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彭博周刊:推特CEO反特朗普 开启关于红线的大讨论

cnBeta

关注

原标题:彭博周刊:推特CEO反特朗普 开启关于红线的大讨论 来源:新浪科技

导语:《彭博商业周刊》本周刊文指出,Twitter CEO杰克·多西近期决定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某些Twitter消息中添加事实核查链接,这与Facebook长期以来的放任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而社交媒体平台如何处理特朗普有争议的言论也越来越成为一场波及美国整个社会的大讨论。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Twitter CEO杰克·多西(Jack Dorsey)通常晚上6点半左右用餐,菜单中包括肉或鱼、蔬菜、浆果、复合维生素,并配上红酒。每天早餐,他会喝800多毫升的一瓶水,午餐时喝的水则更多。众所周知,在周末时间,他只喝水,不吃任何其他食物。

关于人际关系,多西的做法也倾向于苦行者:他参加过10天的静修,在此期间甚至阅读和眼神交流都是被禁止的。在疫情迫使所有人待在家里之前,他在从家里前往Twitter的旧金山总部上班时通常会穿着凉鞋步行8公里多,即使下雨也是如此。

今年早些时候,多西在播客中说过:“当我让自己觉得不舒服时——我不想用‘痛苦’这个词,我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如果这些是真的,那么现在多西一定会很热爱生活。他是Twitter的首席执行官(这只是他的工作之一,他同时还担任支付应用Square的CEO),而Twitter目前已成为美国总统特朗普最喜欢的攻击目标。自5月26日以来,特朗普对Twitter大发雷霆。针对特朗普发布的两条关于在大选中可以邮件投票的内容,Twitter试图进行事实核查。几天后,Twitter还压制了特朗普另一条涉嫌煽动暴力的消息。

关于在抗议活动期间明尼阿波利斯一名当铺老板开枪打死一名疑似抢劫者,以及美国各地发生的其他暴力事件,特朗普在Twitter上写道:“当抢劫开始时,枪击就开始了。”Twitter没有删掉这条消息,但强制读者在阅读该内容前点击一条提示,称这条消息违反了平台禁止“美化暴力”的规定。

不管对于特朗普的言论有何看法,这些最新的Twitter消息与他以往发布的威胁、吹嘘、阴谋论和司空见惯的尖酸刻薄并没有太大不同。2018年,已有8200万粉丝的特朗普曾在Twitter上称呼一名前女雇员为“狗东西”。今年5月,他毫无根据地暗示,MSNBC电视台主持人乔·斯卡伯勒(Joe Scarborough)谋杀了2001年去世的国会工作人员洛里·克劳苏迪斯(Lori Klausutis)。根据法医的结论,克劳苏迪斯的死因是之前没有诊断出的心脏问题,导致她昏倒并撞到了头。事故发生时,斯卡伯勒人还在1000多公里以外。对此,克劳苏迪斯的丈夫蒂莫西·克劳苏迪斯(Timothy Klausutis)近期在给多西的邮件中写道:“美国总统利用了一些不属于他的东西,在这里就是我已故妻子的记忆,并且为了政治利益去扭曲它。”Twitter没有对特朗普的说法提出质疑。

在这样的情况下,Twitter在关于邮件投票的消息底部增加了事实核查链接。尽管看起来相对温和,但特朗普认为这种做法是挑衅。他声称,Twitter正在对保守派内容进行审查,而他将动用总统权力来阻止这类行为。特朗普在Twitter上写道:“Twitter完全扼杀了言论自由。”他发誓将“规范”社交媒体,或是“将它们关掉”。他还特别提到Twitter的平台诚信负责人约尔·罗斯(Yoel Roth),称他为“仇恨者”。特朗普的高级顾问凯莉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在随后接受Fox & Friends采访时又继续提到这个问题,公布了罗斯的Twitter帐号,暗示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去骚扰他。她当时说:“对于在旧金山的某个人,去叫醒他,告诉他马上就会有更多的粉丝。”

