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华为连发ARM服务器芯片 生态建设还需时日

21世纪经济报道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近两个月内,华为接连发布了两款7nm芯片,分别是鲲鹏920和Hi1620,这两款芯片均采用了ARM架构,并应用于服务器。

近两个月内,华为接连发布了两款7nm芯片,分别是鲲鹏920和Hi1620,这两款芯片均采用了ARM架构,并应用于服务器。与此同时,在2018年12月,华为将服务器部门升级为智能计算业务部,串联起来看,华为在为公司的AI升级巩固基本功。

升级为计算部门,简单来理解就是硬件部门升级为硬件加软件的组合。其间一个根本性的改变就是,以前单纯面向算力,现在是将算力和算法整合成为计算系统。而算力和算法是插入智能世界的两个楔子,芯片就承载着算力的强弱。

这也延续了华为在2018年提出的AI战略,硬件设备、算力、算法都在逐步升级。可以看出华为还是通过稳扎稳打的路径,不冒进,以良好的产品体系进行整体性创新。对比国际巨头,这更像是苹果式创新,而不是谷歌式创新。

值得注意的是,华为最近才开始高调推出ARM架构的服务器芯片,而在服务器芯片领域,英特尔占据九成以上的份额,处于霸主地位,华为也一直和英特尔紧密合作。ARM架构则是该市场的一大挑战者,华为、亚马逊自研ARM芯片也给英特尔带来压力。尽管ARM的竞争势头不可小觑,但是生态上还没能和英特尔的X86架构扳手腕。

AI时代的智能计算

“计算产业正在发生急剧的变化。”华为智能计算业务部总裁邱隆此前谈道,“原来由摩尔定律驱动的计算产业,面对爆发式的计算需求无以为继,人工智能给计算产业带来了四个重大挑战。”

这四大挑战分别是:一、算力供应严重不平衡,稀缺而且昂贵;二、很多传统行业对部署的场景要求高,环境恶劣多变;三、云边的数据无法协同和互通;四、专业技术要求门槛高,专业人才短缺。因此,目前人工智能只在少数几个行业得到普及,比如互联网、公共安全等,而企业的AI渗透率只有4%。

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华为的答案是,通过芯片来提升算力,通过工程能力进行部署,云边协同实现数据互通,然后通过一体化解决方案来降低人工智能使用的门槛,建设AI生态。

在这一系列方案中,最底层的芯片是核心驱动,近期的鲲鹏920和Hi1620最受关注。目前芯片的客户主要还是华为自身,华为同时推出基于鲲鹏920的TaiShan系列服务器产品。

根据华为方面的介绍,鲲鹏920能以更低功耗为数据中心提供更强性能。参数上,鲲鹏920主频可达2.6GHz,单芯片可支持64核。该芯片集成8通道DDR4,集成100G RoCE以太网卡功能,提高了系统集成度。而Hi1620是华为首款7nm 数据中心ARM处理器,8通道内存,支持PCIe 4.0与CCIX。

关于华为的ARM处理器芯片,此前就在业界传闻已久,2013年华为就发布了最初款Hi1610,2014年的Hi1612是ARM64位CPU,2016年的Hi1616是首颗支持多路的ARM处理器,2019年又迎来Hi1620和鲲鹏920。

再看一下搭载了芯片的终端服务器市场。根据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DRAMeXchange)最新的报告,2018年全球服务器市场持续成长,预估全年出货量年增约5%,达到1242万台。从品牌厂出货市占率排名来看,前三名分别为Dell EMC、HPE(含H3C)与Inspur(浪潮),出货市占率分别为16.7%、15.1%、 7.8%。第四名是华为,市占率为6.4%,第五名是联想,占比5.7%。

在稳健的电信运营商标案加持下,华为今年整体出货动能来到历史新高,全年增长二成。若以出货规划来看,中国区服务器需求约占华为整体出货的七成,其余则以欧洲车厂与电信运营商的服务器与数据中心建案(5G、telecom server)为主。

ARM生态建设

各行各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背后都离不开计算能力,最初有专用计算的大型机、小型机,然后进化到通用计算,以x86架构为主流的数据中心得到普及,如今在AI时代,智能计算成为趋势,巨头们也欲在AI时代进行新的角力。

但是在服务器芯片市场上,现在依旧是英特尔x86架构的主场,并且英特尔不对外授权。除了x86,主流的服务器芯片架构还包括MIPS、Power和ARM。其中ARM的生态最为成熟,也成为暗流涌动的势力。多年来,高通、英伟达、三星等大厂均尝试建立ARM生态,但都没有成功。同时,不少企业依旧在坚持自研ARM芯片,比如亚马逊、华为、华芯通等。

那么ARM的优势在哪里?邱隆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道:“ARM最适应的是什么?我们手机全部用ARM,手机对应云端的游戏应用开发,用ARM自然比X86更好,所以说对ARM的应用,它会找到一些最适合、最高性价比的场景,比如说发挥它综合的特性,发挥它低能效的特性。”

ARM在移动端一骑绝尘,但是在服务器领域构建生态是难题,有了芯片并不足够,是否有操作系统和软件支撑是关键,而英特尔有长足的积累。

“其实ARM要真正用起来最大的一个问题是生态,现在来看,今年整个ARM生态进展是比较快的,大家都知道AWS在云上发布了ARM的实例,这是标志性的事件。这样导致很多开源的软件,现在主动地在进行ARM的迁移。”邱隆告诉记者,“第二点,很多服务器商业软件公司也开始逐步考虑推出针对ARM内核的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当然ARM服务器生态还需要存储软件厂家等支持,大家一起共同打造这个生态。”

对于ARM生态,华为董事、战略Marketing总裁徐文伟近日对媒体表示,从2018年到2025年数据量的增长会达到18倍,ARM产业将迎来新的发展机会。英特尔也将和华为保持长期的合作关系,而鲲鹏920及TaiShan服务器,主要应用于大数据、分布式存储、ARM原生应用等场景。

多位芯片业内资深人士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华为所在的ARM派系要挑战英特尔,还没有到级别,但是生态在加速构建中。同时华为等国内芯片公司开发ARM芯片,有助于国内厂商降低对国外芯片供应商的依赖,这也会对英特尔等造成压力。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