闯入吸引年轻人的社交媒体新领域。

第三个疑问来自特朗普的收购“抽成说”。特朗普3日表示,一旦美国企业成功收购TikTok,政府要从交易中分得一杯羹,因为“是我们让这笔交易发生的”,所以成交价中“非常可观的一部分”应该进入美国国库。特朗普的算盘打得精,但很可能并不能如愿。美国里士满大学法学教授卡尔·托比亚斯3日表示,总统建议美国参与一项交易“完全是非常规的”,尤其是在他本人提出的一项交易中,“这个想法可能也是非法的和不道德的”。彭博社评论称,“美国政府在自己没有入股的公司交易中提成,这是很长一段时间未曾发生的事情”。美国著名金融监管律师保罗·马夸特也认为,特朗普提出从TikTok收购案收益中抽取分成的要求,可能会面临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及其他法律的挑战。

“强买”事件暴露美国经济强权

连日来,美国政府联合科技巨头恐吓并强买TikTok引发国际关注。

8月3日,德国新闻电视台在报道中表示,TikTok事件是美国经济强权的又一象征。德国、法国等许多欧洲国家的企业也曾遭遇美国的各种调查,包括西门子、德意志银行、大众等。德国《商报》3日也评论说,美国有充分理由去研究TikTok,这是第一个在西方发挥影响力的中国应用程序,也是第一个对“脸书”形成挑战的社交网络。特朗普本可以使TikTok成为美国“透明”的典范,但他似乎放弃了这种机会。特朗普推动禁止TikTok很容易被理解为民粹主义。

曾目睹美国政府“非法肢解”阿尔斯通的法国《回声报》和《十字架报》也都在评论中称,封禁TikTok这一应用是美国对北京发动的经济战争的最新标志。法国《皮卡第邮报》也认为,美国对TikTok的威胁,是世界两个主要大国间对抗竞争的最新一幕,“如今不像冷战时那样比核弹头数量,而是美国试图以技术垄断迫使中国处于从属状态,(因为)这个国家曾经不发达,如今却拥有强大的技术力量”。

俄罗斯媒体则从TikTok事件中感受到了自己面临的风险。俄政治分析中心专家阿布扎洛夫2日表示,禁止TikTok将是美国所谓“互联网自由”终结的象征,“为了加强反华路线,美国政府已经无视对外宣称的所谓捍卫基本民主和自由的理念”。

在恐吓、无理打压、强买之后,白宫与华尔街、硅谷科技巨头合谋的这场“掠夺盛宴”终究不得人心。就连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4日也承认:“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这样做(封禁TikTok)是必要一步。”  

本报北京8月5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陈小茹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0年08月06日 03 版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