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哈啰执行总裁:已获网约车牌照,会考虑科创板上市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对话哈啰执行总裁:确实已获网约车牌照,会考虑科创板上市

记者 吴雨欣 陈宇曦

“作为一家创业公司,长期来说会考虑IPO,但目前哈啰出行仍存在高速发展阶段,在这方面没有明确的时间表。”7月11日,哈啰出行执行总裁李开逐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不管是对股东、公司本身还是员工,哈啰出行会考虑上市。

对于是否会考虑科创板,李开逐回应道:“如果有机会,我们会考虑。”

在2020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哈啰出行作为来自上海本土的共享出行科创企业共发布了Hermes(赫尔墨斯)路面安全系统、非机动车安全管理平台、共享单车“定点还车”模式三大人工智能产品。而在去年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哈啰出行也带来了哈啰大脑、Argus视觉交互系统、蓝牙道钉项目等人工智能科技项目。

众人眼中的“共享单车”企业与人工智能有怎样的关系?

李开逐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从创业第一天开始,我们就认为,商业的竞争本质是效率的竞争,而效率的竞争是通过技术进步来实现的。出行领域要长期竞争,首先要创造用户价值,其次要有很好的成本控制能力和运营能力,这不是看谁钱多,拿钱砸车实现的。从骨子里来说,哈啰出行是一个技术驱动的创业,但技术驱动是不是一定是人工智能技术,当时的我们并没有那么清晰。”李开逐介绍,人工智能技术大规模应用的标志是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在谷歌开源之后,哈啰出行意识到人工智能技术也可以运用到出行领域。

据悉,哈啰出行在上海的员工约有2000人,其中一半以上是软硬件技术研发人员,专职做人工智能相关算法数据的员工超过200人。

“你很难想象,哈啰出行早期的用户报障准确率只有百分之四十几,用户一旦保障,我们就要派人去线下查看维修,这带来了很大的人力浪费。后来,我们引入了智能算法,通过大量数据训练报障率的准确性,现在准确率可以达到85%至90%。比如,用户报障时,往往信息填不准,我们会要求他拍张照片,后台可以通过图像识别来判断车辆问题。”李开逐说,哈啰出行的每一辆车都相当于一个实时在线的物联网设备,当车子出现网络问题或其他问题时,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后台无法管理,这导致哈啰出行早期很大一部分工作,是不断地到线下处理类似的事情。当哈啰出行在智能锁中引入神经网络算法后,这种情况才有所好转,后台系统会预测车辆的故障率,并在车辆出现问题前告警,介入维修。

李开逐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通过一系列的技术改进,让看似非常庞大、难以管理的出行业务变得可控。目前,在共享单车领域,哈啰出行已经占据行业一半的市场份额,即便是竞争较为激烈的助力车领域,哈啰依然占据六成的市场份额。在哈啰出行看来,相较于单车业务,助力车是增量空间较大的市场,两轮电瓶车也是二三四线的王道交通工具。此外,哈啰出行还有顺风车、打车、换电、游玩、生活馆等多项业务。

据了解,今年6月,哈啰出行与郑州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哈啰出行在河南成立区域中心,四轮业务全国运营总部落户郑州。对此,外界亦有传闻称,哈啰出行正打算在郑州试点专车业务。

“我们确实在郑州获得了网约车牌照,想尝试做一些更普惠的出行方式,具体怎么做还在探索和酝酿中,这应该不能算专车。”李开逐向澎湃新闻记者进一步解释,一个业务的选择和变化,就像生物进化是渐进式的,利用自己的能力优势、技术优势、市场优势和用户优势逐渐拓展边界。“当然,也要看是不是自己一厢情愿在发展,还是确实能在拓展过程中发现满足用户需求的机会。其实,创业成功是个小概率事件,怎样去做一个业务、停止一个业务,这个判断很重要。”

在李开逐看来,哈啰出行能在共享行业中突围,运气不可缺少。“一是我们运气好一点,幸运很重要。二是哈啰出行更理性务实,没有跟风拼命买车投车,这个行业长期一定是看谁管理得更好、产品体验更好;三是这个行业易攻难守,用户迁移成本比较低,用户每天都可以重新选择,他可以今天骑摩拜、明天骑哈啰,这给后入者带来便利,领先者的挑战是很大的。现在情况反过来,哈啰成了领先者,挑战也比较大,我们需要继续保持对用户长期的吸引力。”

对于共享单车走过野蛮生长周期后,现在呈现出哪些明显特征,李开逐表示,共享单车1.0是完全粗放的时代,有钱就造车,押金收取也给用户带来不好的体验。2.0时代是信用免押,竞争趋于理性,行业开始去尊重商业规律,并反思共享单车给城市管理带来的问题,政府部门也开始不断加强引导和规范。

“现在,共享单车行业已经进入3.0时代,共享单车有机融入城市公共交通服务生态,成为公共交通服务的一部分,企业与政府进入共建共享、共管共治。比如,通过技术规范,引导用户有序使用,调节投放量防止堆积、堵塞等。”李开逐说。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