次日,特朗普签署了一项旨在“预防网络审查”的行政令。如果经受住了法律挑战,那么这项行政令很可能会导致Twitter、Facebook、YouTube和其他社交媒体网站失去保护伞。之前,根据《通信礼节法》的230条,这些网站可以避开一些诉讼。科技行业的一些人警告称,这将迫使大型社交媒体公司雇佣大批内容审核员,甚至导致一些规模较小的公司直接走向破产。

多西随着展开了克制但坚定的回击。他在Twitter上写道:“我们的目的是将相互矛盾的说法连接在一起,将有争议的信息展示出来,帮助人们自行做出判断。”他呼吁用户不要骚扰罗斯,并明确指出:“作为一家公司,如果最终需要有人来对我们的行为负责,那就是我。”

自从14年前多西与他人一同创立Twitter以来,在言论自由方面Twitter的做法一直比竞争对手Facebook更极端,后者也被指控助长了种族主义、暴力活动和各种假新闻。正如Twitter前CEO迪克·科斯特洛(Dick Costolo)曾经所说,Twitter是“言论自由派的自由之翼”。多西拒绝对本文做出回应。然而,采取这样的姿态,即使相对温和,他仍然是在挑起与特朗普,这个平台上最重要用户之间的斗争。

与多西关系友好的前总统候选人杨安泽说过,对于一名麻烦缠身的CEO来说,这并不是个很明智的举动。最近,Twitter正面临激进投资者、保守派政治捐赠者保罗·辛格(Paul Singer)在资本市场的挑战。共和党人也不断在Twitter上发布对多西不利的消息。杨安泽说:“你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激怒美国总统。但你也知道,多西并不是传统的CEO。”

在2015年特朗普宣布竞选美国总统的不久之后,Twitter邀请他前往纽约办公室参观,并帮助他与粉丝进行视频交流。亚当·夏普(Adam Sharp)当时是Twitter的中层管理人员,负责公司与新闻机构和政治阵营之间的关系。他带领特朗普四处走动。

夏普回忆:“在特朗普那次前来访问的过程中,最令人惊讶的是他在很大程度上思考方式并不像是一个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和麦凯恩等美国知名政治家此前几年也曾拜访过Twitter的办公室。这些政治家关心的是Twitter的经营情况,然而作为纽约房地产大亨和真人秀明星的特朗普却把注意力放在Twitter办公室的防火门上。他认为防火门修得不好,并提出了混凝土的问题。他问:“混凝土的供应商是哪家?”

毫无疑问,这种强烈的不可预测性正是特朗普魅力的核心,也是他在Twitter抓人眼球之处。当时,Twitter为总统候选人提供了一份数字指南,告诉他们如何使用Twitter,同时也希望他们能花钱买一些广告服务。但特朗普不同。早在宣传电视节目《学徒》时,他就已经采用了Twitter平台上的许多最佳实践。他经常回复和转发他支持者的消息。尽管大多数候选人都会依靠专业的社交媒体经理和公关专家来调整需要发布的内容,但特朗普并不这样。他自己写消息,其中有许多拼写错误,也有很多无厘头的大写字母。

特朗普基于自己的直觉认为,Twitter并不仅仅是一种直接触达受众的方式,它首先也是一种触达电视节目制片人和媒体记者的方式。Twitter政策沟通团队前成员、曾在谷歌和Facebook任职的努·韦克斯勒(Nu Wexler)认为:“特朗普利用Twitter去吸引电视新闻的关注。他发现,只要掏出手机在Twitter上发一些消息,几分钟内自己就能登上Fox & Friends这样的节目。”

与Facebook相比,Twitter更加自由。前者强制用户实名,但Twitter并没有这样做。不过,Twitter也设置了一些规则,尽管这些规则可能并没有得到统一的执行。其中一条规则是不允许宣扬暴力。然而2017年9月,特朗普写道,朝鲜“不会继续存在太久”。有人认为,这是特朗普在威胁对朝鲜使用核武器。随后的2017年11月,特朗普在Twitter上将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称作“波卡洪塔斯”(《风中奇缘》的印第安女主角)。这似乎又违反了关于禁止种族主义言论的规定。

