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Wework上市折戟 共享办公企业盈利能力迎考

21世纪经济报道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Wework上市折戟,共享办公企业盈利能力迎考

21世纪经济报道 申俊涵 北京报道

即使是优客工场、氪空间等国内共享办公头部企业,仍在盈利性上饱受质疑。此次Wework的IPO折戟,再次将“表面风光”的共享办公行业企业拉回到现实中。

唇亡齿寒。Wework的上市遇阻,对国内共享办公企业来说,同样意味着考验的来临。

近日,美国第二大独角兽、共享办公鼻祖Wework正式发布声明称,公司将撤回招股说明书,推迟公司IPO。这家估值最高时达到470亿美元的明星公司,正因成立9年来的迟迟不盈利而饱受二级市场投资者的质疑。

在开启上市进程后,Wework的估值被不断下调至仅100多亿美元。如果按此估值上市,软银愿景基金等投资方或将血本无归。在诸多压力之下,Wework不得不选择推迟IPO,把精力集中在核心业务的经营上。

“在我们看来,为没有实现盈利的企业提供慷慨资金的日子已经结束了。”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威尔逊10月6日如是说。投资者已经表明,他们不再愿意为过度投资买单。这也意味着科技企业和其他高增长软件类股将面临困境,并将给整体市场带来压力。

国内共享办公企业日子同样也不好过。梅花天使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称,以前因为有Wework的高估值在那,国内的共享办公企业做得风生水起,他们以自身业务是Wework的几分之一来寻求相应的融资估值,是比较合理的。一旦对标的Wework估值大幅下跌甚至陷入困境,这对国内共享办公企业来说也意味着考验的来临。

对上市退出的角度来说,另外一位关注共享办公行业的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如果Wework在美国成功上市,中国的共享办公头部企业优客工场、氪空间等,未来去美国上市也比较顺理成章。但现在如果Wework都被二级市场质疑,国内的共享办公企业可能得考虑内地资本市场或香港市场上市。但香港市场的流动性不是特别好,A股市场需要排队且有利润要求。科创板的硬科技标准对共享办公企业来说,可能又没有那么匹配。所以整体来看,都不是特别理想的退出渠道。

面对这种情况下,共享办公企业该如何完成自我救赎?

共享办公:从快速兴起到并购整合

共享办公发端于解决企业用户的跨区办公、标准化方案以及办公区域的弹性需求,能够有效降低用户的资本开支,并通过集中化统一管理提高运营效率。近年来,由于自由职业群体的兴起和移动化办公的浪潮,共享办公的需求愈加旺盛。

2010年在美国创办的Wework,是共享办公行业的先行者。五年之后,毛大庆的优客工场、潘石屹的SOHO 3Q才逐渐崭露头角。中国在2015年进入共享办公元年,大量资本和创业者涌入,这背后有共享经济大潮的推动,也迎合了“双创”背景下初创企业的办公需求。

万柳朔曾是共享办公赛道中的一名创业者,他在2015年创办的无界空间拿到了梅花创投、青山资本、经纬中国等的早期投资,迅速进入行业第二梯队。

但在2018年,随着市场竞争的愈加激烈,无界空间与优客工场进行了合并,正式交由优客工场管理。万柳朔则开始二次创业,全心扑在“inDeco领筑智造”上,后者为一家以互联网+公装为核心业务的办公空间设计装修公司。

“当时我们判断,做共享办公是很需要资本支持的,我们在其中只能算是第二梯队的玩家。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宁愿跟第一梯队的玩家合并,然后再在公装领域寻找新的创业机会。”万柳朔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

反思当时在共享办公领域的创业经历,万柳朔认为,年轻创业者可能并不太适合追风口。因为追风口需要两方面的核心能力:一是,利用资本的能力;二是,在公司迅速扩大规模后的全盘掌握能力,这两点对年轻创业者来说都不占优势。反之,在一些又苦又累的行业领域,年轻创业者运用新思路和新技术,却可以抓住别人看不到的机会。

