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国家卫健委高级专家发现的这个蹊跷之处,官方需要高度重视

原标题:国家卫健委高级专家发现的这个蹊跷之处,官方需要高度重视 来源:环球时报公众号

近日,一位名叫翟医师的医疗博主发现,我们《环球时报》微博上转发的一则来自澎湃新闻的疫情报道存在问题,并撰文指了出来。

耿直哥对此事核实后发现,这位翟医师发现的问题不仅属实,而且还非常值得人们关注。

更重要的是,这件事需要深圳卫健委尽快给出一个答复。

如上图所示,在1月23日,我们的微博转发了一则澎湃新闻从深圳卫健委获得的疫情信息。这则消息称,当天有两名曾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已经出院,并提到其中一人是一名10岁的儿童,曾在入院前出现发热、全身肌肉酸痛、咽痛等症状。

然而,医疗博主@翟医师却发现,深圳卫健委对于这个10岁儿童的病情描述有些奇怪。

原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教授袁国勇在其1月24日发布在国际权威医学刊物《柳叶刀》上的一篇论文中表示,这个10岁儿童是与其4名家属,在1月11日前后被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先后收治的。

但是,与深圳卫健委给出的“发热”“浑身肌肉酸痛”“咽痛”等说法不同的是,袁国勇在其论文中明确表示,这个10岁的儿童在入院时并未出现发热等症状,而是在其家属坚持下进行了检查,才发现他的肺部已经被感染并出现相应的病变了。

在发现袁国勇教授的论文和深圳卫健委说法的不同后,出于谨慎,@翟医师 还给袁国勇的团队发去了邮件,并从对方的回信中进一步确认了那个10岁男童肺部感染病变后并无症状的情况。袁国勇教授还告诉翟医师,他也给我们《环球时报》发来邮件,希望我们更正那条(信息来自深圳卫健委的)微博。

尽管耿直哥询问了多位编辑同事,均表示没有看到这封邮件,但我们核实了袁国勇教授发布在《柳叶刀》上的论文后却发现,他和@翟医师反应的情况确实存在,袁国勇团队确实在他们的论文中明确提到,那名10岁男童在1月11日入院后并未出现发热等任何症状,只是因为家属坚持才对孩子进行了检测,进而发现孩子的肺部已经被病毒感染出现病变了。

这也确实与深圳卫健委在1月23日的通报中所说的孩子在1月1日就出现发热、咽痛等症状的描述不符。

袁国勇团队的论文还提到,孩子的父母在刚入院时也没有出现发热的情况,体温都在36.5度,但与孩子不同的是,他们出现了咽痛、咳嗽等症状,并在入院之后出现了发热。

袁国勇的团队因此在论文中表示,像那个10岁儿童这般肺部已经被病毒感染病变,却没有出现症状的情况,在当年的SARS疫情中是“少见”的。但这种病变出现却无症状的复杂病例,以及孩子的父母在刚入院时没有出现发热的情况,可能会称为疫情的扩散一个来源。

鉴于此,袁国勇团队的论文除了认为要及早隔离发病者,也要及早追踪并隔离“接触者”——因为肺部感染病变却没有症状的病人,是可能存在的。

目前,我们已经删除了之前转发自澎湃新闻那则来自深圳卫健委的病情通报,因为在袁国勇团队详细的论文面前,这则通报中的内容显然是有一定偏差的。

深圳卫健委方面在1月25日发表过袁国勇教授的这篇论文的部分内容,其中提到了论文中有一人没有症状的情况。

毕竟,正如发现这一问题的@翟医师所说,说明这一情况,有助于帮助公众了解无症状染病是有可能发生的。

钟南山和曾光等国家卫健委高级专家组的成员之前也曾表示,此次引发武汉疫情的新冠状病毒是之前没有出现过的,人类对其的认知还相当有限,病毒本身也在变异,需要时间去搞清楚。

但也正因为我们对病毒的认知有限,有关部门才更应该把此次病毒与当年SARS等冠状病毒不同之处,及早向医护人员和公众阐明并进行应对,防止对疫情出现低估乃至误判。

不过,@翟医师也表示,这种无症状染病者本身不用惊慌,是可以康复的,“但仍有必要隔离和密切观察”。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