在这两起事件中,多西都没有采取行动。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在特朗普每一起被认为涉及到骚扰或散布错误信息的事件中,多西都拒绝采取行动。与此同时,来自公司内外部的压力正越来越大,人们认为特朗普的演讲极具煽动性。2018年,特朗普再次嘲讽朝鲜,并拿出核按钮作为威胁。为了证明自身的不作为是恰当的,Twitter有时会援引平台的“新闻价值”政策。根据这条政策,Twitter会保留政治人物发表、但可能令人不快的消息,因为这些内容很重要,不适宜删除。

长期以来,与Facebook另一点不同在于,Twitter并不禁止撒谎或散布他人的谎言,只要这些言论不直接威胁用户安全。然而从3月份开始,Twitter开始进行事实核查,并针对所谓的“深度造假”视频,即利用数字技术修改、看起来非常逼真的视频进行事实核查,并打上相应标签。5月初,Twitter又进一步扩大了这项政策,将涉及新冠病毒疫情的内容包含在内。在给特朗普发布的关于邮件投票的内容贴标签的当天,Twitter还宣布将开始对关于大选投票的内容进行事实核查。

正是基于这条规则,Twitter在特朗普5月26日关于“选举舞弊”的警告下方增加一条链接,帮助用户了解关于邮件投票的“事实”。点击这个链接,你可以看到消息显示:“特朗普错误地声称邮件投票会导致选举舞弊。然而事实核查人员指出,没有证据表明邮件投票与选举欺诈有关。”

特朗普将这种做法视为挑衅。他写道,Twitter正在“干预2020年大选”。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身亡引发美国全国抗议活动之前,双方的矛盾正在加深。特朗普当时发布消息称:“当抢劫开始时,枪击就开始了。”这句话通常被认为来自20世纪60年迈阿密的一名警察局长,他曾经夸口说:“我们不介意被指控为警察滥用暴力。”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这句话也曾被支持种族隔离的总统候选人乔治·华莱士(George Wallace)使用过。

与许多公司一样,Twitter在一定程度上依靠用户报告系统。通过这个系统,普通用户可以报告违法或违反平台政策的内容。特朗普的Twitter消息几乎立刻就遭到了标记,而Twitter的可信度和安全团队随后通过Slack开会,讨论应该怎么应对。知情人士透露,团队认为特朗普在美化暴力,随后向高级律师和政府关系负责人发出了警示。他们完全理解这个时刻的重要性:过去多年,他们一直知道特朗普最终可能会越界。他们向多西建议,平台应该在特朗普的消息上添加标签,并阻止消息进一步扩散。多西是否会同意对特朗普发布的内容进行部分审查?最终,他答应了。

关于Twitter针对特朗普的行动,德雷伊·麦克森(DeRay Mckesson)说:“我认为,这是早就应该采取的行动。”他是民权活动家、“黑人的命也是命”这场活动的事实领导者以及多西的朋友。2014年,他们在一场抗议活动后在多西的老家密苏里州相识。麦克森说:“之前我已经放弃,我认为对特朗普的审查永远不会发生。所以在这件事情发生时,我的感觉就像是;‘永远不要说不可能’。”

对社交媒体公司来说,特朗普既是天使也是恶魔。Twitter和Facebook是美国全国性对话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许多新闻报道都会将特朗普在Twitter上发表的愤怒的最新文字包含在内。用户增长曾经是Twitter的老大难问题,但过去几年Twitter的用户数稳步增长。截至今年3月底,Twitter的日活用户达到了1.66亿,同比增加了3200万。特朗普让Twitter变得越来越火爆,但他发表的内容也在不断试探平台的底线。一家大型科技公司的高级公关顾问说:“私营公司实际扮演起了监督美国总统的角色,这种事情从没有过先例。只能不断试错。”