对90后万柳朔来说,从共享办公到公装是一种更接地气的延伸,并且让他能够利用上此前积累的企业资源和人脉。对60后毛大庆来说,从万科到优客工场,是一种既顺理成章又充满挑战的选择。

他的雄心和号召,让优客工场迅速聚拢了大批资本和关注度,成为共享办公领域最闪耀的明星。在2018年的行业整合浪潮中,优客工场收购了洪泰创新空间、无界空间等品牌,估值一路快速蹿升。

但即使是优客工场、氪空间等头部企业,仍在盈利性上受到质疑。此次Wework的IPO折戟,再次把这个问题拉到人们眼前。

盈利受考:单体模型成立但整体盈利难,忌盲目扩张

共享办公算得过来账吗,为什么大量企业仍在持续亏损中?不少从业者和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当企业非常谨慎小心地去经营这门生意,是可以打平,甚至赚取一些利润的。但当企业拼命扩张的时候,前期的巨大投入,让它变成烧钱的生意。另外,如果市场上一下子有了太多共享办公空间形成竞争,同样会很难赚钱。

弘毅投资是Wework的投资方之一,对于Wework的亏损问题,弘毅投资董事长、总裁赵令欢在今年6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我们的投资决策时点,Wework在全球拥有50多个办公空间、4万多会员,目前拥有超过400个办公空间、超过40万名会员。这都是在短短三年时间内发生的,它的变化还在加速。对于亏损问题,我认为这是Wework为继续实现战略领先和超前布局所进行的长期投入。”

优客工场执行总裁孙亮在8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坦言,共享办公确实处在行业起步期,优客工场也处在扩张期,的确需要大量投资,加上投资回报周期长的特点,前期的确会出现盈利难的问题。但随着社区固定成熟之后,优客工场将具备稳定的盈利模式。

“共享办公本身还是有价值的。”吴世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而且中国市场还有一定的特殊性,就是拥有大量的小型创业公司,这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排名第一的。对它们来说,共享办公模式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相比传统写字楼,入驻共享办公空间更加灵活,而且初期成本较低,拎包就可以入驻办公。

不过吴世春认为,这种价值不一定是按照所谓的科技公司来看待。它相当于资产重新配置的概念,用长期租约的形式获取存量资产后再进行短期出租,从而赚取长期租约和短期租约间的差价。

所以说,如果共享办公企业能够拿到好位置的物业,踏踏实实的把每个点做好,单体经济模型还是能够成立的。但企业如果一味迎合市场把规模做大,进行不切实际的扩张,可能会入不敷出,算不过来账。

同时,资本市场本身的风向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企业有高增长、高市场占有率,容易在融资时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但现在投资人更关注的指标是,企业有没有好的现金流、毛利率和高人效。

很多共享办公企业在租金收入之外,希望通过增值业务、会员费收入赚钱,常常谈及这块业务的想象空间。但吴世春认为,目前来看,租金仍是共享办公企业的主要收入,希望做大增值业务收入来做大蛋糕,条件仍然不够成熟。

“租金收入是最刚性的部分,增值业务收入不太稳定,规模也远不如租金收入。同时,增值业务需要的人力成本投入比较高,社会上也还有很多可替代的产品和服务。”吴世春说。

莲花资本创始合伙人邱浩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越来越灵活的共享办公形态是趋势,办公室会从垄断独立走向开放共享。但趋势本身并不带来效率的极大提升,所以共享办公相比原来出租办公室的形式,并不会额外赚很多钱,它面对的依旧是投入大、周期长、利润并不那么高的产业。

“但空间是互联网最后改变的地方,可能三五年之后,随着5G、IoT、人工智能技术的成熟应用,空间会成为人们连接的入口,到时带来极大的效率提升,显现出远期价值。”他说。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