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农村电商:物流空洞待补

  身居陕北大山深处的一些村民,并不知道酱油还有瓶装的,他们日常使用的酱油都是袋装的劣质酱油。那里长熟的苹果也只能等着批发商来收,卖不掉就只能烂在地里。如今农村电商正成为推动村民与城里人双向供需的新动力。不过,北京商报特派延安记者看到,由于农村基础设施的不健全,横亘在农村电商面前的是物流配送和人才空缺的巨大难题。

  供需鸿沟被打破

  成立刚刚一个多月的农村淘宝洛川县服务中心已经忙碌起来,几间办公室加一个不大的仓库成为整个洛川县的电商枢纽中心。

  电商平台商品的丰富程度让山里的村民“脑洞大开”。北京商报记者在仓库现场看到,鞋、衣服是村民最喜欢的,儿童手推车,甚至平板电视等大件家电也在村民的网购清单中。据称,一位村民努力多时才在县里花7000多块钱买了一台平板电视,而同样型号的电视在网上只要3000多块钱。

  农村电商将商品从城市流向农村称为下行,商品由农村走向城市称为上行。上行成为各地政府解决农产品“走出去”的新途径。

  由于气候干旱,地处陕北高原的洛川在小麦等传统农作物种植上一直没有优势,一些村子一直挣扎在贫困线边缘。种植苹果这样的经济作物成为县里自力更生的方式。据了解,洛川总人口22万,其中农业人口16万,在全县64万亩耕地中,苹果种植面积超过50万亩。

  洛川县土基村果农杨宽林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今年加入县源丰苹果专业合作社,6亩苹果被洛川蕴丰果业有限公司全部收购。根据协议,种植过程需使用有机肥、有机农药,后来这批苹果成为合作社网上销售的畅销品。经过分拣后,苹果网上销售时按大小、品质等分为多种规格,其中最贵的5斤装礼盒已超过100元。

  尝到甜头的洛川县已全方位开展农村电商。截至目前,全县已注册电商企业255家,网店2580家,微店4500家,线上日销售1.3万多单。

  商业人才存缺口

  在农村电商快速扩张中,人才是决定运营效果的关键。北京商报记者在洛川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看到,县政府在这里提供了电商孵化基地,不过一些入驻的人才距理想还有一定差距。王芳(化名)原来是一家手机店的小老板,在农村电商的吸引力下经过培训加入到了农村淘宝大军。王芳和其他同事一块运营四个店铺,但由于缺乏相应的营销知识,店铺流量一直不见起色。此外,由于大家水平几乎相当,网页美化等工作也多外包出去。

  面对此种尴尬,阿里发出了农村淘宝合伙人招幕令,希望更多大学生等高素质人才回乡创业。当地政府则通过免费培训的形式提高运营人才水平。

  “县级服务中心只是一个枢纽,下面还有农村淘宝级服务站,每个服务站又设有专门的‘合伙人’。”在阿里巴巴农村淘宝事业部陕北区域负责人白勇靓看来,这些合伙人在村民网购中扮演着代买员的角色,帮助不会操作电脑的村民挑选商品,商品送到后再由他们通知村民取货或送货上门。

  物流难题待解

  网络可以通过一根网线连接全世界,但物流却需要一个节点一个节点的落地建设。摆在农村电商面前的是物流领域的巨大空洞。

  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洛川县服务中心一天有300多单快件,与城里单一网点动辄几千单的业务量不可同日而语。在该服务中心的范围内,最远的村镇相距七、八公里。单量小,每日发货的情况下,成本成倍增高。

  为了解决这段物流瓶颈,农村电商群策群力。在农村市场具有优势的邮政快递员成为重要资源。根据洛川县相关负责人介绍,全县目前有快递公司12家,物流公司19家,农村邮路25条,同时还与各方合作设立了大量代办网点。阿里巴巴农村淘宝总经理孙利军透露,目前阿里对于这段物流有补贴措施,此外,每个农村淘宝网店平均补贴在1万元左右。

  一位工作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对于农村市场而言,还停留在能收到货的程度,更重要的是培养消费习惯,使快件量规模提高,并扩大覆盖范围。

  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农村网购市场规模达1800亿元,预测到2016年将突破4600亿元,而未来农资市场容量有望超过1.5万亿元、农产品市场容量超过4万亿元、农村消费电商也在万亿元级别。面对日益饱和的一二线城市,农村电子商务已成为各大电商新的战场。包括京东、苏宁等电商平台,以及本来生活、天天果园、味道网等垂直电商也已纷纷发力。阿里此前也发布“千县万村”计划,在3-5年内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

  面对潜力市场,今年阿里将造节来掘金农村市场,并表示近几年将拿出百亿元补贴。阿里昨日在延安宣布启动首届“阿里年货节”。

  北京商报特派延安记者 王运/文 代小杰/制表