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流浪”的孔雀们被救助到了哪里探访嘉定浏岛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岛上动植物物种丰富,适合野生动物栖息

新闻晨报

关注

原标题:“流浪”的孔雀们被救助到了哪里探访嘉定浏岛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岛上动植物物种丰富,适合野生动物栖息

被救助到浏岛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的“流浪”孔雀们

◆被称为“钉子户”的这只猕猴,已在救护中心生活了十余年。 本版图片/晨报记者 张佳琪

晨报首席记者  叶松丽

今年的5月26日,嘉定新城(马陆镇)大宏村的联勤队员陈硕在横仓公路段巡逻时,发现了一只孔雀正在悠闲散步,引来路边很多人驻足围观。很快,嘉定区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下文简称“野保站”)的林业工程师崔荣祥赶来,将这只心宽体胖的孔雀“请”回了站里。这不是第一只从宝山逛到嘉定的孔雀,此前也有类似情况发生。那么,这些孔雀后来何去何从了呢?

日前,新闻晨报·周到记者探访了位于嘉定区华亭镇的浏岛野生动物救护中心,见到了这只迷路的孔雀,以及斑头雁、猕猴和非洲刺猬……

近年常有孔雀在嘉定出没

“心真大,竟然是从宝山那边一路闲逛过来的。”为了找这只孔雀的来源,联勤队员陈硕查看了周边道路的公共视频。陈硕说,这只孔雀不惧怕陌生人,大家围着它看,它不飞也不跑,照样气定神闲地一路闲逛。因为它是靠着路的一侧行走的,这可能是它没有被过往车辆伤害的原因。

嘉定区野保站工作人员陆万鹏告诉记者,蓝孔雀生活在热带雨林里,相比其它鸟类,它飞不高,主要栖息在山里高大的乔木上。遇到危险时,会张开双翼,向山下滑翔飞去。

“如今,我们看到的这些蓝孔雀基本上都是人工驯养繁殖,基本看不到野生的,因为长期与人共处,所以,平常就表现得不太怕人。”至今,陈硕也搞不清楚,这只孔雀是从宝山什么地方走过来的,一路经历了什么。

记者了解到,最近几年,经常有孔雀在嘉定出没。大约三四年前,也是在这个时节,一只孔雀还曾闯进嘉定安亭苏先生家的院子,跟他家的鸡一起争食玉米

两年前,家住嘉定外冈镇的沈女士在宝钱公路沪宜公路路口,一次发现了两只孔雀。

最终,这些流浪的孔雀都无一例外地住进了浏岛野生动物救护中心,过起了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孔雀和白颈鸭生活在一起

嘉定区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位于华亭镇境内的浏岛,该岛东临长江口,面积93.6公顷,岛上空气清新,动植物物种丰富,非常适合野生动物栖息。

走进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一排四大间笼子,两笼装的都是孔雀,每笼有七八只。这些高贵傲慢的孔雀,实际上都是嘉定区野保站的工作人员从嘉定区各地“救助”回来的。

“全是蓝孔雀,实在太多了,按照野生动物救护的原则应当送到动物园处理,但由于各区救助的量太大,动物园的安置能力有限,便一直留在救护中心饲养。”陆万鹏说,孔雀主要有两个种类,一种是绿孔雀,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数量有限,很金贵。而救护中心这么多孔雀,都是蓝孔雀,属于三有保护动物。由于蓝孔雀人工繁殖很成功,在管理上还是很宽泛的。

至于这些蓝孔雀的来路,有的是人工饲养逃出来的,有的则是居民当宠物豢养,时间一久,厌恶了,就带到野地放生,让它们自生自灭。热心市民看见了,就会打电话给野保站,野保站便把它们都接到浏岛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养起来。如果有动物园接收,就送给动物园。

在记者探访期间,这些蓝孔雀多次鸣叫,声音响亮,在寂静的中午荡起了回音。一只孔雀还张开残破但依然华丽的羽毛,开了个“屏”。

资料显示,孔雀发出叫声是不分时段的,半夜也经常会啼叫,因此可能会扰民,而且成年孔雀的食量也大,吃玉米、糠皮等禽类通常吃的食物。

由于保护中心的空间有限,在孔雀们的大笼子里,还有红腹锦鸡和白颈鸭,大家住在一起。

饲养员告诉记者,白颈鸭是个精力充沛、耐不住寂寞的家伙,它把笼子中央那棵黄杨树下的小砖头和石子,全部搬进了它的窝里。

天鹅斑头雁也是“常住客”

在浏岛野生动物救护中心,还养着三只黑天鹅、一只疣鼻天鹅以及一只斑头雁。

陆万鹏告诉记者,上海刚好位于鸟类的迁徙通道上,每年秋冬和春季,都有大量鸟类迁徙。很多水鸟往返都会在长江口一带休整,补充能量后,继续迁徙。所以,在嘉定的河浜和林地里,市民曾多次发现落单的天鹅。

