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游业第一轮大洗牌进行中

上海CJ展传出的“坏”消息

上海的高温并未抵挡玩家参观CJ(China Joy)展的热情,但资本对手游行业的热度已经降温。躺着赚钱的手游行业内部开始出现不同的声音,一款游戏养活一家公司的场景已成黄粱一梦,行业洗牌近在眼前,大佬们用长线投资埋入伏笔,如何赚钱,是进击的手游行业正在思考的重要问题。

  尴尬的2015

“今年开发商的数量其实没有去年这么多,到2014年年底,很多开发商已经不再开发游戏。”7月29日,阿里移动事业群九游总裁林永颂在2015Chinajoy产业高峰论坛发表演讲时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林永颂用“尴尬”来形容2015年的手游市场:“2014年,九游平台共上线超千款商业游戏,但最终能够赚到钱,能够进入良性循环的开发商大概只占了2%左右,开发商生存压力非常大的。”

“表面上,这个行业今年依然可能有着67%的同比增幅,但是移动游戏产品去年三季度以来总发行数量逐季减少,而且头部产品竞争日趋激烈,新产品将面临新老畅销产品的双重夹击。”7月31日,腾讯互娱商务部总经理吕鹏表示,2015年的手游行业增长日趋平稳,一些厂商短视的做法正在让这个快速发展的行业遭受玩家活跃度下滑带来的阵痛,行业第一轮的大洗牌正在进行。

缺乏爆款游戏,是不少人对于2015年手游行业的普遍感受。除了《梦幻西游》以及最近较热的《花千骨》之外,2015年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游戏并不多。Talking Data副总裁高铎表示,截至2015年第二季度,接触移动游戏的累积设备规模为12.8亿,收入规模和设备规模增速都已经放缓。

“变化的原因是因为行业发展太快,部分从业者比较浮躁,导致整个产业链发生微妙变化。”林永颂表示,“2014年的时候就看到这个趋势了,2015年应该还是会继续淘汰。”

  精品化时代的用户战

如何更长久的生存下去?一场针对游戏行业的自我思索已展开。林永颂认为,以后游戏发行的能力会变得越来越重要,而不是像早年渠道很重要。因为游戏能不能成功,实际上取决于游戏能够获取到多少用户。

“首发渠道非常重要,前三周的数据直接关系到一款游戏的生死存亡。”腾讯移动应用平台部副总经理周涛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手游都希望在短时间内聚集到更多新用户。通过应用宝首发的手游24小时聚量可达30万,7天可突破100万。目前,应用宝的日分发量达1.45亿,多款游戏创下了首发奇迹,《花千骨》上线首月新增突破150万,收入破千万。

早期,一款手机游戏的成功可能并非产品的质量好,而是有强大的渠道覆盖,随着手游市场逐渐进入精品化时代,对一款产品的研发投入、研发周期、团队规模以及产品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发行环节的营销也更加重要。今年四五月期间,应用宝相继启动“玩美女主”、“奔跑吧APP”两场校园活动。据数据显示,“玩美女主”活动报名渠道遍及全国300多所高校,吸引上万名90后学生报名, “奔跑吧APP”携手百款APP同时在15座城市50所高校启动,直接影响近100万高校学生。

热门IP正被过度消费

与火爆的电影市场一样, IP已经充分得到了游戏行业的认可。在CJ大会上,迪士尼携带着热门IP游戏《星球大战:指挥官》叩响了中国的大门,并表示有意与更多的中国本土游戏开发团队合作。

“这是全球最火热、竞争最激烈的市场。”迪士尼互动亚洲区高级副总裁及总经理Justin Scarpone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迪士尼目前已形成内部研发、合作开发以及IP授权三种成功模式,未来三分之一的手游将会授权给第三方开发商。去年,迪士尼推出了《冰雪奇缘:缤纷乐》,并获得了8000万美元的收入。然而,迪士尼在中国的游戏之路却走得小心翼翼。“我们在中国还刚刚开始,将这些在全球受欢迎的游戏引入中国也非常谨慎。” Justin说。

另一面,国内的热门IP却出现了价格非理性的爆炒。

腾讯互娱商务总经理吕鹏在腾讯移动游戏两周年沙龙上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热门IP正被过度消费。2014年的IP大战后,热门IP大部分被抢购一空,在过度炒作的过程中,买家也付出了昂贵的代价。游戏同质化的加剧和IP满仓,使得厂商需要尽快将IP变现,致使“产品换皮”现象出现,用户频繁被洗,类似IP游戏的留存率也远未达到预期。

他同时指出,“为了刷高流水,厂商在游戏中设置消费暗坑,这些短视的做法正在让这个快速发展的行业遭受着玩家活跃度下滑带来的阵痛,行业第一轮的大洗牌正在进行。 北京晨报记者 韩元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