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社交电商黑马陷拖欠货款漩涡 淘集集上线1年面临重组

原标题:社交电商黑马陷拖欠货款漩涡 淘集集上线1年面临重组难题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王丽娜    每经编辑 文 多    

近日,淘集集的商家们陷入了困境。他们在淘集集上有数千元、几十万元、上百万元甚至更多金额的货款,无法提现。

“处理了一天退款。”“我已经退了快200单了,发了两遍短信。”“平台不回款,所以都延迟发货”……在QQ群里,淘集集的商家们你一言我一语地抱怨着。

之前还在纠结要不要下架商品的商家,很多人已经决定要下架商品或者取消发货,因为他们在淘集集上的货款已经连续超过3个月没有办法提现。

或许是迫于商家货款提现和舆论压力,10月15日凌晨,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在淘集集官方微博发布了“致伙伴们的一封道歉信”。他在信中回顾了最近3个月淘集集的经历,并坦言这期间把过多时间花在了融资身上,延误了最黄金的自救期,对于未来则表示“重组是最好的方案”。

但问题是,对当前大量淘集集商家被拖欠的货款,淘集集方面却提出协议,打算先付商家20%的货款,剩余债务则需等到今后实现“估值达20亿美元或上市”时才还。显然,大多数商家并不打算同意这样深度捆绑的还钱计划。

当前,淘集集平台仍尚有商品在销售,但平台能不能寻求到可行的解决方案,甚至继续经营下去?

债权重组是目前最好选择?

近日,随着讨要货款的商家不断涌现,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旗下电商平台淘集集拟定了《债权重组协议》,该协议的信息包括:公司“自有资金已经无力偿还当前债务”、“甲方将出售公司资产予某大型集团公司,成立新的运作平台”、公司“出售资产所得的所有资金将用于偿还当前欠款”等。

让商家难以接受的是,按照该协议,若上述收购完成,收购价款到位1个月内,仅仅是向商家付20%的货款,而剩余债务,要延期至甲方与某大型集团公司重组后的目标公司估值达到20亿美元或上市时,才有可能付给商家。

“支持重组方案,就能拿到第一笔欠款,还可以继续在新公司赚钱做生意,剩余的债务我有能力也有信心归还给大家。”张正平在致歉信中表示。

据记者了解,很多商家并不支持该协议条款,因为签约之后,不仅拿到20%货款的前提是确有“某大型集团收购”且收购款到位,此外,货款剩余部分何时拿到更是个未知数。因此,相对而言,很多商家要求一次性还清所欠货款的80%~100%。

在商家们眼里,《债权重组协议》是站在淘集集的立场拟定的,对于商家来说没有任何保障。对于到底有没有投资人“接盘”,淘集集的商家也持怀疑态度。

这便有了之后张正平的致歉信,信中提到:“恳请大家相信我,再这么僵持下去,错过了这次重组的机会,公司破产清算,大伙儿能拿到什么?”张正平还称:“去法院只会有一种情况发生:淘集集无法继续经营下去,公司当前余款三到六个月后平均落到大伙儿身上不足以抵扣1%的货款,是的,大家没看错我也没乱说,就是不足1%。”

“从法律角度来说,《债权重组协议》是没有问题的。”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淘集集真的没有钱了,这个方案(《债权重组协议》)对于商家来说不失为一个可行方案,总比完全拿不到钱强。但是,这里要强调的是,前提条件是淘集集确实没有钱了”。

对于收购方的要求,赵占领表示:“收购方会从商业角度判断标的收购价值,比如无形资产、用户资源、商家资源、市场排名、技术等,只要不做亏本生意就行,主动权在投资人。”至于收购后只能先拿到货款的20%,赵占领认为,商家也可以就这一比例与淘集集进行谈判。

也有一些商家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淘集集可以先给大家一个合理比例的货款,比如35%,其他的分期返,商家继续经营。”一位商家说道,“半年后每月返10%,我个人还是能承受的。”同时其实很多商家也希望“淘集集能够继续运营下去”。

“这个平台还是有它的价值的,它的技术是比较值钱的,因为一个平台的并发量、用户量、日活月活量增加的时候,它的服务器是不可能外包的。另外,淘集集打了这么多广告也有一定的用户基础,商业模式也还是可以的。”温州电商私圈创始人马凯跃说。

自曝亏损是因获客成本高

成立于2017年5月31日的淘集集于去年8月上线,曾一度因为平台发展迅速,被列为与某拼购社交电商平台“二选一”的对象。

据了解,淘集集成立初期发展迅速,上线仅9个月就获得4000万月活用户,但与拼多多的用户重合度高达50%。“之后日活跃量逐渐回落。”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莫岱青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这个比拼多多还下沉的社交电商,也面临发展瓶颈。”

至于平台今年的运行情况,按张正平在致歉信中所回顾称,今年6月以来他的“人生走了趟过山车”,“6月初启动B轮融资,投后8亿美金融2亿美金,很快拿到了多个口头Offer,当时自信满满要把淘集集做成百亿美金以上企业”。

但进入7月后,“由于内外部一些因素,业绩增长受到了极大的影响,销售额出现停滞,这里我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过多的时间花在了融资身上,想通过融资款来解决当前增长的问题,延误了最黄金的自救期,策略上边选择了继续亏损获取用户。”

“国庆假期期间,为了能够帮各位伙伴最大限度地挽回损失,我们多方努力终于谈妥国内某大型集团公司进行重组并购。”张正平说,不过他在致歉信中仍没有透露该大型集团公司是哪家公司。

商家和外界关注的焦点还有一个:那么多亏损的钱哪儿去了?