天鹅喜欢生活在水里,饲养人员就在笼子里挖了一个水池,让这些天鹅暂住这里。

跟天鹅们合住的这只斑头雁也颇有来头。它是去年这个时候,市民捡到后送到派出所的,野保站工作人员将它接到了这里。陆万鹏告诉记者,斑头雁是唯一能飞越喜马拉雅山脉的迁徙鸟类。它的飞行高度达到6000-7000米。

因为这只斑头雁套着脚环,饲养员推测,这应该是一只人类饲养过的斑头雁。

最老的“居民”是一只猕猴

在浏岛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有两只哺乳动物:一只害羞的非洲刺猬和一只“倚老卖老”的猕猴。

陆万鹏说,非洲刺猬是他们在一次执法行动中没收来的。由于它是外来物种,不能放归自然,便一直养在救护中心。饲养员说,由于这只刺猬太小,他们就把它养在室内。平时它白天睡觉,晚上出来觅食,吃饱了就趴在角落里睡觉,从不跑远,很安于现状。

至于那只猕猴,几乎成了救护中心的“钉子户”。2010年一天清早,它穿着红裤衩,出现在嘉定江桥一家汽修厂里,为所欲为。野保站接到投诉电话,把它“缉拿”后,送到了救护中心。不料,“请神容易送神难”,它在这里一住就是十余年,连饭钱都是一笔很大的开支。

“我们也很想把它送给动物园,但是动物园不敢要。”陆万鹏说,猕猴种群非常排外,除非是从小在一个种群里长大的,才能相安无事。如果把这只猕猴丢进其它猴群里,在其它猕猴眼里,它就是入侵者,会被攻击,最终可能被猴群“谋杀”(咬死)。

曾救助过珍稀水鸟楔尾鹱

记者从嘉定区野保站了解到,该区野生动物资源较丰富,目前监测记录到的野生动物有112种,其中两栖类6种,如虎纹蛙、泽蛙等两栖动物;爬行类11种,如中华鳖、乌龟、赤练蛇、黑眉锦蛇、短尾蝮蛇等;鸟类87种,如白鹭、夜鹭、红隼、东方角枭等;兽类8种,如黄鼬、华南兔等。

陆万鹏告诉记者,他们在前些年曾经救起过一只楔尾鹱(hù,音同“护”),填补了上海鸟类记录的一项空白。这只鸟体长约40厘米,翼展却宽达两米多。这种鸟生活在太平洋和印度洋深处,一生中除了繁殖,基本上都在大洋上飞行。

“那次台风过后,一名货车司机在宝安公路上发现了这只受伤的巨鸟,我们连忙赶过去救助。”陆万鹏说,这只楔尾鹱出现在嘉定境内,应该是因为台风的原因。它的翅膀太大,在电线或者树梢上撞伤了。经过专家鉴定,确认它是一只楔尾鹱,可惜后来没有救活它。”

东方角枭和短耳鸮,都是很像猫头鹰的猛禽,属于国家二级保护鸟类,野保站也经常救助这一鸟类。

陆万鹏说:“这种鸟傍晚黄昏以后才出来捕食,白天视力比较弱。它们落在树上睡觉时,有时候会一头栽下来,瞎子一样,要么乱飞,要么干脆就不动了。市民发现后,就会打救助电话。”

野生动物保护的种类的确很多,但是也有超出他们工作范围的,例如捉老鼠和蝙蝠。嘉定野保站相关负责人说,夏天来临,也有居民打来电话,要求野保站去帮他们捉老鼠、捉蝙蝠,并消毒,“说实话,这已经超出了我们的工作范围”。

[嘉定野生动物救护中心]

很多被救助动物为被弃宠物

在野保站的日常救助中,有很多被救助动物都是人们饲养的宠物,而且还有不少是外来物种,如貉和赤狐就是外来放生的。

陆万鹏告诉记者,这些物种很早以前本土就有,但后来基本灭绝了。有些外来物种会对我们的自然环境造成很大的危害。例如鳄龟,它在原生环境里,是食物链中的一环,有天敌,能平衡它的生长繁殖。但是,这些外来物种,一旦来到新的生活环境里,没有天敌就会疯狂繁殖,种群快速扩大,会对下游食物链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陆万鹏说,野保站救助的爬行动物中,还曾经出现过球莽、黄金蟒、玉米蛇、大王蛇等,这些宠物均具有一定的攻击性。因此,市民在购买宠物的时候,一定要了解你饲养的野生动物是不是国家禁止交易的野生动物,可以在网上搜索一下,这个动物是不是国家三有和二级及以上,以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公约》附录一、附录二里面的物种。以上这些动物,国家禁止个人训养繁殖。而根据国家野生动物保护保护法,现在相关部门对违法人员的处罚力度很大。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