Facebook的用户数是Twitter的近14倍,市值达到23倍。对Facebook来说,联邦反垄断调查的可能性迫在眉睫。Facebook通常会寻求与特朗普政府达成共识,而不是直接对抗。去年10月,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在Facebook上投放政治广告,其中包括关于民主党对手拜登的谎话。Facebook则表示,尽管通常会对广告进行事实核查,但不会对总统候选人的政治广告这样做。不久之后,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被曝在白宫与特朗普共进晚餐。

Facebook对特朗普的尊重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多西愿意对抗特朗普。在Facebook的争议事件发生之后,多西宣布禁止总统候选人或竞选阵营在Twitter上投放政治广告。一位曾供职于Facebook的Twitter前员工说,Twitter员工感觉“自己是独立的朋克乐队,而Facebook则是流行音乐电台”。但正如2015年接待特朗普的夏普所说,如果你一无所有,那么酷酷的形象当然很容易。

2019年初,多西嘲笑扎克伯格装腔作势。他在接受《滚石》杂志采访时透露,扎克伯格曾有一年发誓吃肉都要自己杀。当时多西前往扎克伯格家中拜访,而扎克伯格准备了一只羊,他使用“电击枪”杀死了这只羊,然后又用了一把刀。多西回忆,扎克伯格处理羊的方法非常少见。他说:“我们走到餐厅,他把羊放下来,羊已经冷了。这实在令人记忆深刻。我不知道有没有把羊放到烤箱里,我只吃了自己的沙拉。”

几个月之后,扎克伯格对Twitter发起了猛烈抨击。他表示,Facebook在安全方面投入的预算要“比Twitter今年的总收入还高”。在多西因为对特朗普进行事实核查而受到抨击之后,扎克伯格在福克斯新闻出镜时表示,Facebook采取“不同的政策”。他对福克斯的主持人说:“我只是坚信,关于用户在网上讨论的各种内容是否属实,Facebook不应该成为仲裁者。”

特朗普并不是令多西头疼的唯一问题。今年早些时候,辛格创立的Elliott Management买入了Twitter的大笔股份,希望将多西赶下台,代之以更高效的领导者。有消息称,辛格曾经向特朗普的就职委员会捐赠100万美元,因此很多人怀疑Elliott Management此举是出于政治动机。

Twitter随后与辛格达成协议,给予他一个董事会席位,并承诺执行绩效计划。不过该公司仍表示,董事会成员不会影响平台的内容政策。一些投资者和前员工也认为,公司最好是由更传统的CEO来经营,这样的CEO应该全身心地投入到一家公司中去。在Twitter的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该公司所传达的信息确实更传统。Twitter表示,优化广告产品是最高优先级,而不再像此前多年所说的,平台的“健康”是主要关注点。

然而批评者也认为,关于对特朗普进行事实核查的决定来得太晚。如果Twitter担心特朗普传播错误信息,那么为什么过去多年一直无动于衷?不过也可以从另一个方面去看待多西的疯狂做法。目前距离2020年美国大选还有5个月时间,对特朗普进行严格审查的必要性以及Twitter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从未像现在这么重要。Twitter表示,尽管不可能对平台上的所有内容进行事实核查,但仍计划继续审查某些类别的错误信息,并覆盖包括特朗普在内的很大一批用户。

6月4日,Twitter从特朗普的一个竞选帐号中删除了一段向乔治·弗洛伊德致敬的视频。这段视频由特朗普配音,其中还包括对Antifa(一个左翼激进主义者联盟)和其他左翼激进团体的抱怨。Twitter表示,尽管这段视频仍在YouTube上存在,但决定删除是出于版权要求。特朗普的竞选团队立刻发起攻击,指责多西“审查了这条振奋人心、团结人民的信息”。

按照社交媒体的扭曲逻辑,这样的攻击还将继续,而特朗普完全理解这点。由于可以吸引大量热度,这对Twitter来说可能是一件好事。特朗普或许不太可能像5月27日威胁的那样“关掉它们”,实际上他根本不想这样做。自发出威胁以来,到6月9日,他已经又发布了726条Twitter消息。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