张正平解释称:“淘集集目前有超过1.3亿注册用户,市面获取一个注册用户并不便宜,大家都知道淘集集不收佣金,亏损实际上都亏损在获客上边。”

莫岱青认为,淘集集擅长各种拉新玩法,它主要采用的方式是把用户付款、商家货款投放到拉新用户中,不断引入新商家,用“烧钱”换增长。

“前期数据增长太快,逐渐用户留存差,因此当增长无法上升时,加上回款慢,付款方式冗长,给商家形成一定压力,就会产生连锁反应,这种粗放方式的发展阻碍其进一步发展。”莫岱青表示,从淘集集的危机可以看出粗暴拉新的方式行不通,更好地打造商家生态和运行体系,这样才能健康发展。

对于这点,张正平还在致歉信中表示:从2018年8月淘集集上线至今,他本人、家人等不论在国内外都没有买过房子、车子,团队成员直到现在也有多人在上海没有自己的房子。

启信宝数据显示,张正平持有淘集集母公司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欢兽)注册资本100万元,张正平持有99%的股份。根据启信宝数据,张正平共在6家企业担任法定代表人,集中在零售业,其中有1家企业存在风险(即上海欢兽)。

启信宝数据还显示,张正平还在上海橙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橙集)担任法定代表人,这家公司注册资本达到5000万美元,注册时间为2018年12月21日,张正平担任执行董事职务。

此外,上海橙集的受益所有人为TAOJIJI HK LIMITED,该股东类型为外国地区企业,持有上海橙集100%的股份。

用户端已受到较大影响

记者获得的一份淘集集平台合作协议(公示时间2018年9月)显示:“正常经营情况下,商家发货满15日(海外直邮商品30日)或消费者确认收货后(以较早者为准),消费者支付的货款自动进入商家账户,商家可通过商家后台提取货款。”

说起淘集集平台提现规则,一位商家此前曾无奈地向记者抱怨道:“淘集集入驻的时候提现T+1,后来T+30,再后来T+60,现在T+‘90+’,好不容易等来90天了,所有提现驳回了,什么时候到账都不知道,现在居然把提现日期都弄没了。”

另外几位商家也称,他们同样有超过90天的货款无法提现。

在淘集集这次危机事件中,商家对于货款去向一直存在极大疑问,焦点则在于淘集集的营销等成本似乎并不能抵消掉平台商家3个多月的拖欠货款,这也是他们不愿意签署那份仅能拿到20%货款的协议的原因之一。

赵占领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进入破产程序的话,就有严格的流程,破产费用的清偿也有严格的顺序。

他告诉记者,破产清偿顺序为:(1)破产企业所欠职工工资和劳动保险费用。(2)破产企业所欠税款。(3)破产债权。破产财产依清偿顺序逐一分配,前一顺序债权全部清偿之前,后面顺序的债权不予分配。破产财产不足清偿同一顺序债权的,按照比例分配。

“商家最后能拿到多少钱,就看清偿完(1)(2),以及优先债权(比如有担保的债权)之后还剩余多少钱,还有多少普通债权要清偿,不足的话就按照比例来。”赵占领说,“可以说结果充满不确定性。”

如果企业破产的话,赵占领表示,对申请破产的公司的财产都会进行清理,其中也包括对外投资的股权。

10月1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试着在淘集集上买了一个在售商品,却收到了一份“虚假订单”,经过与淘集集客服沟通后,东西没买成,但幸好退了款。

此外,还有淘集集的用户在留言中写道:“我在淘集集网站买了吊灯210元,灯已退了,厂家说钱在淘集集网站平台,可平台扣了我的钱不退给我。”

由此可以看出,不仅仅是商家端提现出现问题,用户端也受到明显影响。现在的问题是,用户下了单,如果商家继续发货,货款能不能提现是个问题;商家停止发货止损,平台的运营就会出现问题,用户体验受影响,平台流量和声誉都可能受损。

正如张正平在致歉信中所说:“我也知道目前的债务处理方式很多人不能接受,但这真的已经是我和团队尽最大努力能拿出的最好的方案。那些煽动大家不签协议闹事的人,我不想去猜测他们的目的,但实际情况就是他们会整垮平台,让大家的血汗钱一分钱也追不回来。”

不过,有商家称,其实通过微信支付收到的货款仍在微信平台上,并不在淘集集的账户。“就是微信只管结账,淘集集说给我们结就结,说不给就一直拖着呗。”一个商家对记者说。

淘集集和它的商家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危机,双方是否能达成一致的解决方案